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二百三十二章 人间盛景
    小婵的事,还是急不得。薛牧默默穿好衣服,知道至少目前来说,还是只能做个“叔侄”,两人之间已经被这种事情隔了一层看不见的膈膜。薛牧固然蠢蠢欲动,岳小婵自己看上去也憋着情愫,可若没有一个契机,双方都很难开口戳破。即

    使强行不要脸的缠上去,薛清秋那边也是反应难测,说不定搞得一团乱,终究要三思而行。且

    观将来吧……急不得。犹

    豫片刻,薛牧还是举步去了慕剑璃的房间。虽

    然觉得慕剑璃不需要人陪,这时候找她多半反而是打扰人家静修呢。但陪她说说话也是好的,总不能让人家心生误会,以为自己推不倒就心有芥蒂不闻不问了。

    他确实没那种意思来着,一开始是纠结得很,可赶了几天路早就淡了。又不是下半身动物,想推妹子还怕没人嘛,何必强求?他对慕剑璃的欣赏喜爱本就不一定要掺杂那种事情。他

    敲响了房门。里面传来慕剑璃的回应:“请进。”

    推门而入,薛牧就呆了一下。屋

    内的状况和他想象的不同啊……原本以为应该是一盏青灯如豆,慕剑璃盘膝静修,神剑肃然环绕于身,剑气贯于室中,春闺变成剑室,这才比较符合她给人一贯的印象。可

    这时候的场面……烛

    光暖暖,明珠环绕,光线柔和却又清明。屋中也有个澡桶,上面还飘着些花瓣,看似也是刚刚沐浴完。慕剑璃斜靠在床边,身上的白衣剑装不知去哪了,取而代之的是丝质的睡袍,柔顺华美,长发如瀑披散,还带着浴后的微湿和清香。她的右手捧着一卷书册,左手托腮支在桌上,正在看书。这

    副海棠春暖的小资慵懒模样,真是慕剑璃?不是薛清秋?薛

    牧看得呆呆的,嘴巴都不自觉地半张着,半天说不出话来。慕

    剑璃把目光从书卷上挪开,落在门口,微微一笑:“杵那儿干嘛?”薛

    牧掩上门,慢慢踱到她身边,很好奇地看了一眼她在看什么书。只一眼就看出来了,《白发魔女传》。

    慕剑璃目光又重新落在书上,笑道:“前些日子,匆匆看了前部分,没能读完。今日听玉麟那么一说,心痒难当,忍不住要一睹全貌。”

    薛牧抽抽嘴角,还是道:“以前你说除了剑之外,别的无趣。”

    “因为是你所作,我才看了前部分。还是因为你所作,我才要继续看完。与你相关,就不会无趣。”慕剑璃轻声道:“如今觉得,可惜没早看完,若是早看完更好些……”“

    为什么?”“

    这正魔之恋,仿佛写给我看的,感触颇深。”慕剑璃撇撇嘴:“早看完这个,我就不用去听千雪胡说八道了。”“

    哈……”薛牧忍不住笑起来:“那还好,要是早看完,你可能就不跟我了。毕竟这可是一出悲剧啊。”慕

    剑璃笑笑:“悲剧不在正魔之别,更多的是出自人世纠葛,无法超脱。便如你刚才和某人交谈,分明双方皆魔,可想必也自有悲剧在其中,叔侄人伦,岂不比敌我之分更加遥远。”薛

    牧惊讶地瞪大眼睛。

    慕剑璃能听见他和岳小婵交谈,这倒是不奇怪,毕竟两人心情都很激荡,没有刻意去遮掩声息,说不定夤夜她们全听了个直播,可不止是慕剑璃。但问题是,这样的情感领悟,这样的尘世阻隔,真是慕剑璃能说得出的吗?慕

    剑璃放下书,眨巴眨巴眼睛:“如何,有没有觉得剑璃长进了很多?”薛

    牧由衷道:“真是令人刮目相看。”

    “曾经习剑,心无旁骛,故而修行一日千里。若是对情如此,这长进自然也类似。”慕剑璃笑笑:“剑璃可不是蠢人。”

    不但不是蠢人,而且是极致的聪明人,否则人间武道万万年,她何以成为最年轻的问道者?

    薛牧叹了口气,环指一圈屋内,问道:“这便是你长进后的结果?”慕

    剑璃摇摇头:“不过客随主便,既然到了星月宗的地方,人家打来了水,铺下了花瓣,布好了明珠……强行不要那是矫情。只要不耽于此,就不违修行。”顿

    了顿,又粲然一笑:“你当时不是还想故意看我这样的么?”薛

    牧伸手轻轻顺着她带着湿意的长发,笑道:“是,真的很美。”慕

    剑璃任他轻捋长发,抬头看了他一阵,低声道:“你的心情也有些烦闷吧。”“

    嗯。”薛牧也不隐瞒,坦率道:“是有点。”慕

    剑璃抿了抿嘴,仿佛下定了很大的决心,憋了半天才低下螓首,轻声说道:“鞭长未必要及于灵州,触手未必要揽于侄女。剑璃就在眼前,何不一试?”

    薛牧心中一跳,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这是主动勾引啊……虽然她做不出什么妖娆妩媚的表情,可偏偏这样低声垂首,更是撩人。薛牧哪里还按捺得住,弯腰下去搂住她,俯身亲吻。

    这次慕剑璃再也没有第一次的紧张懵逼,很是轻柔地闭上眼睛,婉转回应。长长的睫毛依然有些颤抖,可以显示出她说出这样的话,心情也不是表面的平静。

    薛牧知道她这可不是一次性的顿悟能做得出来的,应当掺杂了很多因素。

    有之前无法共赴鱼水的歉意,或许一直就在考虑怎样与薛牧更加和谐。也有今天面对岳小婵和祝辰瑶之后,产生的竞争的潜意识,或者说危机感?她似乎意识到岳小婵在薛牧心中无与伦比的地位,这让她感觉危机?而祝辰瑶那边又很明显的以她为假想敌,她这也是一种对挑战的回击?

    多种因素夹杂在一起,造就了这一刻咬牙主动求欢的慕剑璃。

    光是这一刻的铁剑花开,便已是人间盛景。

    薛牧将她拦腰抱起,一边亲吻,一边走向香榻。

    床头依然有明珠,散发着柔和的光。被

    他放在榻上,慕剑璃睁开眼,忽然按住他想要入侵的手,低声道:“这是你曾经说过,想要看见的慕剑璃。”

    在薛牧目瞪口呆下,她主动解开了睡袍,轻放一边。睡

    袍之下,是丝质的粉白肚兜,不绣鸳鸯,一朵盛开的雪莲幽幽绽放,如同她此刻白玉如脂的藕臂,盛开着同样的芬芳。薛

    牧当时送她的蛟珠,被白金链子穿着,绕过白皙的脖颈,轻轻垂在肚兜上方的白皙上,蛟珠流光隐隐,映照着这副身躯神秘而美丽。

    慕剑璃转身侧卧,秀发恣意地垂散在枕边,一手支着面颊,眼波盈盈地看着他,嘴角慢慢勾起,露出一个温柔的笑意:“你说的,是这样,对吗?”那

    温柔浅笑直透心底,足以让世上任何男人一梦千年,沉醉不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