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道诛天 > 第一百七十九章 杀不尽,恨不休!
    四名仙门弟子一步步走向那名满脸怒意的余家弟子身旁。

    “知道为什么不用去后院了吗?”仙门弟子脸上的笑容,就像是埋藏在九幽深处的一朵冰花,绽放却阴森。

    他看着逐渐安静下来的余家弟子:“因为我等不到那个时候了。”

    余家弟子也看着他,眼睛里没有多少恐惧,有的只是恨意,一种不甘的恨意。

    所以他带着那股恨意,仰天栽倒在地,咽喉处,多了一道红线,有鲜血从那道红线中飚射而出,散发着一种妖异。

    “还是丢到后院吧!”

    仙门弟子换剑入鞘,有些意犹未尽的瞥了瞥嘴!

    “余家,竟然还敢有人反抗,看来给他们的震慑,还是不够啊,既然如此,那就把所有人都召集到一起,再给那个老家伙减十年的寿命吧!”

    剩下的几名余家弟子噤若寒蝉,看着那名同伴的尸体,有种莫名的心寒。

    …………

    余家的演武场,曾经在这里,孩子们迎着朝阳,感受天地精华,凝聚武魄。

    那时候,到处都是一片欣欣向荣。

    然而此刻,这里充斥的,却只剩下一抹悲凉,无边的悲凉。

    苍老的余占元被两名仙门弟子一左一右的带上了一座高台,那里有一根木桩,事先就已经准备好的。

    他们很熟练的将比上一次更加衰老的余占元绑在上面,带着几分玩味的看着他。

    “我知道你很想问,这个月不是刚刚抽取了生命吗?为什么还要过来?”仙门弟子勾起嘴唇残忍的笑了笑。

    然后伸手之下下方那近百名抬头看着这里的余家子弟。

    “你该问问他们啊!为什么不乖了呢?乖乖的听话,不是很好吗?”

    余占元缓缓抬起头,额头上的周围,就像是冷风吹拂的水面,有些干涩的嘴唇轻轻张开。

    “反抗得好啊!”

    他只说了这句话,浑浊的眸子开始有隐约的不屑流淌出来:“能反抗,证明余家还没有破败,总有一日,会重新崛起!”

    仙门弟子把脸凑到了他的面前,咧嘴露出一丝扭曲的笑容。

    “廖凡,是我弟弟,我就这么一个弟弟啊,可是你的儿子,却把他杀了,所以我只能拿你们整个余家来给他陪葬了!”

    “不过,我不会那么直接的杀了你们的,听说,你的那个儿子很命大呢!他在燕州出现了,还掀起了不小的风浪,如果他回来,看到这一幕,不知道会不会心痛呢?”

    他舔了舔嘴唇,眼中有一丝嗜血的光芒涌现出来。

    “听说,你一直都在祖祠里带着,那里,应该是你们余家的根吧?”

    余占元闻言不禁浑身一震,带着几分锐利的光芒看向廖青。

    “你要干什么?”

    “不干什么,只是想要通知你一声,从今天起,你不用回去了!”

    他挥了挥手:“因为从今天起,就没有祖祠了,我会修建一个不错的茅房,就在那个地方!”

    “你混蛋!”

    余占元拼命的挣扎,却忍不住剧烈的喘息起来。

    自己可以死,这下面的所有余家弟子都可以死,但唯独祖祠不能失去,因为那是不仅仅是余家的根,还是余家的传承。

    “骂吧,从半年前开始,一直到现在,已经六个月了吧!”

    廖青退后两步,掌心光芒缭绕,有一道光芒浮现了出来,那是一尊小鼎,上面染着血,有几分冰凉的气息绽放。

    “清微初期境界的寿命,大概是两百岁左右,算上这一次,你的实际年龄,应该快一百一十岁了吧,不年轻了!”

    “所以,骂不了多久了!”

    余占元目光阴冷的看着他,这一刻却忽然间笑了。

    “你笑什么?”

    廖青有些不淡定了起来,在他认为,现在的余占元应该很愤怒,而且是那种很无力的愤怒,正因为那种愤怒,所以才会让他越来越畅快。

    而他却笑了,笑得很开心。

    这似乎,不太符合逻辑。

    余占元脸上的皱纹,似乎舒展了很多,笑容也还没有褪去。

    “谢谢你告诉我寒儿的消息,原本我还以为他死了,但是现在……我真的很开心。”

    “原来是因为这个,那么有个很不好的消息告诉你,他或许,活不了多久了!”

    “所有人都认为他活不了的时候,他还是活了下来,所以这一次,他依然会活着。”

    “没有那个可能,因为三大仙门的那个局,他解不开!”

    “他能解开,因为他是我的儿子!”

    “那现在,我要抽取你的性命,怎地不见他来救你?”

    余占元语塞,但却只是轻轻摇头,很是怜悯的看着他,然后说道:“你永远都不会了解,他到底承载着什么,所以你永远不会明白,为什么他会活着。”

    廖青看了看天色,同样也是叹息道:“天色不早了,希望你是说的是对的,否则会很无趣的,我更希望他是死在我的手里。”

    “或许,来不及给你送终!”

    那只染血的小鼎脱手飞出,缓缓飘向余占元,悬浮在了他的头顶。

    对于这一幕,余占元已经很熟悉了,所以此刻他没有多说什么。

    小鼎的鼎口略微倾斜了一些,有一道道光辉从那上面洒落,将余占元笼罩在了其中。

    他的身体微微颤抖着,却一句话也不再说。

    下方,无数余家弟子都看着台上的一幕,握紧了拳头,然而却是那样的无力。

    “锵——”

    寂静的空间里,忽然传来一阵尖锐的摩擦之声,那是利刃出鞘的声音。

    然后,他们看到了天穹之上,那道蜿蜒而下的剑光,如同清冷的月光,透过窗棂洒落在地面。

    “叮——”

    那道剑光没有攻击向任何人,却击中那余占元头顶的那只染血的小鼎。

    “谁?”

    廖青脸色难看的看向那尊小鼎,此刻被一把剑贯穿,然后插在高台的地面上。

    那是一把锈迹斑斑的长剑,很普通,上面几乎没有一道元气波动,但它却刺穿了那尊染血的小鼎,把它钉在地上。

    衣袂破空的声音从廖青的身后响起。

    他骇然,然后转身,一掌拍出,想要将那身影阻挡下来。

    然而,那身影并没有朝向他攻击,而是从他的身侧一闪而过,速度很快,所以他只是看到了那身影,似乎是白色。

    余占元身体停止了颤抖,眼中也带着几分疲惫,但同样也有几分不解。

    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一次持续的时间会那么短,所以他抬起头,想要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

    便是在这时,他看到了那张近在咫尺的面孔,那个不知道多少次出现在梦中的面孔。

    还有眸子里通红的一片。

    “幻觉了吗?不过能在这个时候看你一眼,真好。”

    “你都不知道,刚刚那个家伙还说,你没有办法给我送终了呢,你看,现在不就已经见到了吗?即便是假的,也好!”

    说完这句话,他感觉到身体一松,身上的锁链尽数被斩断,身形也无力的滑落。

    “父亲……不是幻觉,我回来了!”

    他耳边响起带着几分颤抖的呢喃,然后被一双有力的臂膀扶住,缓缓坐倒了下来。

    “寒儿——”

    他这个时候终于确信,这不是幻觉,因为那双握住自己的手臂太有力了。

    布满褶皱的手轻轻抬起,然后落在对面那张面孔上,轻轻摩挲了两下,一如小时候。

    只是那个时候,他的手,很光滑。

    余寒握住了那只手,泪水悄无声息的滑落:“父亲,是我,我回来了!回来晚了!”

    余占元摇了摇头,笑的更开心了:“只要回来了,就不晚!”

    “是吗?”

    一个讨厌的声音传来。

    廖青看着余寒俯身的背影,眼中闪烁了明亮的杀机,他的身后,三名仙门弟子已经聚拢了过来,与其并肩而立。

    下方,不少仙门弟子也纷纷靠近过来,手握兵器,随时准备出手。

    气氛一下子凝固了起来。

    包括下方那些普通的余家弟子,都忍不住看着那道白色的背影。

    “是大少爷吗?他真的回来了!”

    “可是,为什么要回来啊?”

    他们眼中充斥着担忧,最真挚的担忧。

    “很意外,你在这个时候回来,你不知道,我等了你足足半年了,不过好在,你没有被三大仙门的那个废物弄死!”

    “父亲,你先休息一会儿,这里交给我!”

    余占元看着那逐渐站起身来的儿子,高大了许多,即便背影不够宽阔,却依然有一种很安全的感觉。

    余寒一步步的走到了那只被贯穿的小鼎旁边,将锈剑拔了下来,这把剑经过这段时间的温养,上面的裂痕已经愈合了。

    只不过再次恢复了普通的样子,不再具有灵性。

    然而却锋利了许多,否则也不可能将这品级不俗的小鼎贯穿。

    “燕州讲武堂,连件趁手的兵器都不给你吗?”

    余寒轻蔑的看着对面叫做廖青的少年,将锈剑重新收回到了体内。

    “死在这把剑下,你还没有这个资格!”

    然后他抬头看了看天色,目光在所有仙门弟子身上一一扫过!

    被他目光触及的仙门弟子,都感觉到了那道冰冷蚀骨的寒意,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

    他最后将目光落在了廖青的身上,声音有些沙哑。

    “一共二十三个人!”

    “不杀尽,恨不休!”

    今日,注定血染余家!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