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独仙行 > 第066章 以阵破阵
    卷一岭西求道

    第066章以阵破阵

    那摆摊的中年大汉目光却是一缩,这块重石有一万多斤,自己要拿起来,必须先运足法力才行,可这位头戴斗篷的修士,修为只有筑基期后期,拿起这重石却很随意,简直和拿起一个鸡蛋一样。

    姚泽掂量了一下重石,开口问道:“道友想要破开什么法阵,距离这儿有多远?”

    那中年大汉一听他问话,心中大喜,看来这位懂得法阵,嘴皮微动,竟然使用起传音入密。

    姚泽听了一会,站起身来,把那重石交还给那中年大汉,“咱们现在就出发吧。”

    那中年大汉忙运转法力,接过重石,放进储物袋内。

    “好,道友请随我来。”

    姚泽回头对那小姑娘说道:“婉儿姑娘,你就在这坊市等我好吧,最多两天我就会回来找你。”

    那上官婉哪里肯愿意错过这场热闹,紧紧地抱着他的胳膊,眼睛瞪的又大又圆。

    “不行,燕大哥,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我一个人扔在这里你能放心?”

    姚泽一阵头大,在这有什么不放心的,再说自己和她有什么关系啊。不过对那中年大汉姚泽也并没有在意,只要不是金丹强者,一般修士也拦不住他。

    看那中年大汉还在旁边等着,他无奈地点头,“去也行,只能在旁边看着,不要添乱。”

    那小姑娘一听,忙拉着姚泽向前,回头又瞪了那中年大汉一眼,“喂,快点走啊。”

    那中年大汉搞不清楚状况,忙跟着一起出了坊市。

    姚泽一拍储物袋,那狼头飞行器迎风而长,拉着那小姑娘跳上了那飞行器,回头对那中年大汉点头道:“道友还请在前面引路。”

    那中年大汉似乎有点吃惊,这狼头飞行器显然不小,盘膝坐下七八个人也不会拥挤,这可也不是一般的筑基期修士能拥有的。

    看来这位道友来头不小,这次应该大有希望,听到姚泽说话,忙祭出飞剑,直向东而去。

    一口气飞行了大约五百里地,来到一座小山下。此山不算太高,远处的丘陵高低有致,起伏连绵。

    山脚有处庄园,掩映在树林间,倒也显得宁静。

    姚泽神识扫过,发现在庄园内只有两个炼气期修士,其余全是凡人。

    那中年大汉直接来到庄园的最里面,才落了下来。姚泽也收了飞行器,随那中年大汉走进了一处院落,那些凡人都没有发觉,那两个炼气期修士似乎在修炼什么,这院落一个人也没有,显得非常寂静。

    房间里面的结构倒也普通,木制的桌椅板凳较为齐全。

    那中年大汉显然没有请姚泽坐的意思,直接走到屋角一个大木柜前,双手运力,把那木柜挪到一边,后面竟露出一个供人出入的洞口来。

    那中年大汉拿出一块玉佩,在那洞口一划,一阵波纹闪动,原来竟是一处小法阵。

    姚泽一直静静地看着着中年大汉的动作,虽然不能瞬杀此人,但若有异动,制服他应该没有问题。

    那中年大汉自恃比姚泽高一个小境界,当着他的面开启密室也没有什么心理负担。

    倒是那上官婉看到那密室入口,小嘴张的好圆,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

    那中年大汉做出请的姿势,自己当先走了进去。姚泽回头对那小姑娘说道:“婉儿姑娘,你……”

    那小姑娘直接抬腿进了那洞口,他摸了摸鼻子,笑了笑,也跟着走了进去。

    里面的温度明显要低了很多,那小姑娘明显一缩脖子,显然很不习惯。姚泽在后面轻轻地拍了下她的肩膀,一股温和的法力注入她的体内,立刻那小姑娘感觉不到一点冷意了。

    两人这才注意到这密室原来是间墓室,房间不大,一个巨型棺材占了大部分空间。两人目光立刻被这棺材吸引了过去,应该说被上面的图案吸引住了。

    一轮骄阳下,一个只能看到背影的赤脚男子红发飘扬,手持一张巨弓,一个四脚人脸魔鬼,吐着猩红的舌头,口中的两颗利齿露在外面,伏在那大汉的脚下,不过那魔鬼的人脸上却露出诡秘的笑容。

    那中年大汉见二人都目不转睛地看着那巨棺,微微一笑,当年他也是被这图案吸引了好久。

    咳嗽一声,那中年大汉对姚泽说道:“让二位见笑了,自从家父发现这墓室后,就举家搬到了这里,三十多年了,家父想尽一切办法打开这巨棺,都没有成功,最后抱憾离世。在下不懂法阵,又不想让家父在九泉之下无法瞑目,只好请高人来帮我一下。道友放心,这法阵破开之后,在下立刻把重石双手奉上。”

    那中年大汉说的真挚诚恳,具体是咋回事,只有天知道了。

    姚泽没有犹豫,上前走了一步,把手轻轻地按向那巨棺。一阵波纹闪过,一道法阵显现出来。

    眉头一皱,这法阵似乎不简单啊。一拍储物袋,一把飞剑直奔那巨棺而去。一道光华闪过,那飞剑直接断成三截。

    “四象倒转八卦法阵!”姚泽失声叫了出来,斗篷盖住了脸,无法知道脸色如何,不过从他的声音可以听出,这法阵非同小可。

    旁边的中年大汉却脸露喜色,这位道友既然知道法阵名称,肯定有破阵的办法。

    那上官婉倒是紧闭着嘴巴,只瞪大了双眼,生怕错过了什么精彩的场面。

    斗篷下的脸色十分凝重,姚泽在那夏平振送的那份法阵纪要里面提到过这四象倒转八卦法阵,要破开也是有办法的,只是这法阵乃上古流传下来的,其阵眼必须有个灵脉来维持这法阵运转,这里只是覆盖住这巨棺,那下面至少也是个小型灵脉。

    “道友,你确定要破开此法阵?”从姚泽的口气中能听出几分凝重。

    那中年大汉也是满脸严肃,“道友尽管施为,酬劳肯定双手奉上。”

    姚泽不再说话,一拍储物袋,十几杆小旗四处分开,没入地面。又拿出八块中品灵石按方位摆好,身前漂浮着一个玉简,双手不停地打出法决,那巨棺上的波纹慢慢明亮起来,竟是摆出法阵,以阵破阵。

    旁边的中年大汉和那上官婉二人皆是大开眼界,只觉得这头戴斗篷的家伙神秘异常。

    三个时辰过去了,中间姚泽已经更换了两次灵石,就在旁边二人都没有信心时,只听“啵”一声响,那波纹像流水一样退去。姚泽手一招,那些没入地下的小旗纷纷回到手中,连同那玉简都收回了储物袋。

    “道友请看,这四象倒转八卦法阵已破。”

    那中年大汉满脸的激动,走上前去,颤抖着伸出双手摸向巨棺,果然没有遇到任何阻碍。

    那中年大汉哈哈大笑,回头对姚泽一抱拳,“道友真乃高人啊,佩服,佩服。在下也不会食言。”然后双手捧着那重石递给姚泽。

    姚泽没有客气,伸手接过了重石,满意地掂了掂,回头对愣在那儿的上官婉说道:“傻了?我们该走了。”

    那中年大汉一直把姚泽他们送上飞行器,才一脸兴奋地走回院落。

    那上官婉上了飞行器后,就一直眼巴巴地盯着姚泽。

    摸了摸鼻子,他有些纳闷地说:“咋了?不会那密室里阴气太重,中邪了吧?”

    那上官婉打了他一下,“你才中邪了,快说,你到底是谁?咋懂这么多?”

    姚泽有些无语了,不再理会,专心驾驭着飞行器。

    那小姑娘见姚泽不搭理她,有些不乐意了,“你整天戴着斗篷,你累不累啊?是不是不敢见人啊?难道你就是那诛魔令的姚泽?”

    姚泽吓的手一抖,再看那小姑娘时,只见她两眼微红,似是要哭了出来,这才知道这小姑娘只是随口说说。

    可看到这小姑娘要哭了,姚泽更是慌了手脚。

    “这……这是怎么啦?哪里不舒服啊?”

    “你一直带着斗篷,不让我看你的脸,下次我迎面碰上也不知道你是谁啊。”说完那豆大泪珠一颗颗就落了下来。

    他哪里见过这个阵势,忙把飞行器停了下来,手足无措。

    “那个……你哭什么啊,就因为这个你就哭?”

    那小姑娘拉着他的胳膊,眼泪汪汪地看着他,“燕大哥,我预感到我爹要来找我了,到时候肯定不让我跟你一起去那冰岩墓地了,这一分别,不知道有生之年还能不能再见一面。燕大哥,你就让我看看你的脸吧,这样我们不见面了,也能想上一会。”

    姚泽被这小姑娘说的差点也掉了泪,把斗篷拿在手中,“婉儿姑娘,有机会我会去看你的。”

    那小姑娘看到姚泽脱下了斗篷,露出了浓眉大眼的真面目,特别是双眼像海水一样蓝的幽邃,深不见底,不禁瞪大双眼,紧紧地拉住了他的胳膊,“燕大哥,你好帅!”

    他随手又戴上斗篷,“好了,看也看了,不能再哭了。”

    那上官婉好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眼泪早已不见,“谁哭了,燕大哥,我们还回那坊市吗?我又不想去那冰岩墓地了,我能感觉到我爹派人就在那墓地门口等我呢,我可不想回去。”

    姚泽一阵头疼,自己时刻要防备别人追杀,那有心情陪她溜达呢。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