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道诛天 > 第一百八十二章 洪荒之力
    余寒浑身一颤,眉心处,那只毁灭之眼所化的红痕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则是一道金黄色的符文。

    符文绽放着妖异的金黄色光芒,夺目而耀眼。

    然后,将这一方不大的空间照的雪亮。

    整个空间内,只有两个发光点,一个是余寒眉心的符文,另一个就是那只墨玉麒麟。

    而就在那道符文亮起的时候,墨玉麒麟似乎不甘心光芒被盖过,同样也开始绽放出一道道光芒。

    “吼——”

    低沉的咆哮声,好像从他心头响起。

    余寒微怔,抬头看去,正好迎上了那双闪烁着光芒眸子。

    那是墨玉麒麟的眸子,却在这一刻变成了妖异的红色,不仅如此,随着光芒明灭不定,那双眸子,好像是在眨动一般。

    “它……在眨着眼睛?”

    或者说,它在呼吸,因为那闪烁的频率,与余寒呼吸的频率完全一致。

    他呆呆的看着这一幕,饶是已经有过心理准备,依然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如此密闭狭小的空间,自己一个人,然后对面有一只墨玉麒麟……会眨眼的……

    不知不觉间,背后已经生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然后,似乎在回应他一般,那只墨玉麒麟周身的光芒也越来越盛,似乎要绽放出这个世界上最璀璨的光芒一样。

    但却并不是整个在燃烧,而是上面的纹理,一条条致密的纹理,开始不断沸腾起来。

    余寒忽然感觉到,眉心处传来一阵滚烫,那股力量,竟然连毁灭之眼都被轻易压制了下去,无法翻身。

    继而,那股热力开始朝向周身蔓延。

    他微微张口,吐出一道白气。

    随后,胸口、四肢开始不断的变热,似乎有一种力量压制不住,要爆发出来。

    “这是血脉的力量吗?可是怎么会……如此强大?”

    那股可怕的力量,让他有些掌控不住,身体开始微微颤抖了起来。

    随着墨玉麒麟上面的纹理越来越深刻,光芒越来越强烈,那种感觉也越来越猛烈。

    祖祠外,花白头发的余占元目光闪烁,他看不到里面的余寒,却可以看见外面所有的灵牌,都在颤抖了起来。

    好像是在战栗,又好像是在欢呼,然而他知道,那是在共鸣。

    与余寒的共鸣。

    “那是我儿子!”他握紧了拳头,嘴角露出一丝笑容,很欣慰。

    “我说,余飞是这座祖祠的继承者,因为他体内拥有和余荒先祖一样的龙魄!可我没有告诉你,你体内流淌的,才是余荒前辈的血脉。”

    “因为你出生的那天,我听说,祖祠上面所有的灵牌,全都倒了!”

    “之前我原本以为,是受到了震荡,但是后来,听大长老说,那些灵牌倒下的方向,就朝向了你出生的那间屋子!”

    “然后他说,那好像是在朝拜!”

    “我其实并不怎么相信,所以我打开了密室,然后看到了墨玉麒麟的眼睛亮了起来!”

    他苍老的面孔带着几分淡淡笑意,这一刻,是半年来第一次感觉到轻松,目光所及处,灵位上面的灵牌又一次倒了。

    而这一次,却朝向了那间密室的方向。

    余占元微微闭上双眸,气息变得宁静而深远:“余飞继承的是余家,而你集成的,是余族!”

    …………

    万里之外,那座山巅之上的孤城。

    子鱼正在与对面的步轻烟说着话,整座城里,她也只能和她说话。

    曾经的对手,现在的朋友,转变的时候,那一刻突如其来的气氛,让人应接不暇。

    “昨天,华正阳又来找你了,他似乎对你有意思!”

    子鱼眼皮不抬,嘴角却噙着笑容:“我的心就那么大,他要怎么样,我管不得!”

    “可我感觉,他好像不会死心!”

    步轻烟有些担心,越是得不到,就会爱之深,如此之下,一旦余寒有一日前来,那份爱,变会转化为仇恨,然后落在他的身上。

    子鱼知道她这句没有说完的话,到底指的是什么,而她早就预料到会有这样的一天,但却只是看着步轻烟,目光不再冰冷,却很淡。

    “余寒能做到,不是吗?”

    步轻烟深吸了一口气,子鱼是睿智的,她知道会发生什么,可偏偏不去阻止,不是因为生性冷漠,而是她明白这个时候,要留给余寒。

    心里不由得生出一丝嫉妒,仅仅是嫉妒。

    “不管你们的事情了,都是同一种让人讨厌的人。”

    她说的讨厌,不是那种讨厌,而是喜欢的讨厌。

    便是在这个时候,子鱼忽然站了起来,以她为中心,一道恐怖的气息开始蔓延。

    “子鱼,你怎么了?”

    步轻烟有些焦急,想要上前,却被那股力量推送的渐渐远去。

    “不要过来,我没事!”

    子鱼的声音让她心里安定了不少,黛眉微微皱起,眼睛里的担忧却没有褪去。

    那张完美无瑕的俏脸,此刻带着几分淡淡的光晕,尤其是她的额头,有一枚血红色符文亮起,与余寒一模一样的符文。

    只不过,它现在还是最初的红色。

    子鱼的娇躯微微颤抖,贝齿也轻轻咬起,她的目光,却似乎穿透了重重虚空,看到了一道身影。

    他站在一片黑暗之中,额头上,和自己一模一样的符文亮起,然而那是金黄色的。

    “余寒……是你吗?”

    她轻轻的呢喃,周身沸腾的气息渐渐升腾而起。

    额头上的那枚红色符文,也开始渐渐变了颜色,莹白如玉。

    …………

    那片狭小的黑暗之中,余寒终于缓缓睁开了双目,那股险些将肉身冲击的爆碎开的力量,终于渐渐敛去。

    没有消散,而是融入到了每一寸血肉之中。

    那是一种特殊的力量,血脉之力,带着太古久远的洪荒气息,所以余寒称之为,洪荒之力。

    “余家的血脉,竟然会有如此可怕的力量!”

    他握着拳头,目光闪烁,如果催动血脉力量,绝对不下于自己此刻的修为,甚至犹有过之,而这仅仅是单纯的血脉力量而已。

    “当初先祖教我开启体内的血脉力量,或许已经算到会有这么一天,我能够来到这里,可是,在这里见到了,为什么只是一尊灵位?”

    “先祖,真的陨落了吗?那么那一次出现的,到底是他的一缕残魂,还是分身?”

    余寒甩了甩有些发晕的头,墨玉麒麟上面的光芒早已经逐渐收敛,化为普通,仿佛从来没有动过一般。

    他却伸手将其抓了起来,放入到了乾坤袋中:“跟我走吧,将来看到余飞,也省的再回来取!”

    他转身就要离开,可是转身的那一刹那,却停住了脚步。

    对面的墙壁上,有一张画像,很陈旧,却很完好。

    画的是一个人,一个身穿战甲的人,战甲的衣襟上,有一条金龙,张牙舞爪。

    他背后飘荡的,是一面染血的战旗。

    “余荒先祖?”

    余寒跪倒在地,当初那一拜,并不是十分诚心,反而带着几分戒备,此刻这一拜,拜的却是一个未知的传奇。

    “很好,比我想象的还要好,所以,以后会更好!”

    虽然不敢相信,但是那道声音却清晰的传递过来,那是余荒的声音。

    抬头看向那副画,他确定那画面上的人,没有开口,但声音却传递了过来。

    “千里传音?”

    “传你个大头鬼!”

    “那好吧!”

    余寒看着那幅图画上,逐渐出现了熟悉面孔,忍不住低下了头。

    “血脉觉醒,是机缘,也是责任!”

    余荒开口,虽然那画面有些模糊,但却又那样的真实。

    “责任?”

    “当然!”他爽朗的笑声传来:“我将你们送入洪荒,然后斩断了洪荒,他却偏偏抽取了洪荒了灵源,要让你们彻底成为普通人。”

    “可是他却不知道,有人,却斩开了这片天,然后留下了一个希望!”

    余寒想了想,皱眉道:“可是我听说,从七州武院,可以找到通向外面的路。”

    “那条路?”

    余荒鄙夷的说道:“那是让人钻出去的,却不是我们余家弟子,余家弟子想要离开,一定要离开的堂堂正正!”

    “怎样才算是堂堂正正?”

    余寒有些不理解,他觉得,有资格走出那里的人,是站在整个洪荒最巅峰的强者,如此,就应该是堂堂正正,可他却说不是。

    那道声音久久没有想起,然后他对面那幅图上的画面却逐渐清晰。

    余荒似乎走了,可最后的声音,余寒还是听到了。

    “那是他留下来的通道,我们余家的人,不走!”

    “是啊,怎么能走?”

    这是余寒说的,说完这句话之后,他手掌轻轻按在那扇门上。

    一丝光亮逐渐出现,还有那飘荡在风中的一缕花白。

    余占元看着走出来的儿子,握紧的拳头,指节发白。

    他看到他轻轻点头,然后笑了。

    “父亲,失去了生命本源,我来帮你补回来!”

    余寒掏出了那株麒麟果,能够生死人、肉白骨的麒麟果。

    这株神药上面流淌的生命本源,足够将他失去的生命重新补全。

    然而他却摇了摇头:“把它,给外面的那些弟子吧,这么多天,苦了他们!”

    余寒目光闪烁着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急匆匆的走了过来,带着几分急切。

    “家主,大公子!”

    “仙门那边,来人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