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独仙行 > 第429章 跳梁小丑
    卷四南疆风云

    第429章跳梁小丑

    姚泽了解这件事情的始末,虽然不知道这樱雪为什么又成了埃西部族之人,不过对这种以势欺人也是极为反感。

    修真界自然是以实力为尊,如果实力不济,也只能默默承受。

    正当他沉吟的时候,现场一阵骚动,他抬头望去,才发现比试已经结束了。

    不知道是不是受到刚才姚泽的影响,来自星河殿那位粗犷修士在取得压倒性优势后,直接放了那位九黎族修士一马,那人保住了小命,也赶紧认输了。

    见自己这边落败,那位曾时拓眼中闪过一阵戾色,身形一晃,直接飞进了光罩之内,面带冷笑,双手背后,一动不动地盯着祖荒教众人。

    客布长老面色明显有些阴沉,他转头对身旁之人低声吩咐了一句,一位身材高大的壮汉直接站了出来,竟也有着大圆满的修为,抬脚就进了光罩之内。

    曾时拓等那人站定,伸出右手食指,朝前勾了勾。那壮汉刚想举手行礼,见此情形,脸色立刻变得难看起来,也不再客气,右手一挥,一道飞虹就在头顶盘旋着,同时左手在身前一点,一个巨大的黑色魂幡漂浮在半空,无风自动。

    这时候那曾时拓才露出一丝笑容,不过这笑容饱含着讥讽,右手一指,一道黑光直奔那壮汉而去。

    姚泽目光微凝,看的一清二楚,这曾时拓使用的竟是一件头尖尾宽的梭刺,这梭刺长不过一尺,可上面有三道寸长的尖刺,旋转的时候带起一道黑色的光圈,竟然是件上品法宝。可以想象,如果沾到身体上,立刻就会出现一片肉沫。

    不过这些还不会引起姚泽的警惕,在那曾时拓的左腕上,竟然有件镯子,他一眼就看出那是件灵兽镯,原来这厮也有宠兽。

    壮汉对那梭刺也很重视,黑色的魂幡散发出阵阵黑烟,直接向那梭刺包裹而去,同时头上的飞虹直奔曾时拓而去。

    两位大圆满修士的打斗,自然引起所有人的关注,那曾时拓左手一点,身前竟出现一个巴掌大的手帕,那手帕显然是张兽皮所制,瞬间就变的一丈大小,那飞虹竟难以寸进,只能在半空盘旋不已。

    壮汉目光一滞,显然对自己的飞剑受挫感到吃惊,刚想召回飞剑,突然广场上众人都清楚地听到一声“砰!”

    包裹梭刺的魂幡竟四分五裂开来,壮汉“啊”的一声,脸色一白,显然法宝损坏,已经连累了心神。

    他还没来及震惊,那道黑色的光圈带着风声,就朝自己面门而来。

    如果被这等可怕的法宝沾到脸上,估计脑袋都会变成碎末。

    客布长老“腾”的一下子站了起来,双眼露出精光,显然他非常紧张自己的族人受挫,不过他可没有那位姚道友能耐,轻松进出那防御光罩。

    壮汉的眼中露出骇然,双手在身前连续划动,两块玉简直接在身前炸开,同时身体急速后退。

    两道光幕终于把那梭刺阻止了下来,那壮汉惊魂未定,双手连扬,一块方形的玉佩发出紫色的光芒,就把那壮汉笼罩起来,同时一条白色的丝带在他四周盘旋,看起来他已经有些胆怯,先把自己保护起来再说。

    广场边缘的客布长老也长舒了一口气,重新坐在椅子上,看来自己的族人自保应该没有问题了。

    那位曾时拓眼中的讥色更浓,右手在左腕上的手镯一抹,随即对前方一指,整个广场似乎都变得阴冷下来。

    姚泽目光一缩,心中一声惊呼:“寒冰蟾!”

    那壮汉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发现自己身前的玉佩和那条白色的丝带竟漂浮在空中一动不动,那些紫色光幕也随之消失不见。

    他大吃一惊,身形再次后退,同时身前亮起一道青色的光幕,显然这光幕是其灵气所聚。

    事发突然,那位客布长老再次“腾”的站了起来,满脸的惊骇,口中大呼:“我们认输!”

    众人这时候才发现那位曾时拓放出来一只白玉般的小蟾蜍,两只血红的眼睛十分突兀,背上从头到尾竟有一条细微的紫线。

    “寒冰蟾!”

    “千年寒冰蟾!”

    客布长老的大声呼喊,在这些惊叹声中显得更加突兀,九黎族的大长老也站起身形,还没有来及说话,那位曾时拓回头看了一眼众人,目光中露出一丝残忍的兴奋,那黑色的梭刺却没有丝毫的停留,瞬间就飞到那壮汉的身前。

    似乎是一把利刃划过锦帛,没有任何阻碍,只有清脆的“沙沙”声,伴随着一声凄厉的长嘶,然后广场上所有修士都看到了一个令他们好久都无法遗忘的场面。

    一道黑色的光圈闪过,那位壮汉只剩下下半截身躯,广场上到处都是散落的肉沫血迹。

    广场上一下子寂静无声,众人都被这个残忍的屠杀给震住了。

    曾时拓得意洋洋地瞟了樱雪一眼,似乎想看到崇拜的目光,可惜一阵干呕声打破了整个广场的死寂,却是那位蓝衫少女捂住嘴巴,不停地呕吐。

    修真者很少有人服食五谷杂粮,又能呕吐出什么呢?可怜的少女无法控制阵阵的反胃,不停地干呕着,完全把那位曾时拓营造出来的气氛变得一片狼藉。

    曾时拓有些郁闷看了师妹一眼,他可不敢对师傅的命根子有半点不满,挥手就收起了那寒冰蟾,再看那件玉佩和白丝带都变成碎末了,不过他并没有放过对方手上的储物戒指,也不管地上的那些血迹,转身就出了光罩。

    客布长老一下子瘫坐在椅子上,面色难看之极。

    姚泽摸着下巴,对刚才那只寒冰蟾还是有些惊奇,在“妖兽大全”里,也有过这种妖物的介绍,其背上的那道紫线就是姚泽非常急需之物,炼制蕴婴丹就差这一滴寒冰蟾血了。

    从这道紫线的长短就可以判断出这妖物的年限,旁边的修士都看出了这头妖兽至少是千年以上了,修为也达到了六级。

    看来这位曾时拓的运气不错,竟然得到了一头千年寒冰蟾,在对敌的时候,这寒冰蟾口中吐出精气,可以冻结对手三息时间。

    当然这种冻结也是有限制的,时间短是其一,如果对手修为高出一截,效果也是很轻微的,还有这种精气的消耗对这寒冰蟾也是种负担,它只能连续吐出三口精气,然后就要沉睡十年。

    不过对战都是生死一线,三息的时间足够判定一个人的死亡。

    九黎族大胜,那位大长老却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喜悦,右手一挥,两个金丹强者直接钻进了光幕之中,双手连扬,很快地面上又恢复了原状。

    姚泽面色不变,嘴皮微动,身旁那位阳淳棉似乎一惊,也动了动嘴皮,只见姚泽微微点了点头。

    原来灭杀对手之后,那些宝物自然归胜利者所有。

    对这种摆在明处的抢劫,姚泽很心动,不过目光扫过,发现那位樱雪仙子依旧面色如常,似乎对那曾时拓的残忍手段无动于衷的样子。

    姚泽心中奇怪,略一沉吟,目光就是一紧,看来这位樱雪仙子已经抱定必死的信念,自然对什么残忍之事无所谓了。

    那位蓝衫少女终于停止了干呕,比试还要继续进行,现在三族都是一胜一负,现在自然轮到输的一方祖荒教开始上场。

    那曾时拓的残忍还是起到了震慑效果,客布长老和身边几个人嘀咕了一会,直接宣布祖荒教弃权。

    这些也是预料之中,如果没有那寒冰蟾的克制之法,上去就是白白送死。

    广场上几声惊呼响起,只见那曾时拓再次进入光罩之中,看来是准备想继续逞威了。

    姚泽回头看了眼和自己一同过来的星河殿众人,大家的脸色都有些难看,看来对那寒冰蟾没有好的办法。

    他摇了摇头,刚想站起身形,心底突然传来一阵清脆的声音:“喂,你不会见死不救吧?”

    姚泽一愣,摸了摸鼻子,借机嘴皮微动,“什么意思?”

    “难道你没有看出来?樱雪姐姐参加这比试,根本就没有打算活着回去,我看这广场上只有你最厉害,你上去把我师兄打败不就行了吗?”

    “啊?那樱雪待会不一样和我拼命?”

    “不一样的,你傻啊!樱雪姐姐一直偷偷地看你,你没看到?”

    姚泽又一阵无语,樱雪一直冷的像块冰,这少女为了樱雪,连这也敢乱说。只是他还没有来及回应,旁边那位九黎族的大长老打断了他的沉思。

    “姚道友,你看……”

    如果直接问你们弃权吗?肯定不太合适,只见姚泽长身而起,一步就跨入光罩之内。

    现场一阵骚动,众人对这位星河殿的三长老一直感觉深不可测,这时见他出手,都聚精会神地看了起来。

    那曾时拓见到姚泽上前,目光微缩,心生警惕,第一场比试的时候,他可是亲眼看到这位星河殿的三长老出手的,挥手间就禁锢了两位结丹后期修士,自己肯定无法做到的。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