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道诛天 > 第二百八十六章 祝人庙
    丁进大口的喘息着,周身已经被汗水沁透。

    他紧绷的目光中,闪烁着从未有过的凝重。

    周围,到处都是一片赤红色的火焰,鼓荡的热浪一**的狂涌过来,带着一股暴虐的气息,仿佛随时有可能将他淹没。

    站在这座并不高大的山脚下,他的目光看向山顶处。

    那里有一株古树沐浴在火光之中。

    这株孕育在无边火海中的古树,声名赫赫!

    因为它象征的,是一个强大的名字!

    凤栖梧桐!

    它是太古梧桐树,传说中神兽凤凰栖息的地方。

    丁进的头顶,那只所谓的公鸡武魄,雄赳赳气昂昂的挺立。

    在突破到清微境界之后,公鸡武魄已经渐渐隐去,许久没有出现,当然,这也省去了他不少的尴尬。

    如今,似乎因为受到了那株梧桐树气息的吸引,竟然自动脱跳而出。

    丁进不傻,相反还很聪明。

    他能够修炼化凰诀,而且施展出凤凰真火印这等神通,这道公鸡武魄的本质几乎已经呼之欲出。

    正如当初余寒所说的那样,这只公鸡,很不普通。

    没有人比丁进更加清楚,之所以它不是凤凰,而是公鸡的形态,并非是因为它没有成长到极致完美的境界。

    而是因为他的体内,本身就存在着一道封印。

    这道封印,封印住了他体内的凤凰真火,以至于刚刚凝聚出的武魄,也被封印了。

    直到修炼成化凰诀之后,那道封印才开始一丝丝的被蚕食,从而使得这只公鸡武魄 显得越来越神秘。

    他很想弄清楚,是何人封印了自己,因为那是一段遗失的记忆,然而无论努力回想,也想不起曾经发生的事情。

    事关他自己的身世,丁进很想弄清楚。

    好在,修为突破到了化骨初期之后,体内自动衍生出了启灵漩涡。

    也就是在那一刹那,体内的血脉力量有过一瞬间的奔腾,从而让他感觉到了这株梧桐树的存在。

    凤,南方朱鸟也。非梧桐不栖,非竹实不食,非醴泉不饮。

    梧桐树是凤凰的栖息地,也是它唯一的家,所以,他会在突破的那一刹那,凤凰血脉觉醒的片刻之间,感觉到了梧桐树的存在。

    他没有将这件事情告诉余寒,只是简单说了一下自己要离开的事。

    因为如果他知道这件事,绝对会毫不犹豫的陪着自己来到此处

    可是对于自己而言,他与子鱼刚刚相见,而且似乎很快又要分离,又如何忍心占用他们有数的时间?

    而且,这件事,本身就是自己的机缘和造化,能不能成功,都应该是自己去争取,这才是自己想要走过的路。

    没有余寒,现在的自己,恐怕还是那个在外院唯唯诺诺的弟子。

    既然他将自己从那片泥潭之中带出来。

    那么下一刻,自己会还给他一片天空!

    想到这里,丁进的目光越发的坚定起来,化凰诀全力催动,连同头顶那尊公鸡武魄,也不断垂落下一道道光芒,护住了肉身,朝向那株梧桐树靠近了过去!

    …………

    祝人庙,庙如其名,矗立在满目疮痍的碎石之间,很简陋,至少从外表看来,那些神乎其神的传说,似乎并不切实。

    它更像是一座年久失修的山神庙,紧闭的木门也因为经历了太久的岁月,裂开了一道道纹理,窗棂木柱上面的红漆早已经脱落。

    到处都是一片破败的气息,还未走近,便感觉到迎面而来的萧条。

    余寒和子鱼站在那扇陈旧的大门口,望着眼前这个不起眼的古庙,相互对视了一眼。

    如果不是上面那唯一还算是看过去眼的匾额上书写着“祝人庙”三个凤飞凤舞的大字,他们甚至不相信,这里便是所有人都垂涎欲滴的那座神庙。

    “真不敢相信,祝人庙竟然是这般模样!”余寒摇头苦笑。

    “我也没想到!”子鱼很配合。

    “当年那对仙人前辈,恐怕也没想到自己的传承会被后世人所得,所以他们根本就没有对这里的气息构建任何的防御阵法!”余寒双目光芒闪烁。

    整座祝人庙,有一道可怕的气息笼罩,然而却并不是阵法的气息。

    甚至上面也没有任何的道纹存在。

    “我们进去看看吧!”子鱼忽然开口道。

    一双妙目落在了余寒的身上:“来都已经来了,即使两位前辈的气息已经消散,我们也应该去拜祭一下的!”

    余寒点了点头,握住了那只冰凉的柔荑:“你说得对,如果不是两位前辈留下了这座古庙,我们或许也难得拥有这十几天安静的日子!”

    两人达成了一致,牵手朝向门口走去!

    周围没有一株杂草,却布满了不规则的碎石,像是故意填满上去的一般。

    两人走的很慢,也很平稳,渐渐来到了门口。

    木门紧闭,似乎从这座古庙出现开始,就一直没有开启过。

    余寒的手,轻轻抵在了木门上,没有用力,而是轻轻朝向前面推去。

    没有丝毫的声音传来,虽然他的力气并不大,但是那道木门,却是真正的纹丝未动。

    一丝惊奇自眼底流淌出来。

    果然,这股守护的力量很强大,它在阻止着自己进入其中。

    虽然在推门的时候,没有任何力量反震回来。

    但适才自己施加在木门上的力量,却如同泥牛入海一般,直接被那扇不起眼的木门吞噬得一干二净。

    “果然古怪,看来要进去,还有些不简单呢!”

    他目光微微闪烁,转头看向了子鱼。

    “想来两位前辈找到这样一处僻静之所,化身古庙将自己埋葬于此,也是不希望别人寻找到这里,从而打扰了这一片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安逸世界!”

    说完这句话,余寒忍不住轻轻叹了口气:“或许我们两个的到来,便已经打扰了两位前辈!”

    子鱼微微点了点头,很干脆的说道:“那我们走吧!”

    余寒转头看向她:“我知道,你来这里,是为了祭奠,而不是想要里面那所谓的传承,而我也是一样。”

    他紧紧握住子鱼的手:“既然我们进不去,就在这里拜祭一下两位前辈也好,同时,也请他们做一个见证!”

    “你要见证什么呀?”子鱼抬头看向余寒,俏脸闪过几分红润,眸子里却又隐约的光芒跳动。

    余寒轻轻一笑,看着那一笑倾城的绝世容颜:“见证我们永恒的爱情!”

    “会永恒吗?”

    子鱼心中轻轻叹息,然而被余寒灼热的目光触及,一刹那忘记了所有。

    “当然会的!”余寒的目光一眨不眨的注视着她:“在分开的这段时间里,不知道多少次,我都在生与死之间徘徊,然而每一次脑海中都会出现你的身影,然后从死亡边缘又挣扎了回来,或许连我自己都说不清楚,在我心里,你是多么的重要!”

    听着那一句句暖彻心底的情话,子鱼跳动的眸子里,晶莹的光芒在闪烁。

    努力了这么久,等待了这么久。

    然而有这一番话,一切都足够了!

    “从你开始走入我的生命开始,就注定了这一辈子,我再也无法失去你,子鱼,我知道,你很快就要离开,不过一定要等我,无论天涯海角,我都会找到你!”

    子鱼重重的点头,娇躯主动扑入到了他的怀中:“我知道,你不会让我失望!所以,我会等你!”

    感受着怀中那微微颤抖的娇躯,余寒的心中也荡漾起一片柔情。

    “我答应我父亲,再回去的时候,会带着我的媳妇回去!”

    “所以,不带着你,我恐怕连家都回不去了!”

    子鱼俏脸通红,她虽然敢爱敢恨,听到如此亲昵的话语,却依然忍不住有些羞恼。

    玉手当即轻轻在他胸口捶打了两下,却很轻柔。

    她还是害怕会伤到了他,哪怕一丝!

    呼!

    衣袂破空的声音,打破了这里的和谐气氛,让忘情拥抱的两人,同时皱起了眉头,将目光投递了过去!

    “你们果然来到了祝人庙!”铁知心看着余寒,忍不住咬牙切齿。

    镇山之城这一次进入修罗路试炼的弟子中,二号弟子铁修澜,三号弟子申屠凡,都陨落在了余寒的手里。

    此子心狠手辣,出手无情,如果继续让他活下去,必将是一大祸害。

    所以铁知心来到了这里。

    余寒脸色难看的看着铁知心,这名镇山之城的一号弟子,曾经在所有讲武堂弟子眼中仰望的存在,但此刻却是无比的面目可憎。

    如此温存的时间里,这家伙实在有些多余。

    多余到让那安静而又甜蜜的一刻都荡然无存。

    “我想杀了他!”余寒咬牙道。

    子鱼自然知道他心中所想,甜蜜之余,忍不住点头道:“你喜欢就好!”

    然而,不等余寒开口,铁知心却是冷哼道:“杀我镇山之城弟子,当初在内陵便该杀了你,让你平白多活了这么久,已经是无上的恩赐了!”

    看着铁知心眼中闪烁出来的杀机,余寒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说的好像你能杀得了我似的!”

    铁知心双目微眯,却有些忌惮的看了子鱼一眼。

    内陵的那一剑,对他来说依然心有余悸。

    连仇剑仙都挡不住这少女的一剑,更不用说是自己。

    所以,他看向余寒的目光带着几分嘲讽:“就会躲在女人背后,算什么本事?”

    余寒有些怜悯的看着他:“我站的明明比她靠前,你竟然说我躲在她的背后,能不能不要说出这么傻逼的话?”

    子鱼轻轻捏了捏他的掌心说道:“这样骂人不好!”

    余寒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保证以后不会在你面前骂了!”

    子鱼点了点头,然后松开了手,朝后退出几步,看着余寒道:“要快点结束呀!”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