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二百二十章 女儿美不美
    薛清秋笑道:“带你来这,就是此意。此事梦岚全权负责,你可以和梦岚商议,本座先回去了。”

    丢下这句,薛清秋潇洒地转身就走,留下秦无夜和梦岚面面相觑。梦岚实是聪明人,看宗主这态度,立刻就联想到这合欢圣女莫非也是公子的人了?想

    到这里,便试探着问:“秦姐姐?”秦

    无夜有些纠结,实话说她心里和薛牧这还只是一场交易,可怎么到了这儿就动不动陷入姐姐妹妹的后院排序里了?

    这事儿不对嘛……可

    她这时候又不想得罪“全权负责音乐事宜”的梦岚,只得尴尬地回应:“喊我无夜就好……”“

    那怎么好呢?”梦岚很是亲热地挽着秦无夜的手臂:“秦姐姐,你我初见,今晚同榻夜话可好?”秦

    无夜一身功夫都不知道怎么发挥,跌跌撞撞地被她拉到屋子里,心中哭笑不得。这梦岚现在在外头也是人人追捧倾慕的仙子了,怎么也没点脾气的?

    这薛牧,到底怎么管理的后院?这水平有一手啊……看来那把剑也不要本座帮你化水了,你自个儿搞定吧。*

    ********

    薛牧真搞不定。

    话已经甩出去了“我不是为了你身子”,还非要强行跟人研究怎么行房那就太没脸皮了,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非常君子地送了慕剑璃回房歇息,自己也孤零零地回了房。

    躺在床上,薛牧看着天花板实在睡不着,心中那个气啊,明明上手了的妹子却不能吃,气得失眠。其

    实薛牧自问还是有点调教功夫的,再不济塞个蛋给她夹着走路,就不信她能保持多久的性冷淡。主要还是对慕剑璃真心很有好感,做不出像当初对待祝辰瑶那样的态度来,这君子风度一摆,那还就真没什么主意了。

    他不知道慕剑璃此刻也睡不着。

    人生终究是在今天走向了最特殊的拐点。对情的诚心而入道,她甚至不知道这究竟是否和师父的道路相同。不过不同也没关系,她问剑宗万里拜剑,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剑意领悟,她和师父本来就不是完全相同,将来的路子也不一定要一样。剑

    道与情感的冲突终究抚平,可另一个麻烦却浮现了。

    慕剑璃对男女之事只能算似懂非懂,原本她心中的男女交往就该是相敬如宾,并肩携手走江湖的那种,整天想着房事的该算淫邪才对。可今天她发现,她自己也会想要跟薛牧亲热,想亲吻他,喜欢他抱着自己的感觉。

    无怪乎阴阳和合从来就不是邪道的标志,这是人伦之常。

    可惜自己身体似乎有问题,除了起初的紧张之外,之后不管薛牧怎么尝试,她都起不了半点反应。连

    自己都觉得自己冷得像把剑,想必薛牧的感受就更不怎么好了。这

    怎么行呢?且

    不说他会不会因此厌弃,就是自己也觉得这太不应该了啊……可

    她真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弥补一点心中的愧疚之意,躺在床上翻过来覆过去的想了一整夜都没个主意,想去再请教罗千雪,又觉得那家伙也不靠谱得很,再问她估计要被坑死。这

    个特殊的夜,两个人各自停灯向晓,抱影无眠。*

    ********次

    日一早众人就全军开拔,继续往鹭州而去。薛牧出灵州起就没怎么好好赶路,虽然大家脚程都很快,可一直是游山玩水的“体验江湖”,时间浪费了不少。如今又在万年县耽搁了这一阵,时间已经将至六月,距离天下论武的日子越发近了,不敢再行耽搁,一行人日以继夜向鹭州进发。

    一路上慕剑璃也没和薛牧多说什么话,只是默默跟在他身边,看着他们伪装的“一家子”其乐融融的感觉,心里有点羡慕。

    她还是有些格格不入,相比于卓青青她们,她太沉闷,话不多说,剑不离手,和他们的家人温馨感有些不协调,就像是临时加入的客人。

    格格不入是她自己的问题,还是不太放得开,对薛牧话都不多,连跟罗千雪说的话都比薛牧多点。可薛牧从没有冷落她,一路上同样的关照,笑容依旧,言语温柔。

    每每看到他的笑脸,慕剑璃心中都很暖。他确实不是只贪图那点事儿,可以看出他确实在把自己当家人看待的。包括夤夜她们对她也很好,是真的没把正魔之分和往昔龃龉放在心里。一

    个奇怪的男人,有着特殊的魅力,心胸和格局影响着身边所有人。一

    边行路,薛牧一边还在应老婆女儿的要求在继续讲西游记的故事。慕

    剑璃也很喜欢听,还会在薛牧休息没讲的时候,自己去问罗千雪前故事。

    远道西行、降妖除魔的故事,让她觉得挺有趣,经常能找到自己万里拜剑沿途行侠仗义的代入感,尤其是在她的角度上,能找到卓青青夤夜她们所没有留意到的共鸣点。

    她行侠仗义的时候,也经常遇到这么一种状况——正要教训某某坏人的时候,来了个正道某宗门的长辈,笑眯眯地说:“慕师侄,此乃我门下弟子的亲戚,请卖个薄面。”

    她往往不卖这个薄面,该杀的就杀了,不去理睬那些前辈们变了的脸色,漠然离去。而

    她发现薛牧的故事里,这样的事也很多。孙猴子有些杀了,有些放了。区

    别在哪里?慕剑璃陷入了思索,觉得似乎能对自己的尘世修行有些启发。

    而卓青青她们和她的关注点显然完全不同,比如眼下正在讲的这个女儿国的故事,慕剑璃没什么太大感觉,卓青青她们则个个听得很是紧张:“相公,你这故事不对啊?”

    “哪不对了?”

    “女儿国王都那样了,唐僧不为所动?这是你想出来的故事吗?你你你……你对我们星月宗……不会是想走吧?”夤夜可怜巴巴地拉着他的衣角,泫然欲泣:“爸爸不要走……”“

    我去!别瞎代入好不好?”薛牧哭笑不得:“那是唐僧不是我,唐僧是个自幼修持的和尚,我薛牧是个好色妖人,二者能是一个表现么?有人像女儿国王那样勾搭我,打死我都不走好不好?”

    “好爸爸,我派娘来勾搭你。”夤夜笑嘻嘻地把卓青青往薛牧身边一推,卓青青也不反抗,顺势就栽进了薛牧怀里,抬头媚意盈盈地学着薛牧讲故事时漏出来的轻哼:“悄悄问圣僧,女儿美不美?”“

    美!”薛牧乐不可支。那

    一刻卓青青的妖娆妩媚落在慕剑璃眼里,她相信这比女儿国王也不遑多让了。眼看着薛牧两眼发亮的模样,慕剑璃没有醋意,反而若有所思。

    连唐僧那样的圣僧都差点被这种妖娆破了禅心,陷入了两难取舍里,可见这是所有男人都喜欢的,薛牧的表现证明了这一点。如果自己也能做到这样,薛牧会不会很高兴?对

    了……慕剑璃心中一闪。忽然想起当初在陵光县,薛牧说过,他想要看见慕剑璃这样的女人……怎样来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