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二百三十九章 管它剑与如来
    斋饭很简单,就在方丈院边上一个小饭堂,有几个元钟同辈的老僧在,见到薛牧都是低喧佛号,简单行礼,显然也知道这是谁,但明显也都没有交流的意愿。毕竟正魔之别,话不投机,他们能维持基本的礼节,还是看在薛牧这一次代表的是六扇门的份上。薛

    牧也懒得跟他们打交道,只是略微观察了一下,就不再多看。

    无咎寺顶级大寺,高辈僧人当然不止这么几个,高级的武者本就并不需要天天用餐,或者还有很多人在外做事,能在此看见的只是很小一部分。就是这么一小部分,每一个身上都是佛光隐隐,最低也是入道气息,一代强宗的恐怖底蕴不是在饭堂里看看就能看出来的,确实没必要多费心思。席

    间薛牧也没多扯其他的,只是简单讲述了一下那场劫道的始末,以及魔门参与论武的意愿。元

    钟道:“昨天石磊师侄来见老衲,已经说过此事。老衲的意见一致,魔门参与论武不妥,若是另起新比试,倒是可以商量。”

    薛牧吁了口气:“你若同意这个就好办了,我只怕你说什么都不肯,那我就有点难交差了。”元

    钟笑笑:“便是只给薛总管颜面,老衲也得同意。”薛

    牧笑道:“我真有这么大面子?”“

    今日起,有。”元钟意味深长地道:“更何况……说不定不止是星月宗在薛总管手上得到约束和改变,老衲可以期待整个魔门的变化。若真有这一天,薛总管说是德配天地泽被苍生也不为过。”

    薛牧失笑:“我说你们做和尚的,别总是没边没际瞎扯淡,好好说正事不行?个人建议,搞个八月十五,月圆之夜,正魔之巅,地点就放在海外岛屿,大师意下如何?”元

    钟沉吟片刻:“倒有几分意境,正好岔开一段时间,也让人能做准备。”薛

    牧放下心来:“那我再和虚净谈谈,不出意外,此事大概就这么定了。”

    别怪薛牧略显心急,他要做的事太多了,实在没有心情和元钟继续瞎扯淡,更没闲情逸致去品味这顿本来应该算很不错的斋饭,可谓食不甘味。

    自己那边妹子都应付不完,这就够麻烦了。正魔之战还需要继续拉皮条做中间人,双方扯皮实在讨厌得很,好在这不是他首要在乎的事,可以把时间故意往后拉,管虚净急得去死。眼下的天下论武也还有个几天缓冲时间,也可以放放。

    反倒是这次瘟疫的起因竟然是自己的杂合毒素,这个变故始料未及,这事不搞个明白才叫骨鲠在喉呢。元

    钟知道他曾经主动分离毒素给陈乾桢,说明他不想用这个害人,否则不可能暴露自己的毒素属性,更不可能任人研究,所以元钟没怀疑是他干的。这算是元钟高僧大德,通情达理,可并非人人这么讲理,何况他确实有报复无咎寺的动机,别人真要当他是罪魁祸首,那真叫黄泥巴掉裤裆里,根本没法解释了。想

    到这里,他也无心和元钟继续嘴炮,便离席而起:“既然大师这么给面子,薛某此来的任务也算是告一段落,眼下薛某还是想快些去瘟疫区走走,看看有没有帮得上忙的地方。”这

    话说得,旁边一些本来懒得理他的老僧听得都肃然起敬,都当他是心念苍生,齐宣佛号:“善哉,善哉……”只

    有元钟知道薛牧心中在忧虑什么,叹了口气道:“也好,那老衲送二位一程。”…

    ……

    下到半山腰,迎面遇到一个青年气急败坏地上山,见到元钟便急匆匆道:“师父!师父!找了你几天,终于等到你!”

    “阿弥陀佛。”元钟有点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如此气急败坏,修持何在?”

    说着向薛牧介绍了一句:“此子名为刘淡水,乃是万藏书坊的少东家。自幼颇有佛缘,老衲甚是喜爱,前年已收为半徒,一直盼他能入山修行。”

    书坊……薛牧心中一动。差点忘了自己还有个《西游记》未发,总不能什么好事都被影翼占了去,元钟对这书肯定会非常感兴趣,这件事有闲暇还可以操作一下……刘

    淡水缓过气来,先是对薛牧两人见了礼,又对元钟道:“师父,几个月前我向您求字,您写了个缘字给我。可是、可是……”他气急地一跺脚:“可那字没用啊,花英她还是嫌我成天问佛,说再这样下去就一刀两断啊!”元

    钟很稀奇地问:“缘?什么缘?”“

    你给我写的字啊!”

    “可为师写的是个绿字啊……”“

    噗……”薛牧差点没笑岔气。

    刘淡水愕然好半天,无奈道:“那师父,弟子如何维持这段感情?”

    元钟不答,指了指来时山头。

    刘淡水奇道:“师父莫非是指山上另有大师能解答弟子?”元

    钟道:“为师说的是山上还有空位,你也去当个和尚不就结了。”这

    回连慕剑璃都笑了,薛牧更是乐不可支。这

    老和尚想这娃随他修行,找他问姻缘当然只能得到千方百计的诱拐……可是你对徒弟这么逗真的好吗,高僧形象呢?

    看来元钟本来就是个诙谐的老僧,之前和自己那么严肃对谈,那是因为自己身份敏感,又是魔门属性,又是“仇人上门”,又是代表六扇门的,不严肃点容易引发外交问题,这时候一切告一段落,这和尚的逗比属性就释放了吧。

    元钟很无奈地对薛牧道:“薛总管莫笑。此子佛缘极深,佛法通透,却成天眷恋红尘,实在可惜。”薛

    牧袖手道:“人家要传承家业的吧,哪有你这么逼人当和尚的。”元

    钟摇摇头:“他家中兄弟十几个,哪缺他传承家业?无非是耽于男女牵绊,情丝纠葛,放不下悟不透。”

    薛牧“切”了一声。

    元钟懒得理他。

    两人这方面才叫真正的道不同呢,辩的必要都没有。刘

    淡水苦着脸道:“师父,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我若听她的吧,却又怕损了修行,想咬牙入山吧,又实在舍不得她……”

    薛牧抚掌道:“好诗,好诗!”众

    人皆愕然,慕剑璃都忍不住拉拉他的衣角,嗔道:“好好的讽刺人家干嘛。”薛

    牧笑道:“这真是诗啊,不信我译给你听?”

    慕剑璃抱剑笑道:“看你能说出什么道道来。”

    薛牧拿扇子拍着手,轻声吟哦:“曾虑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恐别倾城。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众

    人目瞪口呆,还真行?本只是平平无奇的纠结,可一经渲染,怎么味道全不一样了呢?刘

    淡水终究是书坊出身,颇有眼力,大喜道:“这位兄台,此诗是赠予我的吗?”“

    想得美!”薛牧白了他一眼,转向慕剑璃,微微一笑:“早该给你的,此时正好应景,借花献佛送给你。”慕

    剑璃早就已经愣在那里。

    无怪乎世间大道,殊途同归。她的问剑之道,原来也能在这里找到参照。当

    时那剑与情的极端冲突,差点走火入魔的气血错乱,安得双全的两难处境,历历在目,难以忘怀。实际上她现在也不算解决了这个两难,她是把情置于剑之上了,长此以往,耽于情爱,对剑道修行确实没什么好处。比如这几天她满脑子的薛牧,没再练过一招剑法,没再悟过一刻剑意,就算练起,也很难像以前那样心无旁骛了。

    修行如同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这道理谁都明白,再过些时日,她的剑或许也很难再有如今的锋锐无匹。世

    间安得双全法!

    但这是她的选择,剑出无悔。无

    悔归无悔,陷入情爱泥沼的少女心中终究会有一点小小的纠结——在薛牧视角上,几乎是勾勾指头她就飞蛾扑火,她的选择她的无悔,她放弃了多少,薛牧会知道吗?会把她内心的艰难取舍当回事吗?若只当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唾手可得,会不珍惜吗?薛

    牧正在明确的回应:你的选择我知道,你的付出我一直记在心里。慕

    剑璃微微抬头,眼波迷蒙地看着薛牧和煦的笑容,真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元

    钟就和刘淡水一起袖手站在旁边看,两人的神色都很是无语。

    这谈情说爱谈到佛寺来了,此世最强的佛宗方丈携弟子一同变成了有情人脉脉对视的背景。尤其当刘淡水认出那是剑仙子慕剑璃,实在受不了了,忍不住道:“这位大哥,若你的理想和佳人冲突,如何取舍?”薛

    牧随口道:“我有佳人在侧,管它剑与如来!”刘

    淡水差点没哭出来,本来还想刁难一下的,反而变成了人家更深的表白,瞧剑仙子眼睛都快化成水了,自己这是助攻了一记吗?元

    钟长长叹气:“所以淡水啊,你有人家三好薛生套路深吗?没人家这水平,求什么姻缘,不如老老实实随我上山当和尚的好。”刘

    淡水泪流满面:“原来他就是三好薛生,弟子心服口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