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二百四十五章 技术宅?
    虽然祝辰瑶内心一直有脱离薛牧的想法,但其实薛牧如果一定要和祝辰瑶再续前缘,真的很简单。就算只是死皮赖脸的缠上去,以祝辰瑶心中对他杂乱的感觉和那点旧念,多半也抗拒不了几回合,可能半推半就的也就从了。但

    那样就有可能把两人的关系复杂化,原本略带一些主从压制的性质就此破坏,祝辰瑶这样的性格很可能会有了反客为主的可能性,后患无穷。

    这一点微妙的心理差别,就是很多人包小三结果搞得小三作乱的根本原因,翻车翻得惨不忍睹。薛

    牧的方向盘还是稳的,稳稳的抓住祝辰瑶的心理弱点,牢牢把握着强弱主动权,用她的有所求,吊住了期待。

    有曾经的第一次,第二次就顺理成章,轻而易举地打散了祝辰瑶的脱离之意。连一点心理挣扎都没有,就从复杂的纠葛变成了柔顺的服从。而

    且两人心中都十分自然,仿佛两人的关系本该如此。

    只要继续这样下去,祝辰瑶在对他的依赖和臣服里越陷越深,终有一天会形成潜意识的归属,再也兴不起什么脱离的想法。他

    们是大庭广众之下进屋“略作休息”的,因为大庭广众的坦荡,加上祝辰瑶平日里给人的冷傲印象,人们不会把这番“休息”往歪处想,都只觉得是冰仙子心地良善,正在照料运功脱力的薛总管。正

    因如此,反而让他们做些什么都没人怀疑,只要把声音控制住就好了……祝

    辰瑶一手撑着床沿,一手捂着樱唇,秀眉略带痛苦地微蹙着,正在承受身后薛牧狂风暴雨的侵袭。

    她的七玄彩衣都没解,彩裙撩起直接上阵,在狂风暴雨之中彩衣翻飞,如蝶舞飞扬。祝

    辰瑶知道薛牧的心情不好,谁被冤枉了心情都不可能好,薛牧在外已经算是足够不动声色了,换了个没啥城府的说不定早就在人前暴跳如雷了。薛牧还能强压着恼怒,竭尽力量的去救人,心情里的压抑她能想象得出来。

    而自己此时正好是一个很好的宣泄对象,她也知道自己这时候最大的作用就是这个,算是送上门了。倒

    是她没料到几个月不见,薛牧猛了这么多……

    那时候婉转逢迎,说“辰瑶美死了”真是给他面子,其实也就一般般。而这次还真是美死了,要是不死命摁着自己的嘴巴,恐怕真要喊得满天下都听见了……外

    人绝对想不到,本该“脱力”被照料休息的薛总管没脱力,照顾人的冰仙子倒先被弄脱力了。外

    头无数把祝辰瑶当成可远观不可亵玩的心中仙子的江湖侠少们,若是看见这一幕,绝对不敢相信这个被人弄到抽搐的人居然会是那个冷傲无双的冰仙子,充分印证了每一个女神的背后都有一个那啥来着,真是至理名言。

    薛牧也心满意足。

    雨收云散,两眼无神的祝辰瑶却又有了力气,她清晰地感觉到薛牧渡来的元阳,带着醇厚无比的气息。祝

    辰瑶翻身而起,惊道:“这……”

    散去了心中压抑和暴躁的薛牧,此刻一身轻松地靠在床头,笑道:“星月宗的双修功。你没学过,不然可能补益更大些。”祝

    辰瑶沉默片刻,无奈摇头道:“你真是要从各方面让辰瑶离不得你啊……”

    薛牧笑道:“不好吗?”

    “好吧。”祝辰瑶没去跟他辩什么,柔顺地靠在他肩头,低声道:“心情好点了么?”“

    嗯,好多了……谢谢你。”薛牧搂着她温存了片刻,两人一时无言,一起享受贤者时间。

    这样的感觉让祝辰瑶心中也踏实了许多,能让她觉得自己在薛牧心里也并不是用用就罢的玩具。靠

    在薛牧怀里,祝辰瑶安静地听了一阵他的心跳,轻声道:“这次的事,我还能帮你做些什么?”薛

    牧想了想,问道:“你对萧轻芜知道多少?”祝

    辰瑶立刻警觉:“你你你!刚刚要了我,立刻就打别的女人主意!辰瑶也是有脾气的!”薛

    牧哭笑不得:“想哪去了,我问的是其他的,你跟她接触,可有发现什么可疑之处?”祝

    辰瑶撅着小嘴,略微想了一阵,摇头道:“我来这儿也就比你早了半天时间,和萧轻芜连话都没说过,接触还不如你呢。不过我觉得这女人嘛……确实和别人有点不同的。”

    薛牧来了精神:“怎么说?”“

    她非常离群,怕生,不爱见人,很孤僻。我来的时候本念着同属一期绝色谱,算是有缘分的,也想和她交个朋友,结果却感觉她躲着我走似的,那我才不去贴她冷屁股呢。”祝辰瑶道:“后来也听和尚们说了,她来鹭州起就是这样,一直躲在自己的一片小天地里,不过她任务特殊嘛,需要安静研究药物,别人也觉得应当。此时听你问起,那看来她是有问题?”

    “唔……”薛牧皱眉沉吟,又是一个孤高美人吗?不

    ,这个性质差得很远,这不是孤高,而是自闭吧……从很早就听说这个妹子足不出户的,当初的画像也是一副萧索躲避的模样,看来是历来如此,也就是一个孤僻怕生的宅女?而且是技术宅?夤

    夜感受到的“怕我们”,原本以为要么是害了薛牧心中有鬼,要么是对薛牧造成了负面影响感到有愧,可如今看来,二者皆不是,其实压根和薛牧没关系,她这是见谁都怕对吧?想

    起初见那会儿,萧轻芜见了他们先退半步的怯生生模样,薛牧抽抽嘴角,很是蛋疼。

    “陈乾桢居然让这样的女徒弟一个人千里迢迢来鹭州?”薛牧实在费解:“他是觉得世上淫贼死光了吗?”“

    她有人护送的啊,药王谷跟来了好几个女护卫呢,入道级的都有,只是她到了这里就开始离群索居,也不跟女护卫住一起。”祝辰瑶笑眯眯道:“再说她这样的美人,不知道多少侠少争着抢着要护花,你担心什么?”

    薛牧失笑道:“你就对这个敏感得很吧。放心,她这样的人可抢不了你的风头。”

    “我才不怕。”祝辰瑶哼了一声:“她不是慕剑璃。”

    薛牧忍不住笑出声来,差点没说你和剑璃在一起算了。

    笑归笑,心中却更加费解了。这医仙子若是本来就这样的宅妹子,距离阴谋二字就更远了啊……难道这事还真是跟她没关系,只是恰好撞在了这个点上?

    薛牧叹了口气,翻身起床:“走吧,先去救人,在这里呆久了,什么流言蜚语也该出来了,这可对你不利。”祝

    辰瑶“嗯”了一声,起身问道:“在人前,我该怎么对你?”这

    话问得有意思,薛牧想了想,笑道:“你之前在天香楼当众说过与我有旧,那就按这个来吧。早年有点小交情,但没深交,平日能说几句话,但各自正魔之别,照样冷眼看我就行。”

    祝辰瑶也按此推演了一阵,笑道:“好像不难。”“

    对,差不多就是你之前对我的模样。”“

    需要我帮你试探萧轻芜么?”薛

    牧摇摇头:“暂且不要,这事还是稳点的好。我想看看,今晚是否还有大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