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独仙行 > 第383章 初到南疆
    卷四南疆风云

    第383章初到南疆

    阮掌门双手不停,口中却客气地说道:“姚道友,这次传送的地方是南疆的祖荒教,祝道友一路顺风。”

    四周的紫光越来越亮,姚泽直接激发了护身符咒,猛地一阵刺目的亮光闪过,众人再看那法阵上已经空无一人,那些上品灵石已然全部变成了粉末。

    那位阮掌门转过身,微笑着刚想开口,突然想起了什么,直接惊呼起来。

    “是他!我想起来了,青月阁的姚泽!他现在竟然是结丹期后期了,真是太意外了。”

    齐族长面色不变,“阮兄是说……”

    那位阮道友一把抓住了齐族长的手,“走,老哥正想和你说件大事,就是关于青月阁的……”

    南疆地处神武大陆的最南端,这里地势很有特点,素有“一山一水一草原”之称。这大陆原本是一片无边无际的草原,一条连绵不绝的大山把整块大陆分隔开来,形成三个部分,经过无数年的发展,分别由一个大的部落在统治着,这三个部落就是星河殿、祖荒教以及九黎族。

    当然每个大部落都是由无数小部落组成,而且大都是凡人和修真者混居在一起,但那些无尽的大山凡人是不敢进去的,里面有着无数天才地宝,更有着无穷无尽的妖兽在里面生活。

    虽然无尽的大山隔断了草原,但整个草原大陆共用一条客卧儿河,这条河从那大山里流出,分别流过九黎族、星河殿,最后穿过祖荒教再回归到大山之中。

    河水有三百余丈宽,滚滚河水奔腾而下,滋润着这广袤的草原,哺育着整片大陆所有的生灵。可是每隔百年,河道就骤减不到十丈,超过百亿的生灵用水一下子成为了最大的问题。

    九黎族位于客卧儿河的最上游,他们为了自身的需要,往往设坝拦河,这样下游的星河殿蓄水量就非常的少了,最后到了祖荒教,每隔百年的春冬之交都会失去大量的牲畜,无数的人类都流离失所。

    祖荒教自然不愿坐以待毙,那些凡人无法越过那无尽的大山去寻找九黎族的麻烦,可数百万的修士都是来自这广袤的草原,他们可不愿意见到自己的根被九黎族拔去,而星河殿也无法置身事外,三大部落每过百年就要爆发一次惨烈的争斗。

    当然那些大能是不会参加的,他们的破坏力太大,如果参战,整个草原都有可能被打坏掉,而且没有任何事情比窥探天道更重要了。

    晋级元婴后,寿元有可能达到一千多年,甚至达到一千六百年,而到了化神后,则有二千五百年以上的漫长岁月,在一般修士眼里,和神仙无异了。

    可是对那些大能来说,时间还是太少,往往一个闭关都要一二百年,修为到了这一步,每一位大能都是惊才绝艳之辈,自然不甘心寿元耗尽,化为尘土,重入轮回。

    他们把所有的心思都用在感悟天道之上,只要部落不发生种族灭绝这样的大事,他们是不会出手的,当然这也是三大部落协商后的结果。

    这次的争斗祖荒教压力剧增,那星河殿不知为什么突然和九黎族联手,整个祖荒教都动员起来,只要是筑基期以上的修士都必须要参战。

    一身红袍的三长老客布面色威严地从大殿内出来,不过眼底的焦虑无法掩饰。

    大长老在前线亲自指挥,昨天还要求增员,现在好不容易才凑够了人数,客布也已经心力憔悴,突然他眉头一皱,转身朝大殿侧门望去。

    一个身着蓝衫,浓眉大眼的年轻修士正东张西望地从偏殿出来,客布心中一动,此人非常面生,怎么会从那里出来?修为竟然有结丹期后期,难道……

    来人自然是经过漫长传送,从岭西而来的姚泽,他从那法阵上下来的时候,竟然没有发现一个人,这才信步走出,却发现一位面色威严的红袍胖修士正朝他走过来。

    “叽里咕噜……”

    姚泽一愣,这位有着结丹期大圆满修为的胖修士似乎在问他什么,可他一个字也听不懂,忍不住摸了摸鼻子,拱手施礼,同时用岭西话说道:“见过道友。”

    那胖修士也是一愣,口中又“叽叽咕咕”的说了起来,姚泽很是郁闷,又用东漠话和界北话都说了一遍,那胖修士大喜起来,直接用界北话问道:“道友从界北大陆过来的?”

    姚泽也高兴起来,“在下从岭西大陆过来的,这里是祖荒教吗?”

    那位胖修士眼色闪动,“道友是从岭西昊天教来的吧,这里确实是祖荒教,在下是祖荒教三长老客布。”

    “哦,原来是客长老,在下姚泽。”

    那位客布三长老明显有些郁闷,“姚道友,在下姓尹波卡,名字叫客布。”

    姚泽摸了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这里明显和别的大陆不一样,“哦,客布长老,在下失礼了,长老去过界北大陆?”

    客布摇了摇头,“在下从来没有离开过南疆,这界北话是大长老游历回来后传授给在下的,原本在下打算过两年出去看看的。”

    然后他话锋一转,“姚道友既然从昊天教过来,自然知道祖荒教和昊天教的关系匪浅,看来道友是来支援祖荒教了?”

    “支援?”

    姚泽一愣,“客布长老,这从何说起?”

    等这位胖长老把形势解释了一番,姚泽心中郁闷不已,来之前就听说这南疆部落一直战争连绵不断,没想到自己来到就赶上了。

    “不过道友也不用心急,这一批援兵刚走,最多两个月,下一次征召就会开始了,道友可以安心在这里等候几天。”

    姚泽一听就有些急了,自己来到这里,可不是做什么援兵的,不过他的脸上却不动声色。

    “客布长老,在下来到这南疆大陆,还另有要事,恐怕不能在这里多待。”

    那客布目光微闪,“哦,道友想离开这里?那道友有身份文牒吗?”

    “身份文牒?在下还真的不知,请客布长老指点。”

    客布有些意味深长地看着姚泽,“姚道友,在南疆大陆,如果没有身份文牒,可是寸步难行的,所有的部落都会把你看作间谍来对待的。”

    姚泽一听头有些大,“客布长老,这身份文牒哪里可以买到?”

    那客布一下子笑了起来,“哈哈,买?道友真会说笑,这身份文牒只有各部落总部可以颁发,还必须有三位以上的长老签名才可以有效,道友以为哪里能够买到?”

    姚泽听了,不再说话,低头沉吟起来。

    客布长老也很有耐心,看的出来这位年轻道友似乎很急,不过自己这里有个非常棘手的工作,一直没人愿意去接,也许这次就有了着落。

    过了许久,姚泽终于抬起头,“客布长老,难道没有别的办法吗?在下真的无法多等。”

    开玩笑,自己等两个月,再去参加什么大战,没有个三五年肯定无法结束,自己哪里有心情去陪他们耗。

    那客布似乎很理解的点点头,“当然也有不少修士像道友一样,没有太多时间等候的,不过他们替祖荒教做一件事,就可以获得一份临时的身份文牒,只是这有效期只有十年。”

    姚泽精神一振,“长老请说。”

    客布沉思了一会,这才轻描淡写地开口道:“部落间开战是为了那水源,祖荒教大片的草原都干涸无比,族内经常派修士前去施法降雨,如果道友能够出手,只要在千亩草原上降雨三分,就可以获得一份临时的身份文牒。”

    “什么?”

    姚泽一下子惊呼起来,“千亩草原?还要降雨三分?道友莫非在说笑?”

    这降雨咒虽然是个小法术,他在刚进入青月阁时也曾经施展过,可就是他现在结丹后期修为,每次施法降雨最多也只有十几亩罢了,而且法力也要消耗大半,这一千亩草原,没有一年的时间,根本就不可能完成任务。

    那客布似乎很笃定,慢条斯理地接着说道:“这是族内规定,在下也不敢违背,不过道友如果能够在万亩草原上施法,就可以获得永久身份文牒,也有不少从其他部落过来的修士,就主动要求在这万亩草原上施法。”

    姚泽暗自鄙夷,那些修士肯定在别的部落无法立足了,否则谁会花十年时间不停地施展这个小法术。

    “客布长老,没有其他途径了吗?”

    客布的胖脸上一直挂着淡淡的微笑,“姚道友,战争时期,真的无法通融。”

    姚泽眉头紧皱,真要在这里施法,也太耽搁时间了,只是没有那身份文牒,照这位长老的意思,还真的无法在这里走动。

    突然他心中一动,似乎想起了什么,眉头很快舒展开来。

    “客布长老,在下愿意去施法降雨,不知道那地方在哪里?”

    那客布一直暗中注意观察着他的神色,见他突然答应下来,似乎想到了办法,忍不住提醒道:“姚道友,施法的时候,会有人在旁边监督的,道友真的想好了?”

    “没问题,只是在下还不懂南疆语言,还无法和别人交流,客布长老能否指点一番?”

    这客布也很豪爽,一口答应下来,“当然可以,我们南疆语言非常好学。”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