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独仙行 > 第448章 血湖空间 〔三〕
    卷四南疆风云

    第448章血湖空间(三)

    姚泽的脸色有些难看,刚进入那洞口之中,眼前只觉得一片红光,浓烈的血腥味让人窒息,然后两道风声响起。

    没有任何犹豫,一个巨大的黑色盾牌就出现在身前,他的身形同时急速后退,随着“砰”的一声巨响,他终于站定下来。

    眼前所见让他有些吃惊,两具没有脑袋的身体直挺挺地站着,手中各拿着一把血红色的长剑,身上的衣衫都是血迹斑斑,完全分辨不出原本是什么颜色了。

    现在他就站在一片山石上,没有看到一起进来的修士,四周全是血的海洋,天空也是血红一片,整个空间一直发出“咕咕”的声音。他凝神望去,才发现那些血水中不停地向外冒着气泡,而这两具身体就站在那血水之中。

    这些人到底死还是没死?难道是僵尸?

    他还没来及多想,面色突然变得更加难看,留在外面的小紫皇蜂竟然失去了联系,显然已经被发现了。

    两位前辈在隐瞒着什么?难道这是一个陷阱?

    很快他就否定了这个想法,这么多的金丹强者,代表着多少庞大的势力,那两位前辈再强大,也无法和整个草原相抗衡。

    那两具身体根本就不容他多想,手中飞剑直接激射而出,同时四周的血水一阵激荡,两条血柱冲天而起,在空中变幻出两条巨大的血蛇,张开大嘴朝姚泽狠狠地咬来。

    姚泽有些疑惑,这些攻击显得声势浩大,这两人生前肯定都是金丹强者,脑袋都没有了,哪里来的意识呢?

    他衣袖一挥,坎离盾直接迎上了飞剑,同时身形晃动,那两条血蛇同时咬住了那道身影,谁知那身影竟慢慢地消散了,原来只是道残影!

    那两具身体似乎有些茫然,站在那里转动着身子,一道蓝色的身影慢慢地在它们身后显现,一黑一白两道闪电一闪而没,那两具身体没有任何反应地倒在了血水之中,然后在姚泽目瞪口呆中,两具身体慢慢地融化消失不见,两道青烟从血水中升起,又慢慢消散在空中。

    这血水有毒?

    他右手一指,一个紫色的小点直接没入血水中,过了一会,那小点又飞了出来,趴在他的手指上,不停地扇动着翅膀,原来是头小紫皇蜂。

    看情形它是一点事也没有,姚泽眉头微皱,右手再点,一滴水珠就漂浮在身前,放出神识仔细看去,这水珠发出暗红色光泽,和普通血水没什么区别。

    难道是那两具尸首有古怪?

    姚泽放出神识,准备观察一番,眉头却微微一皱,这里空间全部弥漫着血雾,竟然还压制神识,以他的神识只能看到里许远的地方,还不如直接用肉眼看的清楚。

    身形一动,直接向天空射去,准备站高后再观察一番,不料刚升高十丈左右,就听“砰”的一声,他脑袋一蒙,差点摔了下来。

    这里竟然还有光罩!

    用肉眼看去,这天空也是血红一片,谁知上面竟有光罩似的东西笼罩着。

    这血湖空间处处透着邪门,要想寻找那生命之水估计难度更大,其余二十一位修士也不知道传送到哪里了。

    他站在这山石上,拧眉沉思了一会,决定还是搜寻一番再说。

    贴着血红的水面,他的身形快速掠过,不过他早就屏住了呼吸,这里的血腥味太浓了,和无数生灵的鲜血汇集而成一般。

    他被自己这个突如其来的想法吓了一跳,如果真是如此,那需要灭杀数亿生灵才会有目前这个局面,想想都让人不寒而栗。

    赶紧甩甩脑袋,把这个令人毛骨悚然的想法抛开,在这里根本就没有了方向。他随便认准了一个方向,急速地飞行着。

    很快他的脸色就有些难看了,这空间内的血雾竟侵蚀肉身!虽然自己的肉身强大,可如果被这些血雾长时间侵蚀,也会受到损伤的。

    如果这血雾有问题,那些修士肯定无法吸收这空间内的灵气的,看来自己也不能随意消耗法力了。

    运转法力,在全身形成一个彩色的光罩,一边拧眉思索着,刚飞了十多里,正当他四处张望的时候,异变突生!

    原本只是冒着些气泡的水面突然伸出一条胳膊,直接抓向他的双脚,姚泽忍不住吓了一跳。

    这血水里他也经常用神识扫过,一直没什么发现,没想到这里竟然会冒出个胳膊来。

    他身形直接闪过,右手一指,一道飞虹闪过,那截胳膊应声掉进血水里,很快一股青烟冒起,飘散不见。

    站在水面上方,他放出神识,仔细搜索一番,竟然什么都没有发现,似乎这里本来就一只胳膊一般。

    略微沉吟一会,他抛开心思,继续前行,果然经常会碰到一些胳膊从血水里探出来,不过实力最多只有筑基期多一点,自然谈不上威胁,不过这种现象很令他纳闷,难道这些胳膊是这血水里生长的不成?

    等又一个胳膊再次探出来时,他左手一挥,一道黑色的影子迅速地缠住了那条胳膊,心中微动,那条胳膊应声而出,漂浮在他身前。

    他眉头微皱,果然在这胳膊的下方看到有些触须样的东西,倒像花草的根茎一般。

    看来这些所谓的胳膊就是这血水中所生长之物,他不再理会,身法施展开来,那些血水中有时候探出的胳膊才刚露出水面,他的身形依然消失不见。

    摆脱这些纠缠,很快他就看到一处低矮的山头,上面隐隐有人影闪动。

    那人也看到姚泽在急速驶来,忙大喜叫道:“道友,请过来援手,在下必有重谢!”

    姚泽早就看出来那人是被四具无头尸首围住了,不过他可不准备去做什么好人好事,身形一转,直接从旁边疾驶而过。

    那修士明显一愣,忙高声呼喊起来:“道友!道友……”再看姚泽早就没了影子。

    既然进来寻找机缘,肯定要做好陨落的准备,姚泽急速飞行的当口,还是感觉一丝不对劲,似乎这空间里的血腥气越来越浓烈,难道这空间有什么变故?

    这血湖空间似乎极为庞大,他已经飞了十几个时辰,竟然只遇到了三个修士,他们也想和姚泽结伴前行的,姚泽根本就没有理会,自己这个方向也是瞎蒙的,再带着别人纯粹是自找难看。

    不久他也被四具无头尸首给围住了,本来以他的速度,这些尸首肯定是追不上自己的,可他被一朵三百年份的血灵草给吸引住了,刚把那血灵草收了起来,那四具尸首像幽灵一般出现了。

    四把一模一样的血色长剑,四具同样没有脑袋的尸首,这衣服的款式都完全一样,就像出自同一个门派一般。

    难道是……

    他心中突然冒出一个想法,后背一下子冒出冷汗,如果猜测是真的,那这次血湖之行肯定是个错误了。

    根本就没有容他细想,那四把飞剑同时祭出,同时那些血水似乎受到什么牵引,直接飞到空中,四条巨大的血蛇无声地咆哮着,恶狠狠地扑了下来。

    看来这些无头尸首攻击手段单一,对付起来应该不难。

    毫不犹豫地右手一挥,六道金色小旗直接在身周旋转起来,形成一个金色光幕,同时左手刚想抬起,突然脑海里一阵眩晕,身形直接摇晃起来。

    他大吃一惊,这是神识攻击?

    不对!似乎是灵魂波动,如同声音攻击一般。

    连忙站直身形,六方旗突然发出刺目的金光,那金色的光罩如同实质一般,直接把那些飞剑和血蛇都挡在了外面。

    同时一颗拳头大小的黑色圆珠直接飞到头顶,无尽的黑线飘然洒落,直接把左侧的那具尸首团团包裹。

    其余三具尸首似乎对同伴被困无动于衷,也许它们根本就没有思维,依然控制着飞剑和血蛇不停地攻击。

    那种灵魂攻击不是时刻都发生,等那具尸首被完全收进魔幻珠的时候,灵魂攻击才再次出现。

    这次姚泽有了防备,自然不会再中招,他放出神识,仔细地观察这种攻击到底从那里发出的。

    很快四具尸首被魔幻珠吞噬了三具,剩下的一个姚泽并没有立刻灭掉,只是用六方旗护住全身,任它攻击,神识仔细地观察那灵魂攻击到底从何而来。

    原本每隔一柱香的时间就会发动灵魂攻击一次,可后来间隔时间越来越长,现在都等了一个时辰还没有发动,姚泽变得不耐起来,右手一点,那些黑线直接把尸首卷了起来,悬浮在半空。

    姚泽双手结印,直接对着那尸首打出几道法决,口中忍不住“咦”了一声。

    这尸首竟然没有金丹!

    可是它的攻击手段和威力与普通的金丹强者毫无二致,可是没有金丹,就说明其生前最多是个筑基期修士,脑袋失去以后,竟然实力剧增,发挥出金丹强者的威力!

    这是种什么手段?太令人不可思议了。

    等那些黑线散去,那尸首直接向血水中落去,一股青烟冒起,那尸首果然又消失不见。

    他略微沉吟一下,接着向前飞行。

    水面上的血雾愈发的浓郁了,身体外面的光罩开始“吱吱”作响,显然那些血雾侵蚀的愈发强烈了。

    伸手向口中塞了一粒丹药,自己还是谨慎一些的好,这些筑基期修士死后都可以拥有结丹期的实力,如果金丹强者在这里死去,那……

    想到这里,他的脸色有些凝重,飞行的速度更加快了。

    第三天的时候,他停了下来,本来依照他的性子,这修士的死活肯定和他无关的,可这位也算不多的熟人中间的一个了。

    正是摆摊时因为那块极煞阴晶才有了一面之缘的那位老者,此时他正被一具无头尸首压制的手忙脚乱,看见姚泽忙大呼起来。

    “道友,还请帮助一下,在下愿意奉上那块极煞阴晶!”

    对面那具尸首气息极为庞大,姚泽见了心中就是一沉,这具尸首生前应该就是一位金丹强者了,死后果然有了元婴大能的修为。

    显然这尸首的攻击手段依旧很单一,除了控制那把血红的飞剑,就是驱动这些血水来进行攻击了,这也是老者可以硬撑下去的原因了。

    不过元婴大能毕竟修为高出一截,这老者还有应对那些血雾,落败是早晚的事。

    既然决定出手,姚泽就不再犹豫,右手一指,那魔幻珠直接出现在半空中,那些漫天的黑线直接飘了下来,同时他的身形一晃,就消失在原地。

    对付几次那些筑基期的尸首,他也摸到了它们的一些弱点,攻击手段单一,反应慢,身体基本上不移动。

    果然那尸首只是右手一挥,血水直接冲天而起,挡住了那些黑线,然后继续指挥飞剑对付那老者,似乎对姚泽的失去踪迹没什么反应。

    姚泽的身形慢慢地在那尸首后方显现出来,那老者的眼睛差点瞪了出来,心底忍不住大喊:“这位道友竟是位元婴大能?!不是元婴大能不可以进来的吗?这怎么回事?”

    他眼睁睁地看着姚泽左手一扬,然后一道黑影似锁命的无常,瞬间就把那具尸首给捆绑了起来,然后漂浮在半空,一动不动。

    “道友,不,前辈……”

    老者面露惊慌,忙不迭地上前一步施礼。

    姚泽右手一挥,那老者就再也拜不下去了,心中暗惊,这果然是位前辈啊。

    对于这等误会,姚泽自然不会解释,修真界里实力决定一切,自己可以瞬灭此人,做他的前辈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他双手结印,连续对着那尸首打出法决,果然一个血红色的圆球就从身体内飘了出来,上面散发的能量波动却比一般的金丹要强大的多。

    老者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根本无法想象眼前看到的一切,看到姚泽收起了金丹,连忙上前一步,手里捧着那块极煞阴晶,“多谢前辈,还请前辈收下。”

    姚泽没有客气,口中却随意地问道:“道友从何处得到的这极煞阴晶?”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