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独仙行 > 第412章 梵火深渊 〔六〕
    卷四南疆风云

    第412章梵火深渊(六)

    姚泽微微一笑,也不多说,“见过老祖。”

    刚刚站起身形,香风拂过,两道倩影直接扑了过来,一左一右紧紧地抓住他的胳膊。

    “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怎么穿成这样?怪怪的。”

    面对二女的疑问,此时自然不是解释的时机,姚泽一脸的苦笑,旁边的老祖笑着说道:“不要站在这儿,那些宾客都在看着,还有几位前辈在等着,还是前去拜见一番吧。”

    几人刚来到广场,一位身着大红长衫的威猛修士,黄发白须,面如重枣,双目红光闪闪,直接迎了上来。

    “哈哈,姚老弟,上次你可把老哥吓坏了……”

    姚泽也忙着施礼,“任道友,劳您挂念。”

    两人正寒暄着,广场上好多修士开始嘴皮微动,竟直接传音起来。

    “这位是谁啊?怎么狐族两位大能都去迎接?”

    “不清楚,你看百草厅的任我行都这么客气地迎上去,应该来头很大。”

    “快看,蛇人族的族长都上前迎接了,这位到底来自哪里?”

    ……

    “姚道友,好久不见了。”

    对这位蛇人族的族长主动上来示好,姚泽并没有让他难看,毕竟他代表着虺丹的族群,而这位虺启仁上次真的被姚泽吓住了,一直等那位玉狐族族长都失踪了,还不停地咒骂着,现在看到狐族两位大能都出去迎接,更坐实了这位姚道友其实是位“姚前辈”。

    很快姚泽就在两女的陪伴下,由狐族老祖带着走进了大殿之内。

    大殿空荡荡的,只坐着五位修士,不过那些强大的气息交织在一起,让人感觉比面对广场上数百位修士都要压抑。

    姚泽刚走进大殿,一道爽朗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小友,我们好久不见了。”

    他顺着声音望去,一位坐着正中间的矮小修士正乐呵呵地看着他,尖尖的嘴部留着几道金色的胡须,一身灰衫也挡不住那磅礴的气息,正是沙鼠族的老祖子明前辈。

    “见过前辈。”

    姚泽恭敬地行礼,很快目光却落在最左手的一道黑色身影上。

    那人有着高大粗犷的身躯,刀锋一般的眼神,两颗微露的獠牙闪着寒光,满脸的褐色绒毛也挡不住那份玩味的微笑。

    姚泽也没有失礼,双手一拱,“原来是狼前辈,好久不见。”

    那位地狼人老祖猛地坐直了身形,大海一般的气息凝聚成一把长枪,瞬间就刺到了姚泽面前。

    “啊!”

    狐惜惜惊呼一声,那狐族老祖怒喝一声:“老狼,你敢……”

    谁也没想到这位地狼人老祖选择这个时候出手,想出手拦截已经晚了。

    姚泽也没有想到,不过无数次在生死边缘上徘徊,早就锻炼出自然的反应,口中大喝一声,身形微曲,右手握拳,直接向那长枪上轰去。

    “砰!”

    碰撞的声音并不响亮,可是整个大殿似乎刮起一阵飓风,那些茶杯应声而碎,没有坐人的椅子也直接向墙上撞去,眼看就要粉身碎骨,那位沙鼠族的子明前辈衣袖一挥,所有的椅子又恢复了原位。

    两道人影闪过,挡在了姚泽面前,那狐族老祖怒喝道:“老狼,你竟敢挑事,狐族要和地狼人宣战!”

    狐惜惜和东方云面色发白,连忙检查姚泽是不是受伤了。

    姚泽微微一笑,摇了摇头,这位地狼人老祖应该没有杀自己之心,只是想让自己狼狈一番,丢些丑罢了。

    “哈哈……”

    那地狼人老祖狂笑一声,“老狐狸你何必动气?难道你看不出我只是和姚小友亲热一下吗?”

    旁边的子明前辈也和声说道:“今天是个大喜的日子,有什么话留着以后再说吧。”

    那狐族老祖冷哼了一声,转身打量了姚泽一番,见他一点事也没有,这才放下心来。

    “来,小子,我给你介绍这几位前辈。”

    姚泽也若无其事地跟着老祖走了过去,那位地狼人老祖依旧露出玩味的微笑,心中到底如何想的,谁也不知道了。

    “这位是蚁族玄居道友。”

    姚泽顺着声音望去,最左边的椅子上端坐着一位身着黑衣的威严老者,头顶的两根触须像手指一样粗细,紧闭的嘴唇也挡不住两颗森寒的牙齿,稀疏的胡须有些蜷曲。

    他的脑海中瞬间出现一个和他很像的蚁族修士,修为却是结丹期大圆满,那对触须被雀儿给拔掉了,难道和此人有什么关系?也许这蚁族人长的都差不多吧。

    心中想着,面色却没有任何变化,双手抱拳施礼。

    那位玄居前辈一对小眼睛眨了眨,头上的那对触须急速地摆动着,心中有些疑惑,自己肯定没有见过此人,怎么会有着熟悉的感觉?

    不过他也没有怠慢,努力地挤出一丝微笑,点了点头。

    “这位是巨驼族驼重道友。”

    姚泽心中一惊,这位身着白衫的驼重前辈人如其名,近丈高的身躯,坐在椅子上如同一座小山一般,他很是为那椅子担心。

    两只蒲扇似的大手,一对铜铃似的眼睛,连嘴都像盆一般大,总之全身用“大”形容肯定合适。

    等姚泽向他施礼的时候,那位驼重前辈大手一挥,瓮声瓮气地说道:“你很不错!”

    姚泽的嘴角连续抽动了几下,这位前辈的声音也是大的出奇。

    最后一位身着黄衫的大能明显气息比那几位都要差些,倒和惜惜相似,看来也是刚晋级没有多久,不过狐族老祖也没有怠慢,对着姚泽介绍说:“这位是牛人族的牛水道友。”

    姚泽一看此人也是身材魁梧,脖颈粗长,脸上最明显的就是中间那个巨大的鼻子。

    这位牛水前辈倒十分客气,站起身形,也对他回礼道:“姚道友客气了。”

    看来此人虽然长相粗犷,心地倒十分缜密,看出来这位年轻修士在狐族中影响力甚大,自己要交好狐族,必须和这位年轻人搞好关系。

    接下来几位元婴大能都开始对狐惜惜恭贺一番,她也淡淡地应和了一下,等入座的时候,几位大能却发现了一些端倪。

    这位新晋的元婴大能竟然坐在那个年轻修士后面,显然以那位结丹期修士为尊。不过众人都是修炼几百上千年的老妖怪,虽然心中惊疑,面上却毫无异色,随着几位大能相互谦让一番,几人竟开始讨论起修炼心得来。

    姚泽三人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虽然不能插话,也在旁边聚精会神地听了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种错觉,他总感觉那位蚁族的老祖目光经常地扫过自己,似乎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至于那位地狼人老祖,全程都是玩味的笑容。

    按照庆典的流程,第一天属于自由交流时间,然后接下来四天就是由几位元婴大能开坛**,传授修炼心得,这也是那些修士对参加庆典趋之若鹜的主要原因。

    姚泽没有放过任何一位大能的**,许多修炼中遇到的疑惑也豁然而解,两女也全程陪同,时间就这样很快地过去了。

    等那些宾客都开始离开的时候,姚泽三人已经在长洲岛上流连了。

    此时姚泽也把分身的事情说了出来,两女都是大感惊疑,拉着他上下打量了起来。

    姚泽大感尴尬,不过也只能任由两女摆布,最后东方云竟开始剥他的衣服,说要好好检查一番,虽然知道她在开玩笑,也不禁吓了一跳。

    两女对他的本尊更是极为关心,姚泽也解释了一番,听说他竟跑到梵火深渊里面去了,两女又开始担心不已。

    接下来三人在这长洲岛上随意溜达起来,这次姚泽还要回去继续闭关,而狐惜惜也要巩固修为,至于东方云把东漠的事办妥后,就要返回神州大陆,下一次再见面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

    虽说修士寿元悠长,可大部分时间都要闭关修炼,寻找修炼资源,根本无暇享受凡人间那些温馨亲情。

    相聚的时间总是很短暂,三个月后,姚泽坚决拒绝了两女相送,和狐族老祖打声招呼后,自己离开了。

    刚离开长洲岛一千多里,他就发觉有些异常,神识扫过,什么也没有发现。

    他停在了幽海之上,沉吟片刻,身形直接化为一道黑光,“鲲鹏九变”施展起来虽然没有本尊那么骇人,再加上这些年在异空间里对空间的感悟,全力施为,速度也和一般的元婴大能没什么区别。

    一个时辰以后,他原来停留的地方飞过来一道黑影,只见那人露在外面的獠牙闪着寒光,满脸的褐色绒毛,正是那位地狼人老祖。

    此时这位地狼人老祖的脸上阴沉如幽海之水,望着姚泽远去的方向,目中闪过厉色,身形晃动,也化作一道黑色遁光跟了下去。

    虽然没有看到跟踪自己的到底是谁,不过猜也应该能够猜到,那位地狼人老祖不但觊觎自己的法宝,更想知道自己身上的秘密。

    此时这分身自然不是他的对手,即使施展天魔解体法术,没有法宝也斗不过此獠,现在只能先避开再说。

    长洲岛离那梵土魔冢也有近十万里路,在他全速疾驶下,两个月不到的时间,那梵土魔冢已经遥遥在望了。

    突然他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原来沉睡一年的本尊终于清醒过来。

    没有任何犹豫,他化作一道黑光,直接在鬼坟入口一闪而没,那些在洞口等待的修士都吓了一跳,这速度肯定是位大能前辈所有,大家心中一紧,入口一时间静了下来。

    当众人觉得那位大能已经进去许久了,刚想谈论几句,又一道黑光再次一闪而没,这次众修士都面色大变,这又是一位元婴大能,难道鬼坟里面出现什么变故了?

    众人站在洞口,面面相觑,不知道谁大喊一声,所有的修士都争先恐后地向洞口涌去,有变故自然就有机缘,说不定那机缘就是自己的。

    分身遇到的变故,远在南疆大陆梵火深渊清醒过来的姚泽自然一清二楚,心中虽然有些郁闷,但知道分身已经进入那密地之中,任那位地狼人老祖再凶狠狡诈,也无法进入。

    很快他就把这事抛在脑后,旁边打坐的江火却惊呼一声,“你醒了?”

    姚泽坐起身形,才发现自己躺在一处凸出的山石上,四周那些火焰形成的水面依旧平静异常,不过他很快就被远处那个巨大的头颅吸引过去。

    紫色的莲花依旧盛开,那头颅就漂浮在那朵莲花之上,看着那四周扭曲的空间,姚泽只觉得一阵心悸,那种可以烧穿空间的温度,根本就不是自己可以想象的。

    从外表看不出那头颅有什么变化,他记起圣祖要求的事,转头对江火说道:“你就在这里修炼吧,这里的火灵气如此浓郁,肯定对你帮助很大。”

    江火连忙摇摇头,“不行,这里太压抑了,特别是那个脑袋,根本就不是人脑袋。”

    姚泽心道:你还真说对了,这脑袋还真不是人脑袋。

    不过圣祖既然要求她留下来,肯定是有事要她去办,自己不可能留在这里五十年的,况且这里的环境也不适合自己。

    “你在这修炼吧,外边的人类修士心底多凶险,你不是不知道。以你现在的状态,出去碰到些低级修士还好说,如果再碰到那些元婴大能,甚至化神老怪,挥挥手你就会变成兽宠了。兽宠你知道吗?比鼎炉还悲惨!当然这还不是最悲惨的,最悲惨的是既要做兽宠,还要做鼎炉!现在你还想出去吗?”

    那江火已经被他完全吓住了,虽然她已经修炼了数千年,哪里知道这么多悲惨的事,她面色苍白,双手紧紧地抓住姚泽,好像非常担心出门就会遇到那些悲惨的事。

    姚泽心中对自己也有些鄙夷,不过一看有门,又接着谆谆诱导一番,“你看到那位没有?那可是上界下来的神仙,仙人知道吗?他虽然看起来很威武,其实心地挺好的,见到这位前辈,就是你的机缘到了,你安心在这里修炼,如果这位老人家随意指点一句,说不定你立刻就能够晋升一级。”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