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二百一十八章 这回尴尬了
    院子里,慕剑璃手持长剑,锐意萦绕,清冷肃然,一言不发地看着薛牧。明

    明那种面对恐怖剑客的危机感涌遍心田,刺骨的锐意让毛发都耸了起来,薛牧反倒大松一口气:“这就对了啊!”慕

    剑璃收剑:“那剑璃回屋歇息了。”

    薛牧忍不住问:“你是在千雪房里聊了会天,就入道了?”“

    是。”“

    伤没问题了?”

    “……本就没伤。”慕

    剑璃答了这句话,心中忽然一跳。

    之前吻了他,他不乘势追击趁热打铁,那是因为怕自己出问题。

    可这回都突破入道了,没问题了……他

    会怎么做?

    薛牧也意识到这一点了,这下是不是可以做点什么了?

    月华幽幽,洒在小院里,慕剑璃再度感受到了一种轮回。

    又是夜深人静,小院清幽,月下花前,他们两人并肩而立,看着月色如水。那

    一次是薛牧第一次对她出击,在她心中印下了影子。这

    一次是……

    薛牧显然也想到一起去了,看了一阵月亮,忽然笑道:“我怎么觉得回到了陵光县。”

    慕剑璃“嗯”了一声,表示同感。薛

    牧低声道:“上回有意打扮你,有意让千雪鞍前马后,让你锦衣玉食,我承认当时居心不良。后来还是觉得剑心无瑕的慕剑璃最美,若是真被浮华消磨,那也就不是慕剑璃了。还好,你始终是我心中的那个人,是你让我见到了最美的江湖,和江湖上最美的剑。”慕

    剑璃的心扑通扑通地跳着,下意识地死死紧握着剑柄,竟然感觉自己有些窒息,半晌都说不出话来。她

    知道薛牧还是在有意撩拨她,真实目的说穿了可能就是想趁热打铁哄她那啥了,可这回……她很喜欢听,真的很喜欢。很

    快就听薛牧续道:“当你步入必死之局,挺剑护在所有人面前,我就觉得玉麟那些人简直是瞎子,换了是我的话,别说什么排挤了……”

    慕剑璃艰难道:“你会怎样?”

    薛牧转过身来,从并肩变成了正面相对,他低头看着慕剑璃,慕剑璃抬头看着他。四

    目相对了一阵,薛牧终于道:“我会觉得,谁都不能伤害她,因为她是我的。”

    慕剑璃依然看着他,目光很平静。

    对她来说,面对这样露骨的言语却没有拂袖而去,那就已经是千肯万肯,薛牧岂能看不懂这种含义?他试探着伸出手,尝试着用拨开她额角乱发的动作试探她的接受度。慕

    剑璃任他拂开乱发,一点反应都没有。薛

    牧便慢慢把手抚上了她如玉的面庞。娇

    嫩,却带着滚烫的热度。薛

    牧慢慢低头,想要寻找她的唇。

    哪怕面对洞虚强者都视死如归的慕剑璃,这回是有生以来第一次产生了想要逃的心理。可双脚却不由自主,死死地钉在地上,右手紧张地握着剑柄,左手无意识地捏着衣角,眼睁睁地看着薛牧越凑越近。四

    唇相接,慕剑璃瞪大眼睛,全身僵直,绷得紧紧。薛

    牧乐了,这妹子真的很好玩啊。自从穿越以来,身边几乎全部都是妖女,虽是处子也很放得开,就算是祝辰瑶,当初也算是挺豁得出的,从来就没见过这么懵这么紧张的。

    不对,不是穿越以来,是连穿越之前都没见过。现代要见这样的妹子,差不多要去小学找了。

    十八岁的、前半生全心全意扑在剑道上的、压根不懂什么男女之情的女孩子……真是个好世界啊……她

    的身躯绷直,唇却十分柔软,有些冰凉,有些微甜。身上虽无香料,却带着天然的体香,很好闻,很舒服,就连紧张地捏着剑柄的小手此刻看上去都显得那么可爱。想想初见之时的那凌霄剑意,早都不知道飞哪去了。薛

    牧心神俱醉。

    “唔唔……”

    慕剑璃好像有话说。

    薛牧惊讶地离开少许,却听慕剑璃有些手足无措地说着:“薛牧……”“

    嗯?”“

    是不是男女之间都必须要这么做的?”薛

    牧有点懵了。他

    可是老手了,技术很好的,对付一个初吻的妹子简直就是合道强者虐练气菜鸟,几下就能让她动情无比,可他这么投入地折腾了半天,她怎么还能问这样的话呢?

    他试探着问:“你……不觉得很舒服吗?”

    “我……我心里也很想和你亲热,可我为什么……为什么一点感觉都没有呢?”

    薛牧不信邪地搂住她,继续发挥技巧。

    慕剑璃很配合地檀口微张,任他发挥。过

    了一阵,薛牧气喘吁吁地分开少许,看着慕剑璃的眼睛,依然清澈明亮,没有一丝欲望。

    “……”这回真是懵了。那

    啥冷淡?与

    合欢宗相反的是吗?合

    欢宗有欲无情,她问剑宗相反,有情无欲?一旦动情便是极致,但自幼把自己当剑来练,练成了性冷淡?薛

    牧终于意识到自己得到她是多巧合的事情,要不是当初淫毒残留,恐怕自己说破了天都没点用的。

    要让她起欲念的唯一手段似乎就只有淫毒。慕

    剑璃似乎也意识到了,脸颊通红地垂首道:“抱歉,剑璃似乎……有点问题……让你扫兴了。”哪

    怕薛牧身经百战这回也开始挠头,暗道莫非和自家女人做点事都要用毒?搞毛啊,练毒功不是用来做这事的好吧。

    他实在无奈,硬着头皮做了回君子:“这种事情,该是情到浓时自发而生,又不是必须的,何必强求?”

    慕剑璃有些无措地低声道:“薛牧……如果你真的很想,我尽量配合你便是。”有

    意思吗?薛牧叹了口气,轻抚她的秀发,柔声道:“别傻了,我又不是只觊觎你的身体,真要那样,早在黑蛟洞里我就能得到了,何须今天。”

    慕剑璃低声道:“是。若是那样,剑璃也不会陷进来。我知道,你是真的对我很好……”

    薛牧忍不住道:“话说回来,我倒还怕你此刻着了魔,有朝一日醒过神来,便弃我而去了。”

    慕剑璃此刻真是庆幸之前悟道,她知道薛牧心有所疑,若是自己还是抱着将来遗忘的想法,这会儿怎么回答、如何面对?此时她却坦荡,认真道:“慕剑璃一剑既出,便不复回。心既属君,别无他念。”

    薛牧看着她的眼睛,她的目光坚定且纯粹。

    说真的,不能怪薛牧之前看不穿她心思,便是至今都还如坠梦中,不敢置信。慕

    剑璃是正道剑侠,脾性清冷孤高,江湖上人人尊崇,既不是秦无夜那样的妖女,也不是梦岚自认妾侍的地位。她的男女观念按理是相对保守的,并肩携手仗剑江湖举案齐眉的那种才对,怎么会明知道他薛牧身边众香环绕的状况,还一头栽进来,栽得这么坚决?

    慕剑璃轻声叹息,她知道薛牧有困惑。换了别人也一样的,口头说得这么深情,却身子冷淡,换了谁也会觉得你有点不对吧?她没有怪薛牧多心,神情却越发坚定:“薛牧,我会让你知道我的心意。”

    薛牧摇摇头,诚恳道:“我怎么可能不信你?不用多想,回去休息吧,你今天也很累了。”慕

    剑璃轻轻“嗯”了一声。好

    像是说开了,两人却相顾无言,各自又开始有些尴尬。

    柔情蜜意的表白后“回去休息”,怎么想都尴尬啊好不好……

    薛牧再度叹气,心中却忽然闪过蔺无涯的身影。这位大叔,按照贵宗这修行推理,你大概不会硬?那你和我争个毛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