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道诛天 > 第二章 摘魄
    “你们找死!”旁边的余占元蓦地站起身来,气息暴涨,恐怖的杀机滚滚激荡而出!

    一道身影却突兀的出现,伸手按在他肩头:“占元,不可!”

    “大长老,我的两个儿子都废了,余家完了,要我这残躯废体何用?一命换两命,值了!”余占元用力想要挣脱。

    大长老轻轻叹息,掌心一翻,有一道光轮从掌心浮现,抬手间印在余占元的头顶。

    余占元不甘的躺倒在地,失去了知觉!

    “小小家族,就应该有奴才的觉悟!做无谓的抗争,只能让你们加速灭亡!”两人年轻人冷哼道,狠狠瞥了一眼抱在一起的兄弟二人,转身便要离开!

    余寒拳头紧握,指甲深深嵌入到了掌心,鲜血长流,然而就在此刻,一声清脆的碎裂声音传来,他怀中那块玉简,竟然在这一刻,化为了一片碎末。

    与此同时,余寒的身体开始剧烈的颤抖了起来,碎裂的玉佩中,有一道细不可查的光芒,没入到了他的体内。

    继而,他的眉心处,有一道剑光突兀的冲出,一闪即逝,却划破了虚空。

    两名仙门弟子眼中光芒一闪,惊讶连连,这小子,被废掉了丹田,真气尽毁,怎么可能激发出如此锋锐的剑气?

    余寒忽然笑了,映衬着他苍白的脸色,这一丝笑容,显得愈发的冷漠。

    他终于知道,为何这块玉佩,会在自己每每痛苦不堪的时候,与自己产生共鸣了。

    那并不是与自己的共鸣,而是与剑魄的共鸣。

    因为玉佩内,除了封印了一套养生功法之外,还有一段震慑人心的记忆。

    那段记忆里,同样也是一张年轻的面孔,白衣上沾染了斑斑血迹,狼狈中带着一丝肃杀。

    他的脚下,躺着一具尸体,眉心被洞穿了,双目圆睁,狰狞可怖。

    他的掌心,托着一道光芒闪烁的小剑,正散发着一股锋锐的气息,还有一股嗜血的杀机。

    那是他的剑魄!

    又是剑魄!

    余寒看到那个年轻人缓缓走到一名浑身血迹的少年面前,嘴角露出一丝温柔的微笑。

    他把剑魄按在了那个少年的胸口,没入了进去。

    “替我好好活下去,师弟!”

    余寒浑身剧烈的颤抖了起来,他看到了自己怀中脸色苍白的余飞,在这一刻,却被一股义无反顾的温柔所充斥。

    他的嘴角,不由自主勾起一丝笑意。

    这段记忆里,不仅记载了与自己如出一辙的悲怆和无奈,其中却还有一种不知名的神通。

    那年轻人,便是施展了这种神通,在最终,击杀了比自己强大数倍的对手。

    这套神通的名字,叫做摘魄!

    摘取武魄,破釜沉舟!

    将自己的武魄硬生生的从体内剥离,通过武魄自身爆发出来的天道伟力,释放出最后一击。

    施展这一神通,固然可以昙花一现般获取瞬间的最大力量,然而摘魄之后,即便武魄不毁,也无法回归本体。

    人也就废掉了!

    而像是余寒这样,既失去了丹田,又摘取武魄,结果只有一个!

    身死道消!

    余寒周身的气息正在攀升,一道剑光从头顶百会穴喷薄而出,扶摇直上!

    那道剑光悬浮在余寒头顶,氤氲的光芒闪烁不定,最后凝聚成为一把尺许长短的小剑,散发着无匹锋锐的气息!

    余寒双目赤红,缓缓探出手臂,竟是将那把小剑,一把抓了下来!

    “这是……剑魄!”两名来自仙门的年轻人脸色微变,齐齐将目光落在余寒的头顶。

    “嗡——”

    剑气纵横,头顶那股气息刹那间支离破碎,他张口喷出一大口鲜血,脸色苍白如纸。

    然而,嘴角却咧开一丝疯狂!

    “摘魄!你疯了么?”一名仙门年轻人吼道,作为无上仙门的弟子,这种功法他自然知晓,更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另一人却飞速的倒退,口中急声喝道:“快走!”

    然而此刻,余寒掌心的剑魄已经脱手飞出,拖曳起一串长长的尾芒,狠狠朝向一名仙门年轻人激射而去!

    “你——”那仙门弟子抬手一掌朝向这道剑魄拍落!

    “挡得住么?”余寒的声音冰冷到了极点,这道蕴含着冲天怒火的剑魄,瞬间将那名仙门弟子的掌心穿透,继而从他的眉心一闪即逝!

    仙门弟子瞪大双目,眉心那一点嫣红逐渐放大,瞳孔开始涣散!

    他不明白,一个被师兄废掉丹田的无名小卒,怎么会有勇气做出这样的选择?

    随着他仰天栽倒在地,另一名已经逃到门口的仙门弟子祭出一枚法器,迎风暴涨,迎向追击而来的剑魄!

    “嗡——”

    光芒炸裂!

    在那飞溅的劲气之中,一只大好的臂膀飞出,伴随着仙门弟子的惨叫掉落在地!

    余寒脸色再次苍白了几分,摘魄一击。

    便只有一击!

    这一击杀了一名仙门弟子,重伤另一人,力量得以宣泄,便失去了无坚不摧的锋锐!

    重伤的仙门弟子飞也似的逃离了!

    余寒伸手卷住倒飞而回的剑魄,没有去追杀对方!

    既已摘魄,便与肉身两立,手中剑魄闪烁着微弱的光芒,却再也无法回到体内!

    然而,余寒从摘取武魄的那一刻,便也没想着要将其重新放回体内!

    他握住剑魄,朝向昏迷不醒的余飞走去!

    大长老扶住余占元,目光复杂的看着余寒:“余寒!”

    “剑魄的力量,应该能够被讲武堂的强者看到,只要他们不傻,可保余家无恙!”

    然后他蹲在余飞的面前,继续说道:“此事全系我一人,与家族无关!”

    大长老嗫嚅了两下嘴角,却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余寒将掌心按在余飞的胸口,连同手里的剑魄也按了进去!

    弟弟是被毁掉了武魄,所以只有还给他一个武魄,才能让其恢复。

    他之所以选择了摘魄,也正是因为如此,那块玉简中所记录的,除了摘魄之外,还有栽魄,从此以后,弟弟将会承载着自己的所有希望,踏临巅峰。

    余寒嘴角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同时说了一句与玉佩中那白衣少年一样的话:“替我好好活下去,弟弟!”

    两行热泪滚落在胸口,原本剑魄的位置,有一道光芒亮了起来,一闪即逝,迅速消失不见了踪迹。

    余寒却并没有发现这一异状,他擦掉了泪痕,起身走到那名仙门弟子尸体面前,弯腰将他的脚踝握住,就那么拖曳着走出了余家!

    他的背影拉得很长,却没有回头。

    一年前出手的共有七人,其中仙门的年轻弟子六人,还有一个是他们的护道者!

    如今杀一伤一,心中的怨气稍微平复,却难以尽数抚平。

    一串长长的血迹跟在他的身后,触目惊心,不少看到这一幕的民众纷纷逃开了。

    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这少年身上的杀气,却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可怕。

    “以我现在的情况,想要将他们一起伏杀,很难做到,但是那个护道者,必须要死!”余寒苍白的脸上有几分红晕现出。

    他轻轻咳嗽了两声,咳出两口触目惊心的嫣红,抬头望着天空:“所以,这最后的手段,就留给你了!”

    “廖凡死了!”讲武堂内,一名中年人豁然站起身来,眉间有杀机弥漫。

    “余家,真是胆大包天,如此,这个家族,就不必存在了!”

    他的身影瞬间消失。

    几乎在同一时间,讲武堂仙峰上,那座很久都不曾开启的石门里,有一道白色身影缓缓踏出,抬头看向天穹之上的那道经久不散的剑气。

    “好厉害的剑意!我齐州,竟有弟子可凝聚出这等剑魄,实乃齐州之幸!”

    “恭喜堂主出关!”几名讲武堂的长老降落在了他的面前,躬身行礼。

    白衣堂主指了指头顶那道剑意:“这道剑意,是从何处传出?能否查出是哪家的弟子?”

    一名长老顿了顿,咬牙道:“是余家。”

    堂主嘴角勾起一丝笑容:“去,把他带来,我要亲自收其为徒!”

    长老们全部都沉默了下去,谁也没有多说一句话。

    堂主的眉头微微皱起,目光扫向几名长老:“你们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之前说话的长老终于咬了咬牙,开口道:“一年前,余家出现了剑魄,可是后来,那少年被仙门玄宗的弟子给废掉了,前几日,余家又出现了一个龙魄弟子,可还是……”

    “那你们在做什么?”堂主的声音冷冽了几分。

    长老嗫嚅了两下,开口道:“玄宗有护道者相随,嚣张跋扈,而且那出手的弟子,似乎来历不凡……”

    “糊涂!”堂主怒喝一声,身形却是率先消失在了原地。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