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道诛天 > 第四章 讲武堂
    “剑出奔雷,剑光敛,而声动,声是虚,剑为实,比如第三式……”

    白衣少年手中握着木剑,就那么站在那里,手里的长剑怎么也无法继续演练下去。

    “怎么又想不起来的?我明明晚上没有睡觉?为什么还是忘了?”

    他不信邪似的沉思良久,却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昨日刚刚修行完毕的一套《奔雷剑》。

    “余寒!”一个样貌敦厚的少年快步走了进来,朝着白衣少年兴冲冲的说道:“昨天你传我的那套奔雷剑,今天让我被师尊好一顿夸奖呢!”

    白衣少年淡淡一笑,笑容有些发苦。

    你是被夸了,但我却忘了。

    白衣少年正是余寒,那一日在齐州,山河色变,天崩地裂,他被卷入到了空间裂缝中,然后横渡大洲,丢入到了极北燕州的境内。

    那个时候的他,浑身焦黑,没有一处完整的地方,但好在还活着。

    面前这个少年,名叫许飞,是燕州讲武堂的核心弟子,当时正好在那里试炼,见到余寒还有气息,就将他带回了讲武堂。

    并且依靠着核心弟子的身份,请讲武堂医师,将余寒救活了过来。

    后来余寒就一直没有离开,而是跟随许飞住在了此处,也是偶然一次机会,许飞抱着第一本剑术苦恼发愁的时候。

    余寒的目光在那套剑术上面一扫而过,然后就不由自主的从头到尾,将整套剑术完美无缺的演练了出来。

    当时的许飞瞪大双目,像是看到了宝一样看着余寒,哭喊着要他传授给自己。

    从那开始,他们之间,就从单纯的救命之恩,变成了一种亦师亦友的复杂关系。

    讲武堂中,核心弟子是最高等级的弟子,然后才是内门弟子,外院弟子和杂役弟子。

    许飞作为燕州讲武堂仅有的十三名核心弟子之一,自然得到了讲武堂的无比重视,所以每日的修行任务都有专门的长老督促。

    那套剑术,就是长老交给他锻炼悟性的,说是只给他一天时间,能够领悟多少,就演练出来多少。

    然而因为余寒的存在,让许飞交上了一个满意的答卷。

    后来,长老又不断的带来新的剑术交给许飞,同样每一套剑术,都只是给他一天的时间。

    许飞毫不例外的将这些剑术先交给余寒,余寒几乎每次都是将那道剑术玉简观看了一遍后,就能够从头到尾一丝不漏的演练出来。

    而且无论是从大道神韵还是剑招之间的转换,看不出一丝一毫生涩的感觉,好像修炼了几年的苦功一般。

    只不过,这种情况却出现了一点意外。

    因为每次都是在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昨天修行过的剑术就会忘得一干二净,其实也并不是真正的一干二净。

    至少每一套剑术,都留下了两招剑式!

    而且,想要再次修行的时候,发现无论如何也无法练会,没有之前那种一气呵成的感觉。

    所以,到现在为止,一共四套剑术,余寒只记住了八招剑式。

    看着余寒脸色有些苦涩,许飞想到了他的问题,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你不会告诉我,你又把奔雷剑忘记了吧?”

    余寒嘴角露出一丝苦笑,然后点了点头。

    许飞看了他一眼,摇头道:“你的问题,连堂主也看不明白。”

    余寒叹了口气,掌心放在了丹田的位置,狭长的眸子渐渐眯起一个弧度。

    丹田是根,武魄是意,两者合一,方才阐述大道本源。

    若丹田被废,空有意而无根,是以为废人,而武魄被废,意境毁,终其一生,为凡人。

    经脉连接丹田,如百川入海,如施展神通对敌,丹田则可主动回流,真气散布全身。

    曾经,他丹田被毁,武魄自摘,险些陨落。

    却剑指苍天,设局杀仙门护道者,最后,被吞入到了空间裂缝中。

    然而醒来之后,余寒惊喜的发现,破碎的丹田竟然得以重生。

    而且在重生的过程中似乎出现了一些异变。

    寻常的丹田,与肉身一个颜色,上面平华无奇,孕育着能量,是人体修炼的核心。

    重生之后的丹田却呈现出金黄色,形状也与从前的丹田不一样,上面有细密而又古怪纹路时隐时现,显得神奇之极。

    他现在无法理解这些纹路,但运转丹田时,这些纹路会自动运转,从而使得吸纳天地灵气的量成倍增加。

    正因为如此,这段时间余寒修炼的速度很快,而且体内似乎生出一种感觉,迫切期待着要凝聚出武魄,与诸天大道契合。

    有过一次凝聚武魄的经验,余寒驾轻就熟,一次又一次的依照最开始的方法,想要重新将自己的剑魄凝聚出来。

    可每一次聚魄时,他都感觉到欠缺了一点什么,所以刚刚凝聚成形的剑魄,总会在最后关头散去。

    “你不必担心,听说教书长老明天回来,他是整个讲武堂年纪最大的长老,知识渊博,虽然修为有点低,但懂得东西很多,你学不会剑术和无法凝聚武魄的问题,或许能够帮你解决!”许飞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

    余寒洒然一笑,这段时间许飞一直都在帮他想办法,甚至都询问到了堂主那里,可依然得不到任何答案。

    无论如何,许飞对待自己的时候,没有丝毫的保留。

    这也是他留下来帮助许飞的原因。

    许飞笑嘻嘻的从怀中掏出一枚玉简,笑嘻嘻的递到了余寒的面前:“只是这个,还得需要你帮忙。”

    许飞的人很随和,作为核心弟子,他的修为已经达到了武魄巅峰的境界。

    只差半步,便可破开武魄,直入清微之境。

    但是面对余寒,他却没有一丝骄傲的感觉,好像是平辈论交一般。

    听到了许飞的话,余寒不由得一阵白眼,接过那块剑术玉简,神色微凛。

    藏剑术!

    剑术的名字,让余寒心底似乎有什么被触动了一般。

    耳边同时也传来许飞的声音:“长老说,这套剑术与之前那四套有所不同,是讲武堂深藏的强大剑术,即便是核心弟子,没有长老首肯,也绝对不可偷偷修炼。”

    余寒眉头一皱,刚要仔细查看玉简中的神通烙印。

    两道身影忽然降临下来,轻飘飘的落在了两人的面前。

    “许飞师弟!”

    其中一人朝向许飞笑了笑,然后径自说道:“你年纪也不小了,而且马上就要突破到清微境界,师尊早就说要给你分配一名剑从过来,平日里帮你整理剑术,刚刚讲我和大师兄在外面招收新弟子,想到了这一点,就挑了一个好苗子给你送来了,就是不知道你信不信得过师兄!”

    余寒双目微眯,将手里藏剑术的玉简握在掌心,垂下手臂。

    来人也是核心弟子,名叫陈风,在核心弟子中排名第八。

    只不过他的身份有些特殊,他所在的家族,与仙门关系匪浅,据说他的姐姐,就是上一代仙门交换弟子中一名顶尖天才的道侣。

    以讲武堂和仙门之间紧张的关系,注定了陈风有些尴尬的地位,然而此人八面玲珑,交际方面倒是有一些手段,所以人缘还算是不错。

    许飞是核心弟子中年纪最小,却是潜力最大的,倍受长老们重视,所以他立刻就将马屁拍了过来。

    他身旁的年轻人微微一笑,脸上却没有谦恭的表情, 只是微微欠身,算是行礼,目光却饱含深意的看了余寒一眼。

    余寒眉头一皱,这在新弟子中是不多见的。

    因为新弟子要从杂役弟子开始,一级级的晋升,所以核心弟子对他们来说,应该是分外羡慕和尊崇的存在。

    此人如此淡然,来历绝非一般。

    许飞能够成为核心弟子,虽然在修炼上有些懒惰,但却不傻。

    此刻见到那少年的态度,同样有所怀疑。

    然后嘴角勾起一丝笑容,从余寒的身旁走过,低声说了一句:“委屈你一下了!”

    就在余寒有些疑惑的目光中笑着朝向陈风说道:“八师兄真是有心了,你亲自挑选的人,师弟自然是信得过。”

    陈风嘴角渐渐弯起一个弧度。

    然而耳边却传来许飞继续传来的声音:“只是我已经有剑从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