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二百三十四章 无咎寺
    次日一早,薛牧睁开眼睛,身边慕剑璃早早已经醒了,却没先下床,而是侧卧身边安静地看着他熟睡的模样,那美眸里不是惯常的清冷凌厉,也不是昨夜的含羞逢迎,多了些脉脉的秋水含情,很是温柔。薛

    牧不在乎更不嫌弃她体质的问题,让她柔情纷涌,更加坚定无悔于自己的选择。而这一夜相拥的温存也让她心中越发甜蜜,产生了归宿之意。

    男女之间本就是这样的。并不一定要做那种事,但两人有没有温存过,有没有相拥而眠,带给人的内心感受全然不同,莫以为口头说几句爱来爱去就能代表了多深的感情。薛

    牧目睹过无数海誓山盟死去活来却没几天就消散淡薄的例子,他很为那些少年叹息,拿她当女神敬着有啥用,果断点肌肤相亲才能产生更真实的归属。尤

    其是这种一同相拥入眠、一同起床的感觉,女性特别特别在乎,那是一种互相的归属,心灵的停泊。(为了这学费,少年们也要订个阅哦)

    见薛牧睁眼,慕剑璃笑笑:“醒啦?”薛

    牧眨眨眼:“要不要来个晨练?”慕

    剑璃笑道:“日上三竿了,我可不想做个让君王沉迷声色的妖女。”

    “这周围都是妖女,你这话说出去又要得罪人了。”薛牧揽着她的腰,附耳道:“再说了,此地真妖女我都没碰,倒是有位剑侠白嫩嫩的在我怀里。”这

    种话如果是往常说,则显轻薄,可在此刻说,却是小小调情。慕剑璃略有些羞耻之意,却气不起来,只是噘嘴道:“我真是……着了你的魔。”

    薛牧在她略红的俏脸上轻吻一下:“何止此番着魔,以后还得继续教学呢。”慕

    剑璃躲着他的目光,轻轻“嗯”了一声。

    薛牧心满意足地起身穿衣,一边道:“也该做正事了,到了鹭州,不去拜会无咎寺总是不妥,夤夜小婵她们都不合去,今日还是你我并肩。”

    慕剑璃眼睛微微一亮,这倒是的,今日还是他俩一同行动。这么一想更是有种携手并进的感觉油然而起,心情更佳,慕剑璃一下就跳了起来,去翻自己的衣服。“

    等等……”薛牧又抱住她,在慕剑璃奇怪的目光里,拎起昨夜甩到角落的肚兜,慢慢给她穿上:“不管外面穿什么,里面就得穿着我喜欢看的东西。”

    慕剑璃脸上布满了红霞,感觉外面剑装,里面藏着小肚兜,想着很是羞耻,就像是外表装模作样而内在风情内媚的妖女一样。但她这时候真不想反对薛牧的小小期待,便低着头任由薛牧穿上肚兜,又在外面罩上了她自己的布衣里衬。

    不消片刻,那个带点羞涩带点温柔带点风情的慕剑璃消失不见,白衣肃肃,长发飘飘,一剑在手,悄然而立,虽是没有了以往的刺骨剑意,可那股顶级剑客的风采气质还是不由自主地绽放开来,美得无法逼视。

    薛牧挠了挠头。

    慕剑璃奇道:“怎么了?”薛

    牧喃喃道:“我感觉我有点蠢……这个姿态才是最诱惑的才对……亏我还是制服方案的首倡者,蠢哭了……”这

    回慕剑璃听懂了他在说什么,有些没好气地剐了他一眼:“走啦!”走

    出房门,就看到卓青青罗千雪等在外面,两双眼睛在他俩身上转来转去。罗千雪撇嘴道:“以后怕是要你来指点我了哦?”

    慕剑璃尴尬地傻笑了一声。

    薛牧没理俩妹子在那犯萌,问卓青青道:“夤夜小婵她们呢?”

    “在星罗阵眼,向宗主汇报事宜。”薛

    牧听了一阵心虚。

    卓青青又道:“相公去无咎寺么?”“

    嗯……去无咎寺,你们不用随行,否则成了星月宗大举上无咎寺了,面上不太好看,惹出什么意外抵触就不好了。我和剑璃去,算是代表六扇门身份,共同负责论武事宜。”薛牧顿了顿,又道:“另外,此时身份已经揭破,也不用喊相公了。”听

    了这话,卓青青沉默了好一阵子,才低声道:“是。”薛

    牧没有多想,携慕剑璃往无咎寺而去。倒是慕剑璃有点女性的天然直觉,离开时回首而望,总觉得卓青青的态度很是低落。

    她们不是伪装的吗?不装了不是更轻松吗?看千雪表现就很正常嘛……

    她自问自己也不懂这些,便也没有多说,亦步亦趋地跟在薛牧身边,前往无咎寺。…

    ……站

    在飞鹭山脚的亭台向上看,薛牧第一次在此世找到了现代景区的感觉。

    在此世看见的山已经很多了,巍峨的,雄奇的,灵秀的,各种各样都有,最大的共同特征都是比较原生态,人迹不多,走兽常有,参天古木到处可见,山林之中郁郁森森。而这座飞鹭山不同,从山脚起,就是亭台接客,然后青石铺路,石阶一路蔓延上山,如龙如蛇,宛转登天,一眼望不到尽头。

    山间时常可以看见亭台飞檐,佛塔庙宇的边缘在树木青青之中依稀显现。有香火四处缭绕,把山间云雾的灵秀都冲淡了许多,明明是一座灵山,却尽是凡间烟尘。唯有佛经颂唱之声时时回响,涤荡心灵,也提醒着人们这里是佛光宝地,非同尘俗。

    有善男信女上山参拜,来来往往络绎不绝,山脚还有货郎叫卖,檀香佛像什么的,生意也很好,氛围很是热闹。

    虽然没有现代景区的人挤人,但在此世对比,已经是个堪比城镇的人气旺盛之地了。

    薛牧和慕剑璃缓步上阶。石阶左右倒还是青山绿树,灵鸟蹁跹,夹杂在鼎沸人声里,显得有些虚无和悠远。慕

    剑璃环顾左右,低声道:“和剑璃心中佛寺不同……”

    “你也第一次来?”“

    是,此前在北方行走居多,虽也经历过不少佛寺,但香客寥寥,清净自在,让人有几分敬意。可不意此地竟是如此热闹,几近庸俗。”“

    正常,百家争道,如你问剑宗的地盘上,能容许佛寺道观的存在,已经算是你师父他们有容人之量了,想要传道可不容易的,能维持就行。而这里却是无咎寺的核心所在,不香客如潮才奇怪。”

    慕剑璃皱眉道:“可佛家不是讲清净的么?这么看着有些言行不一之感。尤其这些亭台庙宇,金碧辉煌,总觉有点……有点……”她

    想必是有些不好的观感,但同属正道,不想口出不敬的恶言,还是憋了回去。薛

    牧笑笑:“你教我的,不要看表面声色,要看内在。”

    慕剑璃愣了愣:“何谓内在?”

    “看他们僧人住所,是华光宝气还是刻苦修持。若是前者,那就是佛棍骗子,若是后者,那这金碧辉煌不是为了自己。”

    慕剑璃皱眉道:“难道是为了敬佛?可敬佛也不该在这表面工夫才是。”薛

    牧微微一笑:“为了布道。你不金碧辉煌,你不巍峨壮观,放眼破败庙宇,尽是脱漆佛像,一副自身难保的衰样儿,又如何能让世人向往,油然生敬?佛虽不在表面,奈何世人在乎。”

    慕剑璃若有所思,良久才轻叹一声:“剑璃同为正道,倒是未能体谅。你……你身处魔门,竟能为他们说话。”“

    我可不是为他们说好话……”薛牧驻足,抬头看着山顶佛光,淡淡道:“面上能帮他们解释的,我自己解释完了。剩下的我倒是很想知道,这类不事生产光问神佛的反智修行,能搞出一番怎样的道来忽悠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