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独仙行 > 第321章 炼制魔丹
    卷三东漠历险

    第321章炼制魔丹

    两个月后,姚泽终于把这两个藏典洞里面的玉简都翻阅了一遍,虽然大部分都用不着,不过也大大开阔了他的眼界。

    其中有位署名“花月”的修士,她的心得体会让姚泽受益匪浅,似乎对于空间的理解有些独特的地方,忍不住就随口问了下狐惜惜。

    “花月老祖?你怎么知道她的?”

    她似乎有些吃惊,看着姚泽扬了扬手中的玉简,这才有些恍然,“花月老祖是狐族万年来唯一修炼至四尾的先辈,狐族在东漠大陆也算顶级种族,全靠她老人家所赐,只是后来花月老祖莫名地失踪了,有传说她老人家渡劫飞升了,也有人说她陨落了。”

    “失踪?”

    姚泽眉头微皱,修炼到四尾,就是化神大能,在这修真界是最顶级的存在,怎么会失踪?看来是飞升到仙界了。

    狐惜惜似乎有些唏嘘,“花月老祖失踪以后,这三千年来狐族就开始走下坡路了,最后差点落个灭族的下场。”

    对于这种门派种族的兴衰,在修真界是十分正常的事,再大的门派也不可能保持万年的强盛,如同这玉狐族,在这东漠大陆也算得上一个中等种族,本来风光无限,一夜之间就是灭族的下场。

    突然狐惜惜眉头微动,面露喜色,转头对他说道:“老祖传话了,那些材料已经收集了一部分,问你什么时候开始炼制。”

    “收集好了?”

    姚泽也是很惊讶,这元婴大能就是厉害,自己要是收集这些材料,只能去寻求百草厅的帮助了,没想到这老祖转头就收集齐全。

    “现在就可以,我们去看看吧。”

    那狐惜惜重新戴上面纱,领着姚泽就往外走。

    姚泽有些奇怪,自己当年为了逃避诛魔令追杀时,曾经戴过一段时间的斗篷,虽然可以隐藏自己,真正对敌起来十分不方便,这狐惜惜不嫌麻烦吗?

    “惜惜,你老戴着着面纱干什么?要是遇到情况,会很不方便的。”

    狐惜惜身形一顿,转过身来,认真地看着他。

    “你不希望我戴?”

    姚泽摸了摸鼻子,“我只是觉得戴这劳什子,以后出去游历……”

    那狐惜惜伸手就把面纱摘了下来,露出那副倾国倾城的容颜,“你不让戴,那我不戴好了。”

    说完,把那面纱一丢,直接出了藏典洞。

    姚泽微微一愣,心中觉得有些不对劲,自己只是建议,可没有不让她戴,刚想解释几句,那狐惜惜已经出了洞府,也只好跟着走了出去。

    两人再次来到那大殿,狐族老祖正和雀儿热烈地讨论着哪种妖兽更好吃,看到姚泽两人进来,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看来这两个月,她们没有少下那些饭馆。

    狐惜惜和姚泽无奈地相视对望,只能在旁边站着干等,过了好半天,那雀儿似乎终于想了起来,连忙跑到姚泽身边,一把抓住他的手,“大哥哥,小乌龟呢?快给我,雀儿想它很久了。”

    姚泽心中一阵鄙夷,想它很久?自己站这儿这么久了,一直装着没看见,估计这很久也是眨眨眼吧。

    随手把太玄交给了她,这才向那老祖行礼。

    只是还没来及说什么,就被老祖大呼小叫地搞愣了。

    “太玄!?小子,这小乌龟送给老祖了,老祖拿惜惜和你交换,怎么样?快答应!”

    旁边的狐惜惜一愣,俏脸通红,“老祖!你乱说什么?”

    那太玄似乎也被吓了一跳,本来正眯着小眼享受着雀儿给的甜果,一听老祖大叫,小眼睛顿时瞪的滴圆,身形一晃,四肢就抓住了姚泽的肩膀,似乎真怕他答应下来。

    雀儿也被这位老祖给吓了一跳,躲在姚泽身后,瞪大了眼睛,警惕地看着那位老祖。

    刚才两人还亲密地聊的如此开心,似乎是一对相交多年的密友,现在竟然如陌生人一般,看来这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了。

    那狐族老祖有些尴尬地笑了,“哎呀,真没趣,修炼这么枯燥乏味,开个玩笑调剂一下,怎么这么紧张,来来雀儿,姐姐还有好多悄悄话没告诉你呢。”

    姚泽摸了摸鼻子,干咳了一声,刚想说话,那老祖眼睛一翻,没好气地说:“怎么啦?生病了?有病得赶紧治!”

    看来这位老祖心中很不爽,不过这太玄不愿意跟她,自己更不可能拿它送人,旁边的狐惜惜连忙说道:“老祖,刚才不是说那材料准备齐了吗?”

    老祖似乎刚想起来一般,随手扔过一个储物袋,“小子,时间太紧,老祖我只准备了一份材料,要是炼制坏了,你可要包赔的。”

    姚泽接过储物袋,还没来及说话,狐惜惜在旁边开口道:“老祖,炼丹哪能有十成的把握?这丹药姚泽可是第一次炼制,要炼制坏了,也是情有可原。”

    那老祖似乎第一次认识狐惜惜一般,上下打量了一番,“喂,替谁说话呢?你可是狐族的族长,就是娶了他,以后也要以狐族为重,现在就开始胳膊向外拐了?”

    狐惜惜脸色一下子涨的通红,姚泽一看这架势,似乎战火要烧到自己身上,连忙躬身施礼道:“晚辈尽力而为,现在还是尽快地把这丹药炼制出来,晚辈告辞。”

    然后拉着雀儿一溜烟地跑了出来,那狐惜惜气呼呼地和老祖瞪视了一会,也跟着出去了。

    那狐族老祖等他们都出去了,这才“嘿嘿”地笑了起来,“傻丫头,你那点小心思,要不是老祖我帮着你,你估计要受苦一辈子……”

    狐惜惜直接带着两人向山下飞去,来到那山脚一处洞府外,一位狐族女子忙过来行礼,同时把这洞口打开,一股隐隐的热气传了出来。

    “这里就是狐族的地火所在了,在里面炼制丹药,应该会有所帮助。”

    姚泽点点头,虽然没有地火自己只借助伏炎兽也能够炼制,如果有地火,把握当然更大一些。

    这地火在海岛下面近百丈,顺着那石头台阶向下行进,四周的空气越来越热,姚泽伸手在雀儿头上一拂,一块散发着古朴气息的玉佩就戴在了她的脖子上。

    玉佩上面刻着好多花纹,传来阵阵温凉润和的气息,雀儿一下子就感觉不到任何热气了。

    在这地下有数个小房间,每个房间都是石门紧闭。

    狐惜惜随意挑了一个房间,伸手打出一道法决,那石门轰然而开,一个方圆三丈左右的房间,地面上全是方方正正的石板,头顶上镶嵌着两块发光的石头。

    房子中间有个两尺见方的石台,那石台的中间有个拳头大小的石孔,看来这地火就从这石孔内引出。

    姚泽取出那银丝蒲团放在那石台前,然后盘膝坐在上面,右手微动,那储物袋内就飞出四个玉盒,正是那老祖递给他的四种材料。

    衣袖一拂,那玉盒就砰然打开,里面躺着一截白色方块,这方块有三指宽,上面散发着阵阵阴寒之气。

    雀儿伸头看了一眼,口中一声惊呼,“啊……”

    这阴寒之气竟然刺激的皮肤微疼,正是那材料之一极煞阴晶。这个阴晶生长在海底深处,而且要求阴气较为浓郁,这三指宽的阴晶至少也有三百多年了。

    姚泽看她不舒服的模样,回头对那狐惜惜说道:“要不你们回去吧,这里也没什么意思。”

    “不不……”

    雀儿小手猛摇,一脸的紧张,左手紧紧地抓着太玄,看来被那老祖吓着了。

    狐惜惜有些无奈地苦笑着,“雀儿,那位大姐姐和你开玩笑地,不用害怕。”

    说完自己心中一阵恶寒,这大姐姐叫的,不过她还不知道雀儿的身份,如果发现一个修行万年的妖兽喊狐族老祖大姐姐,这关系乱的才叫无法想象。

    姚泽也不再管她,拿着那块极煞阴晶细细体味了一番,每次炼制丹药之前,他都习惯于把每种材料都仔细地观察一遍。

    很快他右手对另外一个玉盒一点,房间内温度一下子上升好多,一颗表面升腾着阵阵火焰的圆形果子,静静地躺在那玉盒中间,正是那魔元丹材料之一圣炎果。

    等他把所有的玉盒都观察一遍,直接又取出一个玉瓶,右手微动,一道黑色的细线直接钻进那玉瓶中,正是那连玉池都被他收起来的魔典水。

    所有的材料都准备完毕,抬头才发现雀儿正和太玄在那嘀咕着什么,当然嘴里都塞满了甜果,而狐惜惜一直在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似乎对他炼制丹药挺感兴趣。

    姚泽微微一笑,右手一翻,手中又出现一块玉简,他把玉简贴在眉心,又仔细地揣摩了一遍,这才把玉简收了起来,张口就吐出了一个三足两耳的圆形小鼎,那小鼎在空中直接变成三尺来高,一声咆哮直接充斥着整个房间,连旁边的雀儿都吓了一跳。

    这次姚泽没有让那伏炎兽出来,而是右手一指,那巨大的毕方鼎直接落在那石台上面,他双手结印,连续打出两个法决,那石台上的小口“腾”的一声,窜出一团蓝色火焰,瞬间就充满了整个毕方鼎。

    他微微放出一丝魔气,包裹住神识,朝那鼎内望去,只见里面伏炎兽十分兴奋的模样,自从晋级五级之后,这家伙威势越发惊人,腾挪周转间都带起火焰更盛。

    没有任何犹豫,左手对着那玉盒一指,那块极煞阴晶就出现在毕方鼎内,伏炎兽大嘴一张,一道紫红的火焰就把那方块完全包裹。

    狐惜惜自然不敢放出神识,只是静静地在旁边看着姚泽忙碌着,嘴角露出淡淡的微笑。

    旁边的雀儿一边和太玄说着话,一边有些奇怪地看着那狐惜惜。

    这魔元丹还算不上高级丹药,炼制起来也不算太难,不过这是他第一次炼制,这些材料来之不易,自然要谨慎对待。

    时间慢慢地流逝,等把所有的材料都融化完毕后,他左手一指那盛放魔典水的玉瓶,顿时一缕黑线直接冲进了那毕方鼎,只听见一阵“噼啪”的声音传出,原来这魔典水遇到那些融液竟然起了强烈的反应。

    他也没有太紧张,只是神识密切地注视着毕方鼎里的变化,随着心神微动,那伏炎兽直接大口一张,又是一团更猛烈的火焰喷出。

    随着这伏炎兽的晋级,控制这火焰的温度只要心神微动,那伏炎兽就控制的非常完美。

    又过了两个时辰以后,房间内开始弥漫着淡淡的苦味,狐惜惜心中一紧,难道炼制失败?她所服用的丹药基本上都是清香微甜,闻起来都是沁人心脾,现在这鼎内开始发出苦涩的味道,难道炼制丹药失败了?

    说真的,她对姚泽本来信心很足的,上次在死亡沙海,她亲眼见过他炼制过丹药,成丹率非常的高,而且丹药都是上成品质,没想到这次魔元丹材料本来就少,偏偏会失败。

    她看着姚泽面色不变,也许他心中也很难受吧。

    随着这苦涩的味道越来越浓,最后那雀儿都实在受不了,直接跑出了房间。

    姚泽的脸色依旧没有变化,似乎丹药炼坏了,也要把它坚持炼完。

    一柱香的时间过后,在狐惜惜难过的目光下,姚泽右手一挥,那毕方鼎鼎盖直接“咣当”一声,闪到一边,左手出现一个玉瓶,毕方鼎内直接飞出六粒黑影,顺利地钻进了那玉瓶之中。

    姚泽拿着那玉瓶,鼻子微微凑过去,忍不住眉头一皱,心中不由得暗骂那些魔族修士,口味怎么如此重。

    狐惜惜在旁边见了,忍不住出声安慰道:“别自责,这丹药让谁第一次炼制,也不见得肯定成功,那些材料我们再想办法,待会我去和老祖说。”

    姚泽有些疑惑地看看她,“我没有自责,想什么办法?这魔元丹不行?”

    “不是失败了吗?我们可以再去寻找那些材料。”

    他更加疑惑了,“失败?谁说的?这玉瓶里装的是什么?”

    这次轮到狐惜惜疑惑了,“不,这炼制算是成功了?”

    姚泽耸了下肩,把玉瓶递给了她,“你自己看看,不就清楚了吗?”

    狐惜惜有些震惊了,“你说这就是魔元丹,那这味道怎么会这样?”

    姚泽有些无语地摸了摸鼻子,“谁知道呢?这魔元丹是魔界之物,也许那些魔族修士口味独特也说不定。”

    狐惜惜一下子兴奋起来,她才不在乎什么难闻好闻的,“真的?真的成功了?我要告诉老祖!”

    (大更奉上!道友们晚安,明天晚上再见!)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