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道诛天 > 第八十八章 太虚剑经
    余寒看到药庐之主凝重的面孔,重重的点了点头。

    药王参是这一行所有灵药之中品级最高的,对于余寒的帮助非常大,有了这株药王参,再加上万载冰花,余寒有信心将大乾坤诀提升到地阶中品层次。

    小心翼翼的将药王参采下,收入乾坤袋,他又走到了万载冰花的旁边。

    之前在外面的时候,已经摘了一朵,所以此刻的万载冰花只剩下两朵。

    余寒一一采下收好。

    这是给子鱼准备的。

    等做完了一切,药庐之主已经站在了后院的门口。

    “这里的东西,连我也不知道有什么用处,是当年一个朋友托我代为保管的。”看着余寒走入后院,药庐之主轻轻开口。

    余寒双目微微眯起,嘴角也忍不住泛起了一丝苦涩。

    原本以为,药庐之主如此推崇的后院,至少会有很多天材地宝。

    然而入目却是一片荒凉。

    残破的树木,散碎的石块,再加上杂草丛生,让这里显得十分的凌乱。

    “我时间不多了,这里的东西,你可选择两件东西带走,其他的,就让它随我长埋于地下吧!”

    似乎看出了余寒眼中的苦涩,药庐之主脸上也浮现出一丝笑意:“至于能否得到应有的机缘,那就看你的悟性了。”

    说完这句话之后,他便不再开口。

    余寒眼中忽然闪过一丝清明。

    这里……似乎不太对劲。

    他一步步的朝向前方走去,看似杂乱的后院,似乎存在着一种特殊的气息波动。

    那是一种归于自然的特殊气息。

    而并非是单纯的一片被破坏的后院。

    可见,这座后院,从成型开始就是这般模样,凌乱中带着属于自己的秩序。

    他的目光,率先落在有一半埋入泥土中的烂木牌上。

    “这块木牌……”

    他弯腰将烂木牌捡起,寸许大小的烂木牌方一入手,便有一股淡淡的气息波动传来。

    “果然,这里的每一件东西都不是凡品!”余寒浑身一震,转头看向药庐之主。

    药庐之主对于余寒第一个拿起了这块烂木牌好像也有些惊讶,目光中同时也夹杂着几分赞许。

    “这块木牌上,有阵法的气息,里面应该是阵道的传承,只是以我现在的力量,还无法窥探其中的奥秘,不过看前辈的眼神,应该是不错的宝物!”

    余寒将烂木牌收起,他没有多问。

    因为药庐之主似乎根本就没想过要回答他的问题。

    继续朝向前方走了十多米,余寒体内,丹田与剑河齐齐颤动起来。

    那是一种带着渴望的颤动,与之前在剑阁时,感受到石壁图腾的气息时候一模一样。

    他眼中闪过一丝狂喜。

    当初石壁图腾在自己将三套剑术全部修行完毕之后,便自动毁灭了。

    后来听剑阁长老说,这图腾并不完整。

    似乎还有其他的残篇,不知流落到何处。

    而此刻,剑河和丹田产生出来的异常情况,让余寒的心也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他目光落在了无数碎石中间的一块生满青苔的石头上。

    那块石头,有一面呈现出半圆形,好像是岁月磨炼出来的形状。

    然而当他看到这半圆形时,眼中闪过浓浓的喜悦。

    几乎想也不想,余寒一把将那块青石捞起,握在了掌心。

    药庐之主的脸色终于忍不住狠狠一颤。

    这座后院里,除了他自己留下的阵法传承之外,还有那位朋友留下来的东西。

    当然,也有那位朋友的传承。

    余寒第一个将自己阵法传承选到了,这是让他十分欣慰的地方。

    然而他第二个拿起来的,却是连那位朋友将其交给自己时,都忍不住苦涩摇头的那块顽石。

    似乎连自己那位朋友,都不知道这块顽石到底有什么珍贵的。

    但他也曾经说过,这块顽石的确有不平凡之处。

    此刻,余寒一把将那块顽石握在掌心,药庐之主不由得暗暗摇头,正想要劝说余寒,同时再给他一次选择的机会。

    只是,他这句话还未来得及出口。

    那块不知道多少年都从没有半点灵性反应的顽石,忽然间绽放出一道道七彩陆离的眩目光芒。

    药庐之主惊讶的看着这一幕,目光也随之变得有些苦涩。

    “太虚剑经!”

    感受到剑意反馈回来的信息,余寒心中一动。

    自己已经修行了太阴、太阳、太冲三套剑术神通,并且成功将其融合,如今这套剑术,正是与太冲剑术相对应的另外套剑术神通。

    太虚!

    大实若虚!

    他仿佛沉浸在这片虚幻的剑意空间一样,完全忘记了周围的情况。

    “这小子……”

    药庐之主看着陷入修炼状态下的余寒,终于将那句话咽了回去。

    他的机缘,似乎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好。

    …………

    那片荒芜的药田之中,一道冰蓝色身影蹲在地上,有些懊恼的看着面前的篝火。

    她春葱般的手指不断翻转着手里穿着野兔的树枝。

    野兔的颜色在炙热的火光之下,逐渐变得焦黑。

    子鱼无奈的叹了口气,看着手里又一次烤焦的野兔,只能忍痛将其丢到了旁边已经看不清模样的十多团黑炭旁边。

    “看他弄的时候感觉挺简单的,怎么我一直都做不好?”子鱼轻轻自语。

    然后目光落在了那片空旷的药田上。

    “三天了,你再不出来,我就快饿死了!”

    衣袂破空的声音忽然传来,子鱼眉头一皱,单手拍出一道冰蓝色光芒,将篝火覆灭,同时黛眉微微皱起。

    “这里,不欢迎任何人!”

    那道身影刚刚落下,便听到了子鱼冰冷的声音。

    “子鱼,何必如此?我听说,你在这里呆了好几天?你不知道,长老们因为这件事情,已经下了死命令,让我必须带你回去!”

    说话的是宋天行,此刻他看向子鱼的目光,带着浓浓的爱意。

    然而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子鱼的目光没有在他身上停留片刻,娇小的身躯显得形影孤单,但却带着一种独特的倔强。

    “你应该知道,我决定的事情,不会改变!”她轻轻开口。

    宋天行脸色一变,他眼中开始有浓郁的嫉妒流淌出来。

    他自然清楚,子鱼为什么要留在这里,因为此处发生的事情,在整个讲武堂几乎都传遍了。

    在嫉妒的同时,宋天行也很遗憾。

    因为那个叫余寒的小子,没有死在自己手里。

    不过好在死了,如果继续活下去的话,只怕事情已经不是自己能够控制的了。

    “就为了他吗?”宋天行咬牙道:“可是他已经死了!”

    “锵——”

    子鱼拔剑,冰冷的剑锋紧贴在宋天行的脖颈处,森寒的劲气下,已经有一道细小的伤口划破。

    “我们已经约好了,要一起进入陨落岭的!”

    她目光愈发的寒冷了起来,那股杀机,让宋天行都忍不住脊背发凉。

    “所以不要说他死了,否则你也会死!”

    看着从脖颈间抽离出去的长剑,宋天行心中暗自松了口气,朝向子鱼说道:“陨落岭,只怕已经去不了了!”

    子鱼双目微眯,看向宋天行。

    “陨落岭出了事情,我过来之前,堂主已经下达了命令,所有讲武堂弟子都不允许进入其中,所以那些试炼的小队,都开始撤回了!”

    “怎么回事?”子鱼将长剑收回剑鞘中,淡淡的问道。

    宋天行目光冰冷的扫了一眼子鱼背后那片空地,微微道:“堂主说,陨落岭的情况似乎有些不太正常,恐怕还藏着巨大的危险。”

    “所以他联合了柳云杉和几名仙门强者,加上我们讲武堂的三位长老一起进入其中了!”

    子鱼眉头微微皱起,沉默了片刻,这才挥手道:“我知道了。”

    宋天行万万没想到,等了半天竟然只是等到了子鱼的这句话,心中更加忍不住摇头苦笑。

    “这次如果你不和我回去,下一次,长老恐怕会亲自前来!”

    听到他的话,子鱼冰冷的眸子再次扫了宋天行一眼。

    那目光,竟是带着几分不屑和轻视。

    “谁来了,都是一样的!”

    “子鱼——”宋天行终于失去了耐性,声音有些急促。

    子鱼目光再也没有从宋天行身上停留片刻,转身朝向那片药田走去。

    “你,应该离开了,留在这里,其实挺多余的!”

    这个世界上,有一种诚实叫做子鱼。

    宋天行被这一句话噎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咬牙道:“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再也无法继续逗留下去,身形迅速消失在了密林之中。

    子鱼轻轻在那片药田中蹲了下来:“你说,他是不是很讨厌?”

    如玉般的手指抚摸着地面松散的泥土:“他竟然说你死了,我才不相信呢?”

    说到这里,她却没有继续说下去,眼圈微微泛红。

    “可是,你怎么还不出现啊!”

    这句话,她终究还是没有说出来,却是心里无声的期盼。

    “轰隆隆——”

    脚下的大地,忽然开始不住的颤动起来。

    子鱼站起身来,脸色瞬间恢复了平静,目光一眨不眨的注视着面前的一片空旷。

    土黄色的光芒,不断充斥在周围。

    阵法的气息正在迅速的扩散。

    不远处,一道灵巧的黑影从泥土中钻了出来。

    伴随着“吱吱”的声音。

    子鱼娇躯忽然剧烈的颤抖起来。

    目光触及处,已经闪烁出几颗钻石般的晶莹。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