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独仙行 > 第466章 身陷囫囵
    卷四南疆风云

    第466章 身陷囫囵

    这里离那位老者所说的阴鬼岬还有三万多里,里面有着那极煞阴晶,那老者连地点都标识出来了,不过要一直朝大海深处才行。

    自己这一路飞行了二三十万里,都是靠近大陆,修为最高的妖兽只是四级左右,如果向大海深处三万余里,会不会有高级妖兽,实在不好说。

    他也只是沉吟一会,方向未变,直接向大海深处急驶而去,修行就是资源的堆积,而那些资源自然需要去争去抢,如果畏葸不前,那些资源也不会凭空砸在头上。

    辚风车化作一道白光急速飞行着,三万里的距离十天也就到了,再次拿出玉简确定一下,他的精神一振,那阴鬼岬就在此处不远了。

    继续前行了三个时辰,他眉头微皱,直接放出神识搜寻了一会,然后调转方向又飞了两个时辰,一时间心中有些奇怪。

    那老者应该不会给自己一份假的地图,可是按照那标识,他把这方圆数千里都寻了一遍,也没有看到什么阴鬼岬,再说自己的神识轻松扫过千里,有什么风吹草动的,自然一览无余,这里连处海岛甚至海礁也没有见到。

    难道那老者记错了?可一位金丹强者的记忆肯定不容怀疑。

    或者自己有所遗漏?

    他干脆停下了辚风车,庞大的神识铺天盖地地散发出去,甚至连海水里的妖兽都可以数出来。

    似乎感受到这强大的神识,那些妖兽一个个吓得胆战心惊,深藏在海水里,一动也不敢动。

    很快他的眉头一动,似乎有所发现,辚风车直接向来路又飞了一柱香的时间停了下来。

    海面上除了海水空无一物,不过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那海水竟然是平静如镜的,而海水下面十余里的地方,可以清楚地看到那些岩石存在的。

    竟然有人用法阵把整个海岛给笼罩了!

    他站在辚风车上,右手摩挲着下巴陷入了沉思中,这里既然被人用法阵笼罩,自然不想让人打扰,可自己跑这么远,自然不甘空手而归。

    很快他面色一动,嘴皮微微开合起来,让人惊奇的是,原本如同镜面一般的海水竟微微起了波澜,整个海面上都响起一道清朗的声音。

    “在下想进入阴鬼岬取一样东西,还请道友行个方便!”

    声音猛一听感觉并不大,不过那海面的海水波纹越来越大,最后竟隐约有呼啸之声传来。

    过了一会,那声音逝去,海面上又恢复了平静,姚泽的眉头皱了起来,看来自己是个不受欢迎的人。

    当然不可能就这样回去,右手一挥,六道金色的影子直接向那海面上落去,双手结印,很快那六方旗开始急速旋转起来,一道近十丈的水柱慢慢地形成。

    随着六方旗越转越快,那粗大的水柱也越来越高,不到一柱香的时间,那粗大的水柱竟有数十丈高,在这广阔的海面上,显得尤为壮观。

    对眼前的一切,姚泽似乎一点也不惊奇,双手不停地打出法决,随着口中一声暴喝,“咄!”

    整个巨大的水柱突然如天女散花一般向四周散去,整个海面上都是一阵晃动,然后眼前的景物一闪,一座海岛就出现在面前。

    海岛方圆百里左右,不过上面只有两座低矮的山峰,辚风车围着这海岛转了一圈,发现这海岛上的树木也是非常低矮,阵阵雾气把这海岛遮盖的若隐若现。

    不过这里起名叫阴鬼岬就让人费解了,虽然这里有些海雾,和那阴鬼相差甚远。

    随手收起了辚风车,直接朝那海岛上落去,神识扫过,竟然一个人也没有发现,难道这是被人遗弃的修炼之地?

    按照那老者所标识的位置,他毫不迟疑地朝那左手的矮山上飞去,果然在山腰看到一个足有一丈高的巨石,巨石后面有个一人高的小洞,这一切都和那老者描述的一模一样,看来这里就是那极煞阴晶的所在了。

    他抬脚就进了山洞,才发现这山洞只有丈许深,里面空无一物,竟然和那老者说的有些不同。

    按照那老者的说法,这里面应该是个峭壁,下方应该有个深达千丈的深渊才对。

    难道又被法阵笼罩了?

    他放出神识,仔细地搜索起来,果然在里面发现了一些端倪,右手紧握成拳,没有任何作势,直接向墙壁上击去。

    没有想象中的撞击声,那些山石似波纹一般向两侧散去,一个黑幽幽的洞口露了出来,同时一阵阴森森的气息弥漫了整个山洞。

    果然没有错!

    他放出神识,没有发觉什么异常,飞身就向那深渊落去。

    这里竟别有洞天,四周的峭壁似刀削斧砍一般,直上直下的,这深渊就夹在这峭壁中,他也没有取出发光石,用神识查探一番后,身形毫不停留,直接向下坠去。

    深渊里阴森之极,一般人进来都会起一身鸡皮疙瘩,姚泽不惊反喜,那极煞阴晶自然就是在这种环境下生长出来的。

    一个时辰以后,他站在一处空旷的石室内,眼中满是疑惑。

    这里已是深渊的底部了,按照那老者的描述,那些极煞阴晶就在这石室的缝隙内,只是此时那阴寒之气极为浓郁,可那些极煞阴晶却一点都没有了。

    按那老者的描述,他和同伴当时也只是取了一成左右,这东西除了用来抑制一些特殊的燥热药材,才会中和使用,一般的也用不上,那些阴晶跑哪里去呢?

    难道又是法阵笼罩了?

    他用神识仔细地看了一圈,什么也没有发现,看来应该是被人捷足先登,全部取走了,那些法阵就是证据,不过谁取走阴晶,干嘛还布置法阵笼罩整个海岛?

    摇头叹息一番,转身就准备出去,他突然鬼使神差地想起了当年在岭西大陆虫魔洞府的那一幕,右手一指,两道飞虹对着石室的墙壁就是一阵乱砍,似乎那些阴晶就藏在墙壁里面。

    终于,他还是苦笑着摇摇头,收起了飞剑,看着脚下的一堆碎石,他突然“咦”了一声,右手对着那些碎石轻轻一挥,那些碎石直接向两边飞开,一块泛着紫金的小石块落在手中。

    姚泽眉头微皱,紧接着发出一声惊呼,“煞晶!”

    煞晶虽然也是极煞阴晶的一种,可它是一种极煞阴虫分泌的的一种晶体,类似于上品灵石和下品灵石的区别,一时间他激动起来,有煞晶自然有极煞阴虫的存在,如果极煞阴虫成熟了,自然可以源源不断地分泌出煞晶。

    双手连续挥动,三道飞虹飞快地在墙壁上舞动起来,很快那些碎石乱飞,三面墙壁眼见着扩大起来。

    “在这里!”

    突然他一声欢呼,双手毫不犹豫地打出数道法决,一个青色的光罩慢慢地形成,光罩的里面蠕动着五条手指大小的虫子,身上几道金色的波状横纹,随着身体的蠕动闪闪发光,头部却有个明显的突出口器,微微有些弯曲。

    看着光罩里面的虫子,他心中一阵兴奋,这极煞阴虫有个特点,如果认主之后,就会停止生长,现在这五条幼虫明显没有成熟,不过只要稍加培育,那煞晶自然会源源不断地供应出来。

    这种极煞阴虫除了分泌煞晶,其它基本上没什么用处,可这煞晶用处可大了,一般的高级药材含有燥热特性的,都可以用煞晶来中和,比那极煞阴晶要高级许多。

    这可是一座移动的宝库啊!

    姚泽爱不释手地看了半天,这才收进了青魔囊内,毫不犹豫地拿出那块极煞阴晶交给汤圆,让它定时喂养这些极煞阴虫,也许用不了多久,这些幼虫就可以成熟,自己再加以认主,前途一片大好!

    他又指挥着飞剑,把这些墙壁向后挖了一丈有余,才收起了飞剑,看来原本那些极煞阴晶就被这幼虫吞噬光了,不过自己这次也算收获颇丰。

    在这地下深渊里又搜寻了一番,这才顺着原路返回。

    这地下通道阴气极重,那些修炼尸身的修士倒可以在这里如鱼得水,比如那界北大陆的周唐中,他们幽冥谷应该就是这种气氛,当然自己对这里极不适应。

    来到洞口,右脚刚迈出山洞,异变突生!

    一道无可匹敌的重击猛地砸在他的胸膛!

    他根本没有任何防备,进来的时候还是小心翼翼的,发现里面没有任何状况时,警惕性自然降低许多,没想到临出来时会遇到埋伏。

    “天罗魔决”的第一层显示出威力,身体自然发出莹莹玉光,不过一口鲜血还是没有压住,直接喷了出来,身形顺着那重击直接飞了出去,在空中连续翻了三个跟斗,这才堪堪站住,一个黑色的盾牌直接挡在了身前。

    两道飞虹跟着飞了进来,毫不留情地猛刺下去,那黑色的盾牌直接发出幽蓝的光芒,似乎茫茫的大海把那飞虹包裹,很快又有一团狂暴的烈焰直接散发出来,整个通道都被映的通红。

    姚泽借着光芒,看到那洞口站立着一个少年,矮小的身材,满脸的稚气,白发黑衣,显得诡异无比。

    不过他心中一惊,这少年身上的气息如此庞大,和那火地岛的蒲前辈也不遑多让,竟是一位元婴大能!

    这少年全身散发着阴冷之气,再加上那冷冰冰的双眸,毫无表情,简直就是位地狱使者,不过此时那冰冷的眼睛里竟有了丝惊诧。

    姚泽伸手抹去嘴角的血迹,面色凝重,“前辈,这是何意?身为一位前辈,反而行那偷袭之事,难道不怕以后心魔缠身?”

    那少年闻眼一愣,冷笑道:“小子,好尖利的牙齿!毁我法阵,盗我宠兽,到头来还想坏我道心,当诛!”

    “这法阵是前辈布置?”

    姚泽摸了摸鼻子,如果真是如此,自己还真是犯错在先,“在下把那些小虫还给前辈,此事就罢了,如何?”

    “罢了?呵呵,小子,你说的挺轻巧,法阵毁去,汇聚的阴气消失一空,老夫为此二十年的心血全部白费,你以为罢了就罢了?”

    姚泽眉头一皱,这位前辈在此凝结阴气,自己破开法阵,还真是无心之举。

    “在下也是不知,要不在下做些赔偿吧。”

    “赔偿?呵呵,不必了,老夫炼制的诛仙幡还少一个主魂,你既然自己跑来了,就做那个主魂吧。”

    话音刚落,一个金光闪闪的三角幡就出现在头顶,这通道本来就不大,三角幡甫一出现,就把整个通道遮的严严实实,阵阵阴风刮起,无数声尖叫随之响起。

    姚泽双目微凝,定神望去,无数个透明的身影张牙舞爪地飞了过来,竟是一个个的魂魄,竟然全部都是人类修士,目测至少也有数十万之多,这得需要杀戮多少啊!

    他心中一凛,魂幡里面修士的灵魂数量决定了其品级,百万魂魄的魂幡和极品法宝无异,如果数目达到上亿,威力和灵宝也不遑多让,不过制造了上亿修士惨剧,肯定也是天怒人怨了吧。

    此时那些无穷无尽的魂魄把这通道填的满满当当,把他团团围住,退无可退,只好右手一挥,六道金色的小旗围着他急速旋转,很快一个金色的光幕就把他全部笼罩起来。

    只是那些灵魂体密密麻麻的,一般的法宝对其也是无济于事,就是祭出黑钵也无法吸收如此多的灵魂体,也许只有江火的那面灵旗才行。

    站在洞口的那少年眼带寒光,面露讥笑,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就是一位元婴大能也被这些灵魂体耗死,别说一个小小的结丹期修士。

    六方旗急速旋转着,那些灵魂体似乎都失去了神智,个个都悍不畏死,不停地对着光幕冲击,光幕不停地晃动着,如果不尽快想出办法,法力早晚也要耗尽。

    对付这些魂魄,那块远古麟兽的兽皮自然最为合适,可自己最多只能激发四五次,这么多的灵魂体站着不动任自己灭杀,也无法杀尽。

    难道就没有办法了吗?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