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独仙行 > 第430章 功亏一篑
    卷四南疆风云

    第430章功亏一篑

    姚泽倒没有轻视这位曾时拓,那头千年寒冰蟾威力极大,自己能不能制住也没有把握,不过全身而退肯定是没有问题的。

    他还没有出手,心底又响起那道清脆的声音,“你只要不杀了他,我父亲肯定不会管的,他只是我父亲的记名弟子,不过他的母亲是我们部族的二长老,杀了他,你连九黎族都走不出。”

    姚泽摸了摸鼻子,难怪这位曾时拓这么狂妄,背景确实强大。

    对面的曾时拓见他扬手,以为他要出手,双手一扬,一道黑影激射而出,同时直接祭出那件方形手帕护住全身,看来他也是十分谨慎的。

    “啊!”

    广场众人一阵惊呼,那蓝衫少女声音最为尖锐,只见那道黑影直接把姚泽刺个对穿,少女心中无比郁闷,怎么这位竟是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竟如此不堪一击。

    她有些担心地转头刚想看看樱雪姐姐,耳边再次响起一阵惊呼声。

    “啊!”

    蓝衫少女忍不住自己叫了起来,黑影穿过的身体竟慢慢地消散。

    “残影!”

    众人都是惊讶万分,看着不远处重新出现的那道蓝色身影,曾时拓的面色更加的凝重,这位三长老不禁法力深不可测,连身法也是神鬼难分。

    姚泽也没有客气,右手一指,一颗黑色的圆珠直接出现在那曾时拓的头顶,无数的黑线飘然洒下,同时双手连弹,七八道飞虹似离弦之箭,其中有两道黑白影子一闪而没,再出现时,已到了曾时拓的身前。

    这些当然不够,他左手虚握,光罩内凭空出现一片乌云,不停地翻滚,一把黑色的大手狠狠地向下抓去,自己的身形微一晃动,再次消失在原地。

    既然知道那寒冰蟾的厉害,自然不能给他出手的机会。

    一出手就是雷霆之势,围观众人又是一片惊呼,其中那位蓝衫少女声音最是刺耳。

    场边众修士都站了起来,面对这种铺天盖地的攻击,谁也无法淡定。

    一直波澜不惊的樱雪,眼中异彩闪动,她哪里想到当年那个修为还不如自己的后辈小子竟变得如此厉害,眼前一阵恍惚,似乎又看到姚泽在那片海域上大战虎鲨,威风凛凛的背影状如天神。

    此时的曾时拓面色煞白,眼中的惊慌根本无法掩饰,原本倨傲的神色早就荡然无存。他对着身前的手帕一点,那手帕直接紫色的光芒,把那些飞虹连同黑手黑线全都挡在外面,不过他的面色也是一变,显然那些冲击不是那么好消化的。

    他暗松口气,右手刚想去摸那灵兽镯,眼角却是一花,一黑一白两道影子似乎绕过手帕,直接朝他面门刺下,他惊骇欲绝,一道玉简直接在身前炸开,同时双手在面前猛划,一道青色光幕堪堪形成,那黑白两道影子离面门不到一尺了。

    这时候做什么都来不及了,他面色苍白,惊恐的目光中,一道疯狂之色闪过。

    “轰……”

    一阵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响彻整个广场,五颜六色的浓烟瞬间就弥漫开来,那巨大的光幕竟连续晃动。

    那位大长老面色一变,大叫一声:“不好!”

    双手前伸,试图加固那光幕,却是晚了一步,那光幕似乎被猛烈摇晃着,最后竟“砰”的一声,消散开来。

    剧烈的灵气波动席卷而来,发呆的众修士这才惊醒过来,连忙在各自身前祭出防御。这时再看向广场内,那些浓雾散去,广场中间站着那位曾时拓,原本的凌人盛气早就消失不见,衣衫褴褛的呆立在广场中央,面色苍白,目光恍惚。

    姚泽也在远处露出身形,他没有想到这位曾时拓竟狠心地自爆了那件兽皮手帕,这威力连元婴大能也不敢硬接,他伸手招来了那些法宝,见魔幻珠和黑白剪无碍,才放下心来,至于那些飞剑损伤肯定难免的,反正他不缺这东西。

    众人到现在还没明白怎么回事,这才交手不到三息,竟然逼得那位自命不凡的曾时拓自爆了法宝。

    曾时拓的心中充满了愤怒,什么荣耀,什么美人,全都离他远去,他无法容忍这个结局,眼中闪过一阵疯狂,口中嘶叫道:“我要杀了你!”

    双手扬起,那位大长老率先清醒过来,连忙大喊一声:“住手!”

    手中出现一块玉佩,对着广场中间一划,一道红色的光芒闪过,一个丈许大小的光幕凭空出现,刚好把那曾时拓笼罩在其中。

    “姚道友,九黎族弃权!”

    姚泽有些遗憾地看了看那位曾时拓,当然主要是那左腕上的灵兽镯,自己还有好几道杀手锏没来及使出来,这位曾时拓运气太好了。

    如果曾时拓知道他此时心中所想,肯定要气疯了,估计连那寒冰蟾都要自爆。

    众人都觉得似在梦中一般,原以为两位强者相遇,肯定会有一番龙虎斗,没想到只是眨眨眼,一切都结束了。

    那位曾时拓被禁锢住以后,很快清醒过来,目光中闪过一丝阴毒,然后又扫了一眼樱雪,转身就走出了演武殿。

    姚泽自然对其毫不在意,好久以前就不把金丹强者当作对手了。

    既然九黎族弃权,神涎的争夺战自然由星河殿获得了胜利,接下来应该是双修伴侣的挑战赛了,众人都把目光集中在樱雪身上。

    樱雪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面色一如既往地没有任何变化,旁边的那位埃西部族族长梵隶巾却微笑着开口道:“这位姚道友法力惊人,小女自认不如,决定认输。”

    “哗……”

    众人一阵交头接耳,到现在哪里还不明白,不过看向姚泽的目光都充满了畏惧。

    那蓝衫少女显得尤为兴奋,拉着樱雪的手,“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樱雪依旧话很少,不过眉目流转间,明显心情也很不错。

    比试到现在,就该进入下一个环节,炼丹。

    不过当那位大长老随口说出炼丹的要求后,姚泽终于知道星河殿的两位长老为什么这么不遗余力邀请自己前来了。

    法力比试主动认输,也只是丢了面子而已,而炼丹比赛如果输了,就要帮九黎族提炼五千斤火岩精,这火岩精在草原上用途很广,所有的低级弟子都需要用它来修炼。

    只是这火岩精是无尽大山里面的一种特有山石,一百斤山石大概能够提炼出一两火岩精。姚泽粗略估计一下,如果自己要想完成五千斤的任务,大概需要五年的时间,如果是那些和自己一起来的修士去提炼,估计这次就不要回去了,完成任务后又该接着下一个二十年一次的比试了。

    炼丹比赛地点设在九黎族的炼丹坊内,当姚泽他们随着大长老前去的时候,那位蓝衫少女拉着樱雪跑了过来,此时还不是询问的时候,姚泽冲她点点头,樱雪的脸不知道为什么竟变得通红,幸好那少女忙着盘问姚泽问题,没有发现,不然以她的性子,肯定要调笑一番。

    “你叫姚泽?我以前去过你们星河殿,没有见过你。”

    姚泽点点头,还没来及回答,那少女就自顾着说道:“我叫水君蓝,这次你帮助了樱雪姐姐,需要什么报酬只管提出来,不要妄想打我姐姐的主意。”

    “还有,提出的要求也不能过分了,我最多只有三万块上品灵石……”

    姚泽一个踉跄,差点没摔一跤,他摸了摸鼻子,转头看见樱雪正竭力地忍住笑意。

    “那个水君蓝小朋友,我不缺灵石,还缺一个使唤的丫头,不知道你可有兴趣?”

    “咯咯……”

    旁边的樱雪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那水君蓝圆眼一瞪,“谁是小朋友?我可提醒你,我姐姐的主意你不准打,我的主意你更不准打,否则让我嬷嬷知道了,你会变成姚猪头!”

    姚泽忍不住摸了摸头,“你嬷嬷很厉害?”

    那水君蓝有些得意地说:“那当然,我嬷嬷和嬷爹对我都很好,可惜我嬷爹冲击化神的时候失败了,连魂魄都没有留下。我告诉你,上次我在祖荒教拍卖会上发现了一截培魂木,可惜被一个可耻的家伙花一千万中品灵石给抢跑了,不然我嬷爹现在应该还能留下魂魄,等我知道那家伙是谁,非把他揍成猪头!”

    姚泽本来漫不经心的听她杂七杂八地讲述一通,最后竟提到了培魂木,不禁惊出了一身冷汗,转头看她只是对着空气挥舞着小拳头,这才心中稍安,不过还是快走几步,跟上那大长老他们,这小朋友比那小尼姑还要暴力。

    这九黎族的炼丹坊就在这大山的深处,众人顺着一个山洞向下走了半个时辰,才发现到了一处地下大殿内,大殿显得十分空旷,除了地面上有几十个拳头大小的洞口外,什么也没有。

    那位客布长老显然不是第一次到这里来,大长老还是给姚泽介绍了一下,这里平时都由低级弟子们炼丹的地方,姚泽也不以为意。

    既然条件对大家都是一样的,比拼的自然就是炼丹的水平了。

    星河殿这边由姚泽出手,阳淳棉等人自然高兴异常,毕竟谁也不愿意在这里待上一二十年,祖荒教派出的是一位面白无须的中年男子,只见他面色不变地对众人略一拱手,就盘膝坐在一处洞口前。

    姚泽也像他一般,随意找个地方坐好,那水君蓝和樱雪都站在他后面,让不了解的人都以为她们是星河殿的人。

    只是九黎族的选手还没有就坐,姚泽不禁有些奇怪,看向那大长老时,那大长老面带微笑,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众人都有些奇怪,不过谁都没有冒然发问。

    时间不长,姚泽眉头一动,不过他依然端坐在那里,似乎什么都没发觉。

    过了一会,那位大长老朝大殿门口走了几步,众人跟着望去,只见门口人影晃动,走进来两位修士,其中一位竟是那位灰溜溜离开的曾时拓,此时他眉飞色舞地走了进来,不过看向姚泽这边时,眼中却毫不掩饰那丝恶毒。

    走在前面的却是一位面相年轻的女修,只见她衣着华丽,却扎个道士的发簪,右手拿着一柄白色拂尘,姚泽目光微缩,这拂尘上面宝光莹莹,竟是一把难得的上品法宝。

    再看脸上面无表情,似乎谁都欠她一万灵石没有还的样子,不过长相秀丽,修为却有着结丹期大圆满修为。

    那大长老上前一步,满脸堆笑,“二长老,又要辛苦你了。”

    姚泽心中一动,二长老?那不是曾时拓的母亲吗?

    果然他心底很快响起了水君蓝的声音,“要小心,这个女人就是我师兄的母亲,为人狠毒刻薄。”

    那位二长老面无表情,只是微微颔首,目光扫了一圈,似乎在姚泽脸上逗留了一会,然后径直来到姚泽的旁边,直接坐了下来。

    曾时拓似乎有些吃惊,他连忙走了过来,刚想开口,那二长老只是目光一扫,他面色一紧,就不敢再吭声,不过看向樱雪的眼神依旧贪婪无比。

    大长老在这位女修面前似乎有些拘谨,也没有和大家介绍,右手一挥,三个储物袋直接向坐下来的三人飞了过去。

    姚泽伸手接了过来,右手一点,那储物袋里面的东西就飞了出来,六个玉盒,一块玉简。

    他把玉简贴在眉心,眉头微皱,“伐骨洗髓丹”。

    抬头向其他二位看去,面前也都是六个玉盒,看来也都要炼制这个修真界让人头疼不已的丹药了。

    旁边那位秀丽女子似乎感应到他的目光,转头向他看来,目光里充满了挑衅。

    姚泽没有回应,低头又开始研究那块玉简。

    这伐骨洗髓丹在修真界里比较出名,首先是它的功效,从名称上就可以明白,此丹药在修士筑基之前服用,可以涤除尘垢,对经脉全面地进行一次清理,达到脱胎换骨的目的。

    其次是它难以炼制,所用的材料倒不是珍奇难寻,六种药材都只要二百年份的就可以了,只是其中的玄冰花乃极寒之物,火箭草却是极燥,而火焰珠是一团烈焰,冰棘霜就是一滴寒露,然后再加上阴阳莲花和一片回龙草,要把这六味材料炼化再融合,对法力和神识都是极大的挑战。

    (以下免费:呵呵,兄弟提出的公众号的问题,马贼也想过,到目前为止,在1 7 k里看这本书的也不过十八位道友,如果建立公众号,加入的道友不会超过十人,到时候冷清的更加难看,马贼还在努力,只要道友过百,我们就建个公众号!共同加油!)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