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道诛天 > 第三百零四章 这名,我不要!
    听到余寒的话,不仅仅是丁进,连同身旁的子鱼,看向他的目光也带着几分疑惑。

    他的眼睛里,带着一丝莫名凝重。

    “有什么不妥吗?”子鱼轻声问道,心中忍不住有些担忧。

    余寒摇头,轻轻叹了口气:“要试过才知道!”

    “小心一些!”

    在子鱼的叮嘱声中,余寒身形飘飞而出,直接朝向那座平台降落了过去。

    陈战和周丛云相视一眼,眸子里纷纷闪过几分不可思议。

    他们都没有想到,余寒会提前出手,尤其是陈战,好像又被他摆了一道,目光闪烁之间,杀机也越来越浓郁。

    余寒的身形,出现在了那座七彩平台面前。

    相隔如此近的距离,里面所释放出来的气息,也越来越直接。

    他眉头微微皱起,这股力量,带着一种平和中正的大道韵味,凭空生出不少的亲和力。

    然而越是这样,他的心里就越发感觉到一丝不妥。

    它若单单是无上大道自动形成的规律,拓印下一个时代最年轻的天才弟子姓名,从而依据排名,赐予大道感悟。

    那么,怎么可能会在自己等人激战的时候,产生异象来阻止众人的相互拼杀?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就是,那道声音,到底从何处而来?

    大道,会自动衍生出声音吗?

    显然不可能!

    想到这里,余寒心中也生出一丝莫名的寒意,如果整座天碑都只是一个阴谋,或者是一个巨大的危险,那么不仅仅是他们,能够在这座天碑上留下姓名的,都已经入了这个局。

    思量之间,他手臂轻轻贴合在了七彩平台之上。

    嗡!

    随着掌心与那座平台相互接触,一阵七彩光芒凭空爆发而出,带动着一股强烈之极的光芒,瞬间照亮了周围。

    不少人纷纷微眯起双目,避开那团光芒折射出来的锋锐,同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竟然能够引动这般异象了吗?

    他们想要别过头去,从而缓解双目的刺痛,却又不舍得放弃这见证的时刻,只能强忍着继续看向天碑。

    属于天文的那一部分石碑,金色光芒不断闪烁,就在第九个名字后,一道道笔画逐渐浮现出来,构成了两个字。

    余寒!

    他竟然登上了天文,成为第十个天文上面的绝顶天才。

    据说,每一代历练的弟子中,只能有一个名字出现在天文之中,这是天碑的规矩,也是它的选择。

    而此刻,它选择了余寒,那么还未出手的陈战、周丛云和丁进,便彻底失去了角逐天文的资格。

    丁进总觉得事情有些不太对劲,所以他的表情,并没有多大的变化。

    而陈战则是脸色难看,那个位置,原本是自己的,却在这一刻被余寒捷足先登,这让他心里很不是滋味。

    之前修罗印的比试,已经让他率先下了一成,如今在天碑留名上再次被余寒压制,等于他们之间的这一战还未开始,便已经失败了。

    至少,从眼下来看,所有人都会直观的认为,自己是不如余寒的。

    陈战微微咬牙,眼中充斥着不甘:“可恶的余寒,竟然摆了我一道,提前将姓名烙印了上去,否则又怎么会是这样的结果?”

    周丛云也是摇头叹息。

    这一代有了陈战和余寒这两个变态,他基本上已经失去了留名天碑的希望,即便是那个叫做丁进的家伙,貌似也不比自己弱。

    所以他的表情也还算是正常,不如陈战一般激动。

    众人之中,只有子鱼,她是唯一一个没有将目光落在天碑上面的那个名字上,一双妙目,始终都注视着七彩平台旁边的余寒。

    在天文之上留名后,余寒并没有撤去手臂,也没有离开,依然怔怔的站在那里,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果然有些不对劲!”

    余寒目光闪烁,在自己的名字出现在天碑之上时,他明显感觉到,一道精神烙印,也随之刻画在了自己的心神之上。

    那是一种十分不好的感觉,好像被窥探了一般。

    体内,一株草武魄轻轻摇曳,似乎也发现了这股不同寻常的气息渗入进来,开始绽放出一道道锋锐之气,在体内狂涌。

    几乎是在同时,变异丹田、太极光轮、毁灭之眼、剑意星河,四道力量同时也做出了动作。

    对于那一道侵入体内,看似微弱的气息,这几股充斥着灵性的力量,纷纷感觉到了一丝威胁,甚至连体内那洪荒血脉,也渐渐沸腾起来。

    余寒身上的气势,迅速的攀升,这一刻所释放出来的气息,让周围的众人都感觉到了恐怖。

    尤其是陈战,目光不由得重新审视起余寒来。

    原本以为,自己在修为突破到了化骨中期,并且成功修成《天地万化法》之后,可以轻松将余寒碾压、击杀。

    然而却没想到,此刻余寒身上所爆发出来的力量,竟然不在自己之下。

    他目光闪烁,却带着几分通明:“果然,这才是真正的你,不留下几张底牌,你又怎么可能会是余寒呢?”

    当初,他便败在了余寒的底牌上,败得很惨烈,甚至险些一蹶不振,如今是两人第三次剑拔弩张,对于余寒的了解,他绝对是要超过其他人的。

    目光一眨不眨的看着似乎与七彩平台发生争执的余寒身上,陈战忍不住也有些疑惑起来:“你到底在搞什么鬼?”

    而此刻的余寒,眉头紧紧皱起,气息凝重到了极点。

    直觉告诉他,这道气息绝对不简单,甚至可能会影响到自己的未来。

    思量之间,在体内六道力量的全力驱逐之下,那道看似微弱的气息,终于露出了狰狞的獠牙。

    一阵阵剧烈的波动传来。

    那道气息抽丝剥茧,初现峥嵘。

    一道恐怖到了极点的气息,在他体内狠狠的肆虐了开来。

    六道力量,几乎同时被逼退,绕着这道闪烁着七彩光芒的光球飞舞盘桓。

    “真是一个不错的苗子,竟然能够发现我的存在!”

    那光球竟是微微开口,声音虽然显得平静了许多,但可以明显判断出来,这个声音正是之前号令他们天碑留名的那个声音。

    六道恐怖的力量依然没有退却,就那么与之对峙,释放出一股股强大的力量,不断向前推进,要将其彻底驱逐出去。

    “你的体内,竟然有这么多不同寻常的力量,怪不得能发现我的存在,看来,看中你的,不仅仅是我一个人!”那声音继续说道。

    余寒在惊骇之中,逐渐稳定住了心神,同时冷笑道:“你的看中,我无福消受,所以,还是请离开吧!”

    那声音带着几分戏谑道:“天碑之上,已经留下了你的名字,这就要过河拆桥吗?”

    “这名,不要也罢!”

    余寒口中淡淡说道,继而,掌心光芒涌动,一道非同寻常的剑意顺着手臂探出,狠狠的涌入到了七彩平台之中。

    与此同时,他身体剧烈的颤抖,被那股诸天大道的力量疯狂反噬,口中鲜血狂喷而出!

    “都已经留名天文了,你还要做什么?如此贪心,连天道都不容你!”陈战嘿然道。

    子鱼却是目光闪烁,跳跃的眸子里,那把精致的短剑再次出现,随时准备出手。

    丁进此刻也终于明白了过来,怪不得余寒不让自己先一步去碰触 这座天碑。

    别人或许看不清楚他此刻的情况,但是自己却能够看的真切。

    因为余寒从未如此凝重过。

    而且,他的自制力为自己平生仅见,如果说他贪心,那么这个世界,将不会再有不贪心的人。

    他相信余寒,一定是发现了这天碑之中有什么危险和问题,这才出手试探的。

    看着受伤吐血的余寒,丁进脸上也闪烁着浓浓的担忧之色。

    余寒的目光带着几分疯狂,狠狠擦掉嘴角的鲜血,嘴角有一丝笑容绽放开来。

    “不要白费力气了,这是大道的力量,以你这微弱的修为,如何能够抗衡?”

    “不能抗衡吗?我看未必!”

    肉眼可见,天碑上属于天文的部分,竟然有一道纤细的剑意突兀出现!

    它颤巍巍的横贯在天碑上,看似微弱,仿佛随时有可能崩溃,但却成为这座传奇的天碑上,唯一一个异种大道的存在。

    “怎么可能?”

    体内的那道声音,终于显露出几分惊讶。

    与此同时,悬浮在余寒体内的七彩光球,疯狂的摇曳起来,一道道七彩光芒朝向四面八方扩散了开去。

    “竟敢与我抗衡,简直就是找死!”

    带着几分恼怒,那无数道七彩光芒贯穿之下,似乎要将余寒的体内彻底湮灭。

    而以一株草武魄为首的六道力量也不甘示弱,看似被压制在了下风,却各自占据了一片天地,与那片七彩光芒争夺不休。

    “抹除吧,既然原本就是一个笑话,留之何用?”

    天碑之上,那道突兀的微弱剑意蓦然横扫!

    继而,最后出现在天文上的“余寒”二字,竟是完全被抹除,好像从未出现过一般!

    “他到底要做什么?”

    此刻余寒的所作所为,让陈战等人已经是一片迷茫。

    既然已经得到了天碑的认可,为何还要将其抹除?

    而作为当事人的余寒,却已经根本无暇去顾及周围那些充满着不解与疑惑的目光。

    因为体内的那道七彩光球,就在自己的名字从天碑上消除之后,终于彻底疯狂了起来。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