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独仙行 > 第315章 上古遗迹(十一)
    卷三东漠历险

    第315章上古遗迹(十一)

    (感谢fwerfg道友的百合朵朵!)

    右手一挥,几十个玉瓶就排放在面前,接着姚泽手指轻点,一颗丹药直接飞进口中,随着法力的运转,整个空间的风暴开始酝酿起来,很快那个巨大的漏斗又开始出现了。

    顶部的双角大王很快就发觉了异常,看着眼前暴虐无比的圣气,知道肯定是那个小子开始捣鬼,不过有了这聚灵法阵,自己还是勉强可以吸收的。

    它一边诅咒着这小子尽早地走火入魔,一边在四周连续打出几道法决,接着拼命吸收起来。

    这里的魔气不知道聚集了多少年,浓郁的如同实质一般,随着法力运转,那些暴虐的魔气像潮水般涌向那百会穴,顺着那宽大的经脉,直接来到体内空间,那巨大的彩蛋悠闲地转着,旁边那巨大的漩涡依旧是幽黑深邃,那庞大的引力直接把那些暴虐的魔气吸了进去,再由体内空间缓缓上升,通行全身四肢百骸,周而复始,不休不止,源源不绝。

    渐渐地,他便进入了神与天会、物我两忘的境界。

    逻迴谷内各族人等依旧来往不断,街道上一位身着灰衣的蛇人族修士正急匆匆地扭动着身躯,狭长的双目露出一丝焦急之色,很快就来到那百草厅的大厅内。

    很快就迎上来一位身着青衣的中年人,个头不高,脸色幽黑,一对八字胡,正是那百草厅的门掌柜。

    “见过虺前辈,前辈是准备……”

    那蛇人族修士右手一挥,“带我去静室。”

    那门掌柜不敢怠慢,这位可是金丹强者,而且是特别客卿姚前辈亲自交代要照顾好的,连忙在前面带路。

    很快那蛇人族修士就盘坐在一间地下静室内,口中喃喃自语道:“主人都离开四年了,说好的三年内回转,难道是被困住了不成?”

    这位蛇人族修士正是丹奴,他按照姚泽的吩咐,留在这百草厅静室内炼制云参丹,每隔半年就出去打探一番,没想到真给他打探到了一些重要消息。

    那玉狐族老祖竟然陨落了,然后那原本陨落失踪的狐族老祖再次现身,把那些玉狐族族人差点赶尽杀绝,连那族长都消失不见,估计也被狐族老祖给灭杀了。

    现在那狐族重新夺回了长洲岛,那地狼人不知道怎么想的,掠夺走的狐族人全部归还给狐族,还陪上了一大笔灵石,似乎是怕了这狐族。

    这些消息都是他陆续打探出来的,只是主人走时说好的三年回归,现在都已经四年了,那些云参丹也早已炼制完毕,他也无心修炼。

    自己现在无事,说明主人性命无忧,只是到现在还不归来,估计是被困住了,自己如果去那古遗迹寻找主人,肯定是送死无疑,如果在这里等待,简直是度日如年。

    虽然这主人给自己下了禁制,可通过这些年的接触,他能够感觉这主人是位仁义之人,肯定不会虐待自己,而且在主人的帮助下,自己竟然突破了结丹期大圆满,离那元婴大能更近一步,而且主人说过百年内肯定他要成就元婴,那自己也是大道可期。

    可现在……

    丹奴在静室里面心绪千转,根本无法入定,他猛地站了起来,“不行,我要去那古遗迹看看,也许主人被困住了,自己也许能够帮助主人一下。”

    “不必了,你有这份心,我就很满意了。”

    突然一道声音在丹奴心底响起,他愣了一下,突然狂喜,“主人,是您吗?您回来了吗?”

    静室的门无风自开,门口站着一位浓眉大眼,身着蓝衫的人族修士,不正是自己的主人吗?

    姚泽微笑着走进了静室,身后跟着那个小尾巴雀儿,至于那个门掌柜并没有让他跟着过来。

    这次去那古遗迹寻找魔元丹,只能说完成了一半的任务,去的同伴就自己回来了,没想到自己还带来了一件天大的隐患。

    他摸了摸左手腕的黑色护腕,心中一阵苦笑,一切还是自己有些贪了,自己区区一个下界的小修士,妄图去打一位圣祖的主意,那可是大罗金仙一般的存在,现在命悬人手,虽然暂时无忧,心中也是郁闷异常了。

    这次闭关很是顺利,要不是那些丹药已经用完,他还会在那山涧内修炼的,没想到自己几十瓶丹药在三年的时间就消耗一空,这可是一千枚妖丹才炼制的,不过感受下自己体内澎湃的法力,心中兴奋异常,看来这次闭关收获巨大,竟然达到了结丹期中期顶峰,只要找个契机自然能够晋级后期。

    心神感应下外面,头颅怪物和那伏炎兽都已经吸收圆满,那伏炎兽竟然悄悄地晋升五级,头颅怪物也收获巨大,身体都变成实质,看来离那炼制身外化身又进了一步。

    虽然不知道那魂魈的情况如何,不过收获肯定也不会小,总之这次闭关算是圆满之极,他右手一挥,收起那些玉瓶,站了起来,突然一道苍老的声音在他心底响起。

    “现在要走了吗?小子,照你这样修炼,这些圣气不出十年你就能吸收的干干净净,这可是本圣祖储存了几万年的,怎么,连声招呼都不打就要走?”

    姚泽猛一听,还以为是那位双角大王,眉头一皱,刚想回答,突然间跳了起来,面色大变,心中早就掀起了惊涛骇浪。

    “哪位?哪位前辈?”

    那戏虐的声音再次在他心底响起,“怎么?不是你取走本圣祖的一根毛发吗?”

    姚泽像被雷电劈中一般,浑身一哆嗦,心中一动,那原本细长的长索并没有像刚炼化好那样收放自如,而是瞬间就把他的左腕紧紧裹住,而且越来越紧,如果自己不是修炼了天罗魔决,现在手腕肯定要断裂了。

    不过这种紧勒的疼痛也是彻入骨髓的,他忍不住口中“啊”了一声,脸色惨白。

    “前辈,这是何意?小子并不知道前辈依然健在,自古云不知者无罪,在下把宝发还给前辈就是了。”

    “呵呵,小子,想的挺美,若你能够把这根毛发再安上,本圣祖就放你一次又如何?”

    姚泽一听,脸色顿成苦瓜,自己费了如此大的周折,才砍下来一根,如何又能安装回去?不过手腕上的剧痛也消失不见,再看那根毛发依然缠在手腕上,看来毛病就出在这根毛发上了。

    “小子,肉身不错,比我们圣族的身体还要好,现在我们可以好好谈一次了。”

    姚泽也慢慢地定下神来,这位明显是那九元圣祖,一位堪比大罗金仙的存在,自己被他盯上了,估计想死都做不到。

    “前辈,小子才区区结丹期修为,可能会坏了前辈的大事,外面还有位双角大王,它可是位魔王,肯定能够完成前辈的心愿,要不在下把它喊过来?”

    “哈哈,小子,如果不想自讨苦吃,就不要耍那些小心思,本圣祖让你去做,自然只有你才能完成,事后本圣祖肯定会给你好处的。”

    姚泽终于冷静下来,对这位远古巨头自然不会再想什么念头,就是这位圣祖只剩下半成不到的力量,灭杀自己也是吹口气的事。

    “前辈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就是了,小子无不遵命。”

    那道苍老的声音似乎比较满意,“要求也不多,只要你把本圣祖的本体带出去,然后把上面的法阵禁制打开就行。”

    “什么?前辈,您这本体如此巨大,小子如何能带走?再说这上面的法阵如此之多,在下就是耗费百十年,估计也无法打开,只怕会耽搁前辈的大事。”

    “安心,本圣祖自有打算,你还是先把本圣祖的本体带出去再说,不要说你腰间的那个不是青魔囊。”

    姚泽心中一紧,“前辈,这您都能看出来?”

    “哈哈,这青魔囊当年曾经在本圣祖手里待过数百年,自然一眼就认出来了,这宝物都能装下一头巨龙,带上本圣祖的本体不是轻而易举的事?”

    姚泽一时无语,自己怎么这么倒霉,出来寻宝也能碰上这尊大神,不过这位圣祖说的好奇怪,这祭坛肯定就是为他自己设立的,其中肯定还会涉及复活之类的,那些仙家手段肯定不是自己能够想象的,他自己出来还需要别人帮助?

    “前辈,这祭坛难道不是为您老人家专门设立的吗?您要想出去,还不是一念之间的事?”

    那苍老的声音一下子沉寂下来,姚泽心中一阵忐忑,难道自己惹得这位不高兴了?

    很快那道声音再次在心底响起,“这些事你知道无益,还有带走本圣祖本体这件事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否则你会落个魂飞魄散的下场。”

    姚泽听他说的如此郑重,心中一惊,“前辈,还是把事情透露给在下一些的好,免得小子不小心泄露天机,耽搁了前辈的大事!”

    那声音似乎犹豫了半响,“小子,本圣祖的事这次还只有你才能做到,这祭坛你看到的是为了本圣祖设立的,可是本圣祖却无法离开此处。像这种祭坛在不同的下界一共有十个,当年本圣祖被人灭杀,身首异处,九个头颅和那身躯各在一处下界祭坛中,通过收集信仰之力意图重生,本圣祖在这里待了近三万年了。”

    也许是想起了从前,话语里透着唏嘘,“本圣祖已经感应到那八个头颅和身躯已经重新成为一体,不知道什么原因,他们不过来寻找本圣祖,不过他们早晚会寻过来的。”

    姚泽心中一紧,“前辈,难道您不想重新成为一体?”

    那道苍老的声音似乎激动起来,“本圣祖在此间待了三万年,早就有了自己的意识,如果被他们寻到,肯定这神识会被抹杀,那本圣祖也不存在了。”

    姚泽心中默然,原来这相当于修士分身有了自主意识,现在想脱离主魂,这种事在修真界不少见,也说不上孰对孰错,修炼本身就是为了自己走的更远,没有了自己的意识,自然就是泯灭。

    “这次事了后,本圣祖会送你一场天大的造化。小子,你可能不知道本圣祖在圣界中的地位,如果不是因为那场意外,本圣祖现在已然是圣尊了。本圣祖说过给你场造化,绝不会食言。”

    姚泽对这位圣祖口中的造化倒没有想太多,如何能把这尊大神从自己身边哄走,他就谢天谢地了。

    “前辈,即使在下把您带出这祭坛,可是这些法阵禁制,凭在下的实力,没有个几百年,是不可能化解开的,只怕会耽搁前辈的大事。”

    “这个你不用担心,等你寻到一处火灵气特别浓郁之地,直接把本圣祖放进那处地方即可,本圣祖自然会利用那些火之力把这些禁制消磨掉,借此机会本圣祖也要重新炼制下本体才行。”

    姚泽这时候一看,肯定是无法摆脱了,也只好郁闷地答应下来,不答应也不行啊。

    那位圣祖心情似乎不错,“小子,你来到这里就想撬掉本圣祖的牙齿,最后不知道用什么法子弄走了本圣祖的毛发,你知道本圣祖的本体有多珍贵吗?等你把事情办妥,本圣祖不但送你场造化,而且这根毛发也送给你,就是现在,你也可以驾驭御敌。”

    姚泽心中一动,那长索又变成两丈来长,然后随着他的心意在空中任意扭转,不过他心中可高兴不起来。

    这根毛发肯定还是那位圣祖控制的,只不过暂时让自己操控一番,如果自己不听话,那这条护腕就变成了催命索了,算了,以后这玩意就叫催命索吧,也算恶心下那位圣祖。

    “催命索?”

    果然那位圣祖听到这名字后,明显愣了一会,不过很快就无所谓地说道:“随你便,这东西反正以后也是你用,顺便教你个窍门,看到本圣祖那本体下面那滴一直没有滴下来的鲜血吗?用它炼化至这催命索中,以你目前的实力应该能发挥出它七成的威力。”

    姚泽心中一喜,这也算自己困境中的一件令人兴奋的事了,连忙来到那头颅的最下方,果然那滴鲜血还留着那里,这些年过去了,似乎一直在那里悬着。

    (明天就是中秋节了,道友们肯定和马贼一样,事情有些多,今天0点后,马贼会提前连续上传三更的,顺祝道友们快乐安康!)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