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道诛天 > 第一章 剑魄
    “人体如宇宙,对应诸天大道,是一个潜力无穷的宝藏,我辈修行之目的,便是将这个宝藏最大程度的挖掘出来!”

    一名中年人行走在二十多名少年的中间,一面开口讲解修行,一面纠正动作不规范的少年。

    “而取决一个人能否修行,或者修行之路是否达到至高程度的根本,就在于你们此刻所做的第一步,凝练武魄!”中年人侃侃而谈。

    “武魄是根本,需要你认真冥想自身最大的极限,化为意念,融入体内,汲取天地精华,化为神魄。”

    “武魄分为各种等级。”他眸子忽然一冷,掌心微动,金色的光芒在掌心环绕,最后化为一尊金色的小狼,栩栩如生。

    “这便是我的武魄,兽魄!”

    那些少年们脸上立刻浮现出钦佩的表情,耳边却传来中年人的声音:“兽魄只是二等武魄,而一等武魄,则是器魄!”

    他继续解释道:“凡是凝练出器魄的弟子,无一不是万众瞩目的天才,他们是最为纯粹的天道者,极尽器之所在。”

    “而每一等武魄,同样也分为各种等级,比如兽魄之中,我的战狼魄,同样也比兔形武魄要强大得多。”

    “所以你们,不要好高骛远,用心按照我传授你们的功法,汲取天地精华,凝练自身的武魄,我希望,你们每个人都是天才!”

    少年们齐声怒吼,稚嫩的面孔上满是坚定。

    不远处,有一道白色的身影,静静站在那里,白衣胜雪,与他青涩白皙的面孔相映,眸子里带着几分这个年纪少有的哀伤。

    听到教习的话,少年下意识的用手摸了摸丹田,那里有一道武魄存在,一等武魄中的极品,剑魄!

    他不会忘记,刚刚凝练出武魄的那一刻,轰动整个家族,而他本人,也成为家族重点的培养对象。

    作为种子弟子,即将送往讲武堂进修。

    他叫余寒,曾经齐州余家的骄傲,家族复兴的希望!

    然而,就在他前往讲武堂的那一日,几名骑着白鹤的年轻人从天而降,要在余家暂休后前往讲武堂。

    据领队的家族长老说,那是世外仙门的弟子,倨傲不逊,态度嚣张。

    余家长老也特意叮嘱余寒等一些余家未来的天才弟子,生怕他们一言不合,惹到了这些煞星,从而悲剧收场。

    余寒清楚那些所谓的仙门弟子,平日骄纵任性,而且在他们眼中,自己这等人便如同蝼蚁一般低下,即便杀死,也不会承担任何后果。

    所以,他一直都暗暗忍耐。

    直到众人启程前往讲武堂的那一刻,一名少女弟子忽然间提出要坐人拉车,其实就是让几个人拉着一台爬犁。

    旁边的男弟子对这师妹似乎有意思,当即就命令余家的几名少年充当牛马,余寒就在其列。

    所以,自然就发生了连余家长老都来不及阻止的冲突。

    那一日,余寒重伤,被几名仙门所谓的弟子废掉了丹田,只余下剑魄,孤零零的悬浮在曾经丹田的位置,并且踏断了四肢。

    彻底断绝了他的修行之路。

    断掉的四肢以余家的实力并不难以复原,但是丹田炸开,却让余寒彻底废掉了,这个凝聚了一等剑魄,被誉为余家百年来最具潜力的直系弟子,还未完成他辉煌的一生,便夭折了!

    事后,余寒一言不发,四肢的断骨早就已经痊愈了,养伤的这一年里,他从未出去过,只是一个人呆在屋里。

    一愣便是一天!

    今天他第一次从房间里走出来,顶着刺目的阳光,不知不觉就来到了这里,看着广场上凝聚武魄的少年们,仿佛回到了年幼的时候。

    曾经也站在这里,望着天边起落的红日,汲取天地精华。

    余寒的怀中忽然传来一阵滚热。

    那是一块玉简,武魄被废之后,作为族长的父亲,亲自挑选了诸多家族养生的功法,送到了他的手里。

    然而,他少年时候意气风发,一朝跌入谷底,心中自然难以跨越那道坎。

    这些功法,全被丢在了一旁。

    几乎每一个夜里,脑海中都会浮现出那几名仙门弟子废掉自己时候的场景,然后睡梦中惊醒。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看到了这块玉简,仿佛与自己的情绪产生了共鸣一般,闪烁出一丝微弱的光芒。

    虽然仅有一丝,却让余寒感觉到一种出奇的平静,所以从那天开始,他就一直将这块玉简带在身旁。

    余寒也仔细检查过,里面只是普通的养生功法,并无其他,可是玉简产生的这种特殊异象,却让他有些疑惑。

    “寒儿!”一声叹息从身后传来。

    余寒微微眯起双目,然后睁开,这才长长舒出一口气,转身行礼:“父亲!”

    余占元看着长子略带憔悴的面孔:“回去吧,外面风大,你身子弱……”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对一个修行者来说,身子弱等于是一种侮辱。

    余寒点头:“听说弟弟凝聚了龙魄,了不起!”

    龙魄,属于兽魄的一种,却不下于器魄,甚至比一些普通的器魄等级还要高,兽魄中的极品。

    “余飞没有让你失望,这一年他很努力,比想象的要好,龙魄,比你的剑魄有所不如,但相差微乎其微!”余占元点头道。

    余寒看着父亲,这一年,自己始终无法从黑暗中走出来,却苦煞了父母,平白替自己操劳,眼见父亲额头的白发又多了几根,忍不住心中一酸。

    “父亲,对不起!”

    余占元拍了拍他的肩膀:“无妨,只要你们兄弟两个,能够快乐的成长,我就心安了!”

    余寒心中涌起一股暖流,然后朝着父亲说道:“一年前出手的那几个人,都是来讲武堂修行的仙门弟子,还有一年,他们就要离开,这段时间,不要让余飞进讲武堂了!”

    余占元心中一动,他知道,余飞一直对哥哥被废掉的事情耿耿于怀,如今刚刚凝聚了武魄,以他冲动的性格,恐怕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大儿子的提醒没有错,如果让余飞进入讲武堂,免不了与对方发生冲突,到时候即便是讲武堂,也难以保住他。

    所以他点了点头。

    忽然,一道身影急匆匆的冲上前来,连滚带爬的跪倒在了余占元的面前。

    “家主,二少爷……二少爷他……”

    余寒脸色一变,余占元直接冲上前去,一把抓住了这名下人的肩膀,咬牙问道:“余飞怎么了?”

    “二公子去找仙门那些人了!”他哆哆嗦嗦的看了一眼余寒,咬牙道:“说是要给大公子……讨回公道!”

    余寒脸色蓦然苍白如纸:咬牙问道:“他去了多久?”

    “有……半个时辰了!”下人脸色灰白。

    “半个时辰……半个时辰?”余寒心中生出一丝无力,踉跄着倒退了两步,口中喃喃道:“弟弟……”

    “你们为何不早说!”余占元几乎是怒吼出声来,转身就要冲出门去。

    然而就在此刻,余家的大门轰然破碎!

    一道身影飞入进来,在半空中划出一道弧线,跌落在他们的旁边。

    “你们余家还真是不长记性,废掉了一个,还敢有人出来蹦跶?”

    余飞软绵绵的身体坠落在地,嘴角大口大口的咳血,脸色苍白如纸,说不出的凄惨。

    “余飞——”余寒冲上前去,将弟弟扶起,让他依靠在自己的身上,看着走进来的两名年轻人,双目几乎喷出火来!

    “哥……我的武魄……”

    余飞紧紧抓住余寒的手,嘴角漾出的血沫染红了他的白衣。

    一年前,他们废了自己的丹田。

    如今,又废了弟弟武魄!

    欺人太甚!

    他看着昏倒在自己怀中的弟弟,如果自己足够强大,余家足够强大,又怎会如此?

    父亲无法动手,因为他的背后站着整个家族。

    讲武堂保持着缄默的态度,是因为堂主闭关不出,讲武堂部分长老不敢将事情闹大。

    现在更加不会因为明知道自己和余飞已经废掉的情况下,与仙门开战!

    所以,一切只能靠自己!

    他颤抖的身躯猛地一震,体内仅存的剑魄,似乎感觉到了那股冲天愤怒,开始不安的躁动起来,而且愈演愈烈!

    带动着怀中的那块玉佩,一刹那间化为滚烫。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