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独仙行 > 第269章 魔祭宝物
    卷三东漠历险

    第269章魔祭宝物

    只是她看到眼前的小子一会儿眉开眼笑的,一会又十分惊奇的样子,心中更是慌张失措。

    姚泽没有想到这位狐仙子这么多的心事,他把那些储物戒指都收拾好,在那地狼人的储物袋内倒发现了十几张兽皮,不过只能看看而已,他也不会催动。

    最后那具地狼人的尸首他并没有拿出来,这洞府空间不大,不要再吓着身后那位狐仙子了,反正尸首放在储物戒指里也不会坏。

    等他把自己的那些法宝拿出来时,心中一片苦涩,这龙玄袋正中间多了一个指甲大小的洞,看来这件宝贝是完了,这可是件防御法宝啊。

    左手微动,那串紫金菩提就出现在手心,他放出神识,仔细观察这件宝物,一共十三颗菩提子,中间有一颗已经有了裂纹。

    沉思了一会,他大口一张,一个圆形的三足两耳小鼎就出现在身前,鼎身布满了精致的纹饰,鼎盖上有只独脚仙鸟似乎准备展翅高飞,正是那药魂祖师赐予的毕方鼎。

    右手对着那鼎轻轻一点,随着一声响彻洞府的咆哮,那毕方鼎也变得一人多高,矗立在身前。

    身后的狐惜惜见他祭出大鼎,心中惊奇异常,连那些烦心事似乎都抛在脑后,突然一头火红的麒麟妖兽从大鼎内冲出,围着姚泽一阵盘膝,似乎很亲热的模样。

    “这是什么妖兽?难道是上古神兽?”

    狐惜惜心中一惊,对眼前这小子更加看不透了。

    自从这伏炎兽晋级成功后,身体已经完全殷实,和那传说中的麒麟神兽越发的相似,姚泽买的几个魂丹都被它消化了,这种魂兽升级,要不长时间地修炼,要不吞噬魂兽,看来以后还要找机会让它吞噬魂兽才行。

    等伏炎兽盘旋了一会,回到毕方鼎后,他才把那串紫金菩提扔了进去,根本不要他再输出法力,那伏炎兽张口就是一团火焰,直接把那串菩提整个包裹。

    姚泽面色不变,神识紧紧地缠住那紫金菩提,就这样炼制起来。

    旁边的狐惜惜原本以为姚泽所说的炼制丹药只是随口说的,见他竟拥有一个带着鼎灵的大鼎,不禁对他有了新的认识。

    以结丹期修为硬抗元婴大能,肢体可以再生,对法阵懂的不少,在魔气中也可以晋级,飞行速度超出想象,对危险有着不一般的预感,现在还会炼制丹药,似乎这么神奇的人,她都未曾听说过。

    姚泽对她的想法自然没有在意,他现在面色凝重,似乎遇到了极大的难题。毕方鼎内的紫金菩提被那伏炎兽不停地炼化着,可是那上面的裂缝依然毫无动静,神识能够清楚地看到那道裂缝。

    如果裂缝不能修复,这件中品法宝连下品法宝都算不上了,任何金丹强者都能把它给击碎。整整两个时辰以后,他终于放弃了,看着手心里的紫金菩提,心中一片颓废。

    对这件宝物他一直很看好的,那位佛音谷的上法师虽然有着狂热的想象力,可也是位不折不扣的得道高僧,他化为元婴体时还一直紧紧抱着的法宝,肯定不同凡响。

    这宝物不但可以防御,更难得的是在修炼是凝神静气,现在被伤了一条裂缝,难道就这样报废了吗?

    他忍不住叹了一口气,突然身边响起一个怯生生的声音,“你不是说魔典水可以提高宝物品级吗?”

    这声音响的太突兀,他真的被吓了一跳,转头看去,一张比仙女还有貌美几分的俏脸正围着毕方鼎看着,原来那位狐仙子禁不住好奇,就过来看他炼制法宝,只是见他唉声叹气的,忍不住出口提醒。

    只是见他抬头望来,这位狐仙子又是一阵面红心跳,不过她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难道我记错了?”

    姚泽愣愣地看了她一会,看的她更加的脸红,突然姚泽右手一翻,一个黑色的破旧玉简就出现在手中,他把玉简贴在眉心,仔细地看了起来。

    这块魔祭玉简介绍的都是祭炼法宝的方法,不过这些方法大都是现在修真界明令禁止的,在这玉简的最后专门提到利用魔气提高魔宝的品级,他以前只是大致看了一眼,从狐族老祖那里得到魔典水也没有细想,这次被这狐惜惜提醒,他又重新揣摩起来。

    这玉简只是说魔宝,对于法宝效果如何,还需要尝试一番才知道,虽然宝物只能提升一次,可一件上品法宝和一件中品法宝的差距,完全可以用鸿沟来形容。

    那狐惜惜见姚泽又开始研究起来,心中略微放松一些,围着这巨大的毕方鼎看了起来。她虽然不会炼制丹药,也知道拥有一个鼎灵的法宝多么难得。

    时间不长,姚泽翻手取出一个小巧的玉瓶,正是那位狐族老祖刚开始所送。他晃动了一下,然后放出神识探了进去,只见那玉瓶内盛放着一种漆黑的液体,随着玉瓶轻轻晃动,一股股能量也随着波动开来。

    这就是所谓的魔典水?他从来也没有在典籍上见过,不过那位前辈既然说是,应该不会错了。

    他把玉瓶放在身前地上,左手平伸,那串紫金菩提就静静地躺在手心里,法力稍一运转,一团黑雾就把那菩提团团包裹,右手一点那玉瓶,一滴漆黑的液珠从瓶口飞出,直接冲进了那团黑雾之中。

    姚泽按照玉简上介绍,用神识紧紧地包裹住那团液珠,开始在那串紫金菩提上不停地刻画着不同的图案,那菩提毫无反应,依旧静静地躺在手心。

    等那团液体消耗完毕,右手又是一点,又一滴漆黑的液体冲进了黑雾之中。

    旁边的狐惜惜对他的动作十分好奇,看着那左手上一团黑雾,她有些迷惑,这黑雾给她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她放出神识,想要看看黑雾里面的情况,神识刚一靠近那团黑雾,她就心中一惊,似乎这黑雾还会侵蚀神识。

    “难道这是魔气?他是魔修?”

    她被自己心中的想法吓了一跳,可是抬头看着眼前这个浓眉大眼,棱角分明的脸庞,直接就否定了这个荒唐的想法,可是他怎么能够驾驭魔气呢?

    难怪在那阎戈岭他竟然可以在魔气里面突破,只是他是怎么修炼的呢?她看着眼前之人,一时竟愣在那里。

    姚泽现在才体会到那玉简上所说的需要消耗大量的神识,现在他虽然境界掉落到筑基期中期,可是神识比起一般的金丹强者也毫不逊色,现在只是在那菩提上刻画第一遍图案,感觉神识消耗已经两成还多。

    按照那玉简要求,那些图案至少要在宝物上刻画三遍,才算魔祭成功,到时候自己的神识还剩三四成,自己到时候还能不能站起来都是个问题。

    他心中一阵苦笑,不过很快又兴奋起来,那丝裂缝已经变得微不可察,看来这种方法有效。右手没停,又是一滴漆黑的液珠飞进了魔气之中。

    狐惜惜看着姚泽的脸庞越来越苍白,终于清醒了过来,心中不禁开始着急起来,这提高法宝品质肯定消耗巨大,自己在旁边看着,也只能干着急。

    一个时辰以后,姚泽的脸色愈加苍白,额头上开始冒出密密的汗珠,不过眼中的喜色已经无法掩饰,那道裂纹已经完全消失,可以说这件中品法宝已经恢复如初,现在该向上品法宝冲击了。

    狐惜惜已经坐卧不安了,姚泽的脸上已经没有一丝血色,脸上的汗珠不住地滴落到蓝色的衣衫上。她拿出了一件丝巾,轻轻地把那些汗珠擦去,心中的担忧更多了。

    姚泽自然知道这位狐仙子在替自己擦拭汗水,不过他现在无法分心,这第三遍图案还有几副就刻画完毕,虽然他现在头痛欲裂,可现在放弃就等于前功尽弃。

    时间就这样慢慢地过去,当他的脸色越来越白时,黑雾里面的紫金菩提慢慢地开始亮了起来,最后竟开始发出刺目的光芒。那团黑雾竟无法遮挡,那光芒连旁边一直忧心忡忡的狐惜惜都不得不闭上了眼睛。

    等光芒闪过,黑雾散去,那串紫金菩提依然朴实无华地躺在手心里。

    狐惜惜心中疑惑,难道祭炼失败了?她抬头看向了他那惨白的脸,姚泽对她咧咧嘴,似乎想笑一笑,“咕咚”一声,竟一头栽倒在地。

    “姚泽!”

    那位狐仙子心中大惊,忙把他扶了起来,神识扫过,才发现他是劳累过度,以至于晕厥过去。

    她右手一挥,姚泽就躺在了旁边的玉床之上,她又帮他把脸上的汗渍擦拭干净,才坐在床边,静静地看着他。

    这人无意中摘下了自己的面纱,以后自己该如何面对他?就是不知道他有没有道侣,这个想法刚从心底冒出来,她忍不住一阵耳红心跳,自己乱想什么啊,那只是个意外。

    只是那真的算意外吗?上万年的族规就被自己这样破了吗?

    她坐在那里,心乱如麻。

    姚泽在床上整整躺了两天,才清醒过来,醒来的时候,正碰上一双水遮雾绕的大眼睛,流盼生光。他眨了眨眼睛,不禁愣了一下,那狐惜惜被他看个正着,禁不住面颊飞红,忙了站起来,一时间手足无措。

    “啊,你醒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