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独仙行 > 第439章 尘埃落定
    卷四南疆风云

    第439章尘埃落定

    甲癸愣愣地看着,连连催动心法想召唤回来,可那怪物似乎已经不认识他了。他急的想大吼大叫一番,可被六方旗压制的连张口也做不到,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宝贝和自己失去了联系。

    “轰!”

    一声巨响把旁边发呆的曾时拓惊醒了过来,只见原本被金色光影笼罩的甲癸身形踉跄着飞了出来,此时他的脸色苍白无比,身上的衣服也七零八落的挂在身上,原来他为了突破那六方旗的束缚,竟然自爆了那座小塔!

    “你们两个都要死!我要把你们两个练成魂宠!”

    看着甲癸面色扭曲,咬牙切齿地在那里发狠,姚泽暗自摇头,这位看来也是自大惯了,这种时候都是你死我活了,还在那里出言恐吓,右手在身前虚握,半空中一团乌云翻腾不已,一个巨大的黑手凭空出现,狠狠地向甲癸抓去。

    同时左手一扬,一道黑光就朝曾时拓飞去,“曾少,接着!”

    曾时拓有些莫名其妙,不过还是一把捞住,定睛一看,正是自己用着最为顺手的梭刺,这小子还给自己干什么?不过还没等他明白过来,那甲癸伸手抛出一块玉简,“轰”的一声巨响,直接把那黑色巨手震散,同时身形急速后退。

    就在这时,旁边站着发愣的曾时拓心底突然响起一道声音,“曾少,如果这个甲癸走脱了,那延少的事就无法捂住了!”

    曾时拓猛地一惊,这才想起来延少可是有着一位元婴大能的父亲,而那延少可是死在自己的手里,如果自己误杀延少的事被那位大能知道了,自己根本就无处可逃!

    不行!绝对不能让这件事暴露出去!只要把所有知道的人都灭口,这个秘密自然就没人会知道了。

    甲癸踉跄着身形急速后退着,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已经有道疯狂的目光紧紧地锁定了自己。空中那个黑色大手再次凝结,又狠狠地向他抓了下来,甲癸双手交错,又是两块玉简飞出,只要自己再离那小子远点,就可以祭出千里传送符咒,等自己回去后……怎么自己的身形往下掉?

    “啊……”

    甲癸发出一声惨呼,下半截身子都被搅成碎末,回头看到曾时拓那已经疯狂扭曲的脸。

    “是你!”

    “就是我!只有你们都死了,我才能活下去!”

    曾时拓左手再指,那个黑色光圈再次急速闪过,这次那甲癸连惨叫都没有发出,就变成了一堆碎末,飘散在海面之上。

    在甲癸死去的同时,海面上漂浮的那条大蟒的尸首竟慢慢地变成一团黑雾,然后慢慢地消散在空中,只是两人都没有注意到,那团黑雾消散的时候,有两个不起眼的虚点在海面上略一盘旋,竟分别没入两人的左臂中。

    四周一下子静了下来,曾时拓呆呆地看着海面上那些散落的碎肉,再看看漂浮着没有头颅的延少尸身,他不明白怎么会变得这样,这两位都是自己邀约过来的好友,怎么又被自己给亲手灭杀了?

    姚泽没有理会他,而是招手把那些宝物都收了起来,连那延少和甲癸的储物戒指都收拾干净,这才转向了失魂落魄的曾时拓。

    “曾少,这次连续灭杀两位好友,感觉是不是好了一些?”

    那曾时拓浑身打个寒颤,左手连摆,目露恐惧,“不是我,都是你逼的,真的不是我……”

    姚泽目光一寒,冷声说道:“那好,是我杀的,你也去死吧!”

    “不,别杀我!我母亲是九黎族的二长老,我父亲是岭西大陆一个大门派的掌门,杀了我,他们都不会放过你!”

    姚泽一愣,“岭西大陆?哪个大门派?”

    那位曾时拓快要哭了,一想到自己亲手杀了两个都是有背景的人物,接下来怎么办,他有种惶恐无助的感觉。

    “我不知道,我只是不小心听我母亲咒骂过一次,还不准我问,你放过我吧,以前都是我不对,以后我再也不敢打樱雪的主意了。”

    此时的曾时拓只想尽快的离开这里,等见到母亲商量下对策,再去恳求师傅,这小子只要在南疆大陆,肯定跑不出自己的手心,到时候所有的屈辱自然加倍讨回来。

    姚泽沉默了半响,本来对付他这样的二世祖根本不用这么麻烦,可是自己要考虑这些人后面的那些大人物。自己可以一走了之,可樱雪还在这里,甚至她的部族都有可能受到牵连,只有把麻烦都推到这位不可一世的曾时拓身上,自然由着他们狗咬狗。

    “想活命,就一个选择,放开识海,做我的奴仆!”

    听到他森寒的声音,曾时拓脸色发白,忍不住颤抖起来,“不,绝对不行!我给你灵石,你看,我还有好多灵石,这些都可以给你!求你放过我吧。”

    姚泽面色一正,“杀了你,这些宝物自然就属于我的了,现在只给你三息的时间考虑,是做奴仆……还是死!”

    “不要!这灵石不够,我回去还可以给你拿灵石……”

    “二息!”

    “不要啊,我可以把我母亲的宝物都拿给你!放过我吧……”

    “一息!你现在可以去死了!”

    姚泽双手一扬,十几道飞虹,六道金光,两道黑白相映的影子,这么多的法宝同时祭出,连四周的空间都似乎扭曲了,天空一下子暗了下来。

    “不!不要杀我!我愿意……”

    似乎是一场噩梦,天空又再次明亮起来,那些法宝全部都消失不见,似乎从来就没有出现过,海面上只响着这位曾时拓在低声地抽噎声。

    “现在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否则的话直接把你灭杀了事!”

    听到这从九幽之地传来的森寒声音,曾时拓浑身如筛糠,面色如土地看了姚泽一眼,心中充满了无尽的悔恨,暗叹一声,只好闭上眼睛,放开了识海。

    姚泽没有犹豫,双手结印,同时一丝神识随着法印直接冲人曾时拓的识海内。

    这种灵魂禁制需要被施法者完全配合才行,如果有任何一丝抵抗都无法完成。不过真的下了禁制后,曾时拓的生死全在他的一念之间,就是化神大能也无法除掉这禁制,毕竟神识这东西可不能经受一点伤害的。当然如果姚泽有什么不测,那这位曾时拓也会同时死去,仙人也无法救助。

    曾时拓自然知道被下了禁制的后果,过了一柱香的时间他才清醒过来,面色变得十分难看,不过还是双膝着地,“见过主人!”

    既然曾时拓已经成为了自己的奴仆,姚泽也不打算再为难他,毕竟奴仆也是自己实力的一部分,原本他想把储物戒指都不准备留下来的。

    自从收了丹奴以后,姚泽的心态已经有所变化,杀戮太多对自己以后渡劫有所影响,可类似曾时拓这些该死之人,自然留下来就是种祸害,如果下了禁制,生死全在自己一念之间,反而会成为自己的一大助力。

    他来到曾时拓身边,右手一挥,一道黑雾就把曾时拓右边身子全部包裹起来。那曾时拓全身颤抖,一动也不敢动,任凭姚泽施为。

    不过很快他的面色有些古怪,眼中开始露出惊骇之色,等一柱香的时间过后,姚泽放开了他,曾时拓竟然发现自己的右臂又恢复如初!

    他竟是位大能!自己竟然一直图谋一位大能修士!

    曾时拓面色如土,恨不得猛抽自己耳光,自己竟愚蠢至斯!

    姚泽右手一拍青魔囊,一只白玉般的小蟾蜍就出现在手心,此时它似乎知道曾时拓的状况,红色的眼睛只是睁开了一下,就直接闭上了。

    曾时拓心中一喜,刚想伸手接过来,却听到一道冰冷的声音,“收回你的印记!”

    “啊!”

    曾时拓面色一变,不过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双手打出法决,一道微不可察的青色光点慢慢地飞了出来,直接没入曾时拓的眉心消失不见。再看那寒冰蟾浑身一颤,精神明显地萎靡下来。

    姚泽在旁边点了点头,看来这货也是用灵魂结契的方法来控制寒冰蟾的。

    接下来他也不再逗留,只留下一句“有事我会找你的”,然后径直离去了,至于这狼藉的场面和以后的麻烦,自然由曾时拓去头疼。

    离开了将近一天的时间,三女早就等的心焦,不过雀儿手里捧个小乌龟在那里捣鼓了一会,然后笃定地告诉二女:“大哥哥没事。”

    水君蓝她们虽然不明白,不过很快就被太玄吸引过去,等姚泽回来时,三女正逗弄着太玄不亦乐乎。

    姚泽没有和她们多说什么,更没有提及曾时拓之事,挥手间就祭出了辚风车,带着三女急速离开了铁棺崖。

    那延少和甲癸挂掉,他们背后之人肯定很快就会寻来,自然还是尽早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水君蓝见姚泽两手空空,以为他没有追上那头大雕,不由得有些丧气,口中嘀咕道:“看你牛皮哄哄的样子,原来只会吹!”

    樱雪连忙阻止了她,“没事,那大雕本来就是擅长飞行的,一般人都很难追得上。”

    姚泽听她们议论,也不说话,只是催动辚风车闷头疾驶,三女很快就把大雕的事抛在脑后,对着脚下的风景开始指指点点起来。

    南疆大陆虽然有一条无尽的大山纵贯整个草原,可顺着这大海边缘,还是经常可以看到一些山势险峻的孤峰耸立。

    辚风车连续飞行了三天时间,离那铁棺崖至少也有一万多里了,姚泽停在了一处高山之巅。这里没什么高级妖兽,对面就是一望无垠的大海,风景着实不错。

    三女以为姚泽想歇息一二,也不以为意,却发现他直接祭出五把飞剑,开始对着一处悬崖乱砍起来。

    “喂,你这干嘛?是不是无聊想发泄一番?”

    水君蓝一向心直口快,旁边的樱雪也有些纳闷地望着他。

    姚泽也不回头,右手在腰间一抹,一头尺许长的小鸟漂浮在三女面前。

    “啊!”

    三女都吓了一跳,连忙围了过去,这才发现竟然是一头小雕,鸡蛋大小的脑袋上面长着金黄色的喙,头上还有一根彩色的羽翎,一身金黄色的翎毛闪闪发亮,显得十分好看。

    “迦罗神雕!”

    樱雪一声惊呼,似乎很了解这种妖兽,旁边的水君蓝也兴奋起来,手摸着那神雕有些爱不释手。

    “这个小雕和铁棺崖那个倒有些相似,哦,我知道了,姚泽,你是不是没有追上那个大雕,就把它的孩子给捉来了?”

    那头大雕原本紧闭着的双眼终于睁开了,对着水君蓝翻了翻白眼,然后又直接闭上了。

    旁边的姚泽也很无语,转身对着大雕打出一道法决,在三女目瞪口呆的目光下,那迦罗神雕竟然开始慢慢地变大了,身长竟然有丈余。

    水君蓝明显有些发蒙,口中喃喃说道:“大雕,你咋长这么快!?”

    现在大雕并没有张开翅膀,如果完全张开,肯定超过两三丈长,西瓜大小的脑袋,金黄色的巨喙稍微弯曲,一双鸟爪大如蒲扇,金黄色的翎毛闪闪发亮,显得十分英武。

    姚泽并没有完全解开它的封印,大雕显得没有多少精神,一身的气息却毫无保留地显露出来。三女围着它,兴高采烈地评论着,当然都是水君蓝和雀儿在指点,樱雪面露微笑,心底却十分感动。

    这迦罗神雕速度极快,追上它肯定极为不易,还有这头妖兽也有着六级的修为,活捉起来也需要费尽心思,他却一声不吭地做到了。

    有时候话不一定要说出来,樱雪虽然看着这大雕,目光却有些迷离,相识以来的点点滴滴慢慢地浮上心头。

    姚泽花了半天的时间,终于挖了一个五六丈宽的山洞,和一头六级妖兽进行灵魂结契,肯定不是随便就进行的,还需要法阵的配合,为了避免打扰,还是在洞府里进行比较稳妥一些。

    等他随手取出几块发光石镶嵌四周,一时间洞府亮如白昼,樱雪和雀儿对此倒见怪不怪,水君蓝却大感新鲜,她是从来没有在外面挖过洞府的。

    这也很正常,谁如果有一位元婴大能的父亲,当然用不到四处出去历险。

    (道友们如果有想法,或者准备在书中留名,可以在评论区留言,只要没有和大纲冲突,都可以与猪脚一起修炼,当然写的不好时,大纲也可以改的,欢迎道友吐槽!)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