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二百五十三章 这是怎么了
    林静芸冷冷道:“你欺天宗和无咎寺纠葛千年,此番居然会帮无咎寺,真是好笑。薛牧究竟许给你什么好处?”

    虚净跳下院墙,很是伤感地叹气道:“老道也不想的呀。可林仙子怎地如此不厚道,对付无咎寺这么大的事儿,居然没想过找老道商量商量?”林

    静芸愣了愣:“你这是何意?”

    “薛牧是许了我们一些好处,还满嘴什么鹭州苍生的,却不知那关老道屁事啊?老道对无咎寺怨念数十年,是那点好处能弥补的?”林

    静芸忽然懂了:“你找我要好处?”

    虚净咂着嘴:“可不是我要好处,是魔门各宗的兄弟姐妹都要好处。没好处,那我们倒还不如帮薛牧做事,总能分润一些。若是有好处封住魔门弟兄们的嘴,那老子管他薛牧去死,弄死无咎寺才是老道毕生之愿对不对?”十

    分符合魔门行为方式,林静芸听得倒是很相信,觉得大有希望策反虚净,便颔首道:“你要什么好处?”

    虚净冷笑道:“凭什么星月宗能封爵,我魔门其余各宗各道就不行?”林

    静芸怔了怔,摇头道:“这我可做不了主。”

    虚净眯着眼:“这就没诚意了啊。”林

    静芸叹了口气:“这种事显然不是我能决定,我若一口答应,那才叫没诚意。”虚

    净道:“若是只封我欺天宗呢?若能应承这一点,其他弟兄的好处我来解决。”林

    静芸思量片刻,颔首道:“我只能说,此事若成,我会尽量为欺天宗说项。”虚

    净抚掌大笑:“既然如此,那就……”说到一半,忽然转为凌厉:“去死吧!”一

    双魔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重重拍在林静芸心口。林静芸哪能想到这老道一代宗师级别的人物,谈条件谈得好好的,居然突施偷袭?本来实力就不及,猝不及防被偷袭之下根本来不及闪躲,被轰了个结结实实,断线风筝一样喷血跌飞。“

    你……你……”林静芸经脉尽碎,自知无望,不可置信地喃喃问着:“这是……为什么……”虚

    净叹了口气,点着自己的额头:“你们药王谷是不是这里都有点毛病,明知道老道是欺、天、宗,居然信老道说话?”说着转头问魔门众人:“你们见没见过这么蠢的?”

    众人都笑:“没见过。”林

    静芸气得多吐了几口血:“你、你实力本就在我之上,为什么……还要故意谈条件?”

    “为了确认你背后究竟谁在主使啊,听你连封爵都敢应,这不就有底了呗。”

    林静芸气绝而亡,虚净瞥了另几个面如死灰的女护卫一眼,摆摆手道:“都封了经脉控制住,薛牧那人有点无谓的仁心,不喜欢多加杀戮,别惹他念叨,麻烦。”

    说着进了屋,那个吴师姐也早已经被花子媚点倒在地,萧轻芜的穴道倒是被解了,此刻正缩在角落瑟瑟发抖:“你们……你们要干什么……”虚

    净被弄得哭笑不得:“小妞,你真看不出我们是来救你的?”萧

    轻芜颤声道:“你,你是欺、天、宗。我不信你。”

    花子媚笑得花枝乱颤,虚净差点没喷出一口血来:“真是一朵奇葩。”

    萧轻芜鼓起勇气道:“林师姐想的本也没错,你和无咎寺纠缠数十年,为什么忽然要帮我!”

    虚净愣了一下,神情变得肃然:“倒也不是完全犯蠢。也罢,这小妞不信我,花舵主跟她说。”说

    罢有些叹息地转身离去。花

    子媚叹道:“小姑娘,恩仇与利弊,哪个重要?”

    萧轻芜想了一阵:“恩重。”花

    子媚哽了一下,失笑道:“我们眼里却是利弊更重。什么狗屁封爵,画饼似的,以林静芸能起到的影响力,和姬青原的信用,你当虚净真会期待这虚无缥缈的结果?倒不如眼下实打实能够实现的正魔论武,看似意义不大,却是走向台面的良好开端。臭水沟里的老鼠这种日子,我们过够了!”

    萧轻芜小心地问:“什么正魔论武?”“

    哦哦,这事你不知道,不知道不要紧,只要知道我们这次是站薛牧一边的就行。”

    “薛牧……”萧轻芜喃喃念了句,轻轻摇了摇头,言下之意,她也不见得相信薛牧。她

    的目光落在地上被点晕了的吴师姐身上,眼里有些伤感。一个本来就孤僻自闭的少女,遇上这样的背叛,从此恐怕更是要怀疑人生了。花

    子媚大概也看出她在想什么,觉得多说无益,正盘算直接敲晕了带走,却听萧轻芜说道:“我也不知道该信谁,如果你们真是好人,就不要绑走我,让我继续把药研制出来。”花

    子媚笑道:“当然需要你继续研制药物,但你不能留在这里,太危险了。你以为薛牧为什么把我们这么大批的力量押在你这儿,跟杀鸡用牛刀似的?还不是因为你是最关键的点,不容有失。这次他们或许是以为你自家护卫出手必然手到擒来,才没有出动更可怕的人物,要是再来一次,我们还真没把握继续护得你安全。你可以收拾所有需要的东西,跟我们去安全的地方。”“

    什么地方?”“

    无咎寺,你总能信了吧?”

    无咎寺……这让萧轻芜真的相信了几分,但心中却更加困惑。

    自家宗门,悬壶济世之道培养出来的师姐们,在害人……而这帮魔门中人,虽然口称利弊,做的事却是在救人?这

    是怎么了?

    ………

    “心意宗千年正道,竟然会用这样丧心病狂的方式谋鼎,老衲实在难以置信,这世道究竟是怎么了?”出

    了这么大的事,这场论武的初试自然无法进行,宣布改期。魏如意孟飞白被关押起来,纵是论武改期,参赛武者们也被限制不得离开,就是为了防止这里的事情轻泄。虽然明知道未必能瞒几时,总之一时半会也是好的。

    薛牧用尽全力吸完了所有人的毒素,疲惫地靠在无咎寺客房的躺椅上,正在闭目休息。元钟在他面前走来走去,那高僧模样都看不见了,絮絮叨叨得如同祥林嫂。

    慕剑璃站在薛牧身边,实在忍不住道:“大师,薛牧刚刚运功吸取了八九千人的毒素,已经疲惫到了极限,让他安静休息一会儿行吗?”

    元钟神色怪异地看了她一阵,叹道:“慕师侄真是一点都不想掩饰自己和薛施主的关系?”慕

    剑璃回答得铿锵有力:“爱上了便是爱上了,何必隐瞒!”祝

    辰瑶瞥了她一眼,轻咬下唇,想说什么却终究没说出来。在薛牧心中慕剑璃比她重,这就是主因了吧……可她自知不可能这样宣布出来,那很可能让自己失去光环。可

    慕剑璃就能毫不在意。

    旁边坐着玉麟冷青石等人,个个神情如丧考妣。之前看慕剑璃的态度,确实挺明显的,可你心知肚明是一回事,听她这样毫不掩饰地承认又是另一回事……就算玉麟曾说过这种女人枯燥无味,可亲耳听见剑仙子真的是身有所属,那心中滋味就别提多怪异了。

    更何况对方还是魔门要员……你是正道首屈一指的仙子诶……正道万千俊杰的脸儿这回往哪摆?不

    过话又说回来了,此番这情况,正道在犯杀孽,魔门在救世?

    这是怎么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