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独仙行 > 第401章 阴魂不散
    卷四南疆风云

    第401章阴魂不散

    那柳掌柜不愧为生意人,很快清醒过来,连忙拍手叫好,四周的客人不明白什么,可那些侍女知道这块格尔石重的出奇,掌柜想尽了办法也没能挪动,没想到这位前辈挥挥手,这石头就飞了起来,一个个跟着鼓起掌来。

    姚泽摇了摇头,右手一挥,那块重石就消失不见。

    他站在那里略微沉思了一下,自然不能白拿一位后辈的东西,他可不想无缘无故地沾惹一身因果,神识一扫,心中有了主意。

    “柳掌柜,我作为前辈也不能白拿你的东西,这些材料就送给你吧。”

    说完,左手一摆,一堆人形骷髅就出现在帐篷中间。

    “啊!”

    那些侍女和顾客都忍不住惊呼一声,柳掌柜也吃了一惊,仔细看过去,口中也发出一声惊呼:“魂魈!还是高级魂魈!”

    他走进细看,口中激动地喃喃自语:“真的是一头高级魂魈,而且还这么多,这需要多少灵石啊!这魂魈身体最是坚硬,这得要多大的力量才能把它砸碎啊!”

    抬头再看时,那位前辈早已踪迹全无。

    姚泽自然知道一头六级魂魈的骨架价值远在这块重石之上,不过对于他来说,那骨架再贵重,也没有重石对他有用处。

    这么大的一块重石,即使炼去杂质,至少也在十万斤以上,如果炼入自己的紫电锤中,重量将达到惊人的三十万斤,简直就如同一座小山在移动,威力自然更加惊人。

    他又花了半天的时间把那些商铺都看了一遍,然后才离开了坊市,认准了方向,直接化作一道蓝光,消失在天际。

    草原的天空到处都是蓝天白云,人在这种天空下飞行,肯定是心旷神怡。只是刚飞行了两天,他心中一动,就停了下来,眉头微皱,直接转头向右方疾驶而去。

    又是两个时辰以后,他再次转向,干脆直接朝东飞去。

    就这样过了整整一天的时间,他终于还是停了下来,脸色变得有些阴沉。

    从离开拍卖会的时候,他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似乎一直有人在窥视自己,他知道可能是那截培魂木引来了有心人,就直接坐传送法阵离开了,没想到那些人还真有耐心,竟然追到星河殿里。

    如果自己全速飞驶,甩掉这些人应该不成问题,可他又担心这些人找不到自己,回头再去打听狐惜惜和东方云的去处。虽然她们现在已经到了东漠大陆,可两人的目标太明显,很容易会陷入险地,还是自己来面对这些有心人吧。

    一柱香的时间很快过去,一艘梭形飞行舟出现在他面前,从上面下来两个修士,其中一个竟是熟人,那位祖荒教太上二长老的弟子,身着紫衣的佟氏寿。

    上次见面时还很客气热情,一副十分感激的模样,现在只剩下仇视和愤恨。

    “好小子,真的是你,没想到你灵石这么多,竟然弄出这么大手笔,上次在鬼谷禁地的时候,本少就该弄死你的,现在竟然跑到星河殿这边了,怎么不跑了?”

    姚泽根本就没有看他,而是把目光放在了他旁边的那位身着葛衣的白发老者身上,那老者面色古朴,一双眼睛似睁不睁的,看来对姚泽是毫不在意的模样。

    他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气息,姚泽心中一紧,气息比惜惜还要殷实一点,不过自己只能若有若无地感受一些,看来这位肯定成名多年,气息已经控制的收放自如。

    “前辈,为什么要拦住在下?”

    自己明知道这是废话,人家都追这么远了,肯定是要自己的小命,可他如果想要脱身,势必要再度施展天魔解体法术,在这个一眼望不到边的草原上,那种施法后的虚弱肯定让他处于危险境地。

    他心中急速思索着脱身之策,旁边那位自命不凡的佟氏寿有些不满了,这个小子有什么了不起的?论修为和自己根本不能比,论长相根本就没有自己看着顺眼,只不过运气好些,比自己早认识了那两位美女,否则哪里轮到他?

    这位平素眼高于顶的天之骄子围着姚泽走了两圈,口中“啧啧”称奇,“小子,如果还想在找那一丝活路,本少劝你别白费心思了,连累师叔他老人家跑这么远来追,你觉得本少会给你留下全尸吗?”

    姚泽并没有理会他,而是盯着那位元婴大能,突然他眉头一动,心中似有所感应,再看那葛衣老者神色微变,似乎已经有所发现。

    突然那老者直接吩咐道:“这小子交给你了,我一会就回来。”

    说完,也不等答话,身形一晃,一道黄色的遁光亮起,很快就消失在天际。

    那佟氏寿见了一愣,不过还是微一躬身,“是,师叔。”

    转身看着姚泽,突然间阴测测地笑了起来,“小子,给你个活命的机会,如果你把那位东方道友和狐前辈的来历交代清楚,本少会酌情考虑给你留条活路。”

    姚泽压根就没正眼看他,只是眉头紧锁地站在那里,似乎在感应着什么。

    佟氏寿脸色慢慢地变了,在南疆大陆,就是一位元婴大能也不会如此无视自己,更何况一个结丹期后期的小子。

    终于他面露狰狞,咬牙切齿地挤出几个字,“小子,你到了黄泉……”

    姚泽眉头微皱,有些不耐起来,身形一晃,直接消失不见,再看那佟氏寿狰狞的脸色突然僵在那里,目光中满是惊骇,“前辈……”

    多余的话却再也说不出来,姚泽已经站在他身边,右手微一挥动,那位佟氏寿就盘膝坐在地上。

    姚泽也没有多做什么,也跟着盘膝坐在他对面,在远处看两人就如同正在调息修炼一般,只有到了近处,才会发现情形有些诡异。

    那位佟氏寿脸色苍白,毫无血色,身形一动不动,双眼却全是骇然,他想开口求饶,或者大声呼救之类的,可他什么也做不了,连眼皮都无法眨动一下。

    姚泽一直紧皱着眉头,刚才他和那位元婴大能一同感应到千里之外有剧烈的灵气波动,那白发老者肯定前去查看一番,他现在正感应那位大能离开这里多远了。

    自己的神识应该和那位大能相差不多,如果自己感应不到,那位大能也应该不清楚这边的情形了。

    两人就这样一直对坐着,佟氏寿从刚开始的惊骇中,慢慢地平静下来,他努力地回忆刚才这小子怎么就一下子出现在自己身边,和大能前辈的瞬移一般,自己根本就没有任何反应,难道这是一种秘法?

    现在看来他绝对不是什么前辈,连动都不敢动自己一下,显然怕师叔回来寻他的麻烦。

    想通了这些,这位祖荒教的天之骄子又开始心思活络起来,这个秘法一定要得到,如果自己也会瞬移,同阶之中,谁还会是对手?就是那些元婴大能也无法轻易地对付自己。

    虽然什么也动不了,可是他的目光一直闪烁不定,显然心中思绪波动十分剧烈。姚泽自然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时间就这样慢慢地过去,三个时辰以后,姚泽终于站起了身形。

    那位佟氏寿眼露喜色,看来这小子终于想通了,准备向自己求饶了,只是自己怎么独享那个秘法,不让师叔发现,倒是个难题。

    很快他就觉得有些不对劲,这小子眼光看自己怎么有些不善?难道不知道求人的时候需要卑躬屈膝吗?看来等会自己要好好地教导他一番。

    不对,这小子怎么开始捋自己的储物戒指?怎么两个都捋走了?他气得脸色都绿了,想大喊“住手!”却无法开口,看来自己还是心软了,待会直接对他进行搜魂,这样那些秘法肯定都是自己的。

    哎,怎么这小子把手放在自己头上做什么?怎么这么疼!放开我!

    终于这位天之骄子脸部表情可以动了,只不过有些狰狞,口中想大声喊叫,却什么也叫不出来。

    一柱香的时间过后,那位佟氏寿似堆烂泥一般缩成一团,气息全无。

    非常熟练的拿出一个玉盒,右手一招,一个鸡蛋大小金光闪闪的圆球就飞进了玉盒。连续几道封印打出,姚泽屈指一弹,一团火苗闪过,然后衣袖微拂,那位自命不凡的天之骄子就在这个世界上一丝痕迹也不再留下了。

    处理了这位佟氏寿,姚泽的脸色有些难看,右手一翻,一个一尺来长的玉盒出现在手中,紧接着左手一挥,一截手指粗细,颜色枯黄的木头静静地躺在玉盒内,正是自己在那拍卖会上花费一千万中品灵石拍下的培神木。

    如果在不需要的人手里,这种宝物最多值个一二百万,可是在自己的手里,那就是无价之宝,再多的灵石也要拍下来,只因为这件宝物可以挽救师傅的性命。

    在那佟氏寿的记忆中,虽然残缺不全,也可以大致推算出来事情的始末。

    那祖荒教虽然和百草厅合作举行拍卖会,可是祖荒教的内部有几位却打起了暴利的主意,利用举办方的便利,在一些贵重的宝物上面涂抹了些许鬼妲草。

    对这鬼妲草,姚泽可不陌生,自己被那王霸天阴了一把,就是用一头金灵鼠跟踪自己的。

    在“妖兽大全”里有对那金灵鼠的描写,全身金黄,长相和老鼠差不多,只要达到妖兽二级,鼻子就会对那鬼妲草炼制的粉末特别敏感,几百里内都无处遁形,偏偏那粉末是无色无味,稍不注意就会中招。

    在这佟氏寿的记忆里,他这位师叔就有一头四级的金灵鼠,追踪范围可以达到三四千里。

    这些念头在他心里只是一闪而过,他放出神识,仔细地在那培魂木上搜索着,果然在一处缝隙里找到了一些透明的粉末,看来这就是他们所做的手脚了。

    他刚想把这些粉末吹散,心中突然一动,又若无其事地把那截培魂木放回了玉盒内,重新收了起来。

    不到一柱香的时间,从另外一个方向急速飞来一道青色的遁光,姚泽面色不变,等那遁光停在他面前,露出两个身形,其中一个竟然是那身着白衫的郝连池,姚泽目光微凝,盯在他旁边那位身着青衫,满脸横肉的肥胖修士身上。

    竟然还是位前辈大能!

    两人见姚泽独自站在这里,都有些疑惑,赫连敕走到他跟前,来回打量着他一番,“小子,你自己在这里,没有见到我师叔他们吗?”

    姚泽没有理会他,只是静静地看着那位肥胖修士,心中在权衡着干掉这位大能需要多长时间。

    如果来人知道他此时的想法,肯定会震惊之余,感觉这小子疯了,竟然敢打一位元婴大能的主意。

    不过姚泽想到那位白发老者随时可以回来,还是遗憾地摇摇头,如果只有一位大能,自己拼着再次虚弱两个月,凭借那乾坤伏魔圈法阵,应该有三成的把握灭杀此人,至于旁边的那位天之骄子赫连敕,根本就没有把他计算在内。

    自从他在异空间领悟掌握了瞬移之后,凡是在他身边一丈以内的金丹强者,自己不会给他们一丝机会的。

    肥胖修士见姚泽没有一丝害怕的样子,忍不住有些奇怪,自从他晋级大能以后,所遇到的金丹强者在他面前无不战战兢兢的,毕竟境界的压迫不是一般人可以抗拒的,可面前这个小子和别人有些不同。

    赫连敕见姚泽没有理他,面色阴沉起来,“小子,本少问你话呢,怎么,在想着如何活命?”

    姚泽斜视他一眼,口中略显不屑,“去年谁在鬼谷禁地救了你的小命的?长的人模狗样的,难道就是头白眼狼,转头就要咬恩人一口?”

    那位赫连敕面色涨成酱紫,有些气急败坏地叫道:“小子,待会你不要跪下来求我!”

    肥胖修士目中异色一闪,伸手拦住了赫连敕,“小子,你好像很镇定,知道我们为什么找你吗?”

    姚泽面色有些惊讶地问道:“前辈找在下有事?”

    那肥胖修士面色一沉,有些不虞起来,“你没有见到我那清师兄?”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