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独仙行 > 第421章 梵火深渊 〔十四〕
    卷四南疆风云

    第421章梵火深渊(十四)

    玉简上面详细介绍了器灵的炼制过程,如同那位大能所说的一般,条件确实极为苛刻,不过成功后法宝的威力会随着修为的成长而一同增加。

    这里面最重要的当然是那道意志力必须心甘情愿才行,当然这些对姚泽都不是问题,那位大能既然主动提出来,自然是有心促成此事,自己只要把握住驾驭那道意志力就行了,毕竟当灵魂消散,只剩下那道意志力的时候,它是不会认识自己的。

    那道意志力进入法宝的时候,只要摆下聚灵法阵就可以了,毕竟一道高级的意志力很容易就会占据整个法宝,接下来就是自己驾驭那道意志力了。

    很快那个水面上再次出现那张巨脸,姚泽刚开口喊道:“前辈……”

    “好了,没什么再犹豫的了,现在就把你的本命法宝拿出来吧。”

    姚泽沉默了一下,说不感动是不可能的,“前辈,此事不论成功与否,在下在这里发誓,一定会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去帮助蜃火一族,只要自己存在,就不会让蜃火一族断绝烟火。”

    那巨脸露出欣慰的笑容,他做出如此大的牺牲,就是要这句承诺,虽然他相信那卦象所言,亲耳听到这些诺言,自然放下心来。

    “一切以自己的本心就好,就是以后修真之路,也要直指本心,这样渡劫的时候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姚泽点点头,刚想说些什么,那水池内突然爆发出一道刺目的红光,那光芒太过凌厉,他只能紧闭双眼,两息之后,再睁开眼时,那水池内漂浮着一个巨大的光球。

    一头身长近丈的蜃火兽在那光球内盘旋不已,不过随着它身形的转动,整个光球却慢慢变得透明起来。

    姚泽知道此时再多愁善感孰为不智,右手一挥,三十六道黑影直接没入地面,随着手势掐诀,四周的灵气开始有了波动,心中微动,那紫电锤就漂浮在水池上空。

    只见那光球越转越快,最后竟化为一道光束飞入紫电锤中,那蜃火兽早就消失不见。

    姚泽没有再犹豫,双手不停地变幻,那紫电锤静静地漂浮在半空,似乎没有任何变化。

    此时空间里面的温度开始慢慢地上升,原本和草原上一般的怡人舒适,慢慢地开始变得燥热起来。

    姚泽没有理会这些,双手只是不停地变幻着,无数的法决打在紫电锤上面,那紫电锤却没有任何变化。

    一柱香的时间过后,整个空间都变得炽热无比,和外面的环境没什么区别,紫电锤却蓦地发出刺目的红光,似乎一头刚苏醒的巨兽一般,直接旋转朝姚泽飞了过来。

    姚泽面色不变,左手捏诀,右手对着紫电锤轻轻一点,口中轻喝一声:“咄!”

    那紫电锤瞬间静止下来,不过他的脸色却更为严峻,双手不停地变幻着手势,同时牙关微叩,“噗”的一声,一口鲜血直接喷出。

    一时间紫电锤紫光大盛,此时如果有人在旁边仔细观察,就会发现那些紫光中,一道透明的虚影在里面不安分的冲突着,那虚影隐约间就和一头蜃火兽极为相似。

    一个时辰以后,姚泽右手一挥,又是三十六道黑影飞去,而紫电锤中的那道虚影依旧左突右冲的,一刻也不愿意安静下来。

    此时姚泽的脸色已经有些难看,不过双手依旧反复地打出法决……

    怎么使那道意志力和紫电锤初步融合,就是他现在要做的第一步。不过一位修炼万年的大能,意志力何等的庞大,想要驾驭,现在肯定无法做到,如果任它冲出紫电锤,很快就会消散在天地间。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慢慢地流逝,等他抹去头上的汗珠,刚松了一口气,才发现已经整整过了一天的时间。

    此时那道虚影似乎累了一般,只是在紫电锤中微微蠕动着,整个锤面偶尔发出明灭的光芒。

    现在到底有没有使那道意志力融合,他也不知道,按照那位前辈的介绍,这种法阵要连续维持三个月的时间,才能稳定下来。

    根本就没有太多的歇息,右手一挥,又是三十六道黑影没入地面,双手依旧反复地打出法决。

    四周的温度越来越热,此时也没有余力再去祭出六方旗了,虽然身体坚硬如法宝,可浑身的汗水无法抑制地直向下滴,往往还没有离开身体,就被那高温炙烤的无影无踪。

    不过比起修炼天罗魔决第一层的时候那种感受,这种高温磨炼根本不值一提。

    炼狱般的生活整整持续了三个月,他的面色除了有些发白,并没有太多变化,那道虚影也和刚开始一般,安静地伏在紫电锤里面。

    他眉头微皱,原本就和紫电锤有着心神之间的联系,现在似乎有种更亲密的感觉,只是这感觉若有若无,断断续续的。

    心中一动,神识散成扇面,直接把紫电锤完全包裹起来,那种亲密的感觉更加强烈了。

    难道现在就可以进行神识温养?

    他没有犹豫,密密麻麻的神识似无穷的丝线,紧紧地缠绕着紫电锤,按照玉简上要求,开始用神识进行沟通起来。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事情却没有像他想象般发展,似乎是受到了惊扰,那道虚影又开始剧烈的挣扎起来,每次的冲击都会让他脸色一白。

    他心中暗暗叫苦,虽然神识强大,可这种直接对神识的撞击,还是让他头疼欲裂,如果此时放开神识,那虚影肯定会冲出紫电锤,消散在空气中。

    看来自己还是有些操之过急了,他牙关紧咬,苦苦支撑,脸色却越来越白了,显然神识在急速消耗中。

    怎么办?

    现在的他陷入了两难境地,如果就此放弃了,那位前辈的的牺牲就显得毫无意义,连轮回都不能进入,这修真界有几个人愿意去做?

    神识像一把无形的大手,紧紧地包裹住紫电锤,任那道虚影如何撞击,神识形成的外壳严实无缝。

    只是他心中已经焦灼万分了,最多还有一柱香的时间,自己就无法支撑了,而且可能还要陷入昏迷之中。

    突然他心中一动,自己的识海既然都能存放那件头盔,也许紫电锤也可以。他尝试着把紫电锤往眉心拽去,随着心意微动,那紫电锤越来越小,顺着神识开始向眉心飘去。

    那虚影似乎有所感应,撞击突然加剧了,姚泽脸色猛地一白,口中大喝一声,神识似一把大手,狠狠地猛地一拽,紫电锤瞬间就消失不见。

    他大口地喘着气,额头密密麻麻地布满了汗珠,只觉得疲倦欲死。

    强忍着不适,他连忙展开内视。

    识海内依旧风平浪静,巨大的光球依旧挂在空中,五块大陆上的青意愈发的浓烈,看来用不了多久,就会有花草生长出来。

    无尽的大海中,两个东西在微微的沉浮着,带动四周的海水荡出点点的涟漪。

    头盔依旧漂浮在海面上,他无暇理会,只是紧紧地盯着旁边的那个大锤。

    和那头盔一样,紫电锤在这海面上也很安静,让他心中狂喜的是,那道虚影依然在紫电锤中,只是此时安静异常,似乎对目前的环境极为满意。

    姚泽自己也是大感满意,虽然和玉简上要求有些不同,不过那道虚影还在,就说明那道意志力还没有消散,至于以后会怎样的发展,现在他已经无暇顾及了。

    赶紧退出内视,直接运转混元培神诀,他觉得再过盏茶的时间,自己就会昏了过去。

    十天以后,那种疲倦完全消失之后,他才转身离开了山洞,没有了光罩遮掩,四周的火焰无声地炙烤着所有的一切。

    等他再次见到江火的时候,真的感到大吃一惊,十几个玉瓶整齐地放在巨石之上,而她自己正摇头晃脑地看着自己,玉脸通红,似乎喝醉了一般。

    “来来,姚泽,你来尝一尝,味道超级好……”

    看她那憨态可掬的模样,姚泽眉头微皱,随手拿起一个玉瓶,里面装满了红色的丹丸,拿起一粒放在嘴里,一股醇绵的酒香在口中弥漫开来,然后就觉得脑中开始有种眩晕的感觉,不过这感觉很奇妙。

    和喝下灵酒的感觉很像,不过比灵酒的口感要醇厚的多,整个身体都有种懒洋洋的舒畅感。

    法力微一运转,那种眩晕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再看储物袋里空空如也,那一千多枚醉果竟被她全部炼制了,姚泽一阵无语。

    灵酒丹炼制起来虽然比较简单,这种简单的重复一般人还真受不了,没想到她还都炼制出来了,似乎成果还不错。

    姚泽摇了摇头,衣袖在她脸上一拂,江火立刻就清醒了过来。

    “姚泽,我炼制的怎么样?现在算不算炼丹大师?”

    “大师?”

    姚泽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答,“应该算……炼酒大师吧。”

    “什么炼酒大师?”

    江火有些不满了,“你刚才尝了这灵酒丹味道怎么样?我自己已经品尝了十几粒了,感觉就像飞了一般。”

    “什么?”

    姚泽吓了一跳,敢情这位是个酒晕子,右手一挥,那些玉瓶都消失不见了,“以后不能再吃了。”

    江火一见有些急了,“为什么?你怎么都收走了?给我留一半!”

    姚泽根本就不理会她,挥手就收起了毕方鼎,然后认真地看着她,“我要走了。”

    “啊?”

    江火一下子愣住了,灵酒丹也忘记的一干二净。

    “为什么?这里不能修炼?我自己在这里,还是觉得有些不安宁。”

    “我有重要的事要去做,你不是想学习炼丹吗?可自己无法控制自己,万一在人类中间来个赤地千里,那罪过可就大了。而且遇到那些心地较坏的大人物,肯定会把你抓走,到时候生不如死,后悔也晚了。这位圣祖前辈法力无边,稍加指点,你肯定受益无穷,过几十年我就来接你。”

    最后一句话连他自己听了都没有底气,不过江火似乎心动了,跟一位前辈身边也不是坏事,再说这里的环境很是适合自己。

    终于搞定了江火,他又抬头向那头颅望去,“前辈,在下有事先走了,祝愿前辈一切顺利!”

    那头颅一直静悄悄地漂浮着,没有任何回应。

    他也不以为意,最好以后还是不要再见面了,向江火挥了挥手,转身就朝洞口飞去。

    一天以后,一道蓝色的身形在这无尽的火海里穿梭,四周的蜃火兽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梵火深渊依然到处都是火焰,等他一直来到出口时,都没有见到一头蜃火兽,看来那位前辈已经有所安排。

    无数的修士依旧在裂缝两侧严阵以待,而那位身着黑袍的三长老站在裂缝旁边,面色狐疑不定。

    兽潮莫名其妙的退去了,按照以前惯例,这兽潮至少还需要十多年的时间才会达到最高峰,那时候三祭司也会亲自出手镇压,现在三祭司他老人家还没有到,这些妖兽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反而让他有些疑惑,难道……

    那位江前辈已经进去两三年了,会不会和她有关呢?

    至于那位姚道友,直接被他忽略了,修为连自己都不如,下去后也是摇旗呐喊的角色。

    他并没有安排人下去查看,星河殿里一直流传着,这蜃火兽里面有大能存在,虽然对自己这些修士不屑出手,如果真的进去冒犯了这位大能,估计连魂魄都跑不出来。

    现在虽然兽潮没有出现,所有的修士都还在紧张地等待着,那些妖兽说不定随时会再次出现。

    突然裂缝内火焰一阵翻滚,三长老心中一紧,大喝一声:“三组注意!有情况!”

    四周所有的修士心中都是一惊,本来兽潮已经近百天都没有出现了,大家心中都有些希冀,没想到今天又出现变化。

    所有人都盯着那道裂缝,随着火焰的剧烈翻滚,一道蓝色身影直接冲天而起!

    众人心中一紧,等蓝色身影冲出来后,那些火焰又慢慢地恢复了平静,大家这才向半空中望去。

    一袭蓝衫,浓眉大眼,面带微笑,不正是三年前下去的那位姚道友吗?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