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二百四十八章 第二张牌
    薛牧进了鹭州,罗千雪已经在必经之路上等候,见薛牧出现,飞奔过去附耳低言:“少主有了进展,传谣者是白鹭门的人。”

    薛牧点点头:“我料必有本土大派在配合,想不到还是熟人。”罗

    千雪怒道:“那我们去灭了他们!”

    “胡闹。白鹭门不可能是主谋,最多也就是个同谋的份儿。如果我的预感是真,以白鹭门的体量说不定还只是条狗,打他们又有什么用,平白打草惊蛇。”薛牧想了一阵,低声道:“事情到了现在的地步,我已经有了大概的思路,还需要在无咎寺得到一些印证。”夤

    夜雀跃道:“我陪爸爸去无咎寺!”

    薛牧摇摇头:“你的任务是主持本宗弟子,随时准备和白鹭门开战。白鹭门是鹭州大宗门,估计门内入道者也少不了,再加上背后的人……若是没你坐镇,小婵青青她们扛不住的,别被人反杀一波就好玩了。”夤

    夜一愣:“那你的安全……”“

    我很安全。毒源未除,万一瘟疫再起,我是唯一能吸收的人,元钟就算自己死了也不肯让我出事的。”薛牧微微一笑:“再说了,那些人才舍不得害我呢,我要是挂了,他们还怎么把黑锅往我身上扣?这会儿天下最安全的人就是我了。”

    “呃……”薛

    牧的目光投向远处的无咎寺,淡淡道:“何况你若是在侧,他们还不一定肯按我预想的做事了呢……”…

    ……

    慕剑璃坐在无咎寺内的密室里,眼观鼻鼻观心,漠然听着席间的争吵。祝

    辰瑶则是漠然在看慕剑璃,看得她很是无语,连争吵声都不怎么有心思听了。

    “我自然门坚决反对与薛牧这样的妖人为伍,共同主持天下论武!”冷青石面无表情道:“元钟大师,薛牧荼毒鹭州,你我应当斩妖除魔才是!”元

    钟低喧佛号:“真相未明,尚无定论,岂能妄动刀兵。”

    “便是如此,他也不过一介嫌犯,如何能坐在台上,贻笑天下?”另一蓝衣中年人淡淡道:“我海天阁不同意。”海

    天阁,正道八宗之一,孤悬东海,在江湖露面不多,薛牧都没见过这个宗门的人。但无损于他们正道八宗的身份,说话极有分量。元

    钟叹了口气,他知道海天阁和这事应当没什么关系,但在场大部分人都藏有一个心思——趁此机会把六扇门的资格排挤出去,把天下论武真正变成正道八宗的游戏场。老

    实说,他也很想。薛牧是不是真凶不要紧,这确实是一个把碍眼的六扇门从天下论武席上挤出去的好借口,机会千载难逢,正道为此想了几代人了。玉

    麟见势头不对,怒道:“薛牧近期辛劳,谁不看在眼里!你们也学市井匹夫,见风是雨?”一

    名形容枯槁的老者淡淡道:“薛牧既是魔门,又是朝廷鹰犬,玉麟贤侄,你我八宗同气连枝,切莫执迷。”

    这个也是正道八宗之一的狂沙门,僻处大漠,同样少涉中土。别看门派名称挺土的,实力却一点都不土。

    这话几乎就等于挑明了,他们根本不在乎毒是不是薛牧下的,他们就是想趁机把“朝廷鹰犬”挤出天下论武。六扇门借由几份刊物,在江湖上话语权越来越大,已经让正道八宗感受到了威胁。只要能把天下论武把持住,正道八宗还能扳回一城。

    玉麟心中对这种蝇营狗苟的算计颇为不齿,但他也不想和长辈吵架,便转向元钟道:“大师,这次论武毕竟是无咎寺主持,还是大师决定的好。”

    元钟微微一笑:“薛施主近日活人无数,鹭州万家立碑,欲供生祠。你我反而说他是嫌犯,岂不惹人耻笑?”好

    几个人面面相觑,无法理解元钟怎么会是这么迂腐的和尚,这事儿真是什么好人坏人的问题吗?傻不傻啊!

    他们能预料到元钟会为了将来解毒的事情力保薛牧,这可以理解,但这与这种宗门势力扩张的机会并不冲突,完全可以两得的啊,一边保下薛牧的命,一边限制他不得参与,这不是很简单的吗?元

    钟心底暗叹一口气,他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但再心动也比不上薛牧给他的条件心动啊。

    元钟想起昨夜徒弟刘淡水急匆匆跑来,给他看的那件东西。

    一本书,可以看出也是很潦草赶稿的,只匆匆赶出几个章回,远没写完。可这区区几个章节才看到一半,元钟就再也坐不住了。

    他知道这是一本只要传播开了,必能将佛法广布天下的书,对无咎寺之道简直可以泽被万载而不绝!

    把六扇门挤出天下论武,对无咎寺的好处比得上这个?别开玩笑了好不好。元钟根本不可能抗拒这本书带来的恐怖前景,别说排挤薛牧了,就连薛牧接下来的几个请求,他都全盘配合了好不好,这些人懂个屁啊!

    心有所求,执念不空,元钟也知道,自己无法得道就是这个原因,但他真的超脱不了,至少在这本书面前超脱不了。

    薛牧的第二张牌,《西游记》,外人怎能明白它的恐怖之处?

    在一片面面相觑的尴尬之中,慕剑璃终于开口:“多争无益,表决便是。问剑宗认可薛牧。”玉

    麟立刻道:“玄天宗认可。”

    “海天阁反对。”

    “狂沙门反对。”“

    自然门反对!”冷青石看了元钟一眼,又道:“元钟大师是认可了,此时三比三。祝师妹怎么说?可别又因为有旧,连宗门都不顾。”

    祝辰瑶淡淡道:“辰瑶怎么做事要你教?自然是以宗门为重。”

    冷青石大喜:“那七玄谷……”祝

    辰瑶打断道:“认可。”

    玉麟“哈”地一声笑了起来,向祝辰瑶竖了个大拇指。

    冷青石的笑容僵在脸上,强压着眼底的怒意,冷然道:“四比四,依然平局,玉麟你高兴什么?”

    玉麟故意抬杠:“什么四比四?我只看见四比三,人家心意宗还没表态呢。”冷

    青石挥手道:“魏兄与我相交莫逆,岂能不知?心意宗当然是反……”话

    还没说完,魏如意幽幽打断:“心意宗认可。”

    冷青石呆若木鸡,别说他了,连玉麟等人眼里都闪过不可置信的色彩。这

    是怎么回事?门

    外传来敲门声,薛牧的声音悠然响起:“诸位开会啊,哎呀呀,薛某刚从外面奔波而回,来迟了来迟了,等会一定自罚三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