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娱乐春秋 > 第二百五十五章 轮廓
    当然因素还有很多条,比如鹭州繁华,人口极多,更牵扯精力,不像大漠雪山那点人口好处理。再比如鹭州正好还要承办天下论武,更是焦头烂额,几个方面加起来,确实是个可以趁虚而入的对象。

    无论如何,觉得费解的地方大部分已经通了,薛牧大约已经可以勾勒出整件事的轮廓。正

    道八宗从来不听话,皇家想削弱控制已久,念头根植。如果能够设法灭了其中之一,扶持另一个弱得多的听话宗门比如白鹭门上位,这就把朝廷势力狠狠地插进了正道八宗里,起到的作用不可估量。朝

    廷实力不足,明谋根本办不到这件事,只能用阴谋诡计,比如在鹭州制造一场灾难,让无咎寺疲于奔命焦头烂额。然后趁着鹭州空虚的机会,一举攻破无咎寺。但

    无咎寺千年大宗,底蕴雄厚,再空虚也不是谁都能搞倒的,这位主谋没有足够的实力去做,必须有外援。心

    意宗就是外援了。双方做下交换,心意宗帮朝廷灭无咎寺,潘寇之要镇世鼎。或者反过来,心意宗是主谋,为夺镇世鼎,让某个皇子配合他做,交换是助他上位。具

    体是哪一种,暂时不好说,暂且就当是姬青原主谋吧。

    无论是姬青原还是潘寇之,虽然都想趁着鹭州空虚,举派强攻,一了百了,但这种事是不能轻易做的。朝廷和心意宗名声大坏,惹得天下大怒,群起而攻,岂不是自找麻烦,心意宗得了鼎也守不住,说不定反而要被反灭门才是真的。所

    以想做这件事,必须先考虑一种洗脱自己的罪名,栽给别人的办法。

    原本他们考虑的是什么方法,薛牧不知道,但肯定有方法。在虚净所知原本的天机里,同样发生了劫道之事,证明这一步已经成功了,无咎寺被折腾得连去迎接参赛武者的精力都没有,让岳小婵趁机劫道,完成了一场惊天杀戮。也

    就是说,这场灾难,没他的毒也会发生,只是可能是以另一种灾难模式而已,暂时无法估测是什么模式。而

    这回由于有他的毒素存在,给姬青原提供了另一种选择。

    原本姬无用脑子里的毒素已经被陈乾桢控制,不会传播,一个半死不活的草包躺那儿早就被人遗忘了,连薛牧自己都忘记。可是当某一天,姬青原或者是谁,发现了姬无用脑子里的毒素可以被提取出来,并且有传染瘟疫的效果之后,立刻想到在无咎寺制造瘟疫的办法。这锅可以非常自然地扣往星月宗,毒确实就是薛牧的,让他背锅不要太简单。只

    要全天下都在声讨星月宗,到时候就算是出手时被无咎寺发现了真凶,他们都大可引导舆论转移视听,大把的理由把人们的目光死死钉在星月宗那边,最多搞得议论纷纷各自猜疑,总之不会形成群起而攻的情况了。有

    了这层目的在,那么首先需要人们普遍认知到毒是薛牧下的,他们才能展开下一步行动。所以从一开始,瘟疫区就有人死命在宣传这是薛牧的毒,是薛牧在报复无咎寺。

    可惜这锅没有想象中的好扣,毒是薛牧的没错,可你没证据啊,薛牧明明千里迢迢在灵州,能有几人当真?结果就是虽然造了谣,可是人们各种众说纷纭什么都有,这谣言只是其中一种,压根就没人当回事儿。这

    时候陈乾桢应元钟请求,派来的得意门生萧轻芜抵达鹭州。至于为什么派她来而不是自己来,这个人家有自己的原因,别人不好猜。总之萧轻芜一来,最高兴的不是元钟,而是幕后黑手,这姑娘毫无政治敏感性,居然直接当众证实了此乃薛牧的毒。

    本来这事儿就成了,谁知元钟有一条别人不知道的消息:他作为主办论武的东道主,得到过六扇门的知会,知道这次代表六扇门前来参与天下论武的人就是薛牧。

    作为一宗之主,智商是有的,元钟立刻觉得这事有点不对劲儿,薛牧下了毒,自己还大摇大摆的跑来找抽?何况萧轻芜说了薛牧曾经把毒给陈乾桢研究,这就说明他没打算用这个害人对不对?觉得事情诡异的元钟严令在场的医者与僧侣不得传言,而自己回了无咎寺去见薛牧。元钟在此地是德高望重,这些人都听他的,导致这事居然压着没传出去!

    幕后黑手气得要死,没想到扣个锅也这么难,只能继续出牌。他找到了萧轻芜的护卫,以朝廷命令让护卫们倒戈——或许也不纯是什么朝廷命令,朝廷体系之内自有派系,那位林静芸可能原本就是幕后黑手这一党的,或许得到了某种许诺,也就听他指令,于是关于薛牧的毒终于还是传开了。

    由于疫区的封闭特性,想要传到外面也没这么快,孟飞白便出面组织江湖人前往疫区,想要借由他们的口传遍天下。这便是天香楼之宴的起因,只是孟飞白明显对泡妞更感兴趣而已……结

    果薛牧正好赶在那时候出现在天香楼,还露了一手犀利的毒功。这次装逼在面上成功得很,实际造成的后果很不好。因为这让幕后那人知道薛牧居然到了鹭州,而且毒功已经修得收发由心了!这让他意识到这次瘟疫的真正克星到了,作用比萧轻芜还大,如果让薛牧和萧轻芜合作起来,说不定这瘟疫很快就会被解了!

    这还了得?

    于是他连夜安排了新的毒计,让林静芸等人在避毒丹里下毒,分发给热心来疫区帮忙的武者们。实际上萧轻芜自己本来就不可能带着这么多避毒丹来鹭州,大部分就是这些女护卫携带或者是临场制作的,动个手脚太简单了。之

    后的事情就是薛牧完全经历的了,对方想要让他在众目睽睽之下暴露,钉死在耻辱柱上。既是扣锅,也让薛牧不能继续救人了,一举两得。与此同时他们也不能让萧轻芜继续救人,否则无咎寺多半还是乱不起来,所以要绑走萧轻芜。虽

    然很多细节还没确定,但大体已经基本捋顺了。理

    论上,其实可以直捣黄龙了。朝廷在此负责这件事的人,以及潘寇之和心意宗高手们,此时不出意外肯定全部都在白鹭门里。集合优势力量平推了白鹭门,逼走潘寇之,事情就解决了。

    但薛牧不想这么做,只要虚净之前那个天机是靠谱的,就可以判断,对方必然还拥有一种不靠他薛牧的毒也能祸害鹭州的方法,很有可能在这时候配合毒素一起动用,逼迫元钟迅速请出镇世鼎来。如果主动强攻,那个杀手锏八成就暴露不出来了,以后继续用来搞鹭州也就罢了,如果一气之下用来报复他灵州怎么办?灵州可没有镇世鼎可借。

    天知道那是怎样的玩意,必须让它暴露出来!薛

    牧长长吁出一口气,断然道:“魏如意、孟飞白,以及药王谷俘虏,诸位谁擅长拷问的去拷问,此时不是仁慈的时候。最好能问出来朝廷那人到底是不是姬青原,我一直觉得不太对……另外我们不要太期待这些小辈能知道多少行动细节,需要做其他准备……”元

    钟肃然道:“薛总管有什么想法尽管说。”

    薛牧笑了一下:“大家一起……陪我演场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