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道诛天 > 第一百七十五章 他会回来的!
    看着那艘逐渐驶来的战船,子鱼那没有丝毫波澜的眸子里,隐约有几抹闪烁的光芒浮现出来。

    “已经结束了吗?”她深深吸了一口气,嘴角荡开了一丝几乎看不到的笑容。

    是啊,结束了。

    如果不结束,这艘渡天舟,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来到这里的。

    而且,不仅仅是结束了。

    他终于还是成功了。

    冰蓝色的长袖内,柔弱无骨的玉手已经紧紧握起。

    在她身后,十余道身影从背后走了出来,全部将目光转移到了那艘古船上。

    他们望向那里的目光和子鱼一样。

    唯一不同的是,他们的激动是为了那艘船上的旗帜。

    而子鱼只是为了一个人。

    “各位师兄、师姐,我们来迟了!”沈东玄的声音从那艘古船上响起。

    然后,步轻烟、丁进、纷纷从他背后走了出来,并肩站立在船头,与众人挥手。

    子鱼脸上的那一丝笑容瞬间凝固,然后再次化为冰寒。

    “他没有来吗?是出事了?还是没来?”

    贝齿轻咬着嘴唇,少女的心在这一刻心乱如麻。

    如果他乘着这艘战船而来,那么她相信,她一定会第一眼看到船头的他。

    然而此刻他却没有出现。

    那么结果只有一个,他出事了!

    子鱼眼中闪烁着一股莫名的寒意,杀机狂涌而出。

    “虽然说好了,这是你自己的事情,但你若有事,我便灭了这洪荒仙门又如何?”

    思量之间,沈东玄等人已经从船头飞越了下来,与众人一一寒暄。

    同时也开始在在一众核心弟子的追问之下,开始讲述讲武堂发生的一切。

    子鱼却浑然未觉,好像周围发生的事情,与她没有任何关系一般。

    一道身影从人群中脱离的出来,缓缓走到了子鱼的面前。

    “子鱼师姐……”

    丁进微微开口,从袖口掏出一只厚厚的牛皮纸包,递到了她的面前。

    子鱼终于抬头看了丁进一眼,目光依然冰冷如刀,带着几分莫名的寒意。

    “这是余寒让我转交给你的。”他开口说道。

    子鱼伸手接过,春葱般的手指带着几分颤抖:“他……”

    丁进这才恍然,想到余寒交给自己这封书信时候的交代,急忙开口:“他没有事,让我将这封书信交给你的时候,跟你说一句——见书比心!”

    “见书比心?”

    子鱼感受到那封书信的沉重,朝向丁进点了点头。

    能够让余寒托付送出这样一封信的人,应该是与他关系最为亲近的人吧。

    只是她没有想到,余寒将这封书信交给丁进的时候,并不知道他会随同众人一起来到这座天空之城。

    所以这封信到了子鱼的手里,实际上是比他预想的时间要提前了一些。

    子鱼很想飞速的拆开这封厚厚的书信,因为她很想知道,自己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然而刚刚将那封皮拆开,露出一角雪白的纸张,她忽然感觉到有一些异样,然后转头看向身旁那没有识趣离开的少年。

    丁进一面咧嘴嘿嘿的笑着,一面浑然未觉那道投射过来的目光,看着子鱼挥手道:“子鱼学姐,你快点看吧,那家伙写这些信,足足用了将近一天一夜的时间呢,我看着都累……”

    子鱼光洁的额头有几道黑线飘过。

    她依然没有继续动作,目光就那么看着丁进。

    丁进丝毫没有察觉到她的异样,眉飞色舞的说道:“你都不知道,他写信的时候,防我就跟防贼似的,也不知道写了多少肉麻的话,有的时候写着写着,自己还忍不住笑了……咦?子鱼学姐,你怎么还不看?”

    他看着子鱼不仅没有继续拆开书信,反而一直将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忍不住有些疑惑。

    然后轻轻挠了挠脑袋,看着那有些嫌弃的目光,心中生出几分委屈:“我也没有说错什么啊!”

    “你能不能离我远一点?”

    子鱼很努力的让自己的声音显得温柔一些,因为他是他的朋友。

    然而他的话,依然会让人无言以对。

    丁进瞪大双目,欲哭无泪的看着对面那张比自己似乎还要无辜的俏脸:“为……为什么?”

    他问出了一个连白痴都不会去问的问题。

    可是子鱼却偏过头,很认真的回答:“因为你在旁边的时候,我没办法看呀!”

    丁进似乎还想再说什么,身体一轻,已经被一道身影甩在了旁边。

    “步轻烟师姐,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粗鲁了?”丁进险些摔倒在地,忍不住抱怨道。

    步轻烟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然后说道:“丁进,如果你敢再多说一句话,我现在就将你头顶那只大公鸡拔光了毛!”

    这一路上,她几乎被丁进烦得崩溃。

    几乎每过一个地方,都会听到他惊讶和让人烦躁的声音。

    “哎呀,师姐你看,那边的云朵真漂亮啊,好像后山厨房蒸锅里热气腾腾的馒头!”

    “师兄你瞧,那是一只剑齿虎呢,可为什么这么小,看起来还没有师兄大呢!”

    “……”

    一个个奇葩的问题,让两人几乎疯狂,最开始的时候,两人还尚且能够礼貌性的回应几句。

    到了后来,步轻烟是在受不了,便独自一个人走到船尾,索性开始闭关修炼。

    不过让她最佩服的还是沈东玄。

    沈东玄是真真正正坚持了一路,都和丁进待在一起,甚至从未动过。

    虽然他也不再开口回复丁进的问题,但就那么一字不落下的听了一路。

    所以就在快要到达天空之城的时候,见到丁进终于不再开口,步轻烟这才朝向沈东玄走去,想要安慰一下他受伤的心灵。

    便是在这时,她看到沈东玄偷偷从耳朵里取出两团压得紧实的碎布,丢到了船下……

    于是步轻烟想了一肚子的话全都憋了回去。

    此刻见到丁进竟然站在子鱼旁边,那么明显的眼色都看不明白,这让她忍不住一阵恼火,终于忍不住爆发了出来。

    听到她的威胁,丁进打了一个冷战。

    那只会打鸣的公鸡武魄本来就足够奇葩了,如果变成了一只秃毛鸡……

    他灰溜溜的退到了沈东玄的身旁,心想还是和师兄在一起比较安全,至少他从来不会威胁自己。

    步轻烟再次白了丁进一眼,终于看向了子鱼,然后两个人都笑了。

    “从前的事情,对不起了!”

    她率先开口,眼中满是真诚,其实子鱼从未与自己争过什么,完全是自己一门心思的在在与她争那些无所谓的东西。

    可那一切都是为了宋天行。

    一个直到最后关头,才让她真正看清的人。

    不过好在不算晚。

    所以那些曾经的过往,也都没有必要了。

    此时她看向子鱼的目光,很诚挚,还带着几分歉然。

    子鱼深深的看了她片刻:“如果这一次你没来,那么这句话我不接受,可是你来了,那么……”

    她伸出自己的右手,下句话却没有继续说下去。

    步轻烟深吸了一口气,看着那只在自己面前平伸开的右手,嘴角有一抹欣慰的笑容绽放出来。

    两只同样完美的手,在这一刻终于握在一起。

    “你的男人,真的很了不起,这一次如果没有他,整个讲武堂或许都不存在了,虽然经历了那么多的困难,却都被他一个人撑了下来。”

    “子鱼,你是幸福的,因为有他那样可以为你撑开一片天的男人。”

    “而他,也是幸福的,因为你会在遥远的这里,建立一片新的天!”

    子鱼嘴角荡漾开一丝浅浅的笑容。

    这是她最愿意听到的一句话。

    从别人口中,关于他和自己的评价,那是一种认可,她喜欢被别人认可的感觉。

    所以她笑了,那是一种百花失色的笑容。

    连一向以容貌与她齐名的步轻烟都忍不住摇头:“祸国殃民!”

    “你不也是一样吗?”

    步轻烟也笑了,然后指着那封书信说道:“我不耽误你的时间了,估计讲武堂的事情,余寒都已经在信里写了,我就不多说了!”

    她款款而来,款款而去,落落大方,却真正变化了太多。

    子鱼终于打开了那一封厚厚的书信,上面与熟悉的字迹。

    当然还有那熟悉的气息。

    他自始至终,都没有说出一句思念的话,每一页纸上,都是最为平常的语气,好像是在讲述着一件家常。

    但却写得很细致,一五一十,没有半分的疏漏。

    都是在核心弟子离开之后所发生的事情,一点一滴。

    这是一种别样的家书,很平常,却很温暖,他在和她报平安,没有思念,却每一字都是思念。

    直到后来,他终于说出了自己的来历。

    洪荒齐州。

    然而却没有说他去做什么。

    只是将教书长老赐给他渡云舟的事情说了一遍。

    子鱼知道,不是他有意隐瞒自己,而是要隐藏住那一部分平白的担忧。

    所以最后的时候他会说:“和你见面的日子,或许会晚一些,不过这一次,不会让你失望了!”

    她懂得他,就像他懂得她一样。

    所以,那就不用说了。

    子鱼将那封书信收好,小心的放到了乾坤袋中,如获至宝。

    而就在这时,在一众燕州讲武堂弟子的另一侧,却有一道身影站在那里。

    所有的一切变化都让他尽收眼底。

    他也终于清楚,为什么子鱼会如此对自己不屑一顾。

    拳头紧紧的握起,与此同时,朝向那墙角黑暗处轻轻挥了挥手。

    那里有一道身影,鬼魅般的闪烁了出来!

    每天两章更新,至今未断,各位看官到了这里,就收一个吧,没求过收藏,就是看着数量有点少,按道理,不应该这么少的,所以能收就收了吧!还有一个就是,本书首发纵横,大家给力点,支持正版呗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