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二百四十三章 责任
    没错,这就是最核心的本质。

    既然是有人早就在针对他,那传谣的多半就是真凶,这个逻辑没毛病。虽然找到这个人也不是那么好找的,好歹已经有了准确的破局思路。看

    似很简单,其实从纷乱的云雾之中一眼抓住本质,这并不容易。证明了薛牧穿越此世起就不断在思考,也越来越锻炼出来了。薛

    牧没再打扰萧轻芜,欠身道:“那我等就不打扰医仙子研究新药,薛某去寺内先救人,能吸多少算多少。”萧

    轻芜再施一礼:“薛总管功德无量。”薛

    牧携众慢慢离开后院,关上院门,岳小婵就压低声音急促道:“怎能把这话当着她的面说,如果她有问题,岂不是让人预做准备?”

    “没错。”薛牧点点头,低声道:“夤夜。”

    夤夜怔了怔:“爸爸我在呢。”“

    萧轻芜什么修行?”

    “刚刚开启神魂,就比你高一层次。”夤夜奇道:“爸爸你也在怀疑她?”薛

    牧肃然问:“是。她气息如何?”夤

    夜摇摇头:“香的,略带些苦意。”这

    回薛牧和岳小婵都愣了。

    本来薛牧觉得这件事虽然恶心人,但并不算太难办的,因为自家这边实力真的很强,可打的牌太多了,比如自己吸收毒素轻而易举,再不济也能留下做个万家生佛,事情怎么也不会到最坏的程度。然后夤夜的如月映水之心更是bug中的战斗机,别人对他们的态度善恶纤毫毕现,揪出有敌意的人太简单了。其

    中,萧轻芜在整件事里起到的作用特别重,薛牧心中是很怀疑她有点问题的,结果夤夜的判断居然是香的……

    没气味也就罢了,没善意没恶意,是正常初识者的态度。香的可是代表善意满满,这就稀奇了,她好端端的怎么会对自己这帮人有善意?“

    苦意是什么概念?”“

    她内心畏惧。也就是说她对我们有好感,但怕我们。”“

    ……”这回薛牧真没法通过这种简易方式去判断了。人心本来就是复杂的,事关重大,这种奇怪的态度更不能随随便便去脑补解释。他沉吟片刻,低声道:“她就交给你了,盯着她的一举一动,不要让她发现。尤其是入夜之后……我想知道她见了什么人,说了什么话。”

    岳小婵恍然:“你是故意在她面前说,就是想看看她会不会去见谁!”薛

    牧颔首道:“不错。药王谷并没有主谋的道理,如果她有问题,只可能是受了谁的蛊惑主使,那么就必然会找某个人交流的。”

    夤夜摆着三无脸,肃然点头:“小婵,知道洞虚是用来干什么的了吗?”岳

    小婵深深吸了口气,强忍着把她啪飞上天的情绪,问薛牧道:“那我们怎么做?”

    “我们分兵。我先救人,夤夜在这儿保护我,同时观察萧轻芜。小婵青青剑璃去城里,设法打探到流言的源头,这事很难,我不期待今天就能出结果。你们不用循规蹈矩束手束脚,可以使用任意方式,什么摄魂控心的只管用,但注意隐秘,小心打草惊蛇。总之此事极度重要,不是仁慈的时候,自己把握。”

    这话倒有一半是说给慕剑璃听的,怕她会对星月宗的某些手段起反感。慕剑璃微微一笑:“薛牧,你可把剑璃想得迂了。”说

    完抱剑一礼:“我们去了。”

    岳小婵卓青青也知事关重大,没有多言,和慕剑璃一起转瞬去远。

    ………薛

    牧很快就变成了这个隔离区的万家生佛。自

    从他开始行功救人,祝辰瑶和那帮和尚尼姑渐渐发现自己“失业”了。

    薛牧一个僧房一个僧房地走过去,每到一个房间,站在中央立定,然后双掌在胸前虚抱,毒功默运。刹那间屋内毒气狂卷,四面八方所有病人身上毒素都似乎受到了召唤,汹涌澎湃地蓬勃而起,在屋子里漫天呼啸,集中成了墨绿毒气,又绕成了龙卷风,最后尽数席卷到了薛牧虚抱的双手中间,变成了越来越大的圆球。然

    后圆球慢慢被薛牧吸收完毕,丝毫不留。

    整间僧房原本弥漫着的秽气毒气死气眨眼消失不见,一片晴朗明净。所有病人的肌肤都回复了正常的色泽。

    有些中毒已久的,还病重不醒,有些刚染毒的,就发现自己好像已经没事了……

    居然就这样痊愈了!“

    感谢恩公大恩大德!”“

    不知恩公高姓大名,我等要为恩公立长生牌位……”在

    激动的人群中,薛牧笑着摇摇头,慢慢挤了出去,没有领受众人的感谢。虽

    然毒不是他下的,但毒是他带到这个世界的,并且有人下毒也是为了对付他,可以说这里的人都是被他害的。只要认知到这一点,就无法安然享受人们的谢意。

    他只能尽所能地多吸收一些,早点让这些人脱离苦海。原

    本薛牧在第一个房间开始行功时,还没什么人留意到。等到欢呼声从第一个房间响起,没过多久第二个、第三个,连绵的欢呼和感谢之声响彻天地,震惊了寺院内的所有人员。包

    括后院正在研究新药的萧轻芜,也包括前厅正在照顾病人的祝辰瑶。无

    数和尚尼姑站在门口围观薛牧行功的壮举,萧轻芜和祝辰瑶也赶了过来,站在人群里默然看着。

    到了第十个房间时,薛牧脸色微微发白,额头开始渗出汗水。他

    的毒功修行,筑基就是以吸收毒素起始的,做这种事原本就跟别人打坐一样自然,更别提这还是与他同根同源的毒素,万分契合体内毒气流转,都不要费多少劲去融合化用,吸收起来跟吃饭喝水似的简单无比。

    不但如此,还能壮大修行,本该是来捡经验的才对。奈

    何基数太大了……弯腰捡一枚铜板很简单,可弯腰一千次一万次之后,哪怕一大颗钻石在你面前你也没有力气去捡了,差不多这个概念。

    正常来说,也该适可而止,一天做一部分,慢慢来。可今天薛牧默不作声的一路吸收,根本没有休息的意思。夤

    夜一直默默陪在身边保护他,她大约能够理解薛牧在想什么。薛牧不是圣母菩萨,甚至都不太算得上是个好人,和妖女妖人们总是臭味相投,但他是有底线的,在某些方面说他是个正派也毫无问题。总之自从知道这毒真是他的,薛牧心情就没好过,既有被冤枉的怒意,有洗脱嫌疑的自我表态,也有确确实实的自责难过,和彻底解决此事治病救人的责任感。

    救人也是自救,至于二者哪个更重要些,薛牧自己也未必分辨得出来。

    夤夜明白他的心态,虽然在夤夜的角度看来这事跟爸爸一点关系都没有……

    到了不知第几个房间,薛牧正要运功,忽然身子一软,差点摔了一跤。夤夜极其迅速地扶住,低声道:“爸爸歇会,不急于一时。”

    薛牧叹了口气:“怎能不急……”夤

    夜正待说什么,却见祝辰瑶从门口排众而入,站在薛牧面前。薛牧正在弯腰喘息,忽然眼前出现了一双鞋尖,他愣了愣,抬头看了一眼。祝辰瑶安静地看着他,眼里闪烁着极度难明的意味。两

    人默默对视了一阵子,祝辰瑶轻声道:“休息一会吧。去后院……我在此有客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