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独仙行 > 第330章 梵土魔冢〔二〕
    卷三东漠历险

    第330章梵土魔冢(二)

    有魂魈在前面开路,那些冥兽也少了不少,不过每一个无一例外地被魂魈吸食干净,他能够感受到这鬼物的欢喜心情。

    一人一魈在这这些通道内快速地移动着,据那位双角大王讲,这梵土魔冢在地下方圆超过数万丈,不过这里的通道大都是迂回前进的,如果没有这位双角大王指点,他可能还在原地打着转。

    两个时辰以后,姚泽手里捧着一株花草兴奋莫名,这花有两尺高,上面有七八朵紫青色的花朵,正是他梦想已久的木蝶花,这些木蝶花至少也有三百年份了,那些花朵里面的细小颗粒就是那紫皇蜂后最需要的木蝶粉了。

    如果能够在这梵土魔冢里面得到足够多的木蝶粉,也不枉自己从近百万里外一路狂奔到这里。

    现在紫皇蜂后正在孵卵,自然不用打扰它,回头再看那魂魈正兴奋地摸了摸肚子,似乎对刚才那个冥兽极为满意。

    小心地把这株木蝶花收了起来,随口就问了下那位双角大王,“大王,这梵土魔冢里面有陨魂壤吗?”

    没想到那位双角大王十分激动,“谁告诉你这里面有陨魂壤?这些都是本王自己监造的,没有没有,绝对没有!”

    姚泽眉头微皱,没有干嘛这么激动?不过看起来这位双角大王是不会告诉自己的,自己留意就是了。

    现在应该已经深入这梵土魔冢的内部了,那些冥兽也越来越多,刚开始姚泽并没有打算插手,任凭那魂魈在那里发威。

    不过那冥兽慢慢地开始几个一堆了,魂魈想招招手爪就把那些冥兽收服,显然是不可能的了。那魂魈也是有名的凶悍鬼物,对这些冥兽如同饿狼扑入羊群,杀的兴奋异常,一直“嘎嘎”叫个不停。

    在这梵土魔冢里纵横了近一个时辰,它终于遇到了真正的抵抗,三头结丹期的冥兽带着一群筑基期冥兽把魂魈团团围住。

    那些结丹期冥兽面部依然看不清五官,不过已经有了大致的轮廓,特别是眼睛的位置有两个金色的小点,随着身形的移动,那些金点也闪烁不停。

    魂魈自然毫不畏惧,和那些冥兽展开了肉搏,讲真,姚泽对这些冥兽包括魂魈都看不在眼里,这些鬼物除了那些简单的法术,风刃、冰箭和土刺,剩下的就是速度和肉搏,就像现在魂魈和这些冥兽一样,那些简单的法术随便扔了几个,就开始面对面地硬磕起来。

    它们对那些要害保护的非常严密,不到最后,根本就打不到那些丹田部位。

    整整半个时辰以后,那魂魈才解决了战斗,虽然右臂已然消失不见,左腿也短了半截,不过它似乎极为满意,一边吞噬着那些烟雾,还能腾出空来“嘎嘎”地叫着。

    等它吞噬完那些烟雾,手脚已经恢复完整,让在一旁观看的姚泽“啧啧”称奇,顺便收取了旁边房间里面的一株三百年份的阴晶枣。

    他现在也总结出来了一些规律,凡是有冥兽看护的房间,基本上都有些两百年以上的药材,这里的药材在外边可不常见,当然大部分以阴寒为主。

    当魂魈再次被五头结丹期冥兽围住的时候,他再也不敢在旁边袖手了,直接冲过去抡起紫电锤,来回几个冲杀,就没有冥兽能够站立起来了。

    再看那魂魈已经摇摇欲坠了,两条腿都短缺了不少,骷髅头也掉到地上了,让姚泽看了一阵心惊。

    没想到这货竟飘到那骷髅头处,两手摸索着把骷髅头捡了起来,直接安在脖子上。刚开始似乎装反了,又在上面拨正了,然后那满口獠牙的大嘴开始吞噬起来,等那些烟雾吞噬一空,这货又恢复如初了。

    姚泽围着魂魈来回走动了几圈,口中忍不住发出惊叹,这货自我恢复能力太强悍了,而且经过这连续吞噬,它的那两朵小火苗似乎明亮了不少。

    那魂魈似乎对姚泽的惊叹习以为常,站在那里很是淡定,姚泽又采摘了一株四百年份的烛阴木,一人一魈继续前行。

    这梵土魔冢里面的冥兽比起那冰岩墓地要高级许多,这等实力就是放到东漠大陆,也是个不小的势力,难怪一般的金丹强者进入这里面都可能陨落,这里的结丹期冥兽太多了,而且都是属于那种很难打死的那种。

    一株四百年份的木蝶花让姚泽兴奋异常,那房间里只有两头筑基期冥兽在看守,魂魈自己就轻松对付了,他走过去开心地把这株木蝶粉收了起来。

    等他回过身来,心中一惊,面色变得十分凝重,整个后背都感到凉飕飕的。

    “这……”

    十一头漆黑如墨的冥兽涌进了这个不大的房间,其中有两头气息和魂魈也差不多,看来也有着结丹期大圆满的实力。

    现在一人一魈就被十一头结丹期冥兽团团围住了,那魂魈似乎也知道不妙,也不再发出那种“嘎嘎”声了。

    此时房间里面的情形有些诡秘,那十一头人形冥兽似乎很有默契,只围住姚泽他们也不攻击,似乎在酝酿致命一击。

    姚泽手握着紫电锤,目光闪烁,和魂魈背靠背站着,头上的魔幻珠依然在悠闲的转着,心中却和魂魈暗中交流着。

    “等会我会先用魔幻珠束缚住你面前的三头冥兽,你全力出手,先把这三头冥兽解决掉……等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让一人一魈惊讶的是,那些围住他们的冥兽竟然开始朝门口退去,几息之后,这房间内一个冥兽都不见踪影。

    一人一魈面面相觑,实在搞不清眼下是什么状况,难道那些冥兽被自己的气势所镇,不战而退?

    房间里突然响起一道温和的声音,“贵客临门,请前来一叙。”

    姚泽面色微变,这梵土魔冢深处怎么还会有人?听口气还以主人自居,再联想到刚才那些冥兽诡异的行动,他心中一紧,“难道……”

    这时候后退或者避而不见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此人能够和自己说话,而自己却无法发觉,肯定是在境界上完全碾压自己的存在,与其被强迫着,还不如光棍些,大大方方地上门。

    果然,他走出房间时,发现那些冥兽整齐地站在通道等候,一副训练有素的模样。

    长长的通道似乎没有尽头,那些冥兽行走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似乎像幽灵一般飘移着,两边的小房间一间挨着一间,有好几次姚泽都能看到那些几百年份的药材了,可是当他回头看着那些似一片黑云飘过的冥兽正静静地跟着自己,也只有放弃了这个打算。

    不过一路上再也没有碰到任何冥兽前来挡道了,似乎那些冥兽已经得到命令。越向里走,姚泽越是心惊,这通道迂回转折,他们已经走了近一个时辰了,遇到数不清的冥兽,其中竟有几十个结丹期修为的,不过像身后两个具有大圆满修为的冥兽倒没有再遇到一个。

    即便如此,这般实力在东漠大陆也算得上一股不可忽视的势力了,如果再加上他心中的那个猜想,难怪那些东漠大陆上提到鬼坟的修士都会胆寒。

    通道越来越宽敞,两侧的那些房间也越来越大,又过了半个时辰,姚泽站在一处宽大的大殿时,心中的惊讶无以复加。

    大殿顶部镶嵌了一个拳头大小的珠子,照的整个大厅发出黑幽幽的光芒,六根粗大的柱子以及两侧的墙壁上都刻画着浮雕,光线昏暗,看不清雕刻的是些什么东西,不过大殿内所有的一切显然都是黑曜石砌成。

    最前方放置着一把宽大的椅子,上面坐着一位身着黑衫的青年,只见他面色苍白,双目狭长,那目中露出的锋芒让人心悸。一副刀刻般的脸庞,嘴角带着一丝弧度,似乎有些玩味。

    那些冥兽都没有进入这大殿,让姚泽心中一紧的是这青年身上散发的气息,比那位罗尘宗老祖还要凌厉几分,看来这位前辈的修为至少在元婴期中期以上。

    “在下姚泽,见过前辈。”

    虽然心中紧张,不过事到临头,他反而镇定下来,这位大能既然让自己前来,自然不会一上来就要灭杀自己。

    那黑衫青年目露异色,一位结丹期中期的人族小子,竟然在自己面前不卑不亢,委实难得。

    “道友刚进入这魔冢,本王就发现了,似乎还有一位同伴,不过那位同伴对这魔冢宝物没什么兴趣,难道他是来寻找道友的?”

    姚泽心中猛地一紧,当然不是因为听到有人找他,这位大能果然是丹奴告诉自己的那位冥王!

    这冥兽都算得上不死生物了,那它们的王肯定让人无法想象。

    “让前辈见笑了,那位元婴大能是在下的仇人,应该是来追杀在下的。”

    “哦?”

    对于姚泽的坦白,这位冥王目露讶色,不过很快他的嘴角上扬,更是多了几分玩味。

    “姚道友能够从那元婴大能手下脱身,看来也不是仅仅靠运气做到的,本王请道友前来,是有事想请道友出手。”

    姚泽目光微闪,心中一动,“前辈莫非是在说笑,在下只是区区结丹期修为,在前辈面前哪里能够谈上出手。”

    那冥王伸出苍白的右手,摆了摆,“此事有些复杂,这旁边的魂魈是道友的宠兽吗?也许道友的宠兽可以帮助本王。”

    “前辈这么说,在下更有些不明白了,这魂魈是在下宠兽不假,可它也只是才六级而已,要想帮助前辈,恐怕还有些困难。”

    那冥王不再说话,而是伸出一对苍白的手,在身前变幻一番,直接对着旁边的那面墙击去,那黑曜石砌成的墙壁突然晃动了一下,然后在墙壁中间出现了一个一人高的洞口,里面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见。

    姚泽也没有说话,只是在旁边看着,不过心底早就有道声音惊呼起来。

    “坏了!还是被发现了!”

    姚泽面色不变,心中却微微一动,这双角大王难道真有什么秘密不成?

    “大王,什么被发现了?”

    那位双角大王只是不停地唉声叹气,也不再多说,而原本坐在高椅上的冥王却站了起来,走到那黑洞之前,右手轻轻一招。

    “姚道友请看。”

    姚泽凝目望去,只见那冥王苍白的手指上萦绕着几丝若有若无的黑雾,心中一愣,不过脸上却没有任何变化。

    “前辈,这是……”

    “姚道友不认识此物?这东西在修真界可是令人谈之色变的,它来自魔界,一般修士都称呼它为魔气。”

    “魔气!”

    姚泽惊呼一声,面色一变,“前辈,这洞里面怎么会有魔气?”

    那冥王笑了笑,却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转向了旁边的魂魈。

    “待会还请姚道友的宠兽进去一趟,帮本王取件东西,当然酬劳还请道友随便开出来。”

    姚泽目光微凝,不过依然不紧不慢地说道:“前辈,在下的宠兽只是头魂魈,它如何能够进入这魔气横流的地方?”

    冥王看了他一眼,似乎有些诧异,“看来姚道友还不太了解自己的宠兽,道友知道这魂魈是如何产生的吗?”

    这个问题姚泽还真的不知道,貌似那双角大王也不清楚,他老实地拱手道:“还请前辈指点。”

    “这魂魈是魂体变异而来,不过周围的环境必须是魔气才行,否则也只是一般的魂兽而已,这么说道友明白了吗?”

    姚泽这才恍然,这种说法非常可信,毕竟那魂魈就是出现在那祭坛旁边的,只是他还没来及答话,心底那双角大王开始大呼小叫起来。

    “答应他!小子,快点答应他!”

    姚泽没有理会他,而是转头看向那黑洞,面色有些严肃。

    “前辈,即使在下的宠兽能够进去,那里面有没有危险?听说修士遇到这魔气很容易被魔化的,在下得到这魂魈十分的不易,如果在这魔气里出了问题,那在下以后就麻烦了。”

    那冥王似笑非笑地望着他,似乎很清楚他心中所想。

    姚泽也没有回避,面色淡定,只是眼前的这一幕何等的熟悉,自己刚进入无边海,遇到那七级妖兽双头蛟,也是被逼着进入那地下洞府。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