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二百二十六章 登场
    玉麟大步入场,场中所有江湖人都起身表示尊重。正

    道八宗的江湖影响力不是说笑的,玉麟这种高居潜龙第二的玉麒麟,说名震天下绝不过分。他来之前祝辰瑶算是在场最高身份的,可玉麟一到,这成名已久的气场瞬间展现出来,即使同属八宗嫡传,可在人们心里玉麟还是要比祝辰瑶高半个档次。玉

    麟走到厅中,环顾场面,脸上很是失望。

    他和石磊也才刚到不久,之前对瘟疫没什么体会倒也罢了,进了鹭州境内才深刻体会到这里瘟疫的影响,两个少侠都忧心忡忡。听说有人在此召集江湖人共商抗击瘟疫,两人也颇感兴趣,想要出份力。听说祝辰瑶在,石磊也就没过来,自去了无咎寺,剩玉麟自己跑了过来,想看看这里商讨出什么章程。

    结果进了场,看到的是觥筹交错,饮酒听曲,高谈阔论。主座上一堆公子哥围着两个美人,各种献媚,那嘴脸看得玉麟火冒三丈。外面还深受瘟疫困扰,就算不提什么天下苍生这么大的命题,眼见的论武总归因此蒙受阴影,稍微有点责任感的也不会有心在这喝酒玩乐泡妞打屁吧!好

    在他也不是暴脾气的,勉强还能按捺下来,大步到了主桌边。见还有位置,便毫不客气地坐了下来,自顾自倒了一杯酒,一边说道:“诸位在聊什么趣闻,不知贫道可有荣幸听听?”一

    桌人都听出了玉麟言语中的讥刺之意,不由都有些尴尬,默不作声地看着祝辰瑶,这里也就她够格和玉麟呛几句。

    不料祝辰瑶淡定地坐在那里一言不发,好像完全不关她的事。孟飞白无奈起身敬酒:“尚有许多英雄未至,我等也还没开启正题,刚才在谈近日的说书之事。”

    “哦?”玉麟淡淡道:“贫道也爱听说书,南方各境,玄州鹭州,各类说书贫道也听得不少了。”见

    玉麟好像并不找事,反而顺着话题谈说书,众人也都松了口气。孟飞白笑道:“那敢情好,不知玉麟道长对说书有何见解?”

    玉麟淡淡道:“近来许多勇猛精进之,看得人热血沸腾,激发世人武道之心,这是好事。”

    众人面露喜色。岳小婵斜睨玉麟,正盘算怎么给他来一下,却听玉麟续道:“但我心中第一人,还是三好薛生。”

    岳小婵愣了愣,全场也都愣了愣,就连其他桌上也安静下来,听玉麟怎么说。玉

    麟慢慢道:“三好薛生之《白发魔女传》,正气浩然,方正不阿,一腔热血为国为民,人心肝胆,无愧苍穹。细微处侠骨柔情,满纸流芳,掩卷回顾,正魔之辩思虑怅然。强似某些人蝇营狗苟,自谋己身,苍生不顾,虚伪可笑!尽是贪心作祟,只图威压众生,虽魔门不取也,便是修到天下无敌,于世何益!这些人和三好薛生比,提鞋都不配!”满

    座寂然无言,岳小婵笑得弯起了眼睛。看

    似在谈书,拉着《白发魔女传》做章,实际上玉麟明显是借题发挥,骂的就是眼下这帮人,影射现在城外风雨飘摇,而城内歌舞升平的局面,刚才看似没有发作,原来全藏在这里呢。

    门外传来大笑声,有人高声吟哦:“山外青山楼外楼,天香歌舞几时休……”

    听见这个声音,祝辰瑶美眸一闪,岳小婵豁然转头。随

    着话音,门卫唱喏:“问剑宗慕剑璃姑娘到!”一

    男一女踏步进门。薛

    牧一行到了天香楼,大老远就看到门内正在举行大宴的场景,时不时见有江湖人入内。随意拉了个路人问了句,得知是什么白鹭门的孟少门主正在广邀群雄,商议共抗瘟疫的大计,还有冰仙子参与云云。

    慕剑璃抚掌称好:“鹭州还是有义士的。”

    薛牧冷笑:“那倒未必。”慕

    剑璃愣了愣,却听薛牧续道:“这瘟疫都多久了,该出力的早就出了,至于这时候来请客?我看这个姓孟的八成在泡妞……”

    妹子们听了都笑:“你不会是在吃醋吧,因为人家在追求祝辰瑶?”“

    哼哼……”薛牧没争辩,只是道:“小婵不知道在不在场,一起进去么?”卓

    青青道:“少主可能在后堂?我们先去后面吧。”慕

    剑璃道:“我想参加一下这个聚会。”薛

    牧便拍板:“那青青你们先去后面安顿,我和剑璃去看看这个聚会。”正

    在交谈,就见到玉麟风风火火地进了门,很快里面安静下来,玉麟逼格满满的话一句句传出,薛牧拿扇子拍着手掌,大笑道:“这死道士,真的合我胃口。”慕

    剑璃也摇头笑笑,玉麟的话算是说在她的心坎上了,尤其夸的还是她心上人,更是心情愉悦。卓青青夤夜等人绕道往后,薛牧便和慕剑璃两人并肩进了大门。薛

    牧边进门还边吟诗装了一波,结果吟到一半就念不下去了。

    他一眼就看见了岳小婵,岳小婵侧着身子,安静地看着他。

    然后嘈杂的宴席就再也没有旁人,一切人影变得模模糊糊,只有双方的影子映在眸子里,刻在心底,幽幽散发着涟漪。

    原本以为当时送别,一去就要两三年,这区区几个月就再见了,应该是欢喜?可不管怎么看,两个人都在对方眼里看见了久违和阔别,仿佛这几月便是千万年的遥远。

    时间是很奇怪的,便如记住一个人只需一眼,而忘掉却要一生,也如这数月不见,如同经年。

    薛牧和岳小婵在对视,而祝辰瑶的目光则在慕剑璃和薛牧之间转来转去,眼里有些对薛牧的惧意,有些思念,有些惊诧,也藏有难以理解的妒忌。怎

    么他也会跟慕剑璃这么好,并肩而行,如同情人……

    那我在他心里究竟是什么地位……莫不是在这上面都比不过慕剑璃?祝辰瑶紧紧捏着纤手,暗咬银牙,实在不知道自己此刻是什么心情。全

    场两三百人的目光也都齐刷刷地落在薛牧和慕剑璃身上,人人惊诧莫名。和慕剑璃单独并肩而行,这世上还没人听说过,这男的是谁来着?莫

    说往日慕剑璃多受排挤和疏远,实际上在绝大部分人心中都是深藏着对她的欣赏和爱慕,所谓的疏远都不知道有几分是出于自惭形秽。真要有跟慕剑璃并肩携手的机会,这些人短命十年怕是都愿意的。人

    们的目光很快就从惊诧变成了嫉妒,孟飞白按捺不住地喃喃自语:“这男人修行不过练气,看着也没什么了不起,有什么资格站在剑仙子身边……”话

    一出口,他就觉得气氛有点怪怪的。玉麟祝辰瑶岳小婵三个场面上最举足轻重的人居然齐刷刷地转头盯着他看,那眼神一个个复杂莫名,无法形容。但

    没人有心思理他,玉麟大笑起身:“慕兄,我就知道你也会来!”

    祝辰瑶慢慢站起,看着薛牧轻启樱唇:“你也来了……好久不见……”

    满堂哗然,孟飞白的嘴巴张得差点能塞一个鸭蛋。还

    没等人们脑补出什么情缘故事之类的,就见到岳小婵如同流星奔月,一头撞进了薛牧和慕剑璃中间,恶狠狠地叉腰怒道:“这样跟人并肩见我!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几乎所有人都是一脸麻木,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这特么什么人啊!以姬青原之尊,以蔺无涯之强,到了这里也没这种待遇好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