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独仙行 > 第434章 难以脱身
    卷四南疆风云

    第434章难以脱身

    那人摆了摆手,“不用紧张,老夫来这里不是找你算账的,那逆徒你灭掉正好,免得我见了为难,他竟然想毁掉祖荒教的万年声誉,利用拍卖会中饱私囊,大发横财。这些老夫已经调查的很清楚,自然不会找你的麻烦,只是太上二长老可能不这样想,那佟氏寿可是他的唯一儿子,你以后还是躲他远一些。”

    姚泽听后,心中稍安,如果这位大能想灭杀自己,估计自己就是施展天魔解体法术也无济于事。

    “多谢前辈明察,不知道前辈找在下有什么事吗?”

    那人身形一晃,就坐在椅子上,还长出了一口气。

    “呵呵,你也看出来老夫已经受了重伤,如何从这里离开,还要靠小友帮衬一二。”

    “啊?”

    姚泽一惊,“前辈莫非在寻在下开心?这九黎族前辈想来想走,还不是随心所欲,哪里需要在下帮衬?”

    “呵呵,真有你想的这么容易,老夫也不会困在此处了,九黎族的那几位既然知道老夫来了,已经请动了他们的老祖专门对付老夫,你以为还能在这里随心所欲吗?”

    “化神大能!”

    姚泽惊呼起来,这九黎族竟然请他们的老祖出手了,那可是修真界最顶级的存在。

    “前辈,您为什么冒险来此?”

    “你不是看出来了吗?老夫身受重伤,神识受损严重,只有这神涎才可以修复,只能冒险来此了。这里还剩两滴神涎,就当你帮我的报酬吧。”

    姚泽伸手接过玉瓶,连忙右手连摆,“前辈,在下只是区区结丹期修为,怎么可能帮得了前辈,别耽搁了前辈的大事。”

    那人小眼一翻,手都把山羊胡扯直了。

    “小友不用自谦,老夫连续推算两次,都是指出小友可以带老夫出去。虽然不能推算出来小友用的什么方法,不过小友肯定能够做到,你以为老夫专门过来给你送这宝贝?”

    姚泽一时间有些无语,这些前辈大能动不动就推算一番,现在这位似乎赖上了自己,可自己怎么可能从一位化神大能的眼皮底下带走一位大活人?

    见他沉默不语,那人衣袖一挥,一顶金黄色的小帐篷就漂浮在身前,在姚泽惊讶的目光注视下,这帐篷竟开始慢慢地变大,最后竟有一人多高,四周还挂着几条流苏,那帐篷也不知是什么材料所制,上面刻画着精美的图案,如果仔细看去,那些图案竟给人一种头晕目眩的感觉。

    “小友,老夫就在这帐篷里调息,只要那位化神大能不用神识长时间盯着,出去应该不会太难吧。”

    姚泽闻言精神一振,连忙放出神识,仔细地看了起来,果然这帐篷神识无法扫到,看来是可以屏蔽神识的宝物,如果有它相助,倒是可以谋划一番。

    “前辈,不知道您老可以在里面待多长时间?”

    这事还是问清楚的好,不然憋坏了一位大能,自己肯定也落不到好处。

    “三天吧,不过不要把它收到储物戒指里,否则老夫就要被那些空间之力撕碎了。”

    看着那人似笑非笑的面孔,姚泽打了个寒颤,连忙点头应道:“在下明白。”

    那人也不再犹豫,抬脚就进了那帐篷内,然后那帐篷就以眼见的速度变小,很快就变成了指甲一般漂浮在半空。

    姚泽暗自称奇,伸手就把那个袖珍帐篷拿在手中,翻来覆去地看了一会,这才收进了衣袖之中。

    生灵如果放进储物戒指,肯定会被那空间之力挤压而亡,他可没什么心思去尝试什么,这位前辈重伤之后气息明显比那拓跋前辈还要强大,打这样一位前辈的主意,肯定不是明智的行为。

    在离去之前,他看了看手里的玉瓶,心中又兴奋起来,这次自己的主要目的就是这毕罗融神涎,原本都已经无望了,没想到竟失而复得,而且是自己灭杀之人的师傅亲自交给自己的,还真是世事无常啊。

    本来世上就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如果不是自己可以带这位大能出去,即使像他自己所言,感谢自己替他灭了逆徒,可也不会眼巴巴地过来给自己送宝贝吧。

    据讲这神涎最多只能存在三个时辰,现在已经至少两个时辰了,自己还是尽早使用。

    想毕,左手一扬,那条催命索就伸的笔直,然后右手玉瓶微倾,一滴绿意盎然的液珠就从瓶口滑落,直接滴在那条催命索之上,瞬间就消失不见。

    姚泽只觉得脑袋一疼,脸色煞白,显然已经受到伤害,不过他的目光却露出狂喜,似乎对受伤极为满意。

    数十万里外的星河殿,梵火深渊深处,一处莫名的山洞,那些火焰组成的水面一直静悄悄的没有一丝声音。

    突然一道轻“咦”声从山洞内传出,然后一道微不可察低语声打破了山洞的宁静,“这小子……”

    原本一直盘膝打坐的江火慢慢地睁开了双眼,有些茫然地看了看山洞深处那颗巨大的头颅,然后又闭上了双眼继续修炼起来。

    看着那失去控制的催命索掉落在地上,姚泽手一招,就把它抓在手里,心中无比的兴奋,从现在开始,这件宝物才真正的属于自己了,原本那种跗骨之疽的感觉终于烟消云散。

    右手晃了晃玉瓶,里面还有一滴神涎,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就要化为清水,交给阳淳棉带回星河殿自然是不可能,自己刚才神识也有些轻微受伤,服用它自然可以很快痊愈。

    他想了想,心中一动,自己有那培神诀,服用这神涎就有些浪费了,这宝物既然和神识有关,不知道对血幽蛰有没有帮助,毕竟血幽蛰可是以神识为食的。

    没有再犹豫,直接把神涎交给了汤圆,让它把神涎分成六份,先在一只幼虫身上实验一下。

    让他惊讶的事发生了,那些血幽蛰似乎闻到了神涎的味道,如同鲨鱼闻到了血腥,一个个变得疯狂起来,传递给他的信息就是兴奋和极度的渴望。

    姚泽没有理会它们,而是让汤圆在一只血幽蛰身上滴了一点,只见那只血幽蛰兴奋地摇晃起来,突然“咕咚”一下,直接趴伏在青魔囊内。

    他大吃一惊,连忙通过心神联系,才知道这个小家伙是服用之后,直接陷入了沉睡中。

    这时他才放下心来,妖兽如果吸收能量过多,自然会陷入沉睡中慢慢消化,一般醒来后修为就会有所增长。

    让剩下的五只血幽蛰均摊了那滴神涎,看它们都陷入沉睡中,他的心中也是有些忐忑,如何培育这些小家伙,一直没有什么好办法,只能自己慢慢摸索了。

    接下来他右手一挥,一声咆哮响彻整个静室,竟然祭出毕方鼎,看来是准备好好炼化这件催命索,这宝贝比极品法宝也不逊色,自然是越早掌握越好。

    一天以后,那位大长老果然没有来送行,显然受伤不轻。姚泽吩咐阳淳棉四人从坊市内先行离开,自己则陪着二女在这坊市逛了起来。

    这次那水君蓝把那瓶伐骨洗髓丹交给自己的时候,他也没有拒绝,这种丹药肯定是可遇不可求的,自己现在是用不到,以后说不定可以送人也是很不错的。

    本来他也想从传送法阵一走了之的,可自从两女来寻自己开始,他就感觉有道若有若无的气息锁定了自己,凭直觉,如果他立刻离开,肯定会有人阻拦自己,那个指甲大小的帐篷就在自己的衣袖内,而且自己的法力一直笼罩着,自然不用担心有谁能够看出来,干脆他陪着两女游玩起来。

    这九黎族坊市比星河殿还要大上一分,站在那大殿所在的山上向远处眺望,一片白色的海洋,根本看不到边际。

    坊市内也是凡人和修真者混居在一起,水君蓝对凡人的商铺非常感兴趣,看到什么都大呼小叫的,而樱雪只是静静地陪着,什么话也不说,偶尔目光从姚泽脸上掠过,脸上也是非常的淡然。

    好几次姚泽想开口询问的,可看她那淡然的模样,一时无法开口。时间很快过去了半天的时间,看这位水君蓝的劲头,准备在这坊市内溜达个十天半个月的没有一点问题,可那种被监视的感觉依然存在。

    只是等他再次看到阳淳棉的时候还是非常的吃惊,自己不是早上就要求他们离开了吗?

    那阳淳棉满脸的苦笑,“三长老,这里所有的传送法阵都暂时停了下来,据说有大能前辈监测出这附近出现空间风暴,如果贸然传送,极有可能迷失在空间中。”

    姚泽心中一惊,这哪里是什么空间风暴,那九黎族正在大面积地排查,肯定想找到那位祖荒教来的太上大长老。

    看着还在商铺里面翻腾的两女,姚泽只觉得头疼异常,自己还是把问题想的简单了,那位太上大长老既然冒险来强抢融神涎,自然是受伤急需,九黎族只要控制了传送法阵,剩下的自然就简单多了,不说那位站在修真界顶端的化神修士,就是整个九黎族随便出动七八位元婴大能也足可以封锁所有的空间。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