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独仙行 > 第242章 故人相聚
    卷二界北故地

    第242章故人相聚

    姚泽感觉好多眼光都朝自己射来,特别是那白衫年轻修士更是目光凌厉,姚泽目不斜视,坐在那里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三十六万!”

    “三十六万一千!”

    “四十万!”

    那白衫修士直接加价,那中年紫脸大汉反而不再开口,而那光圈内的贵宾也没了声音,现在只变成姚泽和那白衫年轻修士在竞拍了。

    “四十万一千!”

    姚泽没有任何停顿,他每次都在那白衫修士喊过价之后,第一时间加上一千,给人一种势在必得的架势。

    那白衫年轻修士转身跟身边一位红袍老者说了几句,然后目光厉色闪过,直接身体后靠,竟不再出价。

    那秃顶修士大为兴奋,这两个鼎炉虽是极品,可是一般的交易最多值三十万块中品灵石,现在一下子拍到四十万,自己的东山派可以抽出大笔的佣金了。

    “四十万一千!还有没有?”

    连喊三次以后,那秃顶修士直接说道:“极品鼎炉两个属于这位三百二十号道友!”

    姚泽装作急色的样子,“帮我把她们带出来,我要先验验货。”

    众修士哄堂大笑起来,姚泽直接来到广场出口等待。

    一会功夫,其中一位东山派掌门带着两女来到姚泽面前,他一位结丹期后期的强者,还在这广场法阵内,自然是无惧的。

    这时候那婉儿姑娘已经看到了姚泽,美目中露出不可思议的惊讶,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栗着,很快泪水就盛满了眼眶。

    另一位少女依然是一副石化般的面孔,对她来说,从她被捉住的那一刻,命运就已经被注定了,至于被谁买去,结局都是一样的。

    那东山派掌门似乎有些奇怪,皱眉扫了一眼上官婉,姚泽不容他多想,自己扔过去一个储物袋,“谢谢道友了,在下真的要回去检验一番。”

    那掌门接过储物袋,神识一扫,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哈哈,那就恭喜道友了。”

    姚泽不再说话,也没有多看婉儿一眼,而是右手一挥,直接控制住二女,转身就朝出口走去。

    那二女身不由己,直接跟着飘向出口,只是那上官婉的眼泪实在是无法抑制,很快就流满了整个粉面。

    那东山派掌门面露狐疑,看着三人的背影若有所思,不过很快就被身后传来的喧闹声吸引过去。

    姚泽带着二女从出口走出后,直接从五楼向下走,嘴皮微动,那上官婉的神情一动,终于止住了泪水。

    交易阁到处都是修士,姚泽神情淡然,倒没有哪个不开眼的修士来打扰一位金丹强者。

    三人没有在坊市逗留,出了坊市后,姚泽直接祭出狼形飞行舟,右手一挥,那两女直接被带上了飞行舟,足下法力狂涌而出,那飞行舟在空中发出刺目的光芒,瞬间就消失在天边。

    姚泽这才回头,面带微笑,右手轻轻拂过,那婉儿姑娘直接扑在他的怀里,嚎啕大哭起来。

    一旁的那少女一脸的呆滞,她实在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姚泽拍了拍婉儿的肩膀,任她痛快地哭一场,回头对那少女微微一笑,这才看清这少女长的模样,心中不由得暗赞一声,果然不愧是极品鼎炉,玉肤如雪,艳绝尘世,身形苗条,一袭白衣,真是美艳不可逼视。

    那少女见姚泽呆望着她,玉脸微红的低下了头,姚泽这才反应过来,摸了摸鼻子,一时倒有些不好意思。

    见那上官婉一个劲的哭,似乎满腹的委屈要诉说,姚泽一时不知如何是好,转头对那少女笑了笑,“那个,你叫什么名字?你们以前认识吗?”

    那少女也是较为腼腆,张了张嘴,刚要说话,没想到一直哭着的婉儿姑娘抽噎着接过了话,“她叫谷雅慈,也是命苦之人,一家人都遇害了,就留下她自己了。”

    那谷雅慈听了一时引起了伤心事,忍不住大颗的泪珠就落了下来。

    姚泽看到两人都在哭,一阵头大,忙问道:“我还没有问你呢,你是怎么回事?是不是魔王谷出事了?”

    上官婉终于止住了眼泪,一张粉脸倒似雨打梨花,不过那些鼻涕什么的都使劲地往姚泽身上擦,“魔王谷会出什么事?”

    姚泽有些无语,不过也把心放进肚子里,只要魔王谷不出事,元霜应该就不会有事,“我问你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跑到界北来了?就你一个人来的?”

    那上官婉面色一时间煞白起来,她千里迢迢来找姚泽,就是想问他一句话,可是她又怕知道答案。

    她从明圣宗追到青月阁,然后又到明圣宗,再然后来到这界北大陆,就是想问清楚,到底是不是姚泽杀了自己的舅舅,她就想让姚泽亲口对她说清楚,可是现在见到姚泽,她又不敢知道答案了。

    旁边的谷雅慈见两人似乎很熟悉,原来自己是抱着必死的心情,看来这次是脱离了苦海,心中一时悲喜交集起来。

    姚泽见这上官婉脸色苍白,嘴角抽动,就是讲不出话来,还以为她受到惊吓太甚,忙岔开了话题,“你的宠兽呢?那不是一头五级妖兽吗?”

    提起乌锥羊,上官婉一下子又急了起来,“姚大哥,你一定要救它,它被一群坏人给抓走了。”

    姚泽忙追问怎么回事,那上官婉小脸气的通红,一五一十地说了起来。

    原来上官婉独自偷偷地从魔王谷的传送法阵来到这界北大陆上一个小型门派玉真派,这玉真派境界最高的老祖又闭关了,掌门只好派两个筑基期弟子陪她,这婉儿姑娘又不知道姚泽在哪里,就这样四处瞎逛。

    他们一般都是在坊市上看看,再通过传送法阵去下一个坊市,倒也安全。不料在那奉仙坊市碰到那奉仙教几人追杀谷雅慈,上官婉一时看不下去,让乌锥羊出手打伤了那些奉仙教的修士。

    最后那奉仙教老祖看上官婉一个筑基期修士却拥有一头五级妖兽,竟带人把那乌锥羊给困住了,把两位玉真派的弟子都给灭杀了,然后又抢了上官婉的储物戒指,见里面有上万块上品灵石,又旁敲侧击知道她来自岭西大陆,这才放心地把她们给送到这东山坊市拍卖掉。

    姚泽听了也有些明白了,那奉仙教老祖见上官婉身家不菲,知道她是来自大门派弟子,如果灭杀肯定会产生因果,那些大能自然利用这些因果能够查出杀害她的凶手。把她们卖掉,那些因果自然无法查起,还能落下大笔灵石,一举两得。

    在这界北大陆上卖掉一个来自岭西的小修士,而且是在一个小坊市的小型拍卖会上,可以说是万无一失,神鬼难测。

    姚泽也不禁为这位老祖缜密的心思折服,只不过他没有算过天道,冥冥之中让姚泽在这个小型拍卖会上遇到了上官婉,这也是婉儿姑娘福缘深厚。

    姚泽拿出师傅送的界北大陆地图,很快就找到那奉仙教的地址,离此地并不算远,一个月应该能到,为了避免夜长梦多,还是及早把那乌锥羊解救出来。

    调转方向,飞行舟速度未减,只是姚泽的眉头一皱,似乎有些发现。两女经历了大悲大喜,自然有说不完的话,都没有发现他的异常之处。

    他也没有惊动二女,驾驶着飞行舟又疾驶了三个时辰,然后直接降落在一处高山之上。

    这高山林木稀少,二女很奇怪,不过也没有多问,那上官婉见到姚泽,只是满心欢喜,旁边谷雅慈对一位前辈做事更不敢相询。

    姚泽收起飞行舟后,双手不停,十几道黑影很快没入地面,一旁的二女也看出不对,一时间又开始紧张起来。

    他很快布好法阵,对二女微微一笑,“有个讨厌的苍蝇跟着,你们在旁边看着我怎么拍苍蝇。”

    二女见他说的轻松,表情也轻松起来,两人在远处找块石头,竟然坐在一旁准备看戏。

    时间不长,一道红影转眼即至,停在姚泽面前。

    姚泽定神看去,一位身着红袍的老者,花白的胡须,面上鼻子出奇地大,竟有着结丹期后期的修为。

    这老者当时在拍卖会上坐在那白衫年轻修士旁边,看来那白衫修士不甘心竞拍失败,就开始抢劫。

    姚泽也不说话,只是冷冷地盯着这位金丹强者,自己在身中破军赤气的情况下都无惧那青袍修士,现在自己实力大增,虽然还没有晋级结丹期中期,也是初期顶峰了,本体又开启了第二次觉醒,自然不会惧怕此人。

    那红袍老者似乎有些惊奇,他想不通一个结丹期初期的小子竟然如此淡定,难道在等什么援手,他用手一捻胡须,摇了摇头,“小子,要是你打算等人就不必了,老夫不会让你支撑一个时辰的。”

    姚泽有些哑然失笑,这位老前辈可能修炼时间久了,脑子有些糊涂,自己要等帮手还会停下来吗?

    不过他神色一动,朝远处望了一下,并没有说话,那红袍老者倒是“哈哈”大笑起来,“小子,看来对你感兴趣的不是老夫一个啊。”

    (马贼这里连续下雨一个月,今天天气终于放晴,愿道友们好心情!)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