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道诛天 > 第四十二章 怨灵扪心
    余寒举目远眺,远处有一道亮线横贯古城,在这片荒凉的废墟内,显得无比醒目。

    “过去看看!”

    他脚下暗暗发力,速度激增,朝向那道亮线靠近了过去。

    随着距离那道亮线越来越近,地面上开始出现了皑皑白骨,七零八落的散乱在周围。

    有些骸骨上面,还插着因为年代久远而锈蚀得不成样子的兵器。

    “这场战斗,一定惨烈到了极点!”余寒暗暗思忖,那些骸骨,有的几具纠缠在了一起,还保持着战斗时候的状态。

    有些也断了手臂和双腿,凄惨无比。

    “有战斗,就会有伤亡!”少女伏在余寒的背后说道,她的声音很冷,不掺杂任何的感**彩。

    余寒无奈的摇了摇头,这或许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差别,什么样的经历,才造就了什么样的人,所以他没有继续纠结,转而问道:“我叫余寒,你叫什么名字?”

    “子鱼!”

    少女轻轻说出两个字。

    然而余寒却忍不住浑身一颤,险些将子鱼摔落下来。

    只闻其名,不见其人。

    或许就是此刻余寒所处的这种情况。

    他曾经无数次见到过子鱼这个名字,当然,见过这个名字的不仅是他,还有讲武堂内院和外院无数的弟子。

    内院英雄榜排名第一。

    据说,她三年前加入讲武堂,然后一朝名动。

    三年来未逢一败!

    而且,毅然拒绝了讲武堂长老收为核心弟子的机会,成为唯一一个不愿意成为核心弟子的内院弟子。

    她是一个传奇,属于内院,甚至是讲武堂的传奇。

    余寒苦笑连连,他猜测过这个神秘少女的身份,或者是某一个神秘家族的弟子,或许也是哪一个仙门培养出来的弟子。

    但唯独没有想到,她就是子鱼。

    感觉到了余寒的变化,子鱼轻哼一声,讥讽道:“你很意外?”

    “意外是有一点,不过更让我感叹的是,大家都是同门,为了一点小事,你竟然追杀了我这么久……”

    余寒的话还未说完,身后便传来子鱼冰冷的声音:“若有机会,我还是要杀你!”

    “子鱼学姐,那件事情……”

    余寒回过头来,刚要解释几句,然而他的话戛然而止。

    已经换到背后的子鱼娇躯狠狠的颤抖了一下,然后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洒落在了余寒的肩膀上。

    “你怎么了?”余寒反手将子鱼抱在了胸前。

    此刻子鱼的俏脸已经一片惨白,贝齿紧咬!

    “我问你——”一道声音,突兀的在余寒耳旁响起,犹如春雷炸响,震的他耳膜鼓荡,一阵嗡鸣作响。

    踉跄着后退了两步,那声音,直透本心,似乎狠狠在心口锤了一拳。

    他脸色一瞬间苍白如纸,眉头紧紧皱起。

    “我们……上当了!”子鱼有些艰难的说道。

    余寒也想明白了几分,咬牙道:“是怨灵的力量,那道亮线,是怨气!”

    此刻那道亮线,距离他们不过百余丈距离,但却已经变了颜色。

    原本明亮的一条光线,已经化为了血红色,充斥着一种暴虐、狂乱的气息。

    庞大的压力将两人紧紧的笼罩住,让他们无法动弹分毫。

    “为何要屠杀我全城百姓?战乱之火,与他们何干?”那声音在耳旁再次响起。

    余寒周身光芒摇曳,眼耳鼻喉全部都渗出了斑斑血迹,触目惊心。

    子鱼更是大口大口的咳血,她的修为全部被余寒封印住,无法抵抗,所以受到的创伤,甚至还要超过余寒。

    余寒剧烈的喘息着,转头看向依然倔强咬牙检查的子鱼,心中忍不住叹息连连。

    艰难的伸出左手,催动镇神玉符,将压制住她修为的那道力量收了回来。

    子鱼有些复杂的看了余寒一眼,体内光芒摇曳,她的修为,已经是清微中期境界,此刻一朝恢复过来,真气狂涌而出,将那一丝力量从体内驱逐了出去。

    不过,这里的怨气,不知道凝聚了多少年,汇聚了多少道冤魂,即便子鱼修为超绝,依然难以抵挡。

    她清澈冰冷的眸子里,隐约出现了一把剑的虚影,随即投射出一层淡淡的冰蓝色光芒,将心脉尽数护住。

    苍白如纸的脸色,这才稍微恢复了一些。

    与此同时,余寒也催动了镇神玉符的力量。

    只是,他的修为毕竟有限,镇神玉符即便拥有神秘莫测的威能,依然被那道声音强行破开。

    而且,余寒似乎有一种感觉。

    笼罩在自己周围的怨气,明显要超过子鱼的。

    当即忍不住苦笑连连:“连怨气,都知道让着女人吗?”

    不过他已经来不及多想,那道声音,不断在耳旁循环响起。

    “我问你,为何要屠杀我全城百姓?战乱之火,与他们何干?”

    每一次响起,都让余寒的身躯剧烈颤抖,伤势越来越沉重。

    尤其是他的心神,在那怨气的声音逼迫之下,险些飞散,化为行尸走肉。

    他咬紧牙关强自支撑着。

    心脏处,那座牢狱不断绽放出鼓荡的黑芒,试图抵挡住那股力量的侵蚀。

    也幸亏在教书长老那里将五狱观心术修炼到了一狱境界,否则的话,心神早就溃散了。

    不过饶是如此,随着那道声音的不断扣响心门,他所承受的压力越来越大,已经快要达到崩溃的边缘了。

    子鱼看着旁边喘着粗气的余寒,琉璃般的眸子掠过一道不忍。

    她眼中的那两道剑影光满似乎越来越强盛,逐渐在心头形成一道保护,竟是抵挡住了那道怨气的质问。

    所以此刻的子鱼,尚且能够自保。

    “你若是死了,我该怎么杀?”子鱼口中喃喃道。

    声音不小,然而旁边已经被怨气包裹住的余寒,却并未听到。

    “可是,**控不了这股力量,救不了你!”子鱼深深吸了一口气。

    然后深深的看着余寒,点头自语道:“可还是得救你呀!”

    她玉手微微探出,指尖有一道光芒流转,就要点在余寒的眉心。

    然而就在这时,余寒忽然站起身来。

    他的身躯不住的颤抖着,在那庞大的压力镇压之下,身体都忍不住有些佝偻。

    却抬头看向了那道亮线。

    他的眸子里,有一道坚持和倔强,与自己一样的倔强。

    “杀你全城百姓?与我何干?”余寒开口道,声音洪亮,尽管因为伤势严重而剧烈带着几分颤音,却斩钉截铁!

    “我问你,为何要屠杀我全城百姓?战乱之火,与他们何干?”

    那声音再次响起,只不过,因为余寒的那句话,语气再次变得凌厉的几分,带动周围的怨气,也疯狂起来。

    余寒倒退了数步,又是几口鲜血咳出。

    只是他的嘴角,却闪烁出一丝近乎疯狂的光芒!

    “我没有出生在那个年代!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若是我遇到,拼尽全力也要阻止,然而现在,与我何干?”

    余寒的头顶,那株小草悄然升起,小草的下方,出现了一条星河,滚滚气息疯狂的弥漫了出来。

    “他的武魄,竟然是一株草?”子鱼收回了探出的手臂,看向余寒的目光带着几分惊讶。

    “不过,好强大的一株草!”

    “我问你,为何要屠杀我全城百姓?战乱之火,与他们何干?”

    余寒的内心深处,那道声音依然不依不饶,像是重复着生前的怨念。

    余寒深吸一口气,当初在齐州的那座小山上,他曾经看到了那株草,斩破天际的刹那。

    那是敢于诛灭苍天的倔强!

    而自己,正因为那一次,所以凝聚出了这株草的武魄。

    此刻尽管落尽下风,但却不能丢脸啊!

    “如果不是你们要破坏和平,如何能够导致这无数无辜的百姓丧命?此刻却在这里怨天尤人?为何不去想想自己做的是对是错?”

    余寒的脊背挺得笔直,尽管额头上汗珠滚滚,却不屈的与那道气息对峙。

    他的心灵深处,一道道嗡鸣之声响起。

    那座牢狱光芒闪烁,忽然一分为二,化为两尊牢狱,同时三条锁链,也再度分解,化为六条,缠绕在心脏之上。

    二狱境界!

    庞大的力量压迫之下,五狱观心术再次突破,进入到了二狱境界。

    与此同时,一条条道纹浮现而出。

    原本二十八条道纹,直接激增到了四十六条之多。

    余寒深吸了一口气,两座牢狱同时化为一片光芒,竟是硬生生的将那股敲击心门的力量抵挡住。

    这一刻,心神升华,得以突破,这是难得的契机,可遇不可求。

    但同时也存在着巨大的危险,一旦失败,心神溃散,余寒也完了。

    好在这次,似乎赢了!

    那些怨气围绕在他周围,依然不愿意离去。

    但是那道声音却没有继续响起。

    “我知道,你们被屠杀,心中有所不忿,然而时过境迁,距离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太久。”

    “连白起都经受不住岁月的侵蚀而消亡了,你们还有什么放不下的?”

    “放手吧!纵然有再多的怨恨,过了这么多年,也终究还是自己囚禁了自己!”

    他的声音,平静之中带着几分莫名的感染力。

    尤其是心神再次进步之后,每一句话似乎都是从内心深处发出,直透本心。

    这一刻连子鱼都对他刮目相看。

    那道血红色的光芒,不再朝向两人攻击。

    而是潮水般的退了回去!

    然而却有两道手指粗细的红芒,缓缓探了过来轻轻印在了他们的眉心处。

    余寒与子鱼相视一眼,两人的眉心,出现了一个嫣红的印记!

    隐约的红芒一闪即逝,又悄然没入到了皮肉之中。

    余寒终于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浑身上下已经被汗水浸湿,心有余悸道:“好厉害的怨灵,真难对付啊!”

    只是,他的话音方落,忽然感觉到通体一阵冰寒。

    当即忍不住浑身一震,抬头看向子鱼。

    却正好与对方那充斥着杀机的眸子对视在了一处!

    既然平安无事,那么我们之间的账,也该算一算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