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迷失的旅程 > 第261章 淮南谋变
    卫青再次用胜利证明了自己,在刘彻心中的分量进一步加强,刘彻激动的心情平抑之后,总是感觉到一丝莫名的惶恐,然后就命令身边的谒者道:“代朕观察一下大将军的日常活动,都去哪里,和谁接触,定时向我汇报。”

    “诺。”

    刘彻再次强调道:“不可让第三人知道,否则……”

    “臣明白。”

    刘彻刚安排好此事,就有一个谒者兴冲冲的冲进殿来大声喊道:“禀报陛下,张骞回来了,禀报陛下,张骞回来了。”

    刘彻以为听错了,就问道:“说清楚些,谁回来了?”

    谒者停下脚步,大口的喘一下气道:“张骞回来了。”

    “啊,真的吗,”刘彻激动的猛然站了起来,不假思索的大声命令道:“宣文武大臣们宣室殿列队迎接张骞。”

    “诺。”

    刘彻来到宣室殿,文武大臣们整齐的列队站立在大殿下,只见张骞手持节杖,带着甘父和妻儿慢慢的走进宣室殿,一走进大门就扑通跪倒在地大声的喊道:“臣张骞叩拜陛下,向陛下复命。”甘父和妻儿也跟随跪拜了起来。

    刘彻早就迫不及待的站起来向张骞冲了过去,拉起张骞的手道:“爱卿请起,”这时刘彻才注意到几个人皆穿着破衣烂衫,节杖也早已磨的光亮,刘彻一行热泪顺着脸颊滑落道,“爱卿受苦了。”

    张骞嘴唇颤抖一下道:“为陛下和社稷完成使命,即使万死也义不容辞。”然后张骞指着身后的甘父和妻儿道,“这位是甘父,这是臣的妻儿。”

    “快快起来说话,”刘彻认真端详了几个人道,“爱卿此次出使西域几载了,朕还以为爱卿已经遭遇不测了呢。”

    这时张骞眼睛有些红润道:“今天距离开长安时已经十三载有余了,臣和甘父一路上风餐露宿,遇险无数次,多亏了将士们的拼死保护才侥幸返回长安,可是带去的一百多位将士们却都客死他乡了,呜呜呜呜,是臣没有保护好他们呀。”

    “爱卿不必自责,任何丰功伟业都是需要将士们拼死换来的,朕一定会好好的恩赐一下他们的家人。”

    “谢陛下隆恩。”

    刘彻转身道:“来人呀,伺候几位英雄沐浴更衣,稍后朕要好好和张骞聊一聊这十三载他们是怎么度过的。”

    “诺。”

    张骞和刘彻详谈了三天三夜,把十三年中的经过叙述一遍,刘彻听的如痴如醉,张骞率领一百多人满载丝绸珠宝在去西域的半路就被匈奴扣留了,匈奴人为了留住张骞,为他娶妻生子,在哪里被扣押了十年都没有动摇张骞出使西域的决心,一个月黑之夜,张骞一行趁匈奴不备,逃离匈奴。他们取道车师国(今新疆吐鲁番盆地),进入焉耆(今新疆焉耆一带),又从焉耆溯塔里木河西行,经过龟兹(今新疆库车东)、疏勒(今新疆喀什)等地,翻越葱岭,到达大宛(今费而干纳盆地)。在大宛向导的带领下到达康居(今巴尔喀什湖和咸海之间),最后到达大月氏。此时的大月氏国情已发生很大变化。他们迁到妫水流域后,征服了邻国大夏(今阿富汗北部),决定在此安居乐业,不想再跟匈奴打仗,回来的路上又被匈奴人扣押了一年,恰逢战争和匈奴内部大乱才趁机逃了出来返回了大汉。

    张骞再三向刘彻恕罪道:“臣办事不力,没有说服大月氏与我们联合抗击匈奴,辜负了陛下的重托,请陛下治罪。”

    “爱卿此言差矣,爱卿带领众将士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了解了域外的状况,没有成功联合大月氏抗击匈奴不是卿之过,朕不但不罚爱卿,还要重赏,朕赐爱卿为博望侯,做太中大夫如何?”

    “谢陛下。”

    “赐甘父为奉使君,其他已经客死他乡的将士家属朕会派人前去慰问,保障他们的生活。”

    “臣替甘父及死难将士谢过陛下了,”张骞接着说道,“陛下,刚才臣说过在大夏见到了蜀地的产物竹杖和蜀布,陛下不感到稀吗?”

    “哦,爱卿有什么话尽管说。”

    “臣就不卖关子了,大夏的商户们说是从东南方的身毒购买来的,这说明身毒在我们的西南,我们距大夏一万二千里,身毒在大夏东南一千里,这样一来我们从西南距身毒距离不会超过距大夏的距离,陛下应该派人从西南打通通往身毒的路,这样就可以绕过匈奴的控制区找到一条新的通往大夏的路了。”

    “嗯,有道理,朕看适合开辟西南道路的人选也非爱卿不可了,爱卿可以在长安修养一段时间后再去西南夷宣扬一下朕的恩威。”

    “诺,臣领旨。”

    “接下来的数月,爱卿准备一下给众臣讲述域外的所见所闻,增长他们的认识,强我大汉国威。”

    “诺。”

    “退下吧。”

    “诺。”张骞转过身刚走几步突然间又转身道,“陛下,臣突然又想起一事,匈奴人的刀剑锋利的原因可能臣找到了,臣见他们锻造刀剑时会用一种碎屑原料,锻造出来的刀剑比我们锋利,臣趁他们不备抓了一些回来,不知道我们是否可以借鉴一下。”

    “哦,快快交给尚方丞,让匠人们研究一下,若能提高我们刀剑的锻造工艺,此大功也。”

    “诺,臣告退。”

    刘彻看着张骞离开的背影,不由的感叹道:“有这些臣子扶持朕,大汉何愁不兴。”

    这时一个谒者向前禀报道:“陛下,丞相公孙弘求见。”

    “请他进来。”

    “诺。”

    公孙弘进大殿施礼道:“陛下,臣等已经起草好了太学制度,请陛下预览定夺。”

    “哦,呈上来。”

    刘彻翻开一卷卷的板牍,边看边询问公孙弘,公孙弘那是博学多才之人,解释均得到刘彻不住的点头,然后刘彻微笑的说道,此制度颁发将大大改善我大汉选拔人才的途径,不但要颁发这个制度,朕还要亲颁一个《劝学诏》,让天下才俊都来为大汉的建设出谋划策。

    “陛下圣明。”

    “令天下郡国皆立学校官,弘扬大汉文化之精神。”

    “诺。”

    这时谒者又禀报道:“陛下,廷尉张汤求见。”

    “哎哟,请他进来。”

    “诺。”

    公孙弘马上识趣的说道:“臣就不打搅陛下,臣告退。”

    “下去吧,这太学制度就这样定下了,稍后颁布《劝学诏》公布天下。”

    “诺。”

    张汤走进大殿跪地施礼后说道:“陛下,这几天臣这里接到一个案子,因涉及到郡国,一直无法定夺,特来请陛下批示。”

    “哦,又是哪国的事情呀?”

    “陛下,是淮南国,号称淮南八公之一的雷被状告淮南王阻挠他参加抗击匈奴的军队,违反陛下旨意。”

    “果真如此,爱卿调查了吗?”

    “未曾调查,就是特来请陛下批示,”

    “尽快调查一下,调查后拿个结论给朕。”

    “诺。”

    就淮南国那点事,那经得起起调查,马上张汤了解到雷被是一位剑艺精湛的剑客,他在与淮南王世子刘迁的一次比试中,失手击中了刘迁,从此惹怒世子,后来更是被逼得在淮南国里待不下去了。雷被于是向淮南王请求,跟随大将军卫青去打匈奴。没想到淮南王听后,反倒认为雷被起了叛心,并将其免了职。心怀怨恨的雷被索性逃出淮南王府,跑到这里状告起淮南王来。

    张汤心中有了底,又跑去刘彻那里汇报,把这件事情向刘彻一讲。

    刘彻问道:“恩,雷被做的不错,按汉律淮南王应该如何处置呀?”

    “根据汉律,凡阻挠执行天子诏令者,应被判弃市死罪。”

    “哎呀呀,对皇叔弃市有点重了,不准。”

    “那不然就削淮南国五县以示惩戒。”

    这句话正好中刘彻的心意,其实自己一直在做削藩的事情,但是感到五县有点太多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就说道:“削两县吧,削两县足够皇叔长记性了。”

    “诺,淮南王可免刑责,但是此事皆是淮南世子刘迁引起,应该对刘迁进行缉拿问罪。”

    “准了。”

    “诺,臣领旨。”

    张汤接到旨意转身下殿,刘彻坐在那里表情平静,内心翻腾,握紧拳头自言自语道:“希望皇叔能够自重呀。”

    圣旨下达到淮南国,淮南王刘安气得直拍桌子心想道,好个雷被,竟敢吿本王的状,看来是督促本王完成大业呀,马上把圣旨在旁边一放就告诉使臣道:“臣接旨,接受皇上对臣的惩罚,并且告诫臣子们,此类错误以后不会再犯。”

    刘迁一听说要缉拿自己,哪里待得住,就脚底抹油溜了,钦差们没有办法,只有通报全国追讨。

    刘安看到刘彻如此强势,不由握紧拳头道:“你小子算是长出息了,今天敢拿你叔叔开刀,看我带兵杀到长安去,也感受一下做皇上的滋味。”

    主意打定,就跑到衡山国,衡山王刘赐是自己的亲兄弟,自然热情接待,刘赐道:“王兄今日怎么有空大驾光临,不知有何指教?”

    “王弟呀,想必也听说了我淮南国最近发生的事了,所以感到心中不爽,特到王弟这里散散心。”

    “好,好,你我兄弟好久不见,正好需要叙叙家常,王兄里面请。”

    “请。”

    两人落座之后,侍从们把茶水奉上,刘安端起水一饮而尽道:“恐怕不久的将来你我两国将片土不存呀。”

    刘赐马上骤起了眉道:“王兄此话严重了,皇上不是咱们侄子吗,看在刘氏宗亲的份上侄子不会对叔叔斩尽杀绝的。”

    “幼稚,可笑,王弟想的太简单了,咱们父王的下场难道王弟忘了吗?”

    “王兄严重了,弟不敢忘记。”刘安的话让兄弟两个想到了其父亲因为被汉文帝刘恒发配到蜀郡路途上绝食而死的往事,不由得悲从心来,六安接着道,“文帝与父王是亲兄弟都没有放过,何况我们叔侄关系呀。”

    刘赐马上从悲痛的表情中恢复了过来疑惑问道:“王兄不会太多虑了吧。”

    “哈哈哈,今天从我淮南国下手,接下来就是这衡山国了。”

    刘赐想了片刻点了点头,接着问道:“即使你我兄弟知道又能如之奈何?”

    刘安沉思了片刻后道:“兄有一策,不知王弟敢做吗?”

    “王兄请讲。”

    刘安压低声音道:“今我淮南国有精兵之众,谋士充足,若能加上弟衡山国的力量,举起大旗,一定会一呼百应,杀到长安,你我兄弟也尝试一下做皇上的滋味。”

    刘赐马上关起门,急促的轻声说道:“王兄已经下定决心了吗,我练兵多日,就等王兄召唤了,我听王兄的。”

    “好,一言为定,我这就回淮南准备举起大旗,请王弟静候佳音吧。”

    “好,此事宜当机立断,千万不要拖延,我这边随时准备响应。”

    “好,你我兄弟同心协力扶正汉室,创刘氏江山社稷辉煌。”说完两人三击掌。

    兄弟两人在密室商议了协作方案和进军长安的路线,足足密谋了两个时辰之久,仿佛已经看到了希望的光芒在天空飘荡,稍后吃点简单便饭,刘安就急匆匆的返回淮南了。

    刚到淮南王府,就命令左右道:“快将伍被叫来。”

    “诺。”

    自从雷被到长安告御状以来,同是淮南八公之一的伍被开始胆战心惊的生活,他知道从此淮南国将无宁日了,他所能做的只有尽最大努力安抚淮南王并且保持淮南国的繁荣。

    伍被走进王府,就被刘安招到后殿,刘安清退左右微微一笑问道:“中大夫最近过得可好?”

    伍被施礼道:“托大王恩宠,臣过的很好。”

    “嗯,中大夫可知道雷被去长安吿本王御状了。”

    “雷被真是忘恩负义,该天打五雷劈。”

    “哈哈,他高兴做什么我就不管了,但是我们要做什么还是要筹划一下的。”

    “大王的意思是?”伍被马上疑惑道。

    “现在我们淮南兵多将广,当今皇上昏庸无道,干受一帮好战之徒驾驭连年征战,劳财伤民,不得民心。”

    “大王的意思是?”伍被继续装糊涂道。

    “趁着他皇上要割我两县的机会举起大旗,一定会一呼百应,联合各路诸侯杀到长安,重整朝纲。”

    “大王不可,如今天子深得北方百姓的心,就是我们淮南国的百姓也安宁日久,不宜再起战争呀。”

    “中大夫多虑了,回去好好准备起来,到时不听本王者可别怪本王不客气哦。”

    “请大王三思呀。”

    “本王已经思量好久了,希望中大夫能够听从本王命令,一旦成功,一定会让你们家族显赫。”

    “谢大王,不过臣还是请大王再思量思量。”

    “退下吧,本王也希望中大夫也好好思量思量。”

    伍被看到说服不了刘安,就识趣的说道:“臣告退。”

    刘安看着伍被离开的背影,第一个招来的人都不同意自己的计划,略显落寞的问自己:“难道本王真的错了吗?”

    正在这时,刘迁从侧门走了进来道:“孩儿拜见父王。”

    刘安看到世子,又爱又恨的说道:“可有人见你进来?”

    “父王放心,没有看到可疑人员,这就好。”

    “父王,我们被皇帝小儿欺负成这样,不如早日起事,一旦成功,我就是大汉的太子,您就是大汉的皇上。”

    刘安马上脸色铁青道:“就知道当太子,没有想过如果不成功,你我会共赴黄泉的。”

    “这……”听到共赴黄泉,刘迁一脸的胆怯。

    “回你的藏身之所好生呆着,需要你时父王定会派人前去喊你,不要再到处惹是生非了,你这脑袋可是有人惦记着呢。”

    “诺,孩儿告退,起事时请即刻喊孩儿。”

    “去吧,快点回去吧。”

    “诺。”

    刘安有点心烦意乱的坐在了垫子上长长的叹了口气,感叹除了这个不争气的孩子支持自己外,怎么那么难以找到贴心的忠义之士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