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绝世剑神 > 第三百三十九章 计划
    第三百三十九章 计划

    此刻在山叶间,两人找了个隐秘的地方,生了堆火,采了些野果,叶罗去叶间打了两只野兔。

    “接下来我们怎么办?”银尧此时脑袋一片混乱,什么主意都拿不定了。

    “门内是不能回去了,我们去大陆中部吧,那里我有熟人。”叶罗想了想。

    “恩,你是怎么知道苗师叔已经背叛我们了。”银尧还是有些伤感。

    “第一次见他,他身上就有一股和那群黑衣人身上一样的香味儿,我就有些注意他了,我们去救人那天,他一直没有出手,而且一直在通讯罗盘上与人交流,最后我们撤退的时候,竟然对面根本没有追出来的意思。我就一直小心提防着。”

    “原来是这样,没想到苗师叔竟然会背叛宗门。”

    “这本来就是个利益至上的世界,为了利益,有的人可以出卖任何人,所以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

    “那我可以相信你吗?”银尧问道。

    “如果你愿意的话,我愿意当你那个可以值得信赖的人。”叶罗微微一笑。

    “休息一下吧,明天就往大陆中部出发了。”叶罗见二人一时无话说了,为了避免尴尬,说了一句就在一旁去修炼了。

    跑了一天,银尧纵然有道玄后期的修为也有些累了,不一会儿就靠在火堆旁睡着了。

    而在一旁修炼的叶罗,因为连日来的战斗,本就处于道玄初盈之境的他竟然稀里糊涂的突破了,突破到了道玄中亏之境了。如今要再遇上那些黑衣人,道玄中期境界的肯定不再是他的对手了。

    突破之后,叶罗的感知力更强了一些,道元之力更加殷实了。

    奇怪的是,体内三个模糊人形光团形成三角之势,不停的闪动了一会儿就停了下来。

    叶罗至今也没弄懂体内的三个光团到底是什么,不过潜伏在体内却一直没有动静,也让叶罗有些不安。

    叶罗刚稳定下修为,长吐了一口气,才发现天已经蒙蒙亮了,因为修炼的缘故,叶罗的衣裳全都湿透了,想脱下来用火烤干,但银尧就在一旁,不免有些尴尬。

    “算了,她睡的那么香,应该没事的。”叶罗自言自语道。

    殊不知,他说这句话的时候,银尧就已经醒了,面红耳赤的看着他把衣服脱了下来。

    不过叶罗却丝毫没有察觉,把衣服烤干后就立马穿上了。

    普叶国的邻国,大雁国。

    屯昌城是大雁国中数一数二的大城市了,因为附近有仙家福地——霞浦山的缘故,屯昌城中的道修也随处可见,不过大多都隐藏修为,行事都较为低调。

    “你听说了吗?方寸山的修罗道场最近被人灭了,对附近几个其他的修炼门派也是虎视眈眈,看来那股势力野心不小啊。”

    “嘘,隔墙有耳,谁说不是呢,最近霞浦山就在召集众在外弟子回去了。”

    “看来又是一场腥风血雨要到了,你我最好还是离这是是非之事远一点,免得惹祸上身。”

    “吴兄说的是。”

    酒楼里,叶罗凭着自己远超常人的感知力,轻松的就听到了旁边客房里人的谈话。

    “看来这事闹得沸沸扬扬,全城皆知的样子。”叶罗说道。

    “恩,霞浦山和我们道场的实力相差不大,应该是不敢去硬拼的。”银尧跟着说道。

    “不过霞浦山现在的做法是宣战的样子,那股神秘势力完全可以灭了他们的啊。”叶罗有些不明白。

    “不太清楚。”银尧也有些想不明白。

    叶罗不相信霞浦山没有了解到对方的实力,就做出如此大的动作。

    “最近霞浦山动作频频,会不会跟天山试炼有关?”银尧突然想到了什么。

    “天山试炼?”叶罗从来没有听过。

    “天山试炼是我们临近的几个修炼门派历练弟子的一个地方,十年打开一次,再过一个月正好是天山试炼的开启时间。”银尧耐心的解释道。

    “可是还有一个神秘的势力对他们虎视眈眈,他们敢安心开启试炼吗?”

    “天山试炼好处无穷,我相信这些门派不会轻易放弃的。”

    “如果真的开启试炼,我们可以混进去吗?”叶罗问道。

    “上一次师父外出回来时刚好给了我两枚令牌,说让我和墨冰到时候进入,现在墨冰不在,我们刚好可以进去。”

    “那再等等吧,看看风声。”

    半个月之后,霞浦山,苍狼派,雲南门,和灭了修罗道场的新门派黑风宗,四大门派宣布休战,半个月后天山试炼开启。

    一石激起千层浪,一时间,各大势力,散修,都开始蠢蠢欲动起来,不过进入天山试炼的令牌大都由这些修炼门派掌控,散修能得到的少之又少。

    “天山试炼在四大门派中间的天山上,传说,天山曾被一个通天大能封印,后来经过千万年,封印逐渐减弱,被我们四大宗门的祖师爷联手更改了封印,允许封印在每十年后的一天消失片刻,但允许进入其中的只能是道玄境的修道者,超过道玄境的修道者进入其中就会被封印压的粉身碎骨。”

    “原来这样,那我们现在就出发吧。”

    银尧自然没有不同意,两人七天就到了天山附近。

    “天山封印消失的一瞬间,我们身上的封印令牌会将我们笼罩,才能进入其中,没有令牌笼罩的人强行进入天山,同样会被封印压碎。”银尧提醒道。

    “总共有多少枚令牌?”

    “听说,祖师创造了一百枚令牌,每个门派二十五枚,经过这么多年掌握在各个门派中的只有六十几枚令牌了,其余的都散落在各处,这次参加天山试炼的人估计就在**十人左右,有些令牌散落在各处,不一定会被人找到。”

    “恩,我们找个偏僻的角落住下来,尽量别和其他人起冲突。”叶罗说道。

    可是往往他不找事,事情偏偏来找他。

    “这位美人莫非也是来参加天山试炼的吗?这天山试炼危险重重,若没有人保护可不行啊。”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响起。

    “是啊,我兄弟二人定会护姑娘周全的。”另一个人说道。

    这两人竟似乎完全没看见叶罗似的,直接将他无视掉了。

    “看来你还挺吃香的。”叶罗笑道。

    “你说什么呢?”银尧俏脸一红,娇嗔的说道。

    另两人看见叶罗和银尧无视他们,打情骂俏的模样,心中火气一盛。

    “小子,给你三个呼吸的时间,快点给我滚出这里,不然就留在这里吧。”

    “你是在跟我说话?”叶罗左右望了一下,有些疑惑的问道。

    “哥,原来这小子是个傻子。”另一人哈哈笑了一声。

    “那我就送你上路,怪只怪你运气不好。”

    叶罗目光一凛,也不敢大意,毕竟对方也是道玄后期的修为。

    来天山参加试炼的人修为最低的都是道玄后期的修为,也只有叶罗是个另类。

    “真是不自量力。”

    “废话真多。”

    “蚀骨掌。”青年男子绵绵一掌朝叶罗打来,却不想叶罗竟避也不避,直直的朝对方冲去。

    青年男子冷笑一声,他这蚀骨掌只要打到对方,对方就会立刻全身无力,再打几掌,骨头都会被融化,眼前这小子果然是个傻子。

    不过就在打到叶罗身上的时候,突然他脸色大变,他那一掌竟直接穿过了叶罗的身体,打在了叶罗的虚影上。

    “大哥,小心。”身后传来另一个青年的声音。

    “晚了。”叶罗的声音从青年的身后传来。

    叶罗凝结道元,手掌上覆盖着一层火焰,“灵风千掌。”

    叶罗一掌拍出,似乎有千掌打在青年的后背上,火辣辣的感觉从背上传来,青年一口鲜血吐了出去,身体倒在地上一时起不来了。

    这是叶罗自己领悟的招式,将火球术和灵风掌结合在一起,威力倍增。

    这也是那青年太过大意的缘故,被叶罗的移形换影给欺骗了,不然叶罗可不会这么容易得手。

    “哥,小子,我杀了你。”另一个人眼睛泛红,手中不知何时竟拿出一柄青色的长刀,口中喃喃着口诀,两道刀光就直奔叶罗袭来,刀光速度很快,不过叶罗一直全神贯注,没有丝毫的分心,所以即便刀光速度很快,依然被叶罗动用移形换影给躲开了。

    可就在叶罗躲开刀光以后,突然眼前一亮,一阵寒芒先到,随后刀尖已经贴在叶罗的脸上了。

    叶罗瞳孔一缩,此刻已经没有思考的时间了,只能靠身体的本能反应,好在叶罗反应够快,脑袋一偏,刀尖直接刺在了叶罗的肩头。

    叶罗不管肩头的疼痛,从腰间掏出那把从黑衣人那里夺来的匕首。

    “叶落。”叶罗口吐两字,匕首朝前一划,那青年没想到叶罗反应如此快,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叶罗划破了手腕,长刀应声落地。

    而一旁的银尧终于也出手了,手中彩色丝带一扬,直接将其打到在地上。

    “大哥,我们走。”那个青年过去扶着另一个青年就要走。

    “走?”叶罗脸色一冷。

    “你想要怎样?让我们走,今天的事情就算了。”那个青年不客气的说道。

    “我说了让你们走了吗?看我们实力弱就过来调戏我朋友,我什么都没做,你们就要杀我,打不过我,现在就想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要离开?”叶罗冷笑一声,这些人真是可笑。

    “不然你想要怎样,我们是张氏家族的人,你要敢伤我们一根毫毛,家族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那你们可以试试。”叶罗淡淡的说道。

    叶罗就这样缓缓的走向二人,每一步都像是踏在二人的心头。

    “你别过来,我们知道错了,放过我们,我们再也不会找你麻烦了。”一个人终于忍不住了,开始求饶。

    “呵,可是晚了。”叶罗冷笑一声,有些事情你做了就得做好付出生命的代价,如果承受不起这代价,就别去做。

    匕首毫不犹豫的*了一个青年的心脏,那人大睁着双眼,根本不相信眼前这个男人真的敢杀了自己。

    “你,你,你死定了,家族的人不会放过你的,你等死吧。”另一人见叶罗丝毫不犹豫的杀了自己的兄弟,惊慌失措的说道。

    “到现在还不忘把家族挂在嘴边,你错就错在不该欺负我的朋友,有些事情做了是要付出生命的。”叶罗冷冷的说道。

    叶罗此刻在青年眼里就是个恶魔,这个恶魔根本不管自己的家族背景,惹到他,他都会杀了,疯子!

    两个人都死了,叶罗知道,对他们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他放过两人,两人却不会因此放过他,他们二人反而会陷入无穷无尽的追杀当中。

    死是这个世界上最简单的事情,可是找死的人却依旧络绎不绝的排着队。

    银尧有些看不清眼前这个男子了,她从没有见过叶罗的这一面,对敌人冷酷无情,对朋友维护到底,她突然有些不懂他了,他到底拥有怎样的曾经。要知道在这个利益至上的世界,除了特别亲的人,绝不会有人会在刚才那样的情况下替她出手的,更何况对面两个人修为还高他一头。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