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二百三十一章 咫尺月光
    宴会终场,繁华散尽,已悄然入夜。薛

    牧泡在澡桶里,清洗着连日赶路的疲惫。

    虽说如今修行不弱,换到低武世界说不定都吊打五绝了,可他还是很不习惯这样几天几夜没合眼的感觉。到了鹭州本以为可以休息,结果又闹了一场大戏,身边几个妹子的修罗场还不知道该怎么应对,真是头疼无比。

    每个妹子都有自己的独立性,在此世个个都是数一数二的顶尖人物,不是他的附属。祝

    辰瑶眼下的心思有些复杂,他不好判断。原先在他心里祝辰瑶并不占多大比重,可今天祝辰瑶公然站队,倒是让他多了几分认真。这

    个倒还可以慢慢考虑,等单独见面时再说。他最在意的是岳小婵,从穿越起就是。没有岳小婵的关照赏识,他估计还在账房吃灰,这恩义是一切的起点。而岳小婵也是真正拨动了他心弦的女人,只是当时太小,又有功法限制,这样的念头只能按捺。如今再见,心中满满当当的全是她的笑靥,很难去管其他事情。

    散了宴会,岳小婵带着他和慕剑璃绕往后院安顿,一路上只是笑,扯一些不着边际的话题,送他进了屋子,岳小婵就跑隔壁去逗夤夜玩去了,一屋子女孩嘻嘻哈哈的笑声传到外面,很好听,可薛牧却无心听。显而易见岳小婵初见他时的激动已经消敛,剩下的是什么,薛牧看不出来。而

    薛牧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对她做些什么表态,毕竟他和薛清秋的关系已经确立,无论从什么方面看,他和岳小婵都只是“叔侄”。

    曾经被濮翔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让他短暂放下了选师父还是等徒弟的那种纠结感,果断攻略薛清秋的同时,师徒双收的邪念蠢蠢欲动。可你意淫很简单,怎么去实现?

    腆着脸说小婵你也和你师父一起跟我吧?

    说得出口吗?迎来的多半也只能是岳小婵的讥嘲目光。岳小婵人间精灵,世间拔萃,追求者大概可以从鹭州排到灵州去,又不是等你收房的充气娃娃。

    或许借着她也有初恋情怀在,甜言蜜语几句还有点希望,但这样回去后却大有可能和薛清秋离心离德。可

    若说放弃吧,真是不甘啊……想到以后用“叔叔”的身份送她嫁给哪个年轻俊杰,那场面想想都心中绞痛,想都不敢去想。薛

    牧长长叹了口气,头疼地靠在桶沿上闭着眼睛休息。香

    风拂过。

    薛牧没有睁眼,低声道:“你啊……总爱在我泡澡的时候跑进来。小姑娘家家的……”

    岳小婵的声音就在他面前响起:“现在修为真的不错了呀,不睁眼都知道我来啦?”“

    只是记住了你的香味。”薛牧慢慢睁眼,对上了岳小婵滴溜溜扫描的眼睛:“别看了,没变大,也没磨成针。”“

    哈哈……”岳小婵被逗笑了:“真是,还是那么下流。”

    “喂,被看的是我,到底谁下流啊?”“

    我可没有你的记性,香味都记得。人家早忘了你的大小了啦。”小

    小年纪的妖媚最是要人命,薛牧听得心中一荡,没有吱声。他怕一吱声就过线,虽然岳小婵已经先过线了,可她是妖女嘛,有这个权力……“

    又来了。”岳小婵支在桶沿上,看着他的面庞:“你跟我说话,总是动不动沉默木讷,和别人说话都不会这样。”薛

    牧忍不住脱口而出:“因为你与众不同。”岳

    小婵笑吟吟道:“因为特别小吗?”

    “因为我特别在乎!”

    这话一出,气氛瞬间安静。

    岳小婵眼里波光盈盈,一切心意都藏得模糊不清,良久才道:“我们薛爷总是这么会说话,怪不得身边总是不缺美人相伴。”薛

    牧沉默。“

    就连那谁……”岳小婵指了指对面慕剑璃的房间方向:“那个都被你得手了,真是让人惊讶,我以为她这种人注定孤老一生的呢,我家薛总管可真是了不起哟,竟能让铁剑开花。”这

    是有意的转移了话题,不想和薛牧继续扯两人自己的事,似乎是藏了些疏离和抗拒?薛牧无法分辨,只得顺着话题道:“并没得手。”

    “我听师叔说了,据说你抱着一把剑不知道怎么用啊?”岳小婵咯咯笑着:“我觉得你也挺可怜的啊,师父你好像弄不破对吧,上手哪个都吃不到,真是可怜呢。”薛

    牧看了看她自己。这

    个要是上手了,也是吃不成的……得

    ,还没上手呢,想这个干嘛。

    岳小婵仿佛看懂了他的意思,俏脸掠过一丝红润,咬着下唇道:“我看青青师叔和千雪师姐她们都是处子诶,也就是说你看着身处众香国,原来一个都不能吃吗?”

    薛牧闷闷道:“有啊,在灵州呢,鞭长莫及。”岳

    小婵眨巴眨巴眼睛,忽然听懂了鞭长莫及的意思,笑得敲着桶,直不起腰来:“我看也没多长。”薛

    牧没好气地看着她不说话。

    岳小婵笑了一阵,慢慢地凑在他耳边,媚声道:“这里有触手可及的哟,我们薛爷有兴致吗?”

    桶里一阵水响,是棍子立起拨动了水的响声。岳小婵“扑哧”一下,又笑弯了腰:“长了长了!”

    薛牧气急败坏道:“岳小婵!”

    岳小婵还是笑,笑着笑着,慢慢止歇下来,带着点气喘,安静地看着薛牧的眼睛。薛

    牧也在看她。四目相对,都看见了对方眼里的闪烁。月光透过窗子幽幽地洒在两人中间,桶里水光粼粼,静谧且神秘,衬托了两人此时那种欲说还休的感觉,仿佛一伸手便可揽人入怀,却又仿佛一道月光隔断,便是横亘天涯。

    这种感觉让人很是郁闷,几欲吐血。看

    了好一阵子,薛牧咬咬牙,别过脑袋:“我该起身了,你要转过去么?”

    “不转!”

    薛牧也就直接起了身,默默运功,很快烘干。然后在她眼睁睁目睹之下淡定地穿衣服:“夤夜她们都安顿了么?”“

    来这儿,她们也等于回家,你不用多想。”岳小婵叹了口气:“你倒是应该去陪陪慕剑璃。人家在此是客,孤独无依,可别把人气跑了,竹篮打水什么都捞不着。”

    薛牧知道慕剑璃倒是不会怕什么孤独,更不会怕自己身处什么异乡魔窟,她此刻多半心无旁骛地在静修才是。岳小婵这句话,关心客人是假的,她怎么可能关心慕剑璃,倒是醋意还更明显一点。但

    薛牧没有拆穿她,反而道:“是,她一个人在这儿,我得去陪陪……”

    明明顺着的是岳小婵的意思,岳小婵反而咬着下唇,看了薛牧好一阵才道:“薛牧……你好讨厌。”

    话音未落,飘然不见,空留少女的清香淡淡弥散,提示着刚才那不是一场梦境。

    薛牧默默地扣着衣扣,半晌没个声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