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二百二十五章 这不像武者
    天香楼占地颇大,大厅容纳数百人毫无问题。众人围绕数十圆桌而坐,此时也坐不满,还有大半空余。外面仍有许多闻风而来“共商抗击瘟疫”的江湖人络绎前来,均是随意入座,无须请柬,倒也显得那孟飞白颇为豪爽大气。只

    是此刻所有人都看着正位的大圆桌,眼红无比。祝

    辰瑶清冷淡然地坐在主座上,孟飞白忝陪下首,席上全是鹭州仅次于无咎寺之下的强大宗门少主级别的人物就座,低一级都没资格。岳

    小婵身为此间“老板”,这样的场合本来不适合入席参与。但在人们盛情相邀之下,加上她自己对祝辰瑶颇感兴趣,便也笑着陪坐末位,正好就与祝辰瑶正面相对,美目笑吟吟地盯着祝辰瑶,看得她如坐针毡。

    其实席间不止祝辰瑶认出岳小婵的真实身份,还有个别消息灵通的认得出来。

    第二期的《江湖新秀谱》已经发行,在场大量的江湖人因为一直在赶路,对于岳小婵只闻其名,还没来得及看画像。至于鹭州离京师遥远,暂时还没发行到这,一般人也还没看过。只有部分有心人提前取得了新秀谱,上面“星月宗岳小婵”和她的画像清晰无比,不就是这位洛姑娘嘛。想必等新秀谱传开,这位洛姑娘也不必再化名了。

    这会儿看岳小婵和祝辰瑶正面相对的场面,这小部分知道情况的人悄悄对视,感觉也都挺奇怪的。

    正魔两方年轻一辈的代表性美人,同坐一张酒席言笑晏晏的,确实让人心中违和得很。

    反正无咎寺都不管星月妖女,别人更管不着,何况星月宗如今说是魔门也有点勉强了,毕竟朝廷封爵在那儿,星月宗大总管都做了城主,这洗白已经越来越明显,违和也没办法,早晚得接受这个现实。但

    随着这个认知,不少人心中也就有点蠢蠢欲动。岳

    小婵太漂亮了,和天下知名的冰仙子面对面,风采居然一点都不逊。对于某些不太吃祝辰瑶冷傲那套的人来说,岳小婵这样巧笑倩兮娇俏可爱的模样更能挠进他们心里。原先想着此乃魔门妖女,不敢轻易沾惹,可如果星月宗都不算魔门了,为什么不敢追求一下?

    连知道岳小婵身份的人都这么想,其他不知道的就更别提了,简直当岳小婵是块宝,越想就越无法按捺,席间酒不三巡,就很清晰的分成了祝辰瑶和岳小婵各自的仰慕者分别献媚的场面,你一言我一语的赞扬吹捧,又或者想方设法地在凸显自己的优秀。

    祝辰瑶始终清冷,面无表情,对这些年轻俊杰的态度不置可否。岳小婵则始终笑嘻嘻,眼波流转间好像是对你很感兴趣,但转眼又跟别人扯淡去了,挠得人心痒难搔。

    越美的花越是有毒的……很多人心里都知道这一点,但每个人都不自觉地栽在这样的芬芳里。

    此时席间正在谈近期的各类说书,便有公子哥在问岳小婵:“据闻洛姑娘喜欢看书不听书?”

    岳小婵笑吟吟道:“是呢,近期几乎所有新作,小婵都看过了呢。哦对了,听说近期有本战天传,便是丁公子手笔?”

    那丁公子很是自得:“不敢当不敢当。正是区区。”

    岳小婵也就捧了个场:“写得很不错呢。”简

    单的敷衍称赞就让丁公子乐得合不拢嘴,席间一堆公子很是妒忌,那边孟飞白忍不住讥刺道:“听说丁兄习武不成,总算是找到了一条生路,可得好好感谢人家三好薛生开山指路才是。”

    丁公子不悦道:“孟兄前几天还跟小弟说,三好薛生下流淫秽不值一哂,何以此时把小弟和他相提并论?”岳

    小婵的笑意慢慢消失,祝辰瑶有些胆战心惊地看着她的脸色,而那边孟飞白脸色早已绿了,心中暗骂不已。他可是听说过三好薛生便是星月宗大总管薛牧,且不论是真是假,也不合当着岳小婵的面骂啊!他

    实在尴尬,不去和那二货丁公子继续扯,转向祝辰瑶道:“不知冰仙子可听书?”

    祝辰瑶淡淡道:“也听的。”孟

    飞白问:“喜欢何人之作?”

    祝辰瑶美眸瞥了他一眼,慢慢道:“辰瑶只喜三好薛生之作。”

    此言一出,席间静了三分,岳小婵的脸色都好看了许多,重新笑了起来。孟飞白满脸尴尬,那丁公子也是脸色通红,兀自不服道:“三好薛生只靠男女之事靡靡之音吸引眼球,污人视听,辰瑶仙子看这样的字,倒不如看看近期鹭州各家之作,奋勇精进,引人刻苦修行……”

    祝辰瑶哪里看过近期鹭州的什么书,便摇摇头道:“有空再拜读。”

    岳小婵笑眯眯地开口:“近期鹭州之作我倒是全都看过了。”孟

    飞白忙道:“如何?”

    其实他也有写的,很希望听见岳小婵口中冒出他的笔名。事实上不仅是他有写,席间公子哥大半有写,毕竟这些人传承渊博,写东西的底蕴本就远超普通人,没事的时候写一些战天斗地的字,既是满足自己踏足此世之巅的武者幻想,也能扬名,何乐不为?听了岳小婵的话,每个人都坐直了几分,很是期待她的评价。岳

    小婵淡淡道:“确实尽与三好薛生之作相反,几乎没有女人,人人战天斗地,浑身肌肉。”

    这话听着语气不善,孟飞白尴尬道:“这也是我辈武道修行的正向。”“

    话是不错。”岳小婵悠悠道:“然而中主角个个睚眦必报,自私自利,杀人夺宝,阴狠刻毒,相互算计,诸位倒是个个甘之如饴,为之神往。偏偏只对男女人伦大加讨伐,畏之如虎,恨不得封杀了才好……依小婵看来,这不太像是武者,倒是更像另一个职业。”

    席间一片沉默,半晌丁公子才捧了个哏:“什么职业?”

    岳小婵美目流转,笑嘻嘻道:“太监。”公

    子哥们个个脸上发烧,不知道怎么回应才好。如果是个男人跟他们这么说话估计早打起来了,偏偏是个巧笑倩兮的小美人,气不知道怎么发。而且场面上很明显的人人都在盘算着泡妞来着,偏偏被美人笑话太监,这反差感尤为剧烈,就如同指着你的鼻子骂虚伪。岳

    小婵悠然抿酒,笑吟吟地看着五颜六色的表情,眼里闪过一丝不屑。正

    在此时,门卫唱喏:“玄天宗玉麟道长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