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道诛天 > 第八十四章 药庐
    余寒的身体不住的飞退,眼见着无数青蝗朝向自己覆盖过来,脸色一瞬间苍白如纸。

    乾坤明轮打出,将无数的青蝗碾碎,掉落在地。

    然而那些青蝗不计其数,而且在白衣人的操控之下不畏生死,前赴后继的投入到了乾坤明轮之中。

    “咔嚓!”

    即便乾坤明轮再强悍,也终究敌不过对方的数量,被无数青蝗硬生生的冲击出一条条粗大的裂纹,彻底的崩溃。

    余寒的身形朝后飞退,虽然磨灭了大量的青蝗,但相比于它总体的数量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

    他的目光落在不断吹响骨笛的白衣人身上,眸子里闪过一道精芒。

    从第一次遇到白衣人开始,他带给自己的感觉始终是神秘而又无法看透。

    包括之前将阵法最后一道缝隙击溃的那道攻击,都证明着此人的实力,绝对不可小窥。

    但是,他的修为既然如此厉害,为何非要催动青蝗朝向自己攻击呢?

    余寒的眸子里闪过一抹透彻。

    过往的一幕幕在脑海中电闪而过,他的嘴角也渐渐勾起一丝笑容。

    原来如此!

    他所有攻击,似乎都没有力量的源泉,都是元神所化的力量,看似强大,实际上却空有气势。

    所以他才会借助青蝗的力量,而迟迟没有自己动手。

    怪不的他的身法如同鬼魅一般难以捕捉,其原因并不是他的修为又多么强横,身法有多么恐怖。

    而是因为,他根本就没有肉身。

    此刻所施展的力量,都是借助元神之体凝聚出来的力量。

    自然十分有限。

    余寒看着那道白色身影,脸上的笑容愈发浓郁起来:“既然如此,那么死的就会是你了!”

    他双手接连飞舞,可怕的气劲在掌心凝聚,一面巨大的乾坤明轮出现,带动着可怕的漩涡,狠狠拍出。

    乾坤明轮凌空爆射出去,化为一道巨大的龙卷风一般,除了将直接撞入进来的青蝗碾碎之外,周围靠近的青蝗也纷纷被荡开。

    与此同时,他轻喝一声,身形如影随形,跟随在了乾坤明轮的后面,片刻便冲破的青蝗群的守护,欺近到了白衣人的面前。

    “呼——”

    锈剑刺出,似乎穿透了虚空,带动着一股森寒而又锋锐的剑意朝向白衣人的胸口刺去。

    面对着余寒这一剑,白衣人没有一丝动作,只是淡淡的看着余寒,嘴角绽放出一股妖异而又邪魅的笑容。

    “很聪明,竟然发现了我的弱点!”他身形朝后飘退,避开余寒剑意的锋芒。

    然而余寒这一剑,势必要将其斩杀,剑气不断激荡,如影随形,继续朝向对方追杀过去。

    白衣人眼中的玩味越来越浓郁,看着追杀过来的余寒笑道:“可惜啊,都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缺点,我又怎么可能不注意呢?”

    他的身形终于戛然而止!

    与此同时,脚下有一道血色藤蔓疯涨出来,尖锐的血藤狠狠撞在了余寒的剑气之上。

    “蓬——”

    余寒踉跄着后退了出去,然而背后嗡鸣之声大作,无数青蝗已经再次席卷了过来。

    他目光闪烁,咬牙苦笑:“这一次,似乎还真是有些危险了!”

    “给我爆开!”可怕的气息朝向前方狠狠的荡漾开去。

    无数道光芒形成一道狰狞可怖的可怕光晕激荡而出,余寒的头顶,出现了一条磅礴的星河。

    一百零八颗大星不住的闪烁,绽放出一种近乎妖异的光芒。

    “剑意星河!”

    这是余寒第二次施展出这一招,随着星河横贯,那股足以诛天灭地的锋锐劲气,瞬间便将溶血藤吞没到了其中,硬生生的绞杀成碎末。

    余寒的脸上闪过一丝苍白,即便修为突破到了清微初期境界,要全力催动这道星河,依然让他体内传来一阵阵空虚。

    好在剑意星河的力量没有让他失望,将那株血藤直接破开。

    而后他的身形也出现在了白衣人的面前。

    白衣人阴寒的眸子终于变了颜色,不可思议的看向余寒。

    “你怎么可能会这般强大?”他嗫嚅着嘴角,似乎依然不肯相信。

    余寒淡淡一笑,带着几分不屑看向他:“小看别人的代价,往往是付出自己的生命,你这元神之体存在了这么久,早就该随风远去的,所以现在,就消散吧!”

    他一剑劈出,剑气滚滚,就要将白衣人彻底轰杀。

    白衣人身形瞬间出现在了十余丈之外,身法之迅捷,已经远远超过了余寒。

    “想要杀我,只怕没有那么容易!”他目光闪烁,身形如同幽灵一般,灵巧的避过余寒的一道道攻击。

    余寒双目精芒闪烁,死死的注视着白衣人。

    “嗡——”青蝗如潮,再度碾压而来。

    他单手一引,剑意星河横贯,硬生生的将无数青蝗阻止在外。

    同时,缓缓探出左手,轻轻翻转过来。

    “镇神!”两个古字出现在掌心,亮起一道银色的光芒。

    一股无形的波动,朝向四周弥漫了开去。

    余寒终于咧开一丝笑容:“差点忘了,还有镇神玉符呢,似乎对你这种元神之体,它才是真正的克星啊!”

    那股气息方才扩散,白衣人的脸色终于变幻不定起来,双眸闪过一丝由衷的恐惧。

    “该死,你怎么会有这东西?”他咬牙怒道,一面尖叫着朝向四周飞遁。

    “可惜,你自掘坟墓,将这片空间封印住,否则我还真是奈何不了你!”余寒的眸子里全部都是杀机。

    无论是之前的青蝗还是后来的溶血藤,白衣人是真真正正的想要将自己击杀。

    这种手段,让他心中的杀机也狂涌出来。

    左手终于拍出,封镇的力量化为一面巨大的光网,一举将白衣人笼罩在了其中。

    “不……不要杀我……”

    白衣人此刻已经彻底的恐惧了。

    “我是平城的遗民!”

    余寒目光闪烁,终于停住了即将碾压下去的镇神玉符力量,一条条封镇力量化为一个囚牢,将白衣人困在其中。

    他一步步走近,看向白衣人:“既然你是太古平城逃出来的一缕元神,自然能够感应到我眉心印记的气息,为何还要对我出手?”

    “那是因为,你去过平城,那里已经灭亡了,你破坏了那里的安定!”白衣人开口。

    余寒的嘴角终于勾起一丝淡漠的笑容,目光带着几分玩味,看向了白衣人。

    “不如,我来替你回答吧!”

    他目光一眨不眨的看向白衣人:“因为我从平城走了出来,而作为曾经从那里逃离出来的你来讲,再清楚不过。”

    “想要离开,必须要通过平城的太古祭坛!”

    看着白衣人不断交替变化的脸色,余寒知道自己猜对了,忍不住轻轻哼了一声。

    “而你真正想要得到的,是我从祭坛带出来的东西,所以会毫不犹豫的朝向我出手!”

    白衣人嘴角勾起一丝惨然的笑容,这个少年,实在太聪明了。

    他的面孔剧烈的扭曲起来,整个脸上都带着几分可怕的嗜血:“你猜的不错,当年我从平城逃出来,却陷入到了这里,险些被阵法撕碎了元神,如果不是命大,学会了操控青蝗和溶血藤之法,恐怕早就已经陨落了。”

    “所以你一怒之下,操控青蝗毁掉了灵药园?”余寒皱眉。

    “是又怎么样?”白衣人嘴角不住的颤抖着:“只是可惜,那个老家伙临死之前,竟然布下了几座阵法,从而护住了一部分灵药,便宜了你们!”

    他目光闪烁了片刻,带着几分骄傲:“只是那老家伙没有想到,虽然他利用阵法将那些灵药守护住。”

    “但却并没有将它们全部都笼罩在其中,所以**控着青蝗和溶血藤,从地下打通了一条通道!”

    说到这里的时候,白衣人的面孔再次扭曲起来:“然而那老家伙早就算准了我会选择这样的方式,竟然将药庐埋葬到地下,作为阵基,镇压这片药园!”

    “你一直依靠着青蝗和溶血藤,一点点的渗透这座药庐,因为一旦将其控制,那么整个灵药园,都将会彻底到手?”余寒的眼神里,反倒多了几分怜悯。

    不过他有些疑惑,白衣人如此锲而不舍,说明这里有他需要的东西。

    可这满眼的荒芜,实在想不出会有什么东西值得他这般。

    况且,此人太过偏激了,想来也是当年那件事情,对他产生了太大的影响。

    “陨落之地,也是你弄出来的,目的就是吸引越来越多的人进入其中,然后喂养这些青蝗?”

    余寒目光闪烁,看着白衣人不住的点头,心中涌起了一股不寒而栗的感觉。

    “你该死——”

    白衣人哈哈大笑:“这世界,又有谁不该死呢?我只是可惜,只差一步就能拿到祭坛的神液,到时候我便可以重塑肉身,再次成就辉煌。”

    “从你逃离出平城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是个失败的结局,因为你选择的这条路,本身就是错的。”

    “所以,就这样终结了吧!对你来说,或许是一种解脱。”

    余寒掌心轻轻一握,白衣人的身形在镇神玉符构建出来的牢笼内不断缩小,终于彻底的消失了。

    余寒长长舒出一口气,没有了白衣人的指挥,青蝗明显失去了方向,朝向一边潮水般的退走了。

    连同脚下那些溶血藤,也都迅速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目光朝向四周扫视了一眼,怪不得没有见到药庐或者是丹房,原来是被当初的主人移到了这里!

    不远处,有一座草庐矗立在那里。

    茅草搭建而成的木门上,挂着一个陈旧的牌匾。

    “药庐!”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