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道诛天 > 第一百零四章 落日峡
    韩铁衣退的已经足够飞快了。

    然而那道剑气比他还快,彻骨的冰寒似乎一下斩在了他的头颅上。

    韩铁衣眼中的懒散早已经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则是满脸的骇然。

    “这少女,好可怕!”

    他的眉心,出现了一道嫣红的血迹,浅尝辄止,只伤到了皮肤。

    他知道,那是对方手下留情的缘故,忍不住抬头看向了子鱼。

    此刻的子鱼,早已经退回到了余寒的身旁,小手再次抓住了那只大手,似乎放开这么一会儿,就不习惯了一般。

    手里的长剑已经收了回去,很难想象,适才那一剑,竟是如此的恐怖!

    韩铁衣的嘴唇微微颤抖了起来,那神来之笔的一剑,让他一句话也无法说出来。

    子鱼美眸流转,淡淡的看向了韩铁衣,然后说道:“不杀你,不是因为我仁慈,而是要将你留给他。”

    “他说过,会亲手打败你的,我若不给他这个机会,他会不开心!”

    只是这句话,子鱼没有说出口。

    然而余寒握住她的大手,却忽然紧了紧。

    因为,他懂!

    “十日后,英雄榜擂台上,我会亲手取了你的性命,现在你可以走了!”余寒淡淡的声音传来。

    然后指了指一龙的头颅:“不要忘了将他带走,讲武堂里,没有埋葬你们仙门弟子的地方!”

    韩铁衣终究还是咬了咬牙,转身离开了。

    其他的仙门弟子更加不敢逗留,只有几名大胆的东玄宫弟子,将一龙的头颅收走,这才急匆匆的离开了。

    “余寒,好样的!”所有弟子心中纷纷涌起了这个想法。

    不过他们却没有说出来,因为那个白衣少年,已经缓缓转过身去。

    他抬头的时候,眼睛里看的是整个洪荒。

    然而此刻却是低着头的。

    低着头的时候,只有她。

    “很想和你们一起庆祝一下,不过你们也看到了,我还有重要的事情,所以只能失陪了!”余寒有些歉然的收回了目光,看向沈东玄和他身后的内院弟子。

    “没关系,我们能理解!”有几名弟子笑着说道。

    其他人都忍不住跟着笑了起来。

    余寒指了指那几道身影,没好气的说道:“早知道,就不来救你们了!”

    他看向仙门弟子离开的方向,眼中闪过一抹坚定:“仙门,其实没有那么可怕,当你比他们更狠的时候,他们也会害怕,所以,只要还活着,就不要低头!”

    说到最后的时候,已经握着那只冰凉的小手,出现在了十余丈之外。

    看着两人渐远的背影,沈东玄的嘴角浮现出一丝苦涩的笑容。

    他竟然已经强大到了这种地步了吗?沈东玄震惊的不仅仅是余寒的可怕实力,还有他独自站在众人面前,坚定不移的挥动手里的锈剑。

    不仅仅是他,包括身后所有的内院弟子都一样。

    在他们最无助的时候,出现了一道白色身影,那是他们的依靠,同样也让他们找到了希望的方向。

    余寒拉着子鱼,在一处偏僻的地方停住了脚步,望着身旁那张完美无瑕的容颜,心中忽然有些怅然若失起来。

    “你都知道了?”子鱼同样也看着他。

    余寒点了点头:“什么时候走?”

    “等你们进入冰雪天玄域试炼的时候,我们就会离开!”

    子鱼顿了顿,继续说道:“我们去的地方就在燕州和中州之间,那里有一座城池,叫做天空之城。”

    “我们会在那里停留五个月,等待这里的消息。”

    她深深的看着余寒:“如果你们能够成功,我们会在那里等着内院大比之后,最后一批内院弟子到来,然后一起前往中州!”

    “如果失败……我会在那里等你,我相信,你不会让我失望!”

    她说了两句差不多,却又截然相反的话,让余寒虎躯微微一震。

    “我不能送你了!”余寒握住她的手,不由自主的紧了紧:“然而你应该知道,我从未让你失望过!”

    子鱼笑起来的时候,美的让人心颤,可这笑容,注定只会为了他而存在。

    余寒肆无忌惮的欣赏那份独有的美好,忍不住叹了口气:“都是那个可恶的韩铁衣,如果不是他,或许我能多陪你几天!”

    子鱼却忍不住白了他一眼:“我没那么不识大体!”

    余寒有些尴尬的挠了挠脑袋:“可我……真有些舍不得你啊!”

    “陪我去一个地方吧!”子鱼忽然开口。

    余寒有些怔怔她:“去哪里?”

    “落日峡!”

    ………………

    落日峡是讲武堂最美的一处峡谷,尤其是日落西山的那一刻,整座峡谷全部都是一片红色世界。

    不少少年少女,都会将这里作为最佳的约会场所。

    也让落日峡成为除了演武场和几处修炼圣地之外,最火的一处地方。

    余寒和子鱼并没有真正的去游览落日峡,而是在对面的一座山峰上坐了下来。

    那里很安静,却可以看到漫山遍野的红色。

    他们相互依偎着,谁也不再说一句话。

    就像余寒,从来都不曾问过子鱼关于她的来历。

    也如同子鱼,从未怀疑过余寒大致描述的那个家庭,到底在哪里。

    饿了,就随手打几只小兽烤了来吃。

    余寒的手艺,一直都受到子鱼的青睐,一天的时间很漫长,然而却也很短暂。

    当朝阳洒落在大地上,透过一滴滴晨露折射出七彩陆离的光芒,子鱼缓缓站起身来目光却看向了已经恢复本来色彩的落日峡。

    “不再休息一会儿了吗?”余寒走到她的身旁。

    子鱼摇了摇头,她没有去看余寒,红唇微启:“余寒,答应我,无论成败,都要来天空之城找我好吗?”

    “你不是说相信我吗?”余寒握住了她的手,紧紧的,然而他的目光,却带着几分闪躲。

    “我相信你,但也了解你……”后面的话,子鱼没有说。

    余寒却是浑身一震,他沉默了片刻,终于做出了一生的承诺:“如果十日后,听到这里失败的消息,就不要等我了。”

    “对不起子鱼,我不能答应陪你去天空之城,但我答应你,我会活下来!”

    子鱼娇躯明显微微颤抖了片刻,然而却不是因为失望。

    而是因为余寒的回答,正是她所期盼的,所以她重重的点了点头。

    “能活着就好!”子鱼终于看向了余寒,浅浅的酒窝在腮边若隐若现:“这是你说过的话!”

    余寒点了点头:“当然,所以我会活着,活到有一天,能够站在你面前,为你挡下所有风雨的时候。”

    香风扑面而来,子鱼的红唇蜻蜓点水般的在他腮边碰触了一下。

    一触即分,却染红了少女的双颊。

    那一瞬间,如同触了电一般。

    “你要对我负责任!”余寒很委屈的开口,然后轻轻抓起子鱼那如玉般完美无瑕的皓腕,将已经失去了所有灵性的御器环褪下,套在了她的无名指上。

    “所以,你逃不掉的,一辈子!”

    子鱼笑得像个孩子,荡漾开的酒窝旁,有一抹湿润的水流滑落。

    …………

    “一龙竟然战败了?”

    一名黑衣年轻人皱起了眉头,脸色也变得十分难看,目光终于落在了韩铁衣身上。

    “连你,也不是他的对手吗?”

    韩铁衣淡淡的扫了他一眼:“他不是我的对手,不过想要杀他,只怕会付出不小的代价!”

    虽然之前面对余寒的时候,表现的并未将他放在眼里。

    然而韩铁衣对于余寒的实力,依然没有小窥半分,而且他隐约能够感觉到,余寒的身上,似乎有对他构成威胁的东西。

    “所以,你没有动手?就让他走掉了?”黑衣少年语气愈发的严厉起来。

    “啪!”

    韩铁衣一巴掌拍在桌案上:“肖童,我如何去做,还不需要你来指指点点,若是有本事,你自行前去了结便是了,不过别怪我没有告诉你,那个余寒身旁的少女,拥有一招将我秒杀的实力,而对你,也是一样。”

    肖童双目微微眯起:“你不需要杜撰出这样一个人来,此事等仙门三英到来之后,我会亲自向他们禀明!”

    韩铁衣也是冷哼一声:“不需要你来禀明,我自会和仙门三英解释,他们十日后便会抵达讲武堂,而我也会在十日后与余寒决一死战,到时候,或许不需要解释了!”

    “哼,经过了这件事情,那些讲武堂的家伙们明显变了个人似的,我们不少地方的弟子都受到了攻击,他们虽然修为不行,人数却多出我们不知多少倍,这样下去,仙门三英到来之后,只怕不是他们愿意看到的。”肖童的声音也逐渐转冷。

    韩铁衣转身迈步朝向门口走去,淡漠的声音却再次传来:“讲武堂弟子这般,都是因为那个余寒,如果十日后那一战我赢了,余寒战死,那就没什么麻烦了!”

    他的脚步在门口停了下来,没有回头:“到时候,希望你也能赏光过来观战,省得平日里没事闲的只会摆弄一些花花草草!”

    “你——”

    黑衣少年重重的哼了一声,韩铁衣却早已经消失了踪迹。

    …………

    七伤火域,作为仙门核心弟子和优秀内院弟子的几处修炼圣地之一,唯一不同的是,这里的修炼环境十分恶劣。

    尤其是扑面而来的异火灼烧,不是普通弟子能够承担的。

    所以这里几乎是几处地方中,最不受欢迎的。

    然而此刻,却有一道白衣身影站立在七伤火域外面的不远处。

    他的眸子闪过一丝淡淡的光芒,望着面前那散发着可怕热浪的七伤火域,嘴角勾起一丝笑容。

    “七伤火域,希望不会让我失望吧!”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