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独仙行 > 第416章 梵火深渊 〔九〕
    卷四南疆风云

    第416章梵火深渊(九)

    接下来他右手一翻,一个三足小鼎就出现在手中,上面刻有不知名的花纹,鼎盖上有个耳环,显得十分精致,正是他结丹期之前一直用的伏火鼎。

    看到这个小鼎,他只觉得一阵恍惚,往事仿佛就在昨天一般,师傅的音容笑貌又浮现在眼前。

    旁边的江火见他又拿出一个小鼎,以为是给自己练习用的,却一直在那里发呆,忍不住叫了一声,“咋了?”

    姚泽这才清醒过来,连忙把伏火鼎递给了她,“这些材料你先练练手,先说好,要想炼丹,以后材料需要自己去找。”

    江火一把抓过了伏火鼎,直接凑过去看了起来,也不知道有没有听到他说的什么。

    姚泽也不管她,直接闭目调息起来,刚刚恢复了差不多,突然听到“砰”的一声巨响。

    他吓了一跳,差一点运功岔了气,连忙睁开眼睛看去,只见江火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伏火鼎,一股黑烟正在头顶盘旋。

    看来是炸炉了,姚泽一阵无语,不过自己也曾经炸过炉,忙对着她详细地讲解起来。

    可惜这里的材料太少了,一个时辰不到,江火就眼巴巴地看着他的储物戒指,似乎知道里面还有不少材料。

    姚泽一阵头疼,又在戒指里折腾半天,一点低级药材都没有了,最后只能给她一枚储物戒指,里面着十几万中品灵石。

    该做的他已经做了,以后炼丹就靠她自己了。

    江火接过戒指,很是开心地看着里面的灵石,不过一会功夫又开始眼巴巴地看着他。

    姚泽实在无法,“这样吧,这块玉简你看一下,还有这些材料,待会我就要用这些材料炼制五灵玄黄丹,估计要炼制不少,这样你一直看,应该会有些收获。”

    江火一听,高兴地点点头,果然开始研究那玉简了。

    姚泽也不再管她,这些妖丹放的时间越久,灵力散失的越严重,这里的环境刚好,自己还是把它们全部炼制出来。

    炼制丹药是非常辛苦的,而炼制同一种丹药则很容易让人疲劳,如果这同一种丹药要炼制数千份,那就是令人抓狂了。

    不过每次法力和神识都要消耗殆尽,然后再重新打坐调息,这样也是种修炼,特别是对神识来说,更是一种难得的锻炼。

    刚开始江火还兴致盎然地看着他炼制,可一段时间之后,她就不满足了,非要试验一番。

    姚泽被缠的无法,只好给她两份,让她练手,当然都是无一例外地失败了。等江火再次纠缠的时候,他说什么也不同意了,那可是十枚妖丹就这样不见了。

    现在他的炼丹术可以说又精进一步,这里面有伏炎兽的晋级,也可能是这个环境太适合炼丹了,现在他的速度简直是原来的两倍,连旁边观看的江火都有些目不暇接了。

    时间就在这种炼丹、调息再炼丹中,流水一般的过去了。

    岭西大陆,青月阁,青月峰。

    后山那处石洞,一身宫装的元霜正匍匐在地,失声痛哭。

    洞府的中间那座石榻,上面依然坐着一位眉须皆白的老者,只是此时老者的眼睛也是红红的。

    “好啦,痴儿,都是金丹强者了,还哭什么鼻子。”

    过了许久,元霜才停止了抽噎,站起了身形,老者拍了拍石榻,“来,坐这里,让祖父看看。”

    元霜也没有推脱,只是坐下后,右手一翻,一个金色的画轴出现在手中。

    “咦,霜儿,这……”

    老者目光一凝,很是惊讶,这山河图在他手里呆过数百年,自然熟悉无比,怎么会跑到霜儿的手里。

    元霜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把画轴徐徐打开,里面一座高耸入云的大山,中间一条波澜壮阔的大河穿山而过。

    “祖父,这件宝物也是别人托我带回来的。”

    那老者眼神微眯,“哦,是哪位道友?”

    元霜直接把山河图卷好,放在老者的手中,看着老者的双眼,“祖父,不知道青月阁怎么对付这个人?”

    老者雪白的眉头微皱,意味深长地看了看元霜,“怎么,霜儿想维护他?”

    “他是霜儿的好友,霜儿请祖父放过他,中间的是是非非,霜儿知道的很清楚,一直是晋风子在逼迫他,甚至当着霜儿的面追杀,现在那人有能力了,自然要反击。”

    老者点点头,“我能不相信霜儿吗?这晋风子能力不足,被击杀也是很正常,谁让他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不知道那位大能是哪个门派的?”

    “祖父,那人您应该听说过,他以前也是青月阁弟子。”

    老者明显一愣,“青月阁弟子?这怎么可能?从青月阁走出去的大能我怎么不知道?”

    元霜顿了一下,然后直接开口道:“姚泽,祖父知道他吗?”

    老者眉头一皱,点点头,“我知道这个人,风儿和他是有些恩怨,那他后面的大能是哪位?”

    元霜摇摇头,“祖父,后面没有什么大能。”

    “没有大能?什么!?你说姚泽灭杀了风儿?怎么可能?他离开青月阁才多久?当时不是位炼气期弟子吗?”

    看着老者一脸的不可思议,元霜没有说话,而是点点头。

    老者有些发愣,口中喃喃自语道:“这怎么可能?这才多久,这姚泽竟已经是元婴大能了?我青月阁竟然错过了一位绝世天才!”

    “砰!”

    石榻被老者捶个窟窿,“风儿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怎么可以逼走一位万年难遇的奇才!霜儿,那姚泽现在何处?我要亲自去请他,请他回归青月阁!”

    元霜兴奋地问道:“祖父,您真的不会难为他?”

    那老者正色地说:“怎么会?这等奇才是我青月阁幸事!照这个速度,最多二百年,我青月阁就会成为岭西大陆最顶级的门派,祖父为什么会难为他?”

    “祖父,您真好,不过姚泽现在不在岭西,如果他回来时,肯定会来找我,到时候霜儿带他来见您。”

    “哦,他不在啊。”

    老者眼里闪过一丝失望,不过右手拿起那件山河图,放在了元霜的手里,“霜儿,这宝物以后就属于你了。”

    元霜大吃一惊,她自然知道这宝物的意义,“祖父,这怎么可以?青月阁的传承,只有掌门才可以拥有它。”

    “呵呵,不错,只有青月阁的掌门才可以拥有,如果霜儿成为了掌门呢?这不就没事了吗?”

    “啊?”

    元霜一下子愣住了,自己成为青月阁的掌门?她从来也没有想过此事。

    老者有些感慨地抚摸着她的脑袋,“当年你太小,虽然祖父贵为太上大长老,可在这里也很难保全你的小命,只好把你送到魔王谷,现在你已经是金丹强者,又带回了山河图,成为掌门是理所当然的事。”

    “可我……”

    老者摆摆手,“你不必担心,我早就通告过他们,谁带回来山河图,谁就是门派的第三十八任掌门,现在你回归门派是天意如此,没有谁会反对。”

    正如老者所说的那样,四位峰主都没有任何意见,几位都是修行数百年的老怪物,知道新任掌门是太上大长老的孙女,一个个极力表达着忠心,至于太上二长老尚在闭关中,也就没有去打扰。

    老者让几位峰主领着元霜熟悉下门派情况,很快石洞内安静下来。

    过了许久,一声微不可察的低语响起,“万年难遇的修炼天才?真有天才吗?”

    袁丘此时正领着四位美女在青月阁参观着姚泽的“蜗居”,当然这个破小院一直就没有弟子去住,也不知道那位峰主飞云子怎么想的,姚泽的住所就一直在那里空着。

    小院里早就杂草丛生,房间里落满了灰尘,连那个三条腿的椅子也变成两条腿。

    四位美女不约而同地卷起袖子,开始打扫起卫生,连院子里的药田也重新修整了一番。

    旁边站着的袁丘一阵感慨,当年自己第一次见到师弟时,就是在这个小院里,当时他可是连除尘术也不知道的低级弟子,没想到现在竟有四位娇滴滴的的大美女来帮他清扫。

    现在的袁丘过的非常开心,修为也达到了筑基期大圆满,特别是知道那位恐怖之极的掌门命牌碎掉之后,他把自己关在屋里,连续又哭又笑笑的好几天,那种提心吊胆的日子终于熬完了。

    等袁丘把姚泽的那些糗事说出来,几位美女连忙围上来,一个劲地追问,袁丘被逼的无法,把姚泽从刚进来连除尘术都不懂的修行雏,到拜师吴燕,照顾药田,门内比试拿到第三,一直到黑河森林猎杀妖兽,小洞天历练,讲的袁丘是口干舌燥。

    整整两天的时间,几位美女就缠着袁丘讲个不停,等元霜来到的时候,袁丘才得以解脱,只是陪同元霜来的却是那位丹峰峰主飞云子。

    “什么?掌门?”

    袁丘一下子愣住了,这是什么情况?

    几位美女也呆住了,元霜只是说来这里解决姚泽的事情,没想到她摇身一变,竟当上了青月阁的掌门,这也太离奇了。

    元霜也无法给他们解释清楚,不过看他们聚在这里,不禁有些奇怪。

    “你们聊什么呢?这是谁的房间?”

    袁丘这才发现,自己真是嘴贱,提起那小子做什么,现在好了,那些事又重新讲了一遍,讲的他自己都快要睡着了,几女还听的津津有味,连那位平时严肃的峰主飞云子也插了进来,把姚泽刚入门没人要的事也抖个干净。

    不知道是不是苦尽甘来,还是自己时来运转,反正新任掌门宣布袁丘为青月阁外事大长老时,四位峰主都是完全赞同的。

    袁丘一下子蒙了,这外事大长老可是除了几位峰主外,最重要的职务了,当然那些一心向道的修士是不会在意这些东西的。

    可袁丘不同,他已经夹着尾巴闭关几十年来,这次一下子扬眉吐气,特别是近些年青月阁大开宝库,激励弟子们外出历练,这些宝库可都在他手里掌握着,走到那里都是一片阿谀奉承之声,他感到极为满意。

    有时候他在想,那个姚师弟是不是仙人下凡转世,不然这一切根本就说不通。

    姚泽自然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仙人转世了,等那些玉盒所剩无几的时候,他这才发现自己竟然连续炼丹一年多了,而那些玉瓶已经把储物戒指堆的满满当当。

    他转头看着旁边的江火时,才发现她还在那里兴致勃勃地研究那些玉简,看来她是真心喜欢炼制丹药了。

    心中一动,他把剩下的玉盒全部拿了出来,如果自己炼制的话,应该还能再炼制十份左右,虽然拿给她练手有些肉疼,不过此地哪里寻那些普通的草药去?

    “这些妖丹你先分下类,像我做的那样,然后这个毕方鼎你先用着,里面有头魂兽,应该有助于你掌握火力。”

    江火闻言大喜,连忙坐在姚泽原来的位置,开始一本正经地研究那些玉盒来。

    姚泽心中微动,自然是和那伏炎兽沟通,否则就算她是位元婴大能,伏炎兽也不见得会搭理她。

    不过很快他就坐不住了,连续的炸炉,连伏炎兽都吓得不敢轻易冒头了,看来学习炼制丹药,应该从那些低级丹药入手,一步步地积累经验。

    这五灵玄黄丹虽然不是什么高级丹药,也应该是位炼丹大师才能炼制出来的,江火一个刚入门的小菜鸟,就想炼制这个,简直就如同幼童舞大斧一般,不伤着自己才叫怪。

    最后他实在看不下去了,叮嘱伏炎兽一声,别炸着它自己了,然后直接站起身形,向那位圣祖看去。

    这圣祖漂浮在紫火上面也有两年多的时间了,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他觉得那紫色的莲花小了不少,难道他老人家真的能够把这紫火压制下去?

    他尝试着向前飞去,果然那种令人窒息的温度小了不少,虽然依旧炙热无比,自己的金色光罩也能勉强支撑住了。

    最后他离那紫火三丈远的地方停了下来,虽然还可以向前走一些,可光罩已经有些吃力了,在这里虽然曾经勾取过那地心火莲子,他可没有时间好好打量这个里面的山洞。

    (感冒很难受,不过好歹这章码了出来,新的一周,道友们自然要有好的心情)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