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道诛天 > 第二百一十章 圣兽之骨
    “圣骨!”

    所有人都忍不住惊呼了起来。

    除了余寒!

    余寒的目光,似乎穿透了那重重青芒的笼罩,落在被掩盖之下的那座剑碑之上。

    “虽然被那青芒遮盖住,但剑意却越来越强盛,这座剑碑,当真有些与众不同!”

    胡奇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滚烫的灼热。

    握紧的拳头也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好恐怖的力量,就是这段骨!”

    然后,在所有人目光注视之下,青色的光芒逐渐消失,化为一道道纤细的丝带,将那段圣骨包裹在了其中,似乎在守护一般。

    但那股骇人的气息,却渐渐沉寂了下去。

    圣骨上依然散发着淡淡的光芒,却显得平和了许多。

    “就是这个时候,该出手了!”

    胡奇与余寒的身形,几乎在瞬间动作,朝向天堑之上飞扑了过去。

    而且,就在动身的同时,相互带着几分戒备看了对方一眼。

    他们谁也没有信任谁。

    这是亘古不变的定理,因为彼此敌对的关系,或者是因为至宝的诱惑。

    衍铮等人,包括八名讲武堂弟子,也纷纷靠近了过去。

    不过他们没有跃上天堑,而是抬头看向了那两道身影。

    “呼——”

    两人几乎同时落在了天堑之上。

    只不过,却并降落在一处。

    如同之前约定的一般,余寒落在了那座剑碑的面前,而胡奇则是落在了圣骨的面前。

    两道目光在半空中交织在一起,然后同时露出一丝笑容。

    真正的竞争,就在这一刻开始。

    这是他们彼此自己的选择,然后才是时间,每一秒的时间,对他们来说都弥足珍贵,因为预示着下一刻那场战斗的胜负。

    所以他们的目光一触即分,各自落在自己所关心的至宝上面。

    胡奇双目微眯,那些缠绕住圣骨的青色光带十分厉害,内部有光芒涌动,充斥着一股肃杀的气息,那是风属性。

    这只圣兽,在陨落之前,一定也是一只风属性的圣兽,否则不会落下这么大一片充斥着可怕罡风的小世界。

    他探出真气,率先落在了那些青芒之上。

    没有直接选择突破,虽然对自己的实力有信心,但这毕竟是圣兽留下的遗迹,绝对拥有顷刻间灭杀自己的能力。

    所以他很小心,真气稍微碰触了一下,便切断了自己与那道真气之间的联系。

    但是,那些青色的丝带却并没有传递出反抗的力量,反而变得更加内敛,好像单纯只是为了守护而存在,并不会主动攻击。

    这一次,他的胆子稍微大了一点,以真气与那些青色丝带接触在一起,同时,感受着其中的波动。

    “气息的确不弱,但蕴含的力量却十分暴虐,应该是圣兽害怕自己的这段遗骨受到攻击和损坏,所以才在临终的时候,布下了这道防御禁制。”

    他心中暗自想到,同时催动真气,开始与那些青色的本源气息接触,逐渐与之产生联系,想要用这种方式,一点点的进行渗透。

    不过虽然这种方式虽然很有效,但进展却并不快。

    好在,余寒那边的进展,似乎更加不快。

    他站在了那座剑碑的面前,石碑上面,那巨大的“剑”字愈发的深刻起来。

    而且每一道笔锋之间的剑意刻画,也越来越直透人心。

    那股迎面而来的锋锐,终于让余寒感觉到了一丝压力。

    自己的剑意,已经足够纯粹。

    正因为如此,才能够凝视这座剑碑如此之久。

    也正因为如此,他才能够与这座剑碑之间,产生一种莫名的联系。

    “果然,这里的剑意,与我体内的那四套古剑经的剑意十分一致!”

    这让他心中涌起一丝喜悦。

    当初与血燃激战的时候,他的一句话便曾经点醒了自己,那就是自己的剑道本意。

    虽然那株草取代了那道剑光,使得自己在最后关头,凝聚出了一株草的武魄。

    但是,那些剑意却一直并未散去,而且经过一株草武魄的祭炼,比较从前还精纯了许多。

    因为那株草,同样也是一把剑。

    是一种不同寻常的剑意。

    所以无论任何形态,真正的本意却都从未变过。

    而这,也是自己的本意。

    如果能够得到其中蕴含的那套古剑经,那么自己的剑意还会拥有大幅度的提升。

    这座剑碑所释放出来的剑意,已经让自己有所感悟,如果能够得到那套古剑经,那么此行所收获的好处,单纯针对自己而言,绝对要超过这段圣骨。

    想到这里,他掌心微微探出。

    就如同得到之前那几套股剑经的样子,轻轻碰触在了那座剑碑之上。

    “嗡——”

    一股可怕的气息,狠狠的灌注到了他的体内。

    余寒的身体,近乎疯狂的颤抖了起来,在那股强横无匹的剑意冲刷之下,脸色一瞬苍白如纸,嘴角也沁出斑斑血迹,触目惊心。

    “余寒好像受伤了!”

    见到这一幕,云风渡不禁皱起了眉头,眼中掠过一丝担忧之色。

    旁边的凌秋白等人也忍不住心头微微一震,虽然不知道余寒为何会做出这样的选择,但他始终是自己这一行人之中的支柱和根基。

    一旦他倒下,那么他们所有人都会死。

    所以他们都很紧张,甚至比全心感悟剑道的余寒还要紧张。

    而反观仙门弟子那边,更多的则是幸灾乐祸。

    因为此刻胡奇的状态,明显比被剑意所伤的余寒要轻松了太多。

    不仅如此,胡奇脸上还越来越舒展开来,想来是因为选择对了路子,成功在望。

    云锦转头看了一眼脸色难看的讲武堂弟子,嘴角涌起一丝冷漠。

    “哼!一群弱小的蝼蚁,学会了一套剑阵又能如何?一旦胡奇师兄能够成功,你们所有人都会陨落在这里。”

    想到此处,她清秀的面孔逐渐露出几分快意。

    “恐怕到时候不仅是你们,连同整个讲武堂,也将会灰飞烟灭了吧!”

    “听胡奇师兄说,讲武堂那边,剑明师兄应该已经动手了,不知道他能不能成功,不过一旦胡奇师兄掌控了圣骨,到时候,怕是连剑明师兄也不是他的对手。”

    “所以真的希望剑明师兄不会成功啊!”

    “因为只有这样,胡奇师兄才有可能力挽狂澜,然后成就无上功勋!”

    与角之涯不同,云锦支持的人,正是胡奇。

    包括衍铮在内,所有人看向胡奇的目光,都充斥着希望。

    “看来我的方法是正确的,那些青芒,都是依靠着里面圣骨的力量在支撑着,虽然没有残存的意识,但却是圣兽陨落之前的意志留存。”

    “如此,那就好办了,一旦我的真气可以透过这些光芒,接触到圣骨,可以将启灵漩涡传入进去。”

    想到这里,胡奇嘴角勾起一丝淡漠的笑容,扭头看了一眼余寒,笑容不禁越发灿烂起来。

    因为此刻的余寒,眼耳鼻喉已经尽数渗出了斑斑血迹,说不出的触目惊心。

    不仅如此,他的脸色苍白得吓人,整个身体都不住的颤抖,仿佛随时都有可能支撑不住而倒下。

    “哼!”

    胡奇冷哼了一声。

    “那剑碑上面的字迹,连我看上一眼都感觉到可怕,不敢撄其锋芒,你却还敢这般上去贴在上面,真是不怕死。”

    “不过这样也好,对我来说,省去了不少的麻烦。”

    “其实,真希望你能争口气,最起码坚持到我与圣骨融合完毕,到时候让我亲手取了你的性命。”

    “毕竟,这是长老交下来的任务,总归是要完成的。”

    所以,一定要坚持住才好!

    他重新将目光落在了面前层层缠绕的青芒之上。

    此刻真气已经渗入了将近三分之一,虽然进度依然不快,但是比起余寒,总算是多了几分希望。

    而且胡奇确定自己能够成功,加上余寒此刻凄惨的状况,所以他的心情变得越来越轻松。

    余寒此刻的情况的确十分不好。

    那些冲入体内的剑意,疯狂肆虐,虽然有自己的剑意作为缓冲,但依然不是那些血肉经脉所能够承受的。

    所以,就在第一轮剑意冲入进来的时候,他便已经受了伤。

    但虽然受了伤,他却并没有放弃。

    因为那些剑气在冲入到了剑意星河之后,竟然开始与其相互不断的印证,并且渐渐融合在了一处。

    也就是说,这短短的时间内,他的剑道,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

    虽然带来的后果就是肉身的伤势。

    但相比之下,这些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随着手掌贴合在了冰冷的石碑上,那些剑意与他之间,似乎都连通在了一起。

    然后越来越多的顺着经脉注入。

    那些经脉先是被无穷的锋锐剑意切割成了碎片,伤势愈发沉重。

    随即他吞食了一滴圣兽玉髓,在那些精纯的本源精华灌注后,伤势又开始迅速的恢复。

    如此往复,其实与胡奇的情况大同小异。

    胡奇在试探着以真气注入,要与那段圣骨取得联系,余寒又何尝不是通过感悟剑碑之中蕴含的剑意,来尝试着能不能感受到自己猜测的那套剑术神通?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余寒脸上的血迹越来越多,到处都透露着一种悲凉的气息。

    然而,他的身体,颤抖的幅度却越来越小。

    “呼——”

    正在感悟中的余寒,忽然睁开双目。

    眼中孕育着无穷的剑光。

    然后,他已经平静下来的身体,再次狠狠震荡了起来。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