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二百三十章 不服气
    本座。

    那次在小镇装逼故意用过一次不算的话,这是薛牧第一次在正式场合公然使用这样的自称。

    原本对他的修行来说,这个称呼有点违和,很容易造成沐猴而冠的笑话,所以他平时不用。但这一刻没人觉得违和,只觉得理当如此。有

    些小门小派的小执事,走出门外都敢人五人六的自称本座,更何况是堂堂星月宗大总管?配合这一刻刚刚轻松把一个论武种子选手虐得丑态百出的背景下,更显得气场爆棚。连

    冷青石魏如意也不自觉的感到似乎是矮了一头……这个薛牧理当属于自家师父的大敌,自己在他面前吃瘪好像也不算太丢人的样子。只

    能说薛牧的存在太特殊,别家宗门坐在这种位置上的谁不是超级强者,弱了一分都没人服的那种,哪来一个练气期的高高在上的现象?搞得薛牧总是让人觉得是小辈,这时候才意识到他真不是小辈,他该是与八宗高层平起平坐的,而不是陪这些二代玩的。认

    识到这一点,两人那种被火辣辣打脸的感觉反倒是消退了不少,只是略带敌视地拱了拱手:“受教了。日后学有所成,再向薛总管请益!”

    说完转身就走,至于晕在地上的那个孟飞白,原本他们压根懒得管,但众目睽睽之下也不好显得太凉薄,冷青石还是把他提了起来,大步出门。

    目送这几个找事的背影消失,薛牧笑了一下:“还算拿得起放得下,八宗子弟不管怎么说,气度涵养还是有的。”

    玉麟叹了口气:“我和慕师妹祝师妹也是八宗子弟,你这话说得我们很不是滋味。”

    “这不是夸你们么?”薛牧笑着环顾一圈,拱手道:“恶客已走,大伙儿喝酒!今日我天香楼请客!”人

    群轰然叫好,气氛很快重新炽热。都是行走江湖的武者,谁不喜欢凑热闹?今天这出大戏看得人们心里很爽才是,谁输谁赢关他们鸟事?岳

    小婵咕哝道:“还说我败家,自己还不是一样拿出来装。”薛

    牧揉揉她的脑袋,岳小婵冲他皱皱鼻子,没说话。两人对视间,眼里都有点笑意。阔

    别数月,一个成熟了不少,一个变强了不少,互相都不能再用老眼光看待。回顾初见时,真有种沧海桑田之叹。桌

    上其他几个公子哥也不太有脸杵在这儿,全都撤退换到了其他位置,如今座上的也就是薛牧岳小婵慕剑璃祝辰瑶,外带一个玉麟。这样的气氛倒是自在平和,没有了应酬的味道,自然了很多。

    “老实说……”玉麟斟着酒,低叹道:“今天这事,倒不能完全怪冷青石魏如意,正魔之争摆在这里,他们看你不顺眼是很正常的。换了贫道,如果之前没有那些交往,表现也未必比他们好到哪里去,多半今日的恶客还要多算我一个。”

    说到这里,瞥了岳小婵一眼,真正和星月宗有仇的是他才对。

    岳小婵笑吟吟的,没理他。玉麟气闷地自斟自饮了一杯。

    祝辰瑶也开口道:“如果只是玉麟道长出风头,他们最多也就是暗暗较劲,面上还是一团和气,不可能闹这么大的。”

    “我也理解。”薛牧冲她微微一笑:“谢了。”

    “谢我干什么……”祝辰瑶微不可见地看了眼慕剑璃,淡淡道:“慕剑璃的选择,才让人费解。”慕

    剑璃没回答。

    薛牧大概有点体会到祝辰瑶此刻的心思了,但很难细说明白,便也不去深究,转向玉麟道:“瘟疫的事,你们有没有什么更具体的消息?”“

    贫道也是刚到鹭州就来了这里,知道的并不比你多。”玉麟道:“说到这事,你是玩毒的,恐怕还真能起到不小的作用才是。”薛

    牧暗道玉麟此番这么站自己,恐怕这也是一个因素。别看那些人跳得欢,真正面对瘟疫,他们有个毛用啊,倒是他薛牧很有可能真能发挥不小的作用。

    话说回来,原先他对这件事还在管与不管的两可之间,可被今天这场面一闹,还真是被绑架得非管不可了。不然闹了这么一大出,全是站在“抗击瘟疫”的前提上,搞了半天甩手不干,非被人脊梁骨戳到死不可,玉麟也会看不起他,说不定慕剑璃都会有看法。想

    到这里,薛牧才真正对抗击瘟疫的事情认真了起来。沉吟片刻才回答:“实话说,你我初至,情况不明,这时候装模作样研究什么都是虚的,反而落入孟飞白那种借着召集义士实则装逼泡妞的格局里。你我如果真的有心出一份力,首先要做的还是去无咎寺。”

    玉麟抚掌笑道:“不错,贫道之前也是被所以的召集义士给忽悠了,竟被哄到这里来。”薛

    牧笑道:“召集人也不是没用的,至少可以组织一批对这个方面有研究的人手,而其他武者可做保驾护航之用。这件事我看玉麟兄出面组织最佳,祝仙子辅助为之,甚至可以再去联络冷青石那几个人,一起做。”玉

    麟以为薛牧试探,便摆手道:“不敢喧宾夺主,还是薛总管组织为好。”

    薛牧微微摇头:“玉麟兄,这不是谁主谁客的问题,而是谁最合适的问题。显然必须由正道魁首来负责这样的事情才能有号召力,而两位仙子太淡漠,难以作为组织者,玉麟兄你才是最服众的。”

    玉麟凝视薛牧半晌,长长吁了口气,摇头笑道:“那些人争风,真是争错人了。薛总管压根就没有出风头争浮名的意愿,是真正在考虑正事的人。真是奇怪,薛总管这样的人,为什么会是魔门呢?”

    慕剑璃也在颔首,很同意玉麟这句话。祝辰瑶似笑非笑地看着薛牧,这货是不是魔门,天下还有比她体验得更深的人么?

    薛牧迎着祝辰瑶的目光,暗道惭愧。在此之前他真没考虑过几分正事,他脑子里琢磨怎么应对修罗场才更多一些呢……就算此刻推玉麟来做,他更多的也是出于考虑自己事太多,今晚妹子都应付不完,哪来的闲工夫做这种杂事,风头还是给别人出的好……

    他不是魔门,谁是?祝

    辰瑶的目光在他脸上停留片刻,又看看慕剑璃,慕剑璃始终安静淡然,再看看岳小婵,岳小婵笑靥如花。她压住心中极度复杂的情绪,淡淡问:“既然此事由玉麟道长来组织,那薛总管此番宴罢,是直赴无咎寺,还是在天香楼歇息?”薛

    牧有点尴尬:“一路风尘,今晚还是先休息一下。”

    “也应当。”祝辰瑶叹了口气:“若有闲暇,可到飞鹭山下静心庵一会,辰瑶客居在那里。”顿了顿,又带上了一抹笑意:“按常理,慕师姐也该住那里。不过如今看来,慕师姐是另有居所了。”

    慕剑璃始终沉默,而剑心却很清晰地反馈着对面传来的极度复杂的意味,似乎更多的不是以往的那种敌意攀比,而是……不服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