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道诛天 > 第二百二十七章 永世庇护
    战奇终究还是没有接下执法队强者的那一剑,胸口被斩出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算是他之前猖狂的代价。

    但他们的离去,却很明智。

    以七州武院和四大仙门之间的关系,齐州的事情被扭转之后,下一刻,执法队很可能会将矛头指向他们。

    所以,他们的处境实际上也很危险。

    看着渡天舟迅速的离开,三名执法队强者相视一眼,嘴角纷纷勾起一丝笑意。

    “齐州这一次,真有点悬!”

    “是啊,害得我担心了好久!还不能在那四个家伙面前丢了面子,只能忍着,好辛苦!”

    “要我说,还不如一开始就出手算了!省的提心吊胆了这么久!”

    “规矩,总该是要守的,不过……的确悬透了!”

    “走吧,此事也该向上面禀告了!”

    三人你一言我一语,完全没有了之前那般严肃。

    渡天舟缓缓开动,消失在了十万大山深处。

    齐州,被玄宗欺压了半年的讲武堂,终于在这一刻重新反转了劣势。

    堂主的强势出手,将仙门所有的阴谋和手段强势毁灭,彻底的扭转了战局。

    讲武堂大获全胜,仙门弟子全军覆没,无一生还。

    那些顶尖强者被堂主击杀之后,剩下的人便如同丧家之犬般,被讲武堂弟子们四处追杀,一个又一个倒在了他们的怒火之中。

    没有丝毫的怜悯,因为他们知道,如果失败的是自己,那么也会是同样的下场。

    那些反叛的弟子,也遭到了最严厉的惩罚,有手上沾满自己人鲜血的,直接被处死。

    情节轻微的,也废除了修为,遣回到了自己的家族,这一生,都废掉了。

    而那些长老,身为讲武堂顶尖人物,罪加一等。

    在这一点上,堂主没有半分的仁慈,全部处死。

    这样,讲武堂固然元气大伤,但用不了多久,依然还可继续恢复。

    把这样的人留下来,到最后,只会让人心神不安。

    讲武堂重新洗牌,被囚禁的核心弟子也纷纷被释放了出来。

    劫后余生,看着满目疮痍的讲武堂,众人心中既是庆幸,又有些悲凉。

    堂主亲自下令,齐州封闭十年,十年内不得仙门弟子进入其中,如有发现,杀无赦,算是给齐州争取到了一个十年的缓冲期。

    这一战之中,有功的弟子全部论功行赏,由堂主亲自传授神通功法,指点修为。

    虽然人数比之前减少了大半,但凝聚力,却空前的高涨。

    而战斗结束之后,余寒便带着玄蛇悄悄的退出了战场,朝向余家赶了回去。

    余家所有人都在院子里等候,有了玉髓的相助,他们体内的伤势不仅痊愈,被解开了封印之后,无论资质还是修为,有有了大幅度提升。

    尤其是余占元,玉髓里面蕴含的生命精华是在太浓郁了,他逝去的生命也全部都补足了回来。

    一直停滞不前的修为,竟然再度突破。

    如今的他,已经踏入到了清微中期,算得上是一方强者了。

    见到余寒回来,所有人都露出了一丝期待,等待他开口说出那一战的结果,因为讲武堂与他们,息息相关。

    然后他们看到了他嘴角渐渐浮现出来的笑容,心里同时松了口气。

    “我们,胜利了!”

    一句低沉的话,却掀起了一片沸腾的浪涛。

    余家弟子们热泪盈眶,仰天狂呼,似乎要将压抑在胸口这么久的郁结之气尽数抒发。

    余寒一步步走到了父亲的面前。

    呼!

    玄蛇庞大的头颅从外面探了进来,张开巨口轻轻一吐。

    一道人影从里面滚落下来,摔落在了众人的面前。

    剑明!

    此刻的剑明,被余寒封印住了浑身修为,而且与玄蛇那一战,让他伤势严重,狼狈不堪。

    滚落在地后,立刻爬起身来,咬牙看着余寒。

    余寒目光闪烁,喉结却微微滚动了两下,声音有些发颤。

    “此人,便是这一次玄宗来到讲武堂的幕后主使,他叫剑明!那个胡奇已经死在我的手里,就是有点可惜,没能摘了他的头颅!”

    他一脚踩在了剑明的胸口,眼中杀机迸发。

    “今日我将他带来,要以他的鲜血,祭拜我们死去的亲人们!”

    两行热泪滚落下来,那些老人们肩并肩冲杀的一幕,依然在脑海中浮现出来。

    这一次大战,多少余家人付出了生命,然而终究还是胜利了!

    “杀了他!”

    “杀了他!”

    “……”

    此起彼伏的声音让剑明眼中满是绝望,看着杀机狂涌的余寒,他猛地咬牙。

    “杀了我,也没有用!”

    “修罗路上,会有人等着你,只要你不死,余家永远都不会安全,你以为,凭着讲武堂主,便可守护住余家吗?痴心妄想!”

    “住口!”

    余寒一脚踏在了他的嘴上,劲气吞吐,将他满口的牙齿全部都震得脱落下来。

    “那又如何?你还是永远都看不到了!”

    遭到如此屈辱,剑明睚眦欲裂,然而修为被封印,牙齿被震落,连自杀都做不到。

    “寒儿,带着他,跟我来!”

    余占元开口。

    在余寒与玄蛇离开余家,前往讲武堂的战场之后,余家弟子们将所有陨落的余家人,全部都带到了后山。

    在那里,立了一座英雄冢。

    无数个坟头悄然出现,却只有一块石碑,所有人的名字,都刻在了这座石碑上。

    他们是整个余家的英雄!

    站在那座石碑前,看着起伏如同小山般连绵不绝的坟头,余寒也沉默了下去。

    余占元伸手指向了石碑后面,那高高堆起来的尸体,每一具都跪倒在那里,面对着那些坟头,好像向他们拜祭一样。

    “那些,都是死在你和玄蛇手里的仙门弟子,就留下来忏悔吧!”

    然后,他目光闪烁,落在了那块石碑上。

    “这座碑,却需要鲜血和头颅来祭奠!”

    “就用他的吧!”

    余寒一脚将剑明踢到了英雄碑的面前,锈剑出现在手中。

    “犯我余家者,虽远必诛!”(别介意哈,引用一下,嘿嘿!)

    剑落,剑明的头颅滚落在地,一股鲜血喷出,溅在了那座石碑上。

    余家所有众人都忍不住潸然泪下,却有一股热血在胸口充斥。

    余寒深吸了一口气,转过身来,看向了父亲。

    他从怀中掏出了乾坤袋,递到了父亲的面前。

    “这里面,是我之前修行过的一些剑术神通和功法,很普通,不是讲武堂的绝学,余家,也应该壮大一些了!”

    这些神通功法,都是从这一年来死在他手里的那些对手身上搜刮而来的。

    其中也不乏一些不错品级的功法和神通。

    有了这些,余家应该能够很快的发展起来,战斗力也会随之提升。

    余占元没有拒绝,伸手接过,目光却定定的看着余寒。

    “你要去中州了吗?”

    余寒点了点头:“去中州之前,我先去找一趟堂主,他与那个带走余飞的人战斗过,应该多少知道一些消息。”

    余占元伸手在他肩膀拍了拍,目光闪烁。

    “寒儿,你这一去,也要多加小心,外面,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平静,父亲无能,给不了你们庇护,所以只能自己照顾自己了!”

    “我明白,下次回来,我会带着余飞!”

    他想了想,脑海中浮现出那道俏丽的身影。

    “或许,还有以恶人!”

    他的声音有些小,余占元竟是没有听清,便也就那么过去了,然后点了点头。

    一名弟子忽然间走到了他们身边。

    “家主,大公子,讲武堂有人来了!”

    余寒深吸一口气,嘴角也露出一丝笑容:“过去看看吧,看看讲武堂的奖励,够不够豪气!”

    齐州的这一战,与当初燕州的那一战不同。

    那一战纯粹就是战斗的对撞,没有丝毫技巧可言,一步步的走向了胜利。

    而齐州这边,则更多还是人心的猜测。

    一个个局势的对比分析,以及一场又一场的赌博。

    索性,最后的结果还是赢了。

    讲武堂堂主自然知道了余寒的事情,同时也是唏嘘不已,这样的弟子,本该是他们齐州的骄傲,然而却便宜了燕州的那家伙。

    不过此刻再想抢人,明显是行不通了。

    而且燕州那家伙,敢在这样的时候让他自己赶回来,这份魄力,与着实让人佩服。

    所以余寒猜的没有错,他让人,带着诚意而来。

    那名弟子显得很谦恭,他送来了一面金匾。

    “讲武余家!”

    只有这四个字,却让所有余家人浑身巨震。

    “堂主让我转告余家,这一次讲武堂能够度过此劫,多亏了余家弟子余寒,所以,赐下此匾,从今以后,余家永世受到讲武堂庇护,而且,余家弟子想要进入讲武堂修炼,一律可直接成为内院弟子,由专门长老全力培养!”

    “多谢堂主,这份礼,太厚重了!”

    余占元接过那面金匾,手臂也微微颤抖了起来。

    那名讲武堂弟子急忙躬下身子:“余长老,千万不要如此,堂主还有法旨,余家家主余占元,为讲武堂名誉长老!您可是长老,如何能够向我行礼?这不是折煞了我吗?”

    又是一记重磅,让余家众人忍不住齐齐惊呼。

    同时也欣慰不已。

    余寒嘴角也露出一丝笑容,有讲武堂守护,余家会越来越兴旺,至少暂时不会有危险。

    那么自己,也该安心了。

    他没有向众人辞行,趁着众人接法旨之际,身形渐渐消失。

    “有一些问题,该是问清楚的时候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