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独仙行 > 第409章 梵火深渊 〔三〕
    卷四南疆风云

    第409章 梵火深渊(三)

    狐惜惜最擅长的就是幻术,在她的理解中,“看山是山,似山非山”就是幻术的极致,此处光幕肯定是位极为擅长幻术的前辈所为,看到的并不一定是真实的,一切如雾里看花,似真似幻,似真还假,不过当你真以为是假的时候,它却是真实的存在的。

    旁边是江火对眼前所见也是“啧啧”称奇,不过她对此也是不懂,当先就走了进去。

    姚泽跟着进去,才惊讶地发现,这光罩里面竟然和草原上完全一样,感觉不到一丝炎热,如果这一切真是一位蜃火兽前辈所为,其肯定喜欢火焰,现在光罩里变得如此,看来那位前辈已经到了“境由心生”的地步。

    到了此时,他知道将要面对的肯定是位深不可测的大能存在了。

    光幕内也是一片空无,两人走了几步,眼前竟是一晃,似乎穿过了一个不同的空间,竟然凭空来到一间山洞里。

    两人都是大惊,转身却发现身后却是一片白色的山石,根本就没有来路。

    姚泽定下神来,才发现山洞有十丈方圆,除了最中间地上有个三尺见方的水池,竟然什么都没有。

    “真是失礼了,客人来了,竟没有可以坐的地方,道友请坐。”

    那突兀的声音再次响起,水池边竟然出现两个白色石凳。

    两人放出神识,竟然一无所获,不过既然主人请坐,还是坐下来的好。

    面对水池,姚泽心中有些疑惑,这梵火深渊深处怎么会有水存在?

    他低头仔细地瞧过,突然像被针扎了一下,猛地站了起来,满脸的惊讶。

    这哪里是水,分明是燃烧的火焰!

    无色的火焰!

    那火焰晃动间,就如同水纹波动一般,水池中间突兀地显现出一张巨大的人脸。

    “啊!”

    旁边的江火尖叫一声,身形一晃,就躲在了姚泽的身后。

    姚泽也是心中一紧,不过还是壮着胆子,向那人脸瞧去。

    这张人脸把水池塞的满满的,巨大的嘴巴,比拳头还要大的眼睛,只是那眼睛全是红色,显得凶恶异常。

    波纹晃动,满脸的褶子,红色的胡须和头发把水池中空余的地方塞的满满的。

    “你这头小火魃,当年我见到你时,你还在大山深处吸取地火呢,那时候你可是比我现在还要难看。”

    那张巨大的嘴巴一张一合的,使人看了十分怪异。

    江火听了,慢慢地从姚泽身后探出脑袋,似乎想起了什么,脸色大变,惊呼起来,“是你!你是那团火球前辈!”

    姚泽紧张的心情慢慢镇定下来,眼前这位前辈肯定是位化神大能了,如果他要想对自己不利,在刚进入梵火深渊就会对付自己了。

    那巨脸似乎有些惆怅,“没想到今天竟然会遇到两位故人。”

    姚泽一愣,自己什么时候也成为他的故人了?自己以前见过他?

    “前辈,在下有些糊涂,不知道什么时候见过前辈。”

    “哦,你虽然没有见过,不过你也是故人之后。”

    姚泽更是有些糊涂,难道药鼎师祖来过这里?

    “火麟子是你什么人?你身上不是有他的传承吗?”

    “火麟子?”

    姚泽一愣,猛然间想起了什么,忍不住惊呼一声,“火麟前辈!?”

    在他随双头蛟探寻那地下洞府,遇到蜃火兽,就提及过它的主人就是火麟,然后自己通过考验,那位火麟前辈赠给自己一道“火之灵”,这样说来,自己确实得到了那位火麟前辈的传承。

    “前辈,在下确实得到了火麟子前辈的传承,那是在岭西大陆的无边海里,当时还见到了一头蜃火兽,自己答应它要过来看望它的后人。”

    “哦,原来是这样,一晃七八千年过去了,果真如白驹过隙,不可复追啊。看的出小友也是一位信人,不过现在的梵火深渊确实不太妙。”

    姚泽有些吃惊,“前辈,有您在此,还有什么解决不了的?”

    “呵呵,小友没有看出来吗?我现在连本体都无法维持了,现在只是苟延残喘罢了。”

    “啊?怎么可能?还有谁可以伤到前辈?”

    姚泽确实无法相信,在这个世界上,化神大能已经站在最顶端了,他实在想不出还有谁可以伤害一位化神大能。

    “小友想的太简单了,任谁修为再高深,只要站在这片星空下,自然受到天道的约束,如果想突破这层桎梏,只有打破这片星空。不过即使现在的星空,还会待在更大的一片星空下,那就是天道了。不过这些离小友太远,只要知道天外有天就行了。”

    姚泽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心中突然一动,似乎想到了那顶怪异的头盔,不过那巨脸接下来的话很快把他拉回现实。

    “小友来的有些晚了,如果早一百年过来,说不定还会给你些好处,现在我已是真元耗尽,自保都很难了。”

    “前辈,这梵火深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发生百年一次的兽潮?”

    “兽潮是因为目前蜃火兽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如果不离开这里,自然是灭族一途,至于发生了什么事,就不是你们可以解决的了。”

    姚泽有些苦笑,自己实力在这些大能眼里自然不值一提,只是自己既然答应了蜃火兽来看望下它的后人,自然还是要了解清楚才行。

    “前辈,在下虽然身微力薄,既然答应了那位前辈,自然要忠人之事,还是要了解清楚的。”

    那巨脸上的大眼眨动了一会,“也罢,这些如果不说,说不定就再无人知晓,既然你执意如此,我就成全于你,小友知道那梵天紫火吗?”

    姚泽心中一紧,这次来的目的就是那紫火,怎么会不知道?

    不过他脸色不变,只是点点头,“这个在下听说过,怎么,和这紫火有关?”

    “呵呵,何止有关,这梵火深渊的形成就是因为那梵天紫火所致,那紫火我估计连仙人都会被焚烧一空!至于这紫火从哪里来,我探寻过多次,都无功而返。不过我在这里生存了数万年,从种种迹象推测,这梵火深渊百年时间肯定要毁于一旦!”

    姚泽心中一惊,怎么又是百年时间!

    “前辈,何出此言?”

    “以往每次紫火爆发之时,如果献祭些灵魂,自然就会平安渡过百年,这就是为什么百年时间就要发生一次兽潮,这也是我和草原上那些人谈判后的结果。”

    那巨脸似乎陷入回忆中,停顿了一会才接着说道:“自从我知道大限将至的时候,就耗费十年的寿元推算一次,结果断定,百年内梵火深渊将会迎来一次全面的爆发,深渊内所有的一切都会化为虚无!”

    “啊!”

    姚泽和江火同时惊呼一声,那江火更是郁闷无比,她还准备在这里好好修炼一番呢,没想到却遇到这种情况。

    “前辈,那灵魂献祭之法已经不行了吗?”

    “呵呵,到如今我才有些明白,那灵魂献祭之法,实际上却是饮鸩止渴罢了,至于是不是真的如此,我现在也无力探究了。”

    看到一位曾经叱咤风云的大能,最后落个英雄迟暮,他心中也是一片唏嘘。

    “前辈,难道就没有任何办法了吗?”

    “基本上无望了,不过那卦象上显示,如果有人可以压制那紫火,应该可以延缓三百年,只是谁又能够靠近那紫火呢?结果还是焚去一切。”

    看来这位曾经的英雄人物,确实已经消磨了雄心。

    姚泽心中一动,别人无法靠近,那圣祖呢?这位可是比仙人要厉害多得多,他老人家难道不能靠近吗?

    他心中微动,“前辈,前辈?”

    许久,那道苍老的声音才懒洋洋地在心底响起,“何事?”

    “前辈,这位化神大能说任何人都无法靠近,前辈怎么样?不要到时候反而伤了前辈。”

    “哧,你在这里废话连篇做什么?我们不就是需要火力越大越好吗?”

    听了这位圣祖很不耐烦的呵斥,姚泽心中反喜,对啊,这位圣祖之强,根本就无法想象,自己看来不可能的事,在这位圣祖眼里,根本就不是事,自己还有必要忧心忡忡,杞人忧天吗?

    他连忙对着水池躬身施礼,“前辈,在下既然来了,肯定要进去看一下,即使帮不上什么,也要问心无愧才行。”

    那张巨脸露出惊讶的神色,似乎对这位人类如此诚信很是感动,“小友,你要去看看也行,你这份心意,整个蜃火一族都会感激你的。”

    姚泽有些心虚地摆摆手,虽然答应那蜃火兽,过来看看它的后人,可是没有这位圣祖,自己估计也只能看看而已。

    两人只觉得眼前景物一晃,再次出现在那白色的火焰之中,姚泽连忙祭出六方旗,把两人团团包裹起来,听到那声音在虚空中响起,“一直向下,大概五百丈左右,就可以看到那个洞口,小友,你的心意我已经了解,不要做无谓的牺牲。”

    姚泽对着空中施礼,“谢谢前辈指点。”

    然后金色光罩直接向下潜去,四周的空间被那白色的火焰炙烤的已经完全扭曲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