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道诛天 > 第七十九章 青蝗
    那一声颤动的嗡鸣之声,如同蜜蜂扇动翅膀,很小,但却清晰地传入每个人的耳中。

    “不好!”

    所有人都在这一刻,感觉到了一股发自内心的恐惧。

    尤其是冲在第一位的桓玄,他的手指,几乎已经触碰到了那枚法戒。

    那具骸骨的指骨,“蓬”的一下炸裂成靡粉。

    一道青影激射而出,瞬间没入到了桓玄的指尖。

    桓玄脸色大变,发出一声让人脊背发凉的惨叫。

    所有人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仅仅这片刻之间,桓玄的中指血肉全部都消失了,血淋淋的指骨上,趴着一只青色的蝗虫。

    “这是……青蝗!”

    那些还未走到近前的众人,纷纷大惊失色,异常一致的朝后飞退。

    与此同时,那骸骨之上,不断有骨骼爆碎,一道道青影从其中激射而出,嗡鸣之声形成一片让人惊骇莫名的声浪。

    桓玄目光中闪烁着一种前所未有的惊惧,那只趴在他只剩下指骨上面的青蝗,如同跗骨之蛆一般,任凭他真气蓬然爆发,却依然无法将其甩落下去。

    青蝗那细小的牙齿,速度极快,转眼间再次将他的食指血肉全部啃食干净。

    桓玄的脸色终于化为一片惨白,眼见着无数青蝗出现,根本不敢有半分的停留,指尖直接弹射出一道凌厉的剑气。

    “啊——”桓玄的惨叫声响彻正片陨落之地。

    整个右手齐腕被割断,狼狈不堪的退回到了风行笑和陈清启等人的身旁。

    余寒双目微眯,这桓玄还真是个人物,关键时刻竟然做出了这等决断,否则性命也会堪忧。

    “大家全力抵挡,青蝗速度极快,逃走根本不可能!”步轻烟的俏脸也是苍白一片。

    话音落,她率先出手,单手引出一道真气,化为一面光盾,迎上了席卷过来的蝗群。

    “一起出手!”君相合冷哼一声,真气卷动,同样朝向青蝗抵挡过去。

    青蝗的单体实力并不强,但却不能让它近身,否则便会如同桓玄一般,根本无法将其甩落,浑身血肉也会被啃食。

    余寒与子鱼相视一眼,他们终于明白,这些尸骨为何没有一丝伤痕了,原来竟是因为这些蝗群,他们都是死在这些蝗群手里。

    无数青蝗如同雨打芭蕉一般的降落在了步轻烟和君相合两人联手催动出来的光罩之上。

    首当其冲的青蝗不断被真气震荡的波纹震晕,掉落在地!

    青蝗的防御力也同样惊人,普通的攻击根本无法伤害到他们分毫,这也是为了众人见到青蝗之后,会为之色变的主要原因。

    所有人几乎全部出手,一道道光芒劈斩出去,大量的青蝗不断被击杀。

    然而众人也清楚,对面的青蝗不计其数,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地面上越来越多的骸骨不断炸开,青蝗的数量也在剧烈暴涨。

    如此下去,他们根本就抵挡不住。

    所以在不断催动真气抵挡青蝗的同时,众人且战且退。

    “沈东玄,你不是说没有危险吗?”桓玄怒吼道,一想到自己竟然为此失去了一只右手,桓玄不禁将矛头指向了沈东玄。

    沈东玄冷哼道:“是你自己太过贪心,怪得谁来?余寒之前便已经预警,是你们没有在乎,贪图那枚法戒,否则怎会让大家都置于危险之中?”

    桓玄的脸色不由得一阵青白,沈东玄说的没有错,如果不是自己等人将余寒的提醒当成了耳旁风,也不会落得这般下场。

    众人不断的话后退,最后连子鱼和余寒两人也加入到了其中。

    这是余寒又一次见识到了子鱼的可怕杀伤力,虽然她攻击的面积不大,却极其集中。

    一剑扫落,便有数只青蝗被斩成两半掉落在地。

    虽然众人联手催动的攻击光怪陆离,但比起子鱼的杀伤力,却还差了一些。

    余寒直接抽出了锈剑,一株草剑意运转,也学着子鱼的模样,虽然修为不及子鱼,然而斩杀的青蝗也不比子鱼要少。

    一众讲武堂内院天骄同时出手,终于暂时抵挡住了青蝗惊涛骇浪般的冲击。

    “这样下去不行!”虽然不断的有青蝗死在他们手里,然而相比于它们的数量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

    如此拖延下去,只怕所有人都会力竭而死。

    余寒眉头渐渐皱了起来!

    青蝗扇动翅膀的嗡鸣之声震耳欲聋,莫名的让人心烦气躁。

    “咦?不对!”余寒神色忽然一动,那无数嗡鸣的震颤声中,似乎夹杂着一丝其他的声音。

    如果不仔细辨认,根本无法辨别出这道声音,其实与青蝗发出的声音并不相同。

    “子鱼,掩护我!”余寒眼中精芒闪烁,立刻判断出那道声音传来的方向。

    子鱼黛眉微微皱起,不过手下却没有丝毫的逗留,就在余寒身形朝向一侧的大树上高高跃起的同时。

    冰寒的剑气化为一道匹练,无数意图追上余寒的青蝗直接被冻成冰霜,朝向地面掉落。

    不过,那些被冰甲包裹在其中的青蝗,落地之后只是停留了片刻,便纷纷撑破了冰甲,再度振翅飞起。

    余寒与子鱼的身形,双双降落在了一根横伸出来的树干上。

    “果然……”

    余寒轻叹一声,却没有开口,伸手指向了前方。

    那里有一道白色如同鬼魅一般的身影,站立在无数白骨之间。

    他的手里,横陈着一支骨笛,那异样的声响,正是从那骨笛之中传出来的。

    与此同时,那道身影也看到了树干上的余寒和子鱼,将唇边的骨笛轻轻放下。

    白皙的脸上,一抹惊讶一闪即逝,随即浮现出一丝玩味般的笑容。

    “我过去!”子鱼冰冷的声音响起,便要直接冲过去。

    只是手臂一紧,直接被余寒拉住。

    “不用过去了!”余寒轻轻摇头。

    那道幽灵一般的身影,就那么突兀的消失在了两人的视线之中,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

    见到这一幕的子鱼也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好快的身法!”

    即便是她,都没有看清楚,对方的身形是如何消失的。

    失去了骨笛的控制,那些青蝗各便失去了命令,不再朝向众人攻击,各自朝向四面八方飞去,眨眼间便消失不见了。

    众人的身上,已经被汗水沁透,大口的喘息着。

    相比之下,树干上面的子鱼和余寒,却显得从容之极。

    “我们在这里拼死拼活的击退了青蝗群,你们两个却趁机跑到了树上,果然是好算计!”步轻烟目光闪烁的看向子鱼和余寒道。

    子鱼根本懒得和她解释,目光直接看向了别处。

    沈东玄却不相信余寒和子鱼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等到两人缓缓从树干上飘落下来,他踏前一步,皱眉道:“可有什么发现?”

    余寒点了点头:“有一个白衣人,用骨笛操控着这些青蝗朝向我们攻击!见我和子鱼发现了他,便离开了!”

    不等沈东玄开口,步轻烟却忍不住哼声道:“如此说来,蝗群的退去,竟是你们两个的功劳了?”

    “你若是不信,我们现在便可分道扬镳!”余寒实在气不过这个女人的胡搅蛮缠,当即忍不住反驳道。

    “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和轻烟这般说话?”君相合冷冷的看着余寒。

    余寒不屑的扫了他一眼,朝向子鱼和沈东玄说道:“我们自行前去灵药园便是了,凭我们几个,也不一定就得不到那些灵药!”

    君相合与步轻烟的脸色不由得十分难看。

    众所周知,所有人中只有余寒一个人是阵师。

    所以想要破开笼罩在药园上的阵法,多半还要依仗他。

    而自己等人,充其量只是在一旁策应而已。

    可以说,没有余寒,自己等人绝对无法破开阵法,然而没有自己等人,余寒他们还真不一定就破不开阵法。

    “适才蝗群忽然出现,大家心里都有气,言语之中有失偏颇也情有可原,大家都是同门,如今那蝗群忽然消失,也不知道还会不会再出现,多一个人就多一分力量,就不要因为这点事情纠缠不休了!”风行笑忽然开口道。

    余寒双目微微眯起一道寒芒,看向了风行笑,此人的确有些不简单啊。

    能够在君相合和桓玄两人之间游刃有余,足可见此人的手段。

    他没有开口,风行笑说的没错,虽然现在不知道那道白色身影去了哪里。

    但既然在这里出现,多半与灵药园脱不了干系。

    甚至他有一种预感,在灵药园还会与其相见。

    所以风行笑说得对,多一个人就多一分力量。

    “你们既然不相信,那也由得你们,不过记住我适才说过的话,那白衣人,或许就在灵药园中,当然,如果害怕,你们现在可以离开!”余寒微微道。

    “离开?”桓玄的面孔已经开始扭曲了起来,咬牙道:“吃了这么大的亏,若是空手离开,岂不是都让你们占了便宜?”

    见到桓玄那光秃秃的手腕,余寒心中便忍不住冷笑连连,然后开口道:“既然如此,那就不要废话了!”

    他目光再次朝向那具最开始的骸骨扫了一眼。

    赫然发现,那具骸骨已经炸裂成为满地的骨粉。

    然而那枚法戒,却已经消失不见了。

    “难道,是那白衣人,那么短的时间内,先摘走了法戒,再逃离开了吗?”余寒眼中闪过几分疑惑。

    “千方不远处,就是灵药园的入口了!”沈东玄这一次的声音,已经变得凝重之极。

    然后再次补充道:“不过我相信余寒的话,此番进入其中,生死由命!”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