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二百二十一章 死镇
    慕剑璃暗自做好了决定应该做些什么,可惜的是短期内她没有实施的机会,确切的说是没有那个氛围。

    放开来赶路的武者们远比薛牧的世界所知的武者耐力强韧,众人一路疾行,三天三夜都用不着休息,根本就遇城不入,自然也就没有实施想法的时间空间。好

    不容易进入了鹭州地界,慕剑璃本来以为前方城镇会是薛牧休息的第一个站点,结果大家刚进第一个城镇,就看见了一座死镇。镇

    上一个人也没有,家家关门闭户,站在街面上,看着酒旗随风,而四周空无一人,那种荒芜萧条的诡异感觉让人毛骨悚然。慕剑璃再也起不了那些乱七八糟的心思,踏入死镇的一刹那,她就变成了那个凛然的剑客,纤手再度握紧了飞光,转头看着薛牧,等他的意见。薛

    牧随意走向一栋民宅,伸手一摸门板,门上都有了灰尘,可见已经有段时间无人居住了。薛

    牧搓着手中灰尘,沉吟片刻,直接破门而入。

    屋内收拾得很整齐,可见是有组织的离开,不是临时化为死域。慕剑璃四顾打量了一阵,低声道:“应当是无咎寺组织人们撤离了。”薛

    牧叹道:“鹭州境内方圆千里,城镇无数,组织这种工作可挺麻烦的,怪不得无咎寺连安排人负责接应参赛者的心思都没有。”

    这个确实是不容易,以现代政府的组织力度要做这种全员撤离都很麻烦,一个宗派的组织力度能达到这个水准确实是可圈可点,足以证明宗教的有效洗脑和无咎寺的整体实力,也能证明无法照应参赛武者算不上是无咎寺的过失。所

    谓瘟疫,以现代科学的角度看,一般都是病毒传播所致,这就合上了薛牧的修行。他闭目感受了一阵,微微摇头:“没有感觉到什么特殊的毒素。组织撤离不过有备无患吧,无咎寺也算有远见了。倒是虚净这帮货,还趁这时候瞎搞,真以为瘟疫扩散天下的话他们自己不会受影响吗?真是一群白痴。”

    卓青青道:“不过也可以证明这瘟疫不是魔门做的事,否则精力可不会放在劫道上。”“

    嗯,这倒是,如果是虚净他们做的,该设法扩大战果才对,跑去劫道是什么鬼。”薛牧想了想,问道:“是否还有什么魔门毒宗存世?”“

    魔门是有万毒宗,研究毒物研制的。”卓青青回答:“但他们很弱的啊……被药王谷压制得气都喘不过来的那种,修行也很弱,没什么存在感的,更不太可能敢犯这种惊天大案。就算是剑璃一个人,只要带着万毒不侵的宝贝在身,都有把握去灭他们的门,他们哪来的熊心豹子胆跟无咎寺较劲。”

    薛牧低头沉吟。瘟疫有可能只是天灾,但这种存在各类修行各种异兽的世界,他更倾向于人祸的可能性,不得不多想几分。当

    然卓青青说的有道理,如果是一个式微的毒宗,哪来的胆子挑衅无咎寺?若只是研究毒物意外造成的,无咎寺堂堂佛门强宗,驱毒镇邪的手段应该足以处理了才对。

    难道还真是天灾?

    正谈论间,有几名少女先后飞掠而来,行礼道:“公子。”一

    边行礼,眼睛一边往慕剑璃身上瞟,显得很是好奇。正

    是薛牧先行的亲卫妹子们,薛牧摆手道:“打量别人干嘛?说说前面的状况。”“

    瘟疫之源是从东南海里传来的,海边渔村尽殁,继而开始传遍鹭州。元钟亲自坐镇东南,用无上修为好歹遏制了一点,但无法根除,就连瘟疫源都无法分析。后来药王谷派了……”亲

    卫们说到这里,顿了一下,又看了眼慕剑璃,才道:“药王谷医仙子到了海边,不知道眼下是否有了进展。”慕

    剑璃以为她们纯粹是因为医仙子萧轻芜和自己同属绝色谱的关系,这些姑娘才看自己。她没想到大家心里这回想的是:“公子既然收了慕剑璃,这回绝色谱六个人居然只剩个医仙子就齐活了……这到底是江山绝色谱还是公子的家谱……”这

    确实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薛牧自己都觉得这绝色谱是不是和自己特别有缘分。他也没让亲卫们继续脑补下去,问道:“那前方城镇都搬空了?”“

    不是的,只是外围村镇集中搬去了县城,无咎寺强者们才能集中照应得上。往前进了县城,便是人满为患。”“

    鹭州城呢?”

    “鹭州城还好,本来就是人口数百万的顶尖大城,接收周边居民和数万江湖人士,还是绰绰有余的。公子此刻去,还更显热闹。”

    薛牧有些惊讶:“江湖人都驻留鹭州城?身有修行,不去瘟疫区帮忙么?”“

    又不是学医学毒的,去了也没用啊,徒然添乱而已,连少主都在鹭州城……”

    少主……岳小婵。薛

    牧心中一跳,这回他都忍不住看了眼慕剑璃。

    慕剑璃也在看他。两

    人心中同时浮起初见时的场景:薛牧和岳小婵并肩走向城门,慕剑璃负剑入城,双方擦肩而过。简短对话后,岳小婵拉起薛牧的手,飘然出城。慕

    剑璃想起那次她的剑心示警,是针对薛牧的……莫非那是在警示自己要落入这男人手里么……

    还有他俩手牵手的场面,当时自己看了就过,哪里会去管别人这种闲事啊?可如今记起,那双手相牵的场面居然无比刺眼。会不会……薛牧心中真正的那个人……是岳小婵?

    那时候见到岳小婵妖孽般的资质,曾以为那有可能会是自己的毕生宿敌,毕竟一个正道年轻一辈第一剑客,一个魔门年轻一辈超级妖人,说不定要争战一生,宿命纠缠。可不料,敌不在正魔之战,而是、而是情敌吗?可

    是可是……岳小婵和薛清秋不是师徒吗,薛牧不该是她的叔叔或者师公吗……

    慕剑璃目光有些飘忽,都不知道想哪去了。

    等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已经很自然地跟在薛牧身边,离开刚才那间无人屋子都好远了……听

    见夤夜在和薛牧交流:“爸爸你想管这瘟疫之事?”

    “并不是想管,只是有些好奇,同时这玩意也合了我的修行方向,自然有点兴趣。当然此事与我们关系不大,不管也罢,只是……”

    “怎么啦?”

    “你们有没有觉得,谢长生带伤南下,可能与此有关?”众

    人都愣了愣,卓青青忍不住道:“看不出关联呀。偃师和瘟疫,看起来并无瓜葛。”

    “我也只是一种直觉。偃师研究是要大量资源后盾的,我始终不相信他单人独力的能搞得起来,理当存在一个组织。而谢长生受了伤,不躲着休养反而南下,必然需要一个原因。这场瘟疫正好是个线索……”慕

    剑璃忽然道:“你们谈的是神机门叛徒谢长生?”薛

    牧转头道:“是啊,你有此人的信息?”“

    我曾听本宗驻京的师叔提起,当年谢长生能在六扇门神机门围剿中逃离京师,此事有鬼。”慕剑璃说到这里,有点歉然:“至于具体事宜,剑璃以前从来无心这些蜚短流长,根本没细问。”

    薛牧悚然一惊:“怪不得当时谢长生会用替身人偶忽悠夏侯荻,我还当他是行事谨慎,如今看来是六扇门有内鬼!夏侯荻若是懵然不知,早晚出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